201409181348秋騎雜感

 

終於休了一天假,加上新自行車即將組成,也算是騎車的動機,決定上路練車。

 

清晨起床對現行的生活型態來說是不可能的,睡了一個自然醒,吃過東西溜過狗,中午才出門。

 

看了風向,吹北風,避開西濱,上林口,過觀音山,下關渡大橋接淡水,上橋已經一個半小時了,住在 3 字頭郵遞區號就是這麼偏遠,前兩天台北與高雄才都觀測出史上最高氣溫,秋老虎熱浪來襲,到北新莊巴拉卡基部起點已經過兩小時十五分。

 

過去這條路線每兩、三個禮拜騎一次, 12 公里上坡從來沒在中途停下來過,但今天我卻停下來買水,休了五分鐘再上路,一方面消耗太大,一方面太久沒上路騎車,肌轉不過來,小腿快抽筋。

 

When most aviators interpret the highest terrain, usually just point out MSA, and most likely depict APU as “highest mountain” of surrounding environment in north part Taiwan.

 

“APU” is not a mountain but a geographic term, which means the “saddle” or lower part between two peaks.

 

 

 

 

 

由於 Di2 的座管電池架尚未到店,【白馬王子】進度稍微落後,今天還是騎豹頭上山,下次再上鞍部大概就是騎白馬了。

 

 

非假日竹子湖停一排車,全是拍婚紗照的攝影組行頭,現在台灣結婚的【程序】非常制式,要拍幾十張婚紗照,要請客上菜秀,好像少做一動就會被社會大眾親朋好友責難,更怕自己沒做跟別人不一樣,會害怕。

 

婚紗照拍外景很累的,很多人說一輩子只有一次,要多拍一些以茲紀念,結過婚的每個都後悔,因為拍了之後都不會拿出來看。

 

還有你確定只有一次嗎 ? 如果超過一次的話,你現在都在做白工。

 

但即使做白工,還是都要經歷,這就是奇妙的人生。

 

 

 

小時候總是看低陽明山國家公園,捨近求遠,老是喜歡往玉山,雪霸跑,自從十幾年前開始騎車後,偶爾聞一下這台北市後山的硫磺味,其實很溫馨的。台北市房價如果要跌,還得仰賴這大屯山爆發,噴些岩漿與火山灰。

 

 


 

 

 

 

 

過了中山樓之後,用新手機看一下 Google 地圖,直覺菁山路可以通到至善路,但可能要爬一點坡,一個想法在腦海裡一閃,這似乎是陽明山 3 P賽事的路線,不如騎騎看,從故宮下來吧 !

 

這是個很錯誤的決定,事後上網看了資料,這一段雖還不算是 3P 賽的路線,但這爬坡可不是蓋的。

 

沒騎到定杆,但前輪翹起來了 ! 這個經驗已經幾年沒感受到了,翹孤輪的結果就是下一秒可能會摔。

 

油盡燈枯,肚子很餓,趕緊決定回頭從仰德下市區,到了文化大學進 7-11 ,吞了一個包裝成漢堡形狀的咖哩飯。

 

剛好遇到下課時間,大學生與國中生塞滿仰德大道。小時後第一次上陽明山來文化大學,是大一時與高中學長晚上去宿舍打【校際麻將賽】,念這所學校的話,不得不騎摩托車,想想看,四年騎摩托車天天上下仰德大道,將自己曝露在這種危險下,實在不佳。

 

看著這些大學生,國中生,不禁想要替他們好好加油,你們未來可要繳我的兩倍稅,如果這個國家還存在的話,如果健保還存在的話。

 

 

回到市區,基隆河依然惡臭,但畢竟是台灣的天龍國,這河濱公園還是島內最好的,就像每次的選舉一樣,從爛的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

 

從彩虹橋,穿越饒河夜市,走捷徑。彩虹橋是有電梯的,但這電梯竟有冷氣了。前兩個禮拜好像有新聞在吵天橋的手扶梯,要不要裝冷氣,浪費納稅人的錢。

 

 

 

 

看看這電梯,在裝冷氣前,是不是應該先掃乾淨,真是本末倒置。

 

 

 

89 公里,竟然騎了四小時二十五分,爬了三個坡,後座力留在小腿裡。

 

I訓練後,這個月開始又是全新的生活模式,這種模式若會改變大概也要兩年後,真希望一個禮拜有這樣一天操小腿,參不參加比賽都無所謂的。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