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10太給力太雷人了(圖)

今日駕車外出,忽然在後視鏡裡看見輛警車,跟了我幾條街,難道我違規了?  我開車一直挺注意呀,也沒噌著人什麼的,到底哪兒的事呢?  趕緊靠邊停車,估計這回是要被罰了,找個事還不容易嘛,下車,,,結果,,,  警車沒停,開過去了,認真一看,我艸x艸~這車,媽的!居然頂了個床!……

(繼續閱讀)

201304091117內心的孤獨

最近真是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著QQ上的網友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反感。是他們陪我度過很多孤獨的夜,現在確很反感。內心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孤獨感,看不到未來的希望。每天傻乎乎的生活著,每天傻傻的笑著卻看不到未來。我厭倦了現在的生活,想改變去而無法改變。想逃離,卻無法逃離。時間好像靜止了,有點可怕,有點委屈,有點想哭……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人何時才能長大,才能成熟,才能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莫名奇妙的煩惱,莫名奇妙的難過,莫名奇妙的無奈,莫名奇妙的孤獨,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一切都是那麼的應該。感謝一位好友,是他給我一些力量和勇氣。總是無時無刻的關心著我。一個簽名就能知道現在的我是什麼狀況。我需要什麼他知道。沒有過多的安慰卻很溫馨,沒有過多的言語卻很實用,沒有虛無縹緲的諾言卻是那麼現實,沒有任何語言他卻知道我此時此刻的心情。一句話一個QQ表情,一個字都能瞭解到。今天的我心情很差差的話都不想說,不用我說他確很瞭解。我發現了我的脆弱,我發現的我的不堅強,偽裝的再好有一天也會打會原型。我需要保護,我需要無聲的安慰,我更需要呵護。文章來源:磨鐵圖書

(繼續閱讀)

201206151135樹上會長「麵包」嗎?

    生長在南太平洋島國的麵包樹能長出10多千克一個的大「麵包」來。麵包樹高約10米,四季常青,一年中有9個月都在忙忙碌碌地生長「麵包」。這「麵包」就是它的果實。麵包樹圓圓的果實放在火上烤熟後,香味四溢,酸中帶甜,味道與麵包幾乎沒有兩樣。文章來源:陋巷之春 - 魚順順 - Wicked Little Town - Arquivovrv - 周澤談案說法 -

(繼續閱讀)

201204291535在三月裡等候

在三月裡等候。等候那抹淡綠或者鵝黃。輕輕地擦乾窗欞上霜雪的印痕,推開,讓迎春花香味的陽光鋪滿小小的陽台,就這樣,坐一把竹椅,傾聽暖意撫過面頰的聲音。端一盞清茶,龍井,在唇齒之間瀰漫的、清淡的味道裡,等候。在三月裡等候。等候那條融化了的冰河。看曾經在沙灘上留下的兩雙足跡,是不是還如昨夜夢裡的那般清晰。看去年凝固在冰面上的那片落葉,是否會如約漂到岸的轉角,於某一個傍晚,做螞蟻歸巢的渡舟。看會不會有魚兒再挑起一片漣漪,溫婉,如心波蕩漾。在三月裡等候。等候那棵婀娜的垂柳。枝條輕歌曼舞的季節,楊花漫天紛飛的季節,桃花悄然開放的季節。織一頂花冠,看它似風一般的飄動,染香了雲一樣的髮髻。或者,把風箏掛在樹梢,搖曳著,演繹不捨與不棄。在三月裡等候。等候那一對對可愛的小精靈,在屋簷下呢喃私語。等候用靈巧的剪刀,剪落煙雨,剪開清愁。把一季的輕盈,幻化做線譜上的音符,唱一曲相依相伴的歌謠。在三月裡等候。等候一個夏季的青翠。用蘸滿濃情的羊毫,渲染心中的山水,等你,與我一起沉醉。Workday Journal |熊育群的部落格 | 冷馨兒的抑鬱與文學園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 戀之舞☆夏之初 |The Scoop,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 秋季護膚的BLOG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s Daily Update

(繼續閱讀)

201204271509每天都有不同的傷心!

人與人之間也學會有很多很多的誤會,但是為什麼人與人之間還是有那麼強的吸引力呢?也學吧,一切都是浮雲,但是誰會離得開誰誰又會離不開誰呢?我們是好朋友,有過爭吵,甚至還流過淚,也學流淚的只有我,以為可以做到很好,做到什麼都不記得,但是隔閡總是有的,並且我不是一個善於忘記的人,所有的一切,爭吵、歡笑、淚水都記在心裡,只是不像你那樣會拿出來表現,只是自己把石頭一個一個的都放在背包裡,忘記了放下,背負著前進。也學吧,都是自己的錯,誰有理得了誰呢!人與人之間還是有點距離好了,距離產生美並不是那麼的錯,距離……距離……語言,是個美麗的東西,可以表達感情,美好的、悲傷地、淒涼的,甚至是錯誤的,說著無意聽者有心,不同的人說話的方式不同,表達的意思也不盡相同,聽著會誤解。人類發明了語言,也發明了誤解,但是為什麼沒有發明解決誤解最好的方法呢?穿過耳洞的一束陽光 |辰光四溢-劉若辰 | 裝家deckome的BLOG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OnlineJournalism.com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阿仁的BLOG |amandadarcie的部落 | Olympics 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755咫尺天涯,木偶不說話

“她”叫紅衣,“他”叫藍衣。簡陋的舞台上,“她”身穿大紅斗篷,一雙小手輕輕彈撥著琴弦。閣樓上鎖愁思,千嬌百媚的小姐呀,想化作一隻鳥飛。“他”一襲藍衫,手裡一把折扇,輕搖慢捻,玉樹臨風,是進京趕考的書生。湖畔相遇,花園私會,緣定終身。“他”金榜題名,鳳冠霞帔回來娶“她”,有情人終成了眷屬……那時,“她”與“他”,每天都要演出兩三場,在縣劇場。木椅子坐上咯咯吱吱,頭頂上的燈光昏黃而溫暖。絳紅的幕布徐徐拉開,戲就要開場了。小小縣城,娛樂活動也就這麼一點兒,大家都愛看木偶戲。劇場門口賣廉價的橘子水,還有爆米花。有時也有紅紅綠綠的氣球賣。幕後,是她與他。一個美女圖片劇團待著,他們配合默契,天衣無縫。她負責紅衣,她是“她”的血液。他負責藍衣,他是“他”的靈魂。全憑著他們一雙靈巧的手,牽拉彈轉,演繹人間萬般情愛,千轉萬回。一場演出下來,他們的手酸得麻木,心卻歡喜得開著花。都正年輕著。她人長得靚麗,歌唱得好,在劇團被稱作金嗓子。他亦才華不俗,胡琴拉得很出色,木偶戲的背景音樂,都是他創作的。偏偏他生來聾啞,豐富的語言,都給了胡琴,給了他的手。待一起久了,不知不覺情愫暗生。他每天提前上班,給她泡好菊花茶,等著她。小朵的白菊花,浮在水面上,淡雅柔媚,是她喜歡的。她端起喝,水溫剛剛好。她常不吃早飯就來上班,他給她準備好包子,有時會換成燒餅。他早早去排隊,買了,裡面用一張牛皮紙包了,牛皮紙外面,再包上毛巾。她吃到時,燒餅都是熱乎乎的,剛出爐的樣子。她給他做布鞋。從未動過針線的人,硬是在短短的一周內,給他納出一雙千層底的布鞋來。布鞋做成了,她的手指,也變得傷痕纍纍—都是針戳的。這樣的愛,卻不被俗世所容,流言蜚語能淹死人。她的家裡,反對得尤為激烈。母親甚至以死來要挾她。最終,她妥協了,被迫匆匆嫁給一個燒鍋爐的工人。日子卻不幸福。鍋爐工人高馬大,脾氣暴躁。貪杯,酒一喝多了就打她。她不反抗,默默忍受著。上班前,她對著一面銅鏡理一理散了的發,把臉上青腫的地方,拿膠布貼了。出門有人問及,她淡淡一笑,說,不小心磕破皮了。貼的

(繼續閱讀)

201204092331不要讓黑暗的灰塵迷住雙眼

我今天要說的是明朝神宗年間的一點事,事情的主人公是一個才華橫溢,學富五車的書生。他學習很努力刻苦,什麼頭懸樑錐刺股在他那裡都驗證過,他天天守著一間簡陋的草房,白天粗米淡茶晚上一盞豆燈,真的是個人見人誇的好孩子。如果現代人,誰家有這樣一個孩子,家長一定會幸福死了。主人公的名字,不見史書正傳,只在野史上一閃而過,名字不被人所知,我們姑且把他叫做明書蟲吧。    明書蟲在學有所成之後,對自己的人生之路的選擇仍然沒有改變歷朝歷代讀書人的老路,參加科舉考試。於是我們的明書蟲在他十八歲那年,在大比之前踏上了考試之路。他自負自己的學問,把科考當是手到拿來的事情,雖然自己在鄉試和會試上並沒有名列前茅,但總算有了科考的資格。對於明書蟲沒有出類拔萃的成績,周圍的同窗朋友為他鳴冤的也很多,別人告訴他人家第一第二的都找關係走門路,所以才能在成績平平的情況下,有了別人艷羨的成績。明書蟲在自己的內心裡也曾經覺得冤屈過,也為自己沒錢沒人抱怨過,心想自己如果生於侯門將府一定不會使自己淪落如此。但在明書蟲的內心處,還在為自己的將來幻想,也許科考的考官們會賞識我的,畢竟人家是京城裡的官。一想到這明書蟲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恨不得自己馬上飛到京城,一展才華一鳴驚人。    一路上勞頓,受過千辛萬苦自不必說,明書蟲在奔波了幾個月之後,終於到了明首都也是我們現在的首都北京。來到京城,住到了每個書生都會選擇的旅店「狀元及第」,吃過簡單的晚飯,明書蟲坐在昏黃的燈光下,又拿起了一卷經書。就在他讀的津津有味的時候,門「吱」的一聲,閃過一個身影,一個手拎包裹的猥瑣的人出現在明書蟲的眼前。明書蟲剛要叫喊,那個人做出不出聲的姿勢湊過來神秘地說,「我這裡有本年科考的試題,你要嗎,二十兩銀子。」明書蟲是一個何等清高的人啊,再說他也沒有那麼多錢,便揮了一下手表示不買,把那個神秘人送出了屋子,一夜無話。    第二天,明書蟲一走出房間,就聽到了大廳中的喧嘩聲。明書蟲湊了過去,只聽到一個肥頭大耳滿身綾羅的傢伙,高聲叫喊,「兄弟們,我們都沒戲了,前三名早已內定了,我們算是白忙活了。」之後,那個傢伙又鬼頭鬼腦地說,「我爸給我找了京城一個很大的官去做工作都沒有作用,還告訴我們今年別忙活了,事情早已塵埃落定了,所以我今天就回去了,不去受那沒用的罪了,你們不走嗎?」說完還看了看周圍的窮書生,做出要走的架勢。顯然大家一聽受到了很大震動,馬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