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071643◎賣弄。中英夾雜的說話寫作方式,對證明英語能力一點幫助也沒有。如果迫切需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或是滿肚子洋墨水,不如用「全英文」的方式來表現吧

聲援KDE這一篇<我討厭中英夾雜>

我想我對於很多人愛中英夾雜這種賣弄假掰的情況,已經不是討厭而已,而是厭惡+噁心.....

我真的非常討厭中英夾雜,聽到就渾身不對,
應該說 我討厭這些中英夾雜的人那種「莫名奇妙的優越感」,

在我所認識的人裡面,會中英夾雜的傢伙,基本上都本著自己英文很好(其實不然)
有留學過(兩三年算哪門子住過國外,就算住國外也不用中英夾雜,兩碼子事)
外商一定要落英文(很多外商大老闆都力求一字一句講好中文了,下屬在裝什麼英文好)
我討厭的是那種「心態」,非常無聊,自悲更顯的自大,而自大讓人覺得更可笑。
而且,要強調的是,據我我所認識和瞭解的英文非常好之人,
例如,語言學教授,語言學博士,
劍橋牛津博士班之後就留在當地教書的人,以及很多其他真正很有學術涵養的學者,
他們的英文都好到不行,但他們從不會「中英夾雜」,
也從不炫耀他們的留學背景或學問有多好....,
越有料的人,越謙虛,這樣的人舉止器度,談話內容就足以讓人知道他的內涵,
我那ABC的表弟妹,在美國出生長大,只會講台語,
十幾歲才回台灣學中文,但他們在跟親戚家人對話,也不會中英夾雜,
雖說要用中文完全表達自己的意思還蠻困難的,
但他們會很努力的講,除非真的不知道怎麼說,才會冒出一兩句英文。
這又讓我想到某當紅女歌手,連留學都沒有,唸過外文系,

但居然講英文刻意有ABC腔,讓我很想吐,這到底在假掰什麼?

以為用那種不中不英的國語+英文腔調,就顯示自己很有水準,很新潮,很時髦,很厲害?

以上要特別強調學歷或出生背景的原因是,
這些人跟我們一般公司裡或外面遇到的那些人相比,
英文不知強過多少倍,甚至英文是母語但他們都不會這樣中英夾雜。
講中文就是中文,講英文就是英文,賣弄英文的人,其實英文都很不怎麼樣,
心態上就是想讓人家覺得: 我有某種英文程度的喔

真的英文有那麼好,那怎麼講的單字都那麼簡單啊
meeting
project share argue....這是那門子的程度好,這單字國小生都會,
但這些人覺得這樣很「與眾不同」 「很外商」「很有程度」,算了吧。
或者,我不希望你against我的意見,最好這個字可以當動詞啦...
要不然乾脆就講一整句英文算了,
但放心,這些人根本坑坑疤疤講不出所以然,或者破的要死。
you konw .you know
個老半天..很會用 就用正確的詞性套進去對話當中...
這種賣弄聰明的半調子只會讓人想笑,更何況這一點也不聰明。
真的是半瓶水響叮噹,唯恐人家不知道自己會英文,
更何況我見過大部分這樣的人,連半瓶水都不到,
實在不知道他們在自得其樂個什麼勁,學個十年八年的英文,留學個兩三年,
英文就突然比自己講2.30年的母語還溜??  真是令我*#@%,
好笑的是,實際上這些人英文不怎麼樣,中文更不怎麼樣。
中文句子套英文單字,顯示出的是中文英文都不夠好
..
真的要他讀篇泰晤士報或經濟學人的社論,可能被掩沒在生字堆裡,
甚至連最簡單的CNN BCC都不見得百分百聽懂 看懂了。
梁實秋或林語堂會這樣嗎?
我也上過很多很棒的教授的課,都在國外唸碩博士,住了十幾二十年才回台灣,
從不會這樣,從不會。

曾經因為工作關係,要跟不少學術界的人打交道,
我的經驗是,在我看過的這些學者當中,
掛了一大堆頭銜或滿嘴英文的人,沒有一個真的有深厚的底子。
而治學態度越嚴謹,連參考文獻都寫的一字不錯,
一個縮寫點也不放過的校正的教授,越不會來這一套,
講話就是規規矩矩,也很客氣,從不來什麼中英夾雜,
知識真的不用聲張,別人一看就知道有沒有,
香港人也愛搞這一套,但他們好歹也真正被英國殖民過,
雖然良好文化傳統沒學到多少,假掰勢利的功力倒是很深厚,
台灣人這種托福GMAT平均分數在亞洲倒數前幾名的,在那邊中英夾雜個什麼勁?
其實是那種「心態」讓我很厭惡,自以為了不起的賣弄非常可笑,
在全部都是華人的辦公室中取英文名字更是荒唐,   只能說我們夠「全球化」嗎?
有人說「國台夾雜」,我覺得這不能相比,關鍵還是在「心態」,
國台夾雜的人,他們並不覺得自己這樣比其他「全國語」的人優秀,
這只是因為國台語都可算是最常接觸到的"第一母語和第二語言"
所以這樣用其實很自然,
這和中英夾雜「自以為很優秀的心態」是完全不同的,兩碼子事。

那些人如果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會撇撇嘴,覺得我們這樣批評很大驚小怪,
他們還是覺得自己很厲害...這是吹破肚皮的青蛙,一戳就會破掉。
其實那些反對這篇文章的人,應該請他們用經濟學人等級的英文寫回應,
這樣更能顯示出比中英夾雜更有實力的「全英文程度」,
是吧,現在幼稚園都可以搞全美語教學了,來個全美語的紐約時報等級回應,
把他們考GRE的單字通通塞進去,又應用的精準到位,
對這些人來說 應該是很容易的.... ,不是嗎?!

******************************************************************************************************************************************************************************

作者:KDE     I hate 中英夾雜!(我討厭中英夾雜!)
-楔子-
這篇文章構思超過一年,從一個多月前開始動筆。初版寫完之後,晾了又改、改完繼續晾著。倒也不是求好心切,而是有太多的猶豫,讓我遲遲不願/不敢把它張貼出來。
一如往常的今天早晨,我收到高中同學 時光之硯傳來的這本台灣新書出版消息--「中英夾雜」已經積非成是到了可以出書的地步,我還在等待什麼更好的時機?台灣媒體充斥各式各樣「教壞小孩大小」的資訊:報紙上的腥羶色新聞、電視台的靈異節目、每天晚上搬弄是非的名嘴。 不過,對我來說,以上沒有一樣,是的,沒有一樣,及得上這本書帶給社會的誤導以及對文化的負面衝擊。
如果我手上拿著這本書,碰巧身旁又有根電線桿,我會狠狠地把書摔在電線桿上。
「我__!我__!我__你__的中英夾雜!」
=======================================================
我用這個自己難以忍受的中英夾雜當作標題,來強調我是真心反對近來屢見不鮮、越演越烈的中英夾雜說話、寫作方式:

「最近在忙一個project,每天都很晚才下班。」
      「你要不要參加團購?我們可以一起share運費。」
「我得去check一下我的schedule再給你答覆。」     「有什麼complaint去找老闆談,跟我argue也沒用!」
「我只care你們有沒有自己的idea。」
我自作聰明,把以上五個中英夾雜的句子「翻譯」為中文如下:

「最近在忙一個專案,每天都很晚才下班。」          「你要不要參加團購?我們可以一起分攤運費。」
「我得去確認一下我的行程表再給你答覆。」           「有什麼不滿去找老闆談,跟我吵也沒用!」
「我只在乎你們有沒有自己的想法。」
對照之下,「全中文組」讀起來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麼,中英夾雜的原因究竟在哪?

我綜合網路上的討論串及個人心得,歸納了幾點時下潮男潮女偏愛中英夾雜的原因:

1. 中英夾雜代表肚子裡有些洋墨水,聽/看起來層次比較高、比較厲害。

2. 大家都習慣了某些中英夾雜的詞句,因此中英夾雜的方式溝通起來比較方便。
3. 有些詞語就是要用英文表達比較傳神。
所以,中英夾雜,真的沒得商量?

1. 中英夾雜代表肚子裡有些洋墨水,聽/看起來層次比較高、比較厲害。

我相信有一定比例習慣中英夾雜的人,在中文句子中刻意鑲嵌英文,為的是顯示自己英文比別人好、讓自己說得話聽起來有學問一些、或者藉此證明自己屬於上流社會—雖然絕少有人承認自己有這種心態。

對於這類型的人,我得直話直說:在中文裡面嵌入英文,完全無法證明「自己的英文有多好」,唯一能證明的只有「自己的中文不大好」。
因為中文不好,所以無法用中文完成一句日常對話;因為中文不好,必須借助別的語言來輔助中文的表達。
中英夾雜的說話、寫作方式,對英語能力的證明一點幫助也沒有。如果迫切需要證明自己高人一等的英文能力、或是滿肚子的洋墨水,不如用「全英文」的方式來表現吧!


2. 大家都習慣了某些中英夾雜的詞句,因此中英夾雜的方式溝通起來比較方便。

在大家都習以為常「中英夾雜」的環境下,有時候真的會不經意想脫口而出幾個英文單字。

幾年前我開始意識到自己也有中英夾雜這種講話、寫作的陋習時,花了不少功夫革除—在幾乎脫口而出英文單字的那一剎那,多花了半秒鐘,將該單字「翻譯」為中 文。起初有些刻意,就如同所有習慣的建立與更改,需要費一番力氣。改掉中英夾雜的習慣之後,我沒有感覺到生活因此產生任何「不便」之處。

被中英夾雜的潮流感染、貪圖方便,不願在對話、寫作中費神思考「該怎麼說中文」,是「中英夾雜」這壞習慣建立的開始(稍後會說明為什麼我認為中英夾雜是個「壞」習慣)。而不願意在對話時花費心力將英文詞語代換為中文字彙,表面上說是為了方便,事實上只是個人的懶惰使然。
其實,只要多思考半秒鐘「該怎麼說中文」,我們都可以不需要中英夾雜。

3. 有些詞語就是要用英文表達比較傳神。

有些網友大言炎炎地表示,有些詞語,就是用英文表達才傳神、才有那個「韻味」,藉此為中英夾雜護航。甚至舉出例子說,你看某某英文單字,中文這樣翻、那樣翻,都不到位—所以很多時候還是不得不中英夾雜一下嘛!
聽起來,好像中英夾雜,是中文的錯。中文不夠傳神、中文限制了靈活的表達和溝通,逼得大家不得不中英夾雜一下。

對於這種說法,我想用葉師父在「葉問」電影中的一句話來回應:「拳法沒有高低,看誰在打。」
語言也沒有高低,看誰在用。 中文沒有不傳神,只有該中文使用者沒辦法讓中文顯得傳神。 我相信,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中,中文都存在著至少一種,和某英文單字、片語意義相同,也同樣傳神的表達方式。中文是人類歷史中發展最久的語言之一,也是現今地球上最多人使用的語言。所以要說在中文中「不存在」一個意義相近、卻和英文一樣傳神的詞彙,實在很難讓人置信。 「找不到」不代表「不存在」。 中文好的人說起中文來自然就傳神;而怎樣都找不到個「傳神」的中文詞語來置換英文,或許表示—你得再更用心找一些! 某種程度上,第3點和第2點存在一種惡性循環的關係—越是貪圖方便而用中英夾雜的方式溝通,則越不習慣思考「如何妥善的用中文表達」;越不常思考,說出來的中文自然就越不「傳神」。 我在台灣出生、長大、受教育、生活了二十七年,三年前初到美國留學。就像大多數留學生一樣,面對「每天都要說英文」、「不得不說英文」的環境,有點不適應。在這樣「全英文」的環境裡,讓我想念故鄉的語言 然後我開始注意到自己是如何使用故鄉的語言:和祖國朋友的中文對話裡、每天日記的中文文章裡,常常不經意嵌入的幾個英文單字,自以為這樣「比較傳神」。 當時,白天在學校聽老美上課,英文聽不大懂、更講不清楚。可是,下課回家之後,和祖國朋友用網路聊天,卻總是不經意地在中文對話裡「秀」幾手英文。 好像哪裡不對勁? 是不是在掌握新的語言(英文)之前,應該把本來的語言(中文)先說好、寫好? 於是,我開始刻意的改掉自己中英夾雜的習慣。在講中文、寫中文時,把衝到嘴邊的英文單字硬生生的吞回去、多花半秒鐘轉譯之後再吐出中文詞彙來。 當 我開始斟酌和磨練自己的中文文字和語言的使用之後,我發現自己比以前還要喜歡「中文」。去掉那些嵌入的英文單字之後,現在我說的、寫的,是百分之百、原 汁原味、沒有添加物的,我故鄉的語言。每天藉著「好好說中文、寫中文」,我不會忘記自己在哪裡長大、受哪塊土地的教育、還有自己從哪裡來。 我同時也發現,自己使用的詞彙、語句架構,自從有意識的自我練習中文之後,變得靈活了、豐富了。這個我用了快三十年的、祖國的語言,當我認真揣摩它,才發現它的美好。 我相信語言有生命,而語言也會死亡。語言因為大量被使用而繁盛,同時也因為被忽略、取代而衰亡。 當中文使用者越來越習慣中英夾雜,習慣在中文對話、寫作中嵌入越來越多的英文字詞的同時,人們將越來越排斥去思索「如何準確地使用中文」。在「認真使用中 文」這件事情被忽略的同時,這個語言在溝通中發揮的效能將日益降低—於是我們開始有「在句子裡加幾個英文單字比較方便」、「句子裡有幾個英文單字比較傳 神」的錯覺。
「反對中英夾雜」這個議題,在我心裡思量超過一年的時間,始終猶豫要不要寫下來。猶豫的原因是,「反對中英夾雜」這件事,究竟是個人習慣、堅持問題,還是個應該要登高一呼的活動?我現在的答案偏向後者。
拿環保議題來比喻,語言就像森林一樣:這一代的人把樹砍光了,後一代子孫就無福享受。當這一代的人們用越來越多的「置入的英文字彙」來稀釋中文固有的功 能,我們能交/教給下一代的中文詞彙將越來越少。或許有一天,當後代的人們沒辦法再用中文精確地領略和表達喜怒哀樂,我們曾使用的這個語言,就真的死了。
後記:

1. 本文中呼籲「認真說中文」的對象,以「使用中文為第一語言者」為限。非慣用中文者,說、寫中文時難免以其他於言輔助中文表達,無可厚非。反過來說,如果一 個人在面對外國人講英文時,讓對方一聽就覺得彆腳,或者根本擠不出一句英文,這樣的人,在講中文時中英夾雜,只顯得悲哀。

2. 本文中所指的「中英夾雜」,以日常生活中的一般名詞、形容詞、動詞為主(如文章最開始舉的五個例子)。外國獨有的人名、地名、節慶名稱、物品名稱、中文裡 面尚未有統一翻譯(甚至沒有翻譯)的專有名詞(如iphone、MSN)、專業術語,不在本文討論的範疇。就我個人習慣,我會試著把所有文字都寫成中文, 必要時用括號來呈現英文原文。

3. 本文的論點,與「崇洋」或「反崇洋」完全無任何關連。我想強調的是:說中文時,應該把中文說好;說英文時,也該把英文說好。

*********************************************************************************************************************
 
回應《我不反對中英夾雜》 
重新起一篇文章,回應網友Rungtai的《我不反對中英夾雜》。首先,玄奘譯經的例子很有意思,不過,玄奘譯經的「對象」,和原文所討論的「對象」並不相同。 玄奘翻譯的是來自印度的經典,包含當時印度的文字和文化;原文主要討論的對象是「和外來文化無直接關連」的日常生活用語。 因此,如果要拿玄奘譯經來類比的話,比較適切的例子應該是「當翻譯一本大學用的英文教科書時,該要硬生生全部翻成中文,還是保留部分英文?」 如果要討論「翻譯大學英文教科書」,我在原文的後記第二點中提到,涉及到從外來文化的專業術語,不在「我反對的中英夾雜」討論範圍內。事實上,我相信保留部分「英文」,用中英夾雜的方式呈現,才能最完整的傳達英語教課書的意涵,同時又讓最多中文讀者理解。
接著對於網友Rungtai文中的五個論點一一回應。

一、文法結構是中文,即使鑲嵌英文,整句還是中文
關於「鑲嵌英文的中文」是不是中文,我想定義因人而異。只是我個人不大欣賞、也不會採用在日常生活用語也鑲嵌進英文單字的中文。
二、符號理論:不同符號系統間的落差處可突出重點
我同意嵌入英文,可以適時的在中文語句中造成「強調」效果。但我個人並不欣賞、也不會採用鑲嵌英文的方式來做出「強調」效果。
三、一辭多義,不如不翻
這一點在原文中其實有討論到,在剛開始把原來習慣的「中英夾雜」轉換成「純中文」時,確實會花不少時間在「腦內劇場」上。但就我個人經驗來說,習慣建立之後就沒有腦內劇場的問題了。
至於造成「一詞多義」造成溝通上的誤解,我對Rungtai舉究
的兩個例子分別回應。
1.我等等要去 跟教授"meeting"
換成中文可以說成「我等等要去跟教授討論研
。」或是「我等等要去跟教授報告進度。」我想我用以上兩種說法,聽起來都不算奇怪的中文,說出來應該也不致於造成任何誤解。
2."穩健性"究竟是"validity"還是"robustness"?
這個例子,算是我原文後記第二項提到的「專業術語」。在這樣情況下我會選擇用英文表達。
Rungtai在本段/或是全文中使用「翻譯」這個詞語的時機,我認為造成了些許誤解。
像是在處理"democracy"、"validity"、"robustness"這類語詞時,當我們要用「中文」表達,這時的確是在做「翻譯」的工作--因為這些「概念」來自西方、包含了西方文化、原文也是用英文來呈現的,硬要用中文來說,的確是在「翻譯」。
但像是在處理"schedule"、"care"、"meeting"之類日常生活語詞時,其實並不「真的在翻譯」--因為這些概念中文本來就有!今天大 家感覺要把"schedule"說成「行程表」,好像腦內經過一道「翻譯」的手續,我認為實際上是中英夾雜太氾濫的結果。
我想呼籲的「去除中英夾雜」,並不是要硬性地把所有外來文化的語詞都一一翻成沒人聽得懂、徒增誤解的彆腳中文,而是想把中文當中本來就存在的、卻不知不覺間被英文「取代」、「稀釋」、因而「流失」的詞語「找回來」。
四、中文--英文 之間,真的就是沒有辦法 100%個單字(概念)都有對應
我非常同意Rungtai說的,不是每一個英文「單詞」,都存在相對應、放在句子裡又適切的中文詞語。我引用Rungtai舉的例子:
"你們多做這些事, 對你們根本沒有 credit..."    "credit"的中文翻譯是:信用、榮譽、讚揚、功勞。
但如果說"對你們根本沒有信用"、"對你們根本沒有榮譽"、"對你們根本沒有讚揚"、"對你們根本沒有功勞"都有夠奇怪!
不過,以此為「鑲嵌英文」辯護,我認為有失妥當。因為就算「單詞之間」不存在直接轉換,也可以透過句法的更動來呈現相同的意思。換言之,以「句意」對「句 意」來做轉換,其實會有彈性得多!以該例子來說,那句話可以這樣表示:「你們多做這些事情,功勞也不會記在你們頭上」或是「你們多做這些事情,也沒人會領 你們的情。」我沒有依照原句句法,單單把"credit"換成中文;但我把整句話的句型稍作調整,用「聽起來很正常」的中文表達出和該句中英夾雜意義相當 的一句話。
五、圈內人對話用語
Rungtai提到的這一點等同於我原文的後記第二點。基本上我一點也不反對在專業術語、特別是跟外來文化相關的專業術語上中英夾雜。
最後,想說兩件事情,一個是「中文功能」、一個是「民族主義」。
Rungtai提到「中文本身就是沒那麼好」,我對此點持保留態度。雖然我不是語言學家,沒法嚴謹的證明語言「優劣」,但就我對中英文分別的粗淺認知,我想中文和英文在日常生活的表達上,沒有明顯的誰優誰劣。
Rungtai認為如果摻雜英文,能讓表達更快、更傳神,那何必死守中文?我不反對他這個觀點,不過我有另一番想法。我問自己:對於當今的「中文」,我了解幾成?又能靈活運用幾成?
我自忖大概六七成、或者五六成吧!既然還有那麼大的中文進步空間,我希望在自己還沒能把中文表達運用到淋漓盡致之前,繼續好好「磨練」自己的中文。
Rungtai也提到了堅持「純中文」和「民族主義」之間的關係。我回想自己寫這篇文章的緣由,我想若不是自己這段美國留學經驗,或許我現在是站在「支持 中英夾雜」這一邊也不一定。或許我這想法的最根本起源,是在美國吃到第一盤「中美夾雜」的宮保雞丁。我想有在美國吃過「美式假中餐」的留學生,應該都忘不 了那難忘的掛羊頭賣狗肉的滋味。由此產生鄉愁,強烈的鄉愁構成民族主義。強烈的民族主義,讓我想在自己說中文、寫中文的時刻,把中文說/寫好。

Rungtai提到了文化的「雍容大度」。我想回應的是,即便我堅持或呼籲「反中英夾雜」,這和「反對外來文化」或是「不願吸收外來文化」是沒有關連的事 情。「說中文時不要中英夾雜」和「吸收學習外來文化」兩者可以完全並行不悖--事實上身為留學生的我,每天都在同時進行這兩件事情。我對自己的期許是:說中文時把中文說好,說英文時也把英文說好。如果有一天,我能夠把這兩種語言發揮到淋漓盡致,還是覺得不夠傳神時,或許我會開始想想怎麼像張無忌他太師父那樣剛柔並濟、水火相容。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Sinkin&#39;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