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41315魏德聖‧巴萊的誓言和牢騷

魏德聖巴萊的誓言和牢騷                                

2012112405:40    來源:齊魯晚報  

今年秋天在濟南舉辦的省文博會會場上,臺灣展區裡佈置了一間電影房,

從小小的門洞裡擠進去,一眼瞄過去,裡面放映的是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

這是近來最具影響力的臺灣電影,連明星作家韓寒也為它熱血沸騰:

這是一部絕對值得去電影院看的電影。不用思考所謂的文化,殖民,隔閡,族群,只需要看見男性應該如何去戰鬥,他們的熱血灑到了哪裡,你甚至不需要思考仇恨是如何互相埋下的,該怎樣才能消弭這些,文明啊,信仰啊,想這些都太累了,就去看看人性裡最簡單狂野的地方。如果文明不夠文明,那就讓野蠻足夠野蠻。”

年初,它曾入圍第84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初選九強,

在口碑上已經遠遠把張藝謀的《金陵十三釵》甩掉一大截了。

現在,看魏德聖在這部影片執導過程中的手記《跟自己的名字賽跑》(人民文學出版社),

覺得與他相比,大陸的大腕導演們都應該羞愧——

第一,他拍得比張藝謀陳凱歌們好看;

第二,他不像大腕們說話那麼端架子,但影片拍得絕對有深度;

第三,他不自我粉飾,努力闡釋拍片理想,而是老老實實直接說自己是怎麼去拍的;

第四,它在臺灣的票房偉績和國際化聲譽,

可以在其本土化和類型化的電影形式探索上,給大陸業界一些啟發……

總之,看魏德聖用日記體講述自己如何拍《賽德克·巴萊》,

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非常會編故事的他,這一次讓他的故事像誓言一樣在銀幕上閃閃發亮,

而寫在手記裡的,是邊幹活兒邊發牢騷。

這部電影和操作手記加起來,能夠讓人心緒與思緒起伏的地方很多,

且說其很簡單的來龍和去脈。

魏德聖說他之所以拍《海角七號》其實是想證明自己的能力,

然後拿著票房分賬,去做他真正想做的《賽德克·巴萊》,

只是沒想到,影片最後用掉了七個多億台幣。

《賽德克·巴萊》劇本1996年開始醞釀,

故事原型來自臺灣原住民賽德克族的頭目莫納魯道率領族人起兵抗日,即著名的霧社事件。

史學界對“霧社事件”的解讀很多,但是還從來沒有原住民的視角,

魏德聖用此片當作一種嘗試,賽德克是霧社事件中的一個族群,

而巴萊是說“真正的”,“賽德克·巴萊”意思是“真正的男子漢”。

臺灣被日本統治50,多數武裝抗日在日本剛到臺灣的前10,

然而在日本治理臺灣最穩定的1930年左右爆發了原住民族賽德克族大規模的抗日活動,

這使日本人極為震驚,召集了三千名士兵去討伐三百個原住民,

而原住民在山林裡神出鬼沒,日本人無法取勝,

就利用族群矛盾,使原住民自相殘殺。

魏德聖認為,一個歷史事件的爆發絕非一個簡單的原因,

他希望能從信仰的觀點去描述:這場戰爭不是為了求活,而是向死;

生活在深山中的原始民族,與擁有先進武器與強大軍隊的日本殖民者決戰,

根本不可能取勝,他們只想用這場原始的獵殺說出一句話:

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我就叫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真正的賽德克。”

《跟自己的名字賽跑》率先進軍大陸,為影片宣傳打前站,

他要與那個拍攝《海角七號》中的票房救星賽跑,其中重點提及三方面:

首先電影導演的定位,絕非只是導演,而是要找題材、找資金、找場景、找演員,

應付老闆、應付媒體、應付經紀人;

其次是整部電影的製作過程艱難到無法想像,克服地形、環境、天氣等自然因素,

還有整個劇組兩萬多人的協調問題。

第三就是缺錢,《海角七號》賺的錢,拍攝之前已告罄;

開拍第一天就借了兩千萬,從此一路借下去,他自嘲借到“不要臉”的程度,

凡認識的人都借遍了;

每天淩晨四點出工拍攝,一天拍完之後,開車往返四小時山路回臺北找人借錢,

睡眠只剩下兩三個小時;

因為沒有錢發工資,他甚至不好意思和同事一起吃飯,總是買碗面自己回房間吃……

當時,人們普遍地認為這是一部不可能完成的夢想之作。

當然,大牌導演會衝破預算花大錢,

對於今天的觀眾來說,差不多是電影史常識,

而《賽德克·巴萊》和《跟自己的名字賽跑》的意義,

並不是看一個新銳導演如何會借錢和會花錢,

而是看一個人如何尋找到自己內心最想做的事情,以及怎麼堅持著去實現它。

由《賽德克·巴萊》裡的原住民歷史,魏德聖發現了自身歷史意識的甦醒,這部電影之後,

他開始關注自身的來歷:我的祖父叫什麼名字,他的祖父又是什麼背景,什麼時候從哪裡來到臺灣的,來臺灣後如何落下腳來……

他說他想據此拍攝臺灣三部曲。

因此,想到大陸導演們普遍的創作動機的缺失,

他們中有幾個能帶著自己與歷史、與現實、與生活的關係問題去拍電影呢?

如今,在大玩“拯救”主題的大銀幕上,沒有生命個體的精神動機作為出發點的電影,

既無可自我拯救,也無從拯救觀眾,

若想拯救國產電影的票房,全線上3D怕也枉然。

 (來源:齊魯晚報)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Sinkin'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