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21010◎臺灣商業電影的傳奇與野心

詳談臺灣商業電影的傳奇與野心

重慶商報  2012-07-08 11:15:15

2006年,導演魏德聖用了兩個月時間就完成了《海角七號》的劇本。他通過抵押房產向銀行貸款1500萬新臺幣,準備拍攝這部電影的時候,幾乎身邊所有的朋友都認為他瘋了。在此之前,臺灣甚至沒有一部可以稱為商業片的電影。大家對臺灣電影的印象,始終停留在那個屬於侯孝賢、楊德昌的文藝片時代。

  把全部身家投入到《海角七號》中去的魏德聖當時並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開啟了臺灣電影新的時代:
2008年上映的《海角七號》最終取得了5.3億新臺幣的本土票房(折合人民幣約9200萬元)2010年鈕承澤的《艋舺》——2.6億新臺幣(折合人民幣約5500萬元)2011年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4.2億新臺幣(折合人民幣約8900萬元),同年魏德聖的《賽德克·巴萊》以8億新臺幣的票房(折合人民幣約1.7億元)成為了臺灣影史最賣座的電影。今年蔡岳勳的《痞子英雄》在臺灣取得了1.2億新臺幣的票房(折合人民幣約2608萬元),上個月在大陸上映以來,更是取得了8500萬元的票房成績。

   當曾經輝煌的香港影壇逐漸淪為一潭死水,一衣帶水的臺灣商業電影卻迎來了有風駛盡帆的大好時節。透過這個最壞和最好的時代,可以窺見的是,臺灣商業電影的傳奇與野心。

   電影讓旅遊業火了一把

   《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於619在內地公映,票房已超過8500萬元人民幣,正在悄然地大步邁向億元大關。6月底,本報記者受邀前往電影的拍攝地高雄採訪。有意思的是,當地人完全將《痞子英雄》的電影和電視劇當成了旅遊的一個絕佳載體,雖然電影1月份就已經在臺灣公映了,但公交站牌上的電影廣告現在還有,更誇張的是——他們竟然開闢了交通專線車,車身上都是《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的海報,而旅行社也都開闢了旅遊專線,帶領遊客遊覽電影拍攝過的場景:捷運中央車站和美麗島站、臨海酒吧……

  629,導演蔡岳勳帶著大陸記者團在高雄四處遊走,參觀的第一站就是片中的南區分局所在地。所謂南區分局,實際上就是拍攝影片時搭建的內景,但電影拍攝完成後,高雄市政府保留了南區分局,將其設立為旅遊路線中的一站,片中員警們的辦公器材全都保留下來了,甚至還有一個吳英雄(影片中趙又廷所扮演角色)的蠟像,這個蠟像的手腕可以動,因此每隔幾分鐘,蠟像就會接一次電話,同時還會有趙又廷的聲音響起,一不小心能嚇人一跳。
 

  電影中艾綠的扮演者洪晨穎依然是女警官的打扮,在南區分局裏擔任嚮導,而南區分局內所有的遊覽專案均與電影有關,並與電腦遊戲、射擊、特技等相結合。記者在南區分局參觀的一個小時時間裏,至少有3個旅行團的遊客前來這裏遊玩。

   而當晚,蔡岳勳則帶著大家去了片中的臨海酒吧。蔡岳勳告訴記者,原本電影拍竣之後就計畫拆除,但由於這“大概是全臺灣離海最近的一個酒吧了, 一米 的距離都不到”,因此臨海酒吧也得以保留,成為了高雄的年輕人晚上非常熱衷去的地方。而因為被《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吸引來高雄遊玩的遊客們,當然也不會放棄這個場景。 

  目前,高雄專門開闢的“《痞子英雄》旅遊專線”的其他場景還包括夢時代購物中心、時代大道、三多商圈、85大樓、漁人碼頭、真愛碼頭等。《痞子英雄》的電影和電視劇對高雄的旅遊業貢獻相當驚人。 

  其實不只是高雄,記者之前曾去過臺北和新北市,《艋舺》、《一頁臺北》、《不能說的秘密》、《聽說》等多部臺灣電影的場景,也都是遊客的集散地。在臺北的師大夜市、寧夏夜市,淡水的老街和愚人碼頭,都能聽到各種語言,這無疑正是電影的一大功效。

   傳說中的“輔導金計畫”

   1989年,侯孝賢執導的《悲情城市》斬獲威尼斯電影節的最佳影片金獅獎,並收穫了1億台幣(約合2500萬元人民幣)票房。為了鼓勵臺灣電影人做自己的電影,1990年,臺灣的“行政新聞局”設立了臺灣電影輔導金,以期資助臺灣本土電影。

   朱延平在臺灣影壇混跡多年,他曾經詳細向記者介紹過輔導金計畫,簡單地說來,導演們將自己的劇本送到“行政新聞局”去評選,一旦劇本得到了評審委員會的認可,導演就可獲得一筆資金來拍攝自己的電影。當然,金額有高有低,而大批的臺灣優秀導演也因為輔導金計畫被推到了幕前,李安最早的3部電影《推手》、《喜宴》和《飲食男女》,就是拿到了輔導金後方才拍攝完成的,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侯孝賢的《戲夢人生》、蔡明亮的《愛情萬歲》,全都是得益於此。 

  2005年時,朱延平就給輔導金的申請設立了諸多門檻,比如,輔導金最多只占到一部電影50%的投資比例,而剩下的投資金額必須由申請人存至銀行,以備拍攝使用。用各種方式來提高電影人的投資風險,相應地,也就刺激了電影人的商業市場考慮。
 

  魏德聖的《海角七號》就是通過申請輔導金才得以最終拍攝完成,該片當年獲得了5.03億新臺幣(約合人民幣2)的票房,成為臺灣電影史的一個奇跡。魏德聖,加上蔡岳勳、蘇照彬、鄭芬芬和周美玲,正是輔導金計畫的評審委員會成員認為有商業潛質而大力扶持的5位導演。

   除了在投資上給予支持以外,臺灣電影人還在多個方面獲得了不同層面的支持:2年前,鈕承澤拍《艋舺》時,臺北市政府將其作為用電影塑造城市“形象工程”的嘗試,因此動用政府資源協助電影拍攝,之後的《雞排英雄》等片享受了同等待遇;而即將在大陸公映的楊雅喆新片《女朋友。男朋友》,幾個月前要在中正紀念堂前廣場拍一場大戲,劇組也得到臺北市文化局、臺北市電影委員會出面協調。另外,各種影展也是推廣電影的一大方式,金馬影展每年都將展出200部電影,每年4月還有奇幻影展,展出40部驚悚片、歌舞片或喜劇片等。

   地方的支持意在雙贏

   在高雄,蔡岳勳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中有大量的爆破、槍戰場面,他也笑言,“在街道上裝炸藥,不是很簡單就能做到的”。不可否認,高雄借助《痞子英雄》的電影和電視劇狠狠火了一把,而高雄市政府,則為此做了相當多的幕後工作。 

  高雄是臺灣最早認識到影視劇對城市旅遊業的幫助的城市,早在10年前,在蔡岳勳的提議下,高雄市政府就通過了一項議案,但凡在高雄取景拍攝的電影、電視劇,只要達到一定比例的鏡頭,高雄市政府就將補貼劇組一筆費用,且住宿、交通免費,此舉吸引了不少劇組來高雄取景,當然也刺激了旅遊消費。而在高雄之後,臺灣的很多城市都開始實施這一政策。 

  現在,蔡岳勳還有一個更大的野心,就是在高雄建立一個影視基地,當中當然就有攝影棚。他告訴記者,其實早在拍電視版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有這個想法了:“這裏有碼頭、有工廠、有倉庫,也有很現代化的建築,這麼好的天然環境,為什麼不給更多的劇組提供機會呢?電視版出來後,高雄多了很多很多的觀光客,所以搭建攝影棚的計畫是可以被接受的,當然,還會有很大的難度。我想建有自然採光的攝影棚,還有水底的攝影棚——而且,攝影棚很容易結合觀光產業的,反過來應該可以帶動娛樂業。”
 

  香港電影一聲歎息

   看他起高樓,看他宴賓客,看他樓塌了——這段句子,無疑是對如今的香港電影最生動的概括。日前,《南都娛樂週刊》刊登了一篇名為《香港電影7宗罪 爛片我們忍夠了》的文章,雖然文雋、王晶等人紛紛撰文或是在論壇上反擊,但卻讓不少人開始反思。

   沒落:的確,2009年底《十月圍城》叫好又叫座,2010年則有《志明與春嬌》、《打擂臺》、《前度》、《分手說愛你》等年輕導演的作品相繼上映。但去年以來,香港電影便再次陷入了低潮,雖然不乏《竊聽風雲2》、《龍門飛甲》、《奪命金》等精品,但陳嘉上的《畫壁》、程小東的《白蛇傳說》、劉偉強的《不再讓你孤單》、王晶的《財神客棧》、葉偉信的《倩女幽魂》、陳木勝的《全城戒備》和《新少林寺》、麥莊的《關雲長》等電影,到底水準如何,這很值得商討。至於陳勳奇的《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呃……

   而最可怕的一點啟示還在於,這批香港導演都是功成名就多年,雖然不少人的新作都還在試圖創新,但多少有點力不從心了。這才是香港導演遇到的最大問題,縱觀這一兩年來,除了郭子建,似乎就沒有太多冒得出來、而水準又能不會跌宕太大的導演了。

   墮落:曾經,不少投資人有這麼一種印象:香港導演+無腦喜劇=高票房。王晶的《大內密探零零狗》開始,內地投資商像發現救命稻草一般把銀子往那些過氣了的香港導演頭上砸去,《龍鳳店》、《三笑之才子佳人》、《夏日戀神馬》、《嘻遊記》,就連久不得志的李力持都拍了部《唐伯虎點秋香2之四大才子》以證實自己真的寶刀已老,但這種重複,還能獲得成功嗎?答案似乎是“否”。

   其實也不能怪香港導演,進入內地後,一不能拍黑幫,二動作片已經江郎才盡,三沒法深入理解內地的文化,接不了地氣,只有在喜劇的道路上狂奔——但是,還有多少人在看王晶那種屎尿屁的故事? 

  大陸電影人的反思 

  臺灣導演在商業片上的一路狂奔,對大陸影人也是一個刺激。記者聯繫上了《蘋果》、《觀音山》等片的製片人方勵,方勵認為,臺灣導演的這次“逆襲”,其實是臺灣影人的一次反思之後的行為:“他們也在思考,拍什麼樣的電影能引起觀眾的關注?臺灣影壇過去也是幾起幾伏,而現在,似乎臺灣影人和觀眾開始進入了良性迴圈期:觀眾喜歡,有票房了,影人也能拿到更多的投資去拍更好的電影了。”
 

  方勵也分析了香港導演和內地導演的不足:“香港就是個商業社會,所以香港導演個個都能拍商業片,像許鞍華那種知識份子型的導演本就少之又少,但香港導演在內地遇到的問題就是,文化的積澱不夠,沒法深入瞭解內地的文化,因此只能拍武俠和歷史題材這種內地觀眾不熟悉的東西,內地觀眾熟悉的,他們拍起來就會走樣;內地的問題就是,有一些成就的導演,似乎都不屑去拍商業片。”他最後總結道:“其實商業片裏一樣能有導演的情懷,導演就好比是個廚子,你做的菜,可以讓顧客覺得好吃,但並不妨礙你有自己的一套廚藝風格——拍電影同樣如此。”

   著名策劃人譚飛分析臺灣導演越來越受歡迎的原因有兩點:“第一,他們的文化底蘊整體比較厚,國學教育很好,對劇本和角色的把握、領悟力和適應力都很強;第二,他們還是堅持本我的,即使拍商業片,他們也都有自己的情懷——我認同這種情懷,其實情懷說白了就是價值觀,臺灣電影很少有那種浮躁的東西。”   本版稿件 記者 張世韜

  你必須知道的臺灣商業片才子

   臺灣有沒有商業片才子?原先數得出來的,可能只有一個有著“臺灣王晶”之稱的朱延平。隨著臺灣商業電影的大行其道,如今的臺灣導演中,擅長拍攝商業片的絕非鳳毛麟角。

   陳國富 

  陳國富的名字可能並不被很多人所熟悉,但他卻是目前華語影壇最有實力的幕後推手之一。1999年,陳國富開始擔任哥倫比亞亞洲區的製作總監,曾參與影片《功夫》、《大腕》等專案的開發與監督,並監製影片《203040》、《天地英雄》、《可哥西裏》。2002年,由他和蘇照彬編劇,他監製並導演的恐怖片《雙瞳》創下了多項票房紀錄;2006年,受馮小剛之邀,陳國富擔任華誼兄弟電影總監,監製了馮小剛電影《天下無賊》、《集結號》、《非誠勿擾》系列、《唐山大地震》,為陳凱歌的《梅蘭芳》擔任編劇,編劇並監製了徐克的《狄仁傑》系列、馮德倫的《太極》系列、烏爾善的《畫皮Ⅱ》。2009年,陳國富與高群書合導《風聲》,再次獲得巨大成功,他監製的《畫皮Ⅱ》也是目前國內最火的電影。 
 

蘇照彬
   蘇照彬在臺灣曾被稱為編劇“大神”。2002年,蘇照彬和陳國富合作了《雙瞳》的劇本,主演也分別來自中國臺灣、中國香港和美國,之後他又獨立編導了《詭絲》,同樣走的是亞洲路線。前年公映的《劍雨》是他首次在大陸拍攝完成的電影,而今年底將公映的《血滴子》同樣由他擔任編劇。蘇照彬的獨特風格就是故事毫無破綻,轉折極大、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所以《三更1:回家》和《雙瞳》等片每每讓人看得盪氣迴腸。

魏德聖

   1993年,魏德聖認識了楊德昌電影工作室的工作人員,遂加盟擔任楊德昌的助理,在《麻將》中擔任副導演,之後又在《雙瞳》中擔任副導演。其實早在2000年他就已經完成了《賽德克·巴萊》的劇本,但苦於找不到投資,因此他拍攝了5分鐘長的《賽德克·巴萊》前導片,希望能以這段精心打造的前導片吸引投資,但卻未能成功;2008年,他利用輔導金拍攝完成了《海角七號》,一舉成為臺灣最賣座的電影;他也立刻投身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中去,這部電影去年終於在臺灣上映,今年初又在大陸公映,口碑極佳。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Sinkin'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