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082109◎導演巴萊,坦白勇敢的電影人告白:魏德聖談賽德克巴萊

導演巴萊,坦白勇敢的電影人告白:魏德聖談賽德克巴萊

    作者 / 誠品網路編輯群  |

  如果說,《海角七號》是一股需要證明的衝動,那麼《賽德克.巴萊》就是一股需要生存的衝動。戰士應該在戰場上流血。獵人應該在獵場裡追捕。  希望各位讀者可以接受我原來的樣子、原來的想法、原來的失敗、原來的喜怒哀樂……但是,終究不會變的是──這是一部值得的電影,這是一件美好的事!—摘自《導演巴萊》前言與作者序

   魏德聖,這個名字自從上新聞以來,便一直以瘋狂的意志力創造奇蹟:花費兩百五十萬拍攝「賽德克巴萊」前導預告片,無疾而終,卻為大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台灣也有拍出好萊塢水準鏡頭的能力!

  花費四千五百萬拍攝「海角七號」,靠著口碑宣傳,刷新了國片最高票房;市場一片看好,期待魏德聖續拍「海角八號」延續好票房時,魏德聖卻決心先圓十幾年來的夢:拍攝賽德克巴萊!

   《導演巴萊》是魏德聖導演的口述導演筆記,在耗資七億的「賽德克巴萊」上映前出版,書中從決心籌備「賽德克巴萊」開始,詳細紀錄電影籌備拍攝時期的重要過程和導演心路歷程,由合作已久的製片助理游文興錄音整理,翔實表現魏德聖直率而生氣勃勃的說話口氣,可在其中一窺大製作電影籌拍的細膩細節和環環相扣。在後製混音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魏德聖導演特地抽空為我們詳說《導演巴萊》其中的精神,以及等待十年圓夢的熱血與感動!

 談《導演巴萊》

   《導演巴萊》是一本很坦白的書,一開始紀錄時,製片助理就請我用平常講話的方式,坦白說出自己的心情,書中充分掌握到我講話的方式。其實我看了稿子之後有點緊張,很怕以後找不到錢…所以這次一定要賺到錢。本來就想用官方部落格的方式紀錄這一切,透過《導演巴萊》,會讓基本觀眾群知道,一件事情的完成會經歷很多不好的歷程,但也值得紀錄。人生同時具有光明面和陰暗面,才會立體。

   一部電影不僅僅只是一部電影,可以同時進行周邊企畫:以「賽德克巴萊」為例,針對歷史,可從霧社事件來探討日本殖民史;改編歷史的部分則有文學小說和劇本做參考;電影製作部分,還可以紀錄攝影、美術、執行的過程…。電影製作的過程中,不管對或錯的經驗,都會對台灣有所影響。但是我不知其一二,無法執行。

   所以在開拍之前,遠流說要出一系列的書,我很開心,便將我的構想提出,因為這些書可以滿足這方面的可行性。這套書就是要講實話,告訴你一大堆事情,又有別於一般的宣傳用電影書。

談資金來源

  和拍攝「海角七號」時的心情很不一樣的地方是,拍「海角」時無力感比較多,什麼都沒有,連要借五萬元都很難;現在動輒開口就是借一千萬(笑)。但是有錢人不借,也是沒有辦法啊!回到現在來看,他們有他們的立場,我不是不懂,只是那都是關鍵時刻…當然這也是我自私的心情去想。

  說到錢,我本來以為一定可以找到,剛開始氣勢很旺,結果發現大家都期待「海角八號」,讓我有點沮喪。到後來有錢人就說得很直接:這是一個不可能會回收的案子!海角七號是意外,不要拿意外來當例子!

  他們覺得不可能回收,是因為投注資金龐大,初估要投入三億五千萬左右,那要賣到八億才能回收打平,五億票房都已經破紀錄了,怎麼可能再衝高?不要把電影只當作成圖利的工具。不要先想到要賣多少錢,所以才投多少錢做多少事情,要想到這是一個好題材值得投資,雖然不知道未來市場怎麼計算,但品質好,就會吸引人,自然會有市場。我們要努力的,是為它找到市場在哪裡。

  所以我覺得蠻大的幸運是跟中影郭台強的合作。當你和很多創投和科技產業都講不通時,中影正在尋找第一個投資案,「賽德克巴萊」可以結合了中影的拍片系統和電影工作者人力資源,這難道不是最好的結合嗎?所以資金越來越好講話了…(笑)

 談合作夥伴年輕一代

   合作團隊中,專業技術的合作需要資深指導,但是製片、導演組,和周圍執行的人,更多是沒有經驗的年輕人。年輕人比較有衝勁,比較容易被煽動,給他大的方向目標就會去努力;而且年輕人還沒結婚,一人飽全家飽,所以也不用擔心薪水沒領到家裡經濟出問題,比較好溝通…

  一個這麼大的案子完成,真的要很感謝工作人員…聽說好幾個人在最辛苦的時候,幾個月沒領錢了,還把提款卡拿出來應急用,甚至不是自己去領,交給他人告知密碼。

 工作人員還會觀察到今天大家累了,會請客請大家,種種動作都讓我很感動,但也讓我覺得很沒用:我只擔心自己片子怎麼拍,都沒有顧及大家…

   大家在經歷過「賽德克巴萊」這個大案子後也會產生革命情感,像現在戲已經拍完了,還是有些工作人員常會來公司喝咖啡、聊聊天,問近況,很關心後製的情況。

  對於現在有志於電影的年輕人,以前我會叫他們轉行,因為時機真的很不好,但現在國片正熱,拍片量大很缺人,常找不到工作人員,要趕快進來!不過我要建議,年輕人不要太浪漫,不要想電影有多美好,也是要從不好的東西去認識,才會知道好的東西有多值得。

   社會都說草莓族無法吃苦耐勞,我認為只是不容易找到目標,只要給他正確方向,他們會願意堅持、忍受煎熬,韌性還比老電影人還強,不管是身體、心理、經濟支援上的難關匱乏,都可以撐到最後!

談製作過程

   再說「賽德克巴萊」,坦白說,這部電影的製作過程是不合格的。好萊塢的電影工業發展已久,分工很細,製作籌備期可能很久很縝密,但是拍攝時可以一次到位;我們能力有限,用時間換取鏡頭,一直在嘗試錯誤…

   但我們真的很幸運,關關難過關關過,無意間拉大了台灣電影的「韌性」:台灣也能製作七億經費的大製作電影!若是這七億可以回收,未來要拍兩三億的電影,也應該可行,在市場寬容度被建立後,大家會更聚焦在題材和故事中。

   經過「賽德克巴萊」後,我可以分享製片上遇到的問題、哪些部份值得被開發,但未來電影工業建立制度,需要專業製片人或主管單位來整合,建立起一套有別好萊塢、適合台灣的電影工業。但「賽德克巴萊」產生很多能量:如果這麼困難的大製作國片都能完成,還有什麼是不能完成的呢!

  但是拍完「賽德克巴萊」後,我還是會害怕,未來要是沒有這些幸運怎麼辦?「海角七號」能順利完成,是因為演員對了、賭對了、情勢對了…種種因素。回頭想拍攝「賽德克巴萊」的經驗,還好沒找到錢,不然很多人都要來控制你怎麼拍;還好演員找對了、還好沒有中途放棄…很多的還好,造成了幸運。

   這部片累積很多錯誤的經驗,也因此幸運變得非常值得。錢的問題解決後,未來還要克服其他問題,而大家更會拿你之前的成績,來要求你下一次的成績,對未來還是蠻害怕的,所以小朋友第一次考試不要考一百分…

 談熱血

   不過我還是很鼓勵年輕人滿腔熱血去實現夢想,但在做之前要想清楚。要記得,熱血會帶來傷害,在執行想法上義無反顧是一件事,但在之前要考慮清楚是否可以承擔失敗的後果,考慮到最壞情況。

  在「海角」成功後,有些年輕人很熱血的告訴我說:「導演,我要模仿你的精神,要弄一些錢來拍第一隻劇情片!」我說:「我不是第一次拍片!我前面的十年都在練功啊!」大家只看到結果沒看到背後的過程,這樣也不太對。

  要是「賽德克巴萊」搞砸了,我可能就是跑路吧!要不然,我本身也能創造產值,可以賺錢還債務,雖然比較辛苦,可能未來成為一個工廠輸送帶,但最壞情況就是這樣。所以,要是沒有找到錢,熱血還要不要繼續,做還是不做,要怎麼做,都要思考,不要傻傻硬幹!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Sinkin'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