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280017◎詩人葉匡政:《賽德克巴萊》與文明之殤

葉匡政:《賽德克巴萊》與文明之殤

2012051611:08  來源:新京報 作者:葉匡政(詩人)

   《賽德克巴萊》確實是一部史詩大片。

從來沒有一部中國電影,把生活在這片廣大地域上的男性,表現得如此生猛矯健、兇悍英武、驍勇善戰。

   茹毛飲血、獵殺戰鬥、奔跑歌唱,那種汪洋恣肆、野蠻血腥的原始生命力,

在《賽德克巴萊》中被展現得酣暢淋漓。

看這部電影,需要你拋開現代社會對文明與野蠻、身份認同與暴力、殖民與反抗的這樣一些文化與價值認知,

才能回到那段歷史的深處,感知賽德克人的悲傷、信仰與血性。

  過去並沒聽說過賽德克這個族群,也不知道電影所展示的霧社事件

看完電影后,查了一些資料,才有所瞭解。

賽德克人經過滅族事件後,直到今天才有數千人,2008年才從臺灣的泰雅族中獨立。

在賽德克人的意識中,一個男性只有經歷過誓死捍衛部落、殺戮敵人、保護部落等歷練後,

才能成為真正的人,標誌就是額頭與下頦的紋飾。

因為有祖靈觀,賽德克人並不懼怕死亡,認為作為一個勇士死去,

所有的祖靈會在彩虹橋另一端迎接他,這樣勇士反而有了神靈的力量,來守護自己的部落。

守橋的祖靈說:來看看你的手吧!男人攤開手,手上是怎麼也揉擦不去的血痕果然是真正的男人呀!

去吧去吧,我的英雄!你的靈魂可以進入祖靈之家,去守衛那永遠的榮譽獵場……”

 

  在賽德克人的意識中,對日本人的殺戮是在進行一場血祭祖靈的儀式。

所以把發生在1930年的霧社事件僅僅看做抗日事件,是後人不全面的理解,

它更多地表現為一個族群對信仰的維護與抗爭。

因為賽德克年輕人如果不獻祭祖靈,就無法成為真正的人

獲得自我認同和靈魂的驕傲,即使活著也是一個殘缺者。

我們看到電影中的莫那頭目,20多年來一直在猶疑與思考,是放棄信仰與祖靈的佑護,

被所謂的文明同化而麻木地活著,還是用死亡來維護部落的尊嚴和驕傲?

   我們無法指責賽德克人面對所謂文明侵襲時所做的抉擇,

也不能用文明與野蠻、文化和愚昧這樣現存的理念來指稱這種行為。

賽德克人的信仰,其實也是一種文明形態,這種文明形態崇尚逝去的祖先,

崇尚大自然的原始之美和與生俱來的生命價值。

其實,當我們看到電影中那些與世隔絕的崇山峻嶺、神秘絕美的森林飛瀑時,

就能感受到大自然秩序本身,成為賽德克人的最高信仰並無錯誤。

大自然的壯美和平衡、多樣與統一,是任何文明和科學也無法超越的。

  在現代文明的觀念中,一直認為改造自然、統治自然天經地義。

但當面對這些完全野性的天地與人群時,

會發現賽德克人把人與自然、天地看做一個生命共同體,反而體現了一種生態倫理。

賽德克人顯然從自然和荒原中,體驗到了信仰的快樂,所以會用生命去追尋那種更自由的理想境界。

今天的文明觀,顯然是歧視這種珍視自然與荒原的文化智慧的,

但我們今天又怎能確定,究竟是哪一種文明型態對人類更為有利呢?

用一種文明淩駕于另一種文明,勢必會引起衝突與抗爭,這才是真正的人類文明之殤。

  應當說,因身份認同而帶來的暴力事件,直到今天仍廣泛地存在於世界各地。

當人們因文化、宗教、種族對某個群體產生一種強烈的、排他的歸屬感時,

這種強烈的身份認同不但會扭曲人性,更會導致衝突和暴力。

阿馬蒂亞·森在《身份與暴力》一書中早就指出,

身份認同感不僅給人驕傲和歡愉,成為力量和信心的源泉,它也可以殺人,而且是肆無忌憚地殺人。

從過去的印第安人到今天的巴勒斯坦,大量的暴力與仇殺都與身份認同有關。

森認為,發生這些暴力事件的根源,是由於人們受到了單一身份的幻象左右。

越來越多的人們根據宗教、文化或文明的立場來劃分世界,而忽略了一個人其實有著多種身份,

有性別的、經濟的、政治的、家庭的等。

森批判了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認為把世界簡單地分為東方、西方,

或根據宗教的不同劃分出不同的文明型態,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思維方式。

人的身份是重疊而變換著的,

如果因為身份焦慮而失去了理性的思考與選擇,就會成為身份認同的犧牲品。

  全球化的時代,更應當鼓勵人們對身份認知的多樣性,摒棄非此即彼的文化思維模式,

只有這樣才可能減少不同族群間暴力與衝突的可能。

賽德克人的行為,顯然不只是一個民族的悲劇,更是現代文明的悲劇。

為何現代文明所到之處,總會掀起各種樣式的暴力與殺戮?

《賽德克巴萊》追問的是現代文明之殤,如影片中讓人窒息的謠曲所吟唱的:

為唱出祖靈的歌需要吞下許多痛苦,

為說出自己的話需要吞下許多屈辱,

為實現夢想需要吞下許多遺憾。

孩子啊,你們怎麼了?

這先知般的聲音,其實也在追問我們的文明怎麼了?

 

  葉匡政(詩人)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Sinkin'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