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091329【刺繡活】童年往事髮帶


八仙塵爆發生後,媒體報導了許許多多重度燒燙傷過來人的經驗,但日常生活中我們絕少遇見燒傷者……因為,大部分傷者根本不敢出門……因為,大部分人根本無法接納他們出門。

我的外婆就不敢出遠門。

60多年前,在醫療資源遠遠不及今日台北的嘉義深山,年幼的阿姨一時調皮,爬上餐桌打翻煤油燈,滾燙的煤油從當時才20多歲的外婆臉上,一路從鼻子、嘴唇、下巴、脖子,澆淋到前胸。

我幼年由外婆照顧,生命第一眼見到阿嬤時,她的嘴唇、下巴跟脖子,就黏在一起了。但我從沒聯想到醜這個字,我在阿嬤身上只看到百分之百的愛。阿嬤不一樣,她無法接受變形的臉,除非帶我到城裡看病,絕不出遠門。大熱天揹著我搭公車,也一定用大大的頭巾包住臉,只露出雙眼。阿嬤排斥拍照,遺留下的少少照片中,不是低著頭,就是用袖子遮住下半臉。

追根究底,當然是因為外人的嫌惡眼光。但其實,會和我們在街上相遇的傷友,哪一位不是忍受過巨大的復健痛苦咬牙活下來、勇敢出門上街、意志力非比尋常的生命鬥士?

前陣子以童年往事為題刺繡髮帶,最先浮現腦海的當然就是最親愛的阿嬤。記憶中,小小的我整天黏著外婆。外婆挑糞去菜園施肥,我跟著。外婆去豬圈餵豬,我跟著。外婆去荔枝園餵雞、撿雞蛋,我也跟著。而我最期待的,則是很久很久一次,外婆會爬過一個陡山坡,去找另一頭的阿婆聊天。

那位駝背阿婆開了小小小小的柑仔店,店裡面有少少少少的商品,其中,有一桶塑膠罐特別特別大,裡頭裝了一顆一顆大紅色的蜜餞。每一回阿嬤都跟阿婆聊很久,聊到我無聊得快崩潰了。但,再無聊我還是忍著不吵鬧要回家,我一直忍一直忍,忍到阿婆突然想到,打開桶子夾一顆蜜餞送我。哇,酸酸甜甜好大一顆,是我記憶中的人間美味,超越外婆家一年到頭自家採收的各種水果啊~~

我把前往蜜餞阿婆家的另一項開心事繡了出來。由於路途遙遠,坡又陡,小小的我實在走不動,外婆總會撿拾檳榔樹落下的大片樹葉充當拖板,讓我坐在葉梗上滑行。陸上行舟——就是我唯一的,也最開心的幼年遊戲。


最難繡的當然是阿嬤的嘴巴,拆拆改改繡了好久。我不想繡一個可愛的櫻桃小嘴,那不是我知道的阿嬤,但,黏住脖子的厚大嘴唇,絕非阿嬤願意示人的模樣。想了又想,我繡了模擬兩可的神秘側臉,反正,不管怎樣的嘴唇,我記憶中的阿嬤就是那麼美。事實上,阿嬤給我的愛如此巨大,我眼中的阿嬤就是慈祥,真的看不見也沒意識到阿嬤的傷痕。

據說,重度燒燙傷友都會懷疑,就算奇蹟般活下來,但活下去又有什麼意義?以60多年前的偏鄉醫療環境,我不知道阿嬤如何忍受巨痛奇蹟般活下來,確定的則是,如果不是阿嬤勇敢活下來,我可能不知道死幾次了。說來慚愧,我成長中無數次的低潮,都因想起阿嬤百分之百的愛才確定我非孤獨一人,甚至幾次想自殺,也顧忌阿嬤無法承受才放棄做傻事。活下去的意義,也許,活下去就會出現。

.............................................................................................

【童年往事髮帶】


上一篇的卡通髮帶相比,童年往事髮帶的小人兒,繡得比較人模人樣了吧?一則要感謝手工藝放大鏡的幫忙,再則是學會了緞面繡的正確技法(←務必點選),願意從中央向兩側、一條線一條線緊鄰有序地,慢慢繡滿整個圖面。

.

.

◆本站相關文章:

黃色的眼淚,阿嬤的房間

阿姨的哭號

【刺繡6大難題】之4:繡線太細了,繡到眼睛茫眼睛霧眼睛流目油

【刺繡6大難題】之1:繁複細緻、線條擠成一團的圖案,如何描圖?

【刺繡活】療癒咖啡館

初次到訪請看:日誌導覽 

所有文章請看:小氣blog 電子書

回首頁請按:小氣電子書.

◆版權所有。歡迎非商業行為的引用,需註明文章出處及網址或直接連結,謝謝。

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文字版權所有
圖片版權所有

要嘛不在乎,要嘛極盡苛求,基本上是個難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