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 父親 @ 懷念我的父親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相簿秀圖機
    1. 沒有新回應!
  • 200711211246憶 父親

    主後二○○五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七時四十五分,父親走了。 
     

    時序回到民國五十三年,父親經營藥房生意,藥廠招待藥房老闆旅遊,地點是花蓮,父親帶著我去。  
     

    記得當時的飛機內部感覺上像是一部早期的公車,圓圓的窗戶、併排的座椅,父親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路上搖搖晃晃的,像公車行駛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很多人都吐了,空氣中瀰漫著酸酸的味道。空中小姐保持著笑容,並試著不去踩到地板上的嘔吐物,挨著每個座位發紀念皮夾,我伸手向空中小姐要,但她笑著說:對不起!小朋友沒有喔。父親笑笑著把手中的皮夾給我,我迫不及待拆開,卻一股臭味直衝腦門,我掩著鼻慌忙的把皮夾遞回給父親,父親聞了聞說:嗯!這正皮的。 

      

    就這樣一路癲頗並伴隨著此起彼落的嘔吐聲,飛機降落在花蓮機場,當時並沒有空橋,就一座鐵製的樓梯靠在機艙口,旅客們魚貫的走下飛機,空中小姐仍維持著一貫的笑容站在機艙口送客,我眼角撇見一位空中小姐拿著掃把,努力著要把嘔吐物掃在一起,那模樣就像是市場賣魚的歐巴桑,在收攤後清掃著地面的樣子,這是我第一次坐飛機。

     

    過程我忘記了,只記得遊覽車開到一個地方,看得到一片碧綠的湖水,父親告訴我說:鯉魚潭到了。同車旅客們陸續的下了車,空盪的街道瞬間充滿了吵雜的人群,父親拉著我的手說:走!我帶你去坐船。對一個小男孩來說,那是一個多讓人興奮的時刻,我拉著父親,嘴裡直喊著:快!快!等一下就沒位子了。

      

    突然,鐘聲響了!宏亮的聲音在空盪的湖面上緩緩的嬝繞著,父親陡的停下了腳步,似乎想起了什麼事,看看手錶,再看看我說:今天是安息日ㄝ,我們先去做完禮拜再來坐船。一瞬間,我的心情像坐雲霄飛車直往下降,我死命的拉著父親的手往船塢拖,嘴裡還嚷著:先坐船啦!先坐船啦!矮小的我那拖得動父親壯碩的身軀,父親像石膏像般的紋風不動,四處張望尋找著鐘聲的來源。突然,他指著一段階梯說:看!教堂一定在上面,我們走!我像一隻被栓著繩子的哈巴狗,垂頭喪氣的被父親拉著往上走,一路上,我頻頻的回頭望著聚在船邊的人群,心中真不是滋味。 

      

    在禮拜中,一顆心早飛到湖邊去了,我一直偷望著窗外,深綠的湖面上點綴著白色的船影,完全不知道牧師在講什麼?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聽到牧師說:好,我們現在來禱告。主日學的經驗告訴我,這就是快結束的訊號了,我興奮的閉上眼睛,緊握雙手並低下頭,期待牧師的禱告快點結束,這時,我聽見一連串急促的跑步聲夾雜著濃厚的喘息聲,停在門口。我低著頭偷偷的往門口望去,一個全身溼透的中年人將手靠在門邊喘息,似乎有急事要找牧師,卻又不敢打斷牧師的祈禱,幸好祈禱已近尾聲,不等「阿們!」聲完畢,那中年人向牧師喊著:牧師!船沉了!船沉了啦!一下子,禮拜堂裡的人全站了起來,牧師邊跑邊向會眾喊道:會游泳的弟兄,請趕快幫忙救人!父親拉著我一路往山下狂奔,好幾次差點跌倒,在經過遊覽車旁時,父親一把抓住我的腋下,把我從窗口塞進去,只聽到:在裡面坐好,不要出來。等我爬進車內,再探頭出來,已不見父親的身影。

     

    而後的情形,我已沒有印象,只聽父親後來講起,一同出遊的共死了十多人。上帝藉著父親的手帶領我走過死蔭幽谷,而我更要感謝父親能遵從上帝的意旨,行使祂的神蹟。

     

    如今,望著父親安詳沉睡的臉龐,胸口已不再起伏,那雙曾把我從窗口塞進去的健壯雙手,如今卻柔弱的依在身邊,握著他冰冷的手掌,縱有百般不捨,也無法違背上帝的旨意。視線已模糊,喉頭更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父親!我愛您!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一張無法搭乘的車票下一篇一張無法搭乘的車票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