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04如果這就是感情

有時真的感覺自己做事情的目的性太強了,想得太多,凡事都要有個目的麼?若是這樣我們早已深陷目的之囹圄不能自拔,那是我們也不用看什麼米蘭昆德拉,因為我們比誰都更懂什麼才是不可承受之輕。現在我坐在圖書館裡,窗外按照慣例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雖已過了梅雨之季,我自己卻置身發霉之邊緣,這是心情。所以我真的需要找尋那一抹陽光,曝曬。我需要心靈的審問。初中時我曾深深地喜歡一個女孩,那種感覺是我從未體驗過的,那是知己,是快樂,是自由,隨後那又是彷徨,是相隔兩地,是前途渺茫。再過後,那是鬥爭,是夢想照進現實,是出路,是心傷。當結局歸於平凡,我卻認為,收穫良多。收穫的不僅僅是一份回憶,更是一個選擇,以及伴隨選擇的自我辨識,是人生路上的一個地標,更是一個一生的朋友。故人已遠,古人猶可及。之後我選擇省略。有的故事可以觀開頭猜結尾,有的卻只是作者不經意的一筆,錯寫了開頭。暑假留校,我在某種機緣巧合下認識了她,本以為在大學期間的感情路已走到盡頭,莫成想丘比特也會使用回馬槍,硬是讓本已絕望的我頭中一槍,對,我真的喜歡她。這個她卻不只是她,更確切地是我清楚地明白了其實你喜歡的人可以和你很不一樣,你有天馬行空的可能。我徹底地貫徹了求同存異的優良傳統,甚至想進行一番自我改造以期望將匹配度提升至最高。是啊,我太急了,我迫切,我心燒,我拚命奮鬥,就像這是我的最後一株救命稻草。但我錯了,在這件事上我沒有寫可行性分析報告,我沒有考慮對方的想法,是啊,驚弓之鳥,而正是我手裡提著一把獵人槍。顯然在荷爾蒙,巴多胺等等的刺激下,甜蜜的感覺會使人低智商更低情商。不顧一切地亂衝亂撞,如此一來,漸行漸遠。我真的不懂她的想法,可能以後也沒有機會再去懂了。我真的不懂。但是,就像經歷過的一樣,總有一天我會真的放下,那是我可以泰然自若地和她談笑風生。那時我們仍是朋友。我有時很倔強,但在感情上我真的不會勉強,同樣我選擇真誠,我不會說謊。其實有的人說得很對,有的人總是很難找到女朋友,因為他們真誠,他們說的話不會動聽。因為他們熱烈,他們只是追求心中的感覺。因為他們著眼未來,他們不想因為不負責任而讓對方受傷。愛情故事到此告一段落了,但仍未結束。說服自己放棄一個喜歡的人有多難我無法言喻。我想,我真的累了,在經歷,目睹了這麼多你來我往之後。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還能重拾對愛情的信心,打開自己心中的那把鎖,重新披掛上陣,不求所向披靡,但求死

(繼續閱讀)

201205010734服錯藥應該該怎麼辦

現代家庭為了方便往往會在家裡儲備些藥物以備不時之需。可有時候,會出現病急吃錯藥的情況。如果服錯藥該怎麼辦呢?首先要瞭解服錯了什麼藥,這樣才能對症處理。    若錯服瞭解熱止痛藥、安眠藥、抗生素及避孕藥,服藥者可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毒副反應(如頭暈、腹痛、噁心嘔吐、昏睡等),這時家屬必須迅速採取催吐法(可用手指、筷子、雞毛刺激服藥者咽喉壁),促使服藥者將誤服的藥物盡快吐出;或先給服藥者灌服大量溫開水或茶水,再用上述方法催吐。    對於誤服殺蟲藥敵敵畏者,也可用催吐法進行急救。不過,如果服藥者失去知覺,則不宜採用催吐法,不然會使服藥者的食管和咽喉再次受到損害,可服冷牛奶、豆漿,並及時送醫院救治。    如果將碘酒當作咳嗽藥水喝了,應立即喝麵糊或稠米湯。因澱粉與碘作用後,能生成碘化澱粉失去毒性,病人必須把這些化合物吐出來。如此反覆多次,直到吐出物不顯藍色為止。    若誤服腐蝕性很強的來蘇兒或石碳酸,則不應用催吐或洗胃的方法,而應讓病人喝大量雞蛋清、牛奶、稠米湯、豆漿或植物油等,上述食物可附著在食管和胃粘膜上,從而減輕消毒藥水對人體的傷害。    經過上述初步急救處理後,應立即送病人到醫院救治,並應帶上病人吃錯的藥或有關的藥瓶、藥盒、藥袋,供醫生搶救時參考。如果不知道病人服的是什麼藥,則應將病人的嘔吐物、污染物、殘留物帶往醫院,以備檢查。    值得注意的是,家庭對誤服藥物後的初步急救處理十分重要,如果在家不做,等到了醫院再作處理,那麼病人即使能化險為夷,也可能會因食管和胃粘膜損傷嚴重而致日後進食、消化困難,這就是誤服藥物者及其家屬必須注意的問題。楊小刀的BLOG |春妞兒土旦兒常春曉 |趙啟強的部落格 |勝者為傑 |孟遷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4231149糞土當年

有許多人事,你不用努力就能夠記住,也有些東西,無論你怎麼回憶,還是想不起來。一個人到這有時蒼白卻又如此豐富的世界上走了一遭,什麼都不放棄,什麼都不丟棄,是不可能的事。我卻總想努力地,在紙上,挽留一點兒存放在記憶深處的、正在褪色的、那些平淡無奇的歲月。我的思緒,往往並不自覺且有點兒趔趄地,陷在回憶的沼澤裡。從我時常地沉迷於回憶來看,我已經老了,從我不曾考慮過我自己的老年時光和死來說,我又沒有老。這麼說,我已不可逆轉地進入了中年。無論我是否承認這樣的現實,我已經是一個中年人了,這是事實。人一旦過了四十歲這道心理上的“坎兒”,日子就跟人們所常說的那樣,如白駒過隙,倏忽不再。不經意間,我的身高不算太低,兒子卻長得比我還高出一截了,——我還能死乞白賴的,把自己當作一個青年人,這像話嗎?一個人,有了可以回憶的經歷,有了可以回味的往事,又有什麼不好的呢?我就常常獨自一個人,回頭去看。冬天,放學以後,我幾乎每天都要拿一把長柄的小鋤頭,有時候是一把木頭做的“糞鉤子”,一手提著拾糞的糞兜,背上背兜,到山野裡拾糞去。糞兜是一種用竹篾編製而成的有提手的器具,類似於撮箕。在我故鄉,被叫成撮箕的,另有一個專門的器具。我拾滿了一糞兜,就把糞倒進背兜裡背著;拾滿一背兜,就可以回家吃晚飯了。這時候,天,往往快黑了,黑盡了。小時候,我不覺得糞是臭的。在鄉下人眼裡,糞實實在在,是一個好東西。我至今還記得一個我奶奶輩的老太太,在村裡,不論輩分,凡是小孩子,都叫她“大婆”。這個人給我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她一年四季都穿一件青布長衫,而且,在我們村,像她這樣穿的人,只有她一個。因而在我的記憶中,她的面容,反倒模糊了。大婆很少走出村子。但她似乎一直不停地,在村子裡走動著。我常常看見她把長衫的下擺撩起來,在裡面,兜著什麼東西。但是,無論誰去查看,那長衫的下擺裡兜著的,十有八九,是糞。大婆無論在什麼地方看見糞,都要小心地,先把它弄回家去,再做她原本要去做的事情。我長大以後,生活有了較大的改變,至少可以填飽肚子了。也是到了這時候,我才對糞有了臭的感覺,臭的想法。如此說來,人的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小時候的我,跟我的父老鄉親一樣,理所當然地,認為糞是很好的東西,只有它能夠使莊稼長得更結實,更壯實,從而,它能夠讓我們飢餓的腸胃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