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12113愧疚....








早上八點多三姊便把我叫起來吃麵
沒多久四姊拿著我的手機從房間裡衝出來

看著陌生的來電號碼
我終於接起了電話-------一個陌生的男聲

對方說著[請問是陳同學嗎?]

我說[我姓廖 , 你打錯囉~]

對方說[妳不是美鳳嗎?]

我說[我是阿~可是我不姓陳]

對方說[那妳為什麼不姓陳?]

我說[你有意見嗎?]

對方說[你可以去主持美鳳有約的美食節目阿~]

我無言了

我說[你到底是誰?]

對方沒回應

對方又說[你不是要回雲林?]

我嚇到   他為何知道我以前住雲林? 

旁邊還有著女生的笑聲

我說[你到底要做什麼?]

對方又說[阿妳不是很無聊?]

我整個傻住   我記得我在網誌上是有說過我好無聊
但是我記得我沒外洩電話阿

我說了一句[你是白痴是不是!~有病阿~]
便很帥氣的掛掉了電話

之後手機又響了
我三姊要我把手機拿給她

她一接起來便開始罵
[妳是白痴智障還是腦殘阿?]
[妳是誰?我是她姊   找她有什麼事阿?......]
之後她便掛了對方的電話

老實講
我懷疑我姊根本就沒讓人家有說話的機會
就一直罵個不停=o=''
我本來想叫我姊別激動
手機我聽好了
但....我根本沒機會對她講
因為她好激動!!!

之後電話又來了
看到來電顯示是育琪
我鬆了口氣
我說[喂~育琪~]

她對我說[妳剛剛是在罵我嗎?]

我說[ ㄜ....剛剛是妳打來的阿?]我才恍然知道原來剛剛是她打來的
[是我姊罵的~嗯....那男生是誰阿?]

她說[林教!]

頓時, 我  傻住了
我....我剛剛竟然罵教官白痴有病?!
我完了~我忽然覺得我的世界是黑白的~

她說[妳有空嗎?可以來學校幫忙嗎?]

我說[什麼忙?]

她說[建教班這兩天要考試,妳要來幫忙嗎?]
 
我說[今天去?還是明天?]

我聽到了她問了教官
手機之後換教官接手

他說[妳是今天有空?  還是明天有空?  
   還是兩天都沒空?  還是兩天都有空?
]

ㄜ.....一聽到教官的聲音  我充滿著罪惡感

[我兩天都有空  我現在就去]

換育琪接手說[真的嗎?可是我中午就回去囉]

我說[ㄜ...沒關係]

講完之後我掛了電話
看到了兩通未接來電都是教官打的
我看著四姊

她不好意思的說
[剛剛我在睡覺時  想說怎麼會有音樂
想說好好聽喔~結果它的旋律一直重覆   我才知道是妳的手機響了]

之後三姊她尷尬的對我說
[我以為是詐騙集團   所以一直罵個不停   好爽阿~
結果妳....妳跟我說我剛剛罵的是妳朋友?!   幫我跟妳朋友道歉
.....]


我無言了......


換個衣服  摸到了我腰部痛處...
還記得昨天調酒課 
我們這組的桌子的柱子是歪的
而我剛好側坐在桌子旁邊

正當珈卉在調酒時
它倒了  而且是不偏不倚的往我這邊撞過來
它  很用力的撞到了我的腰
我當時傻住   看著酒瓶沒破
我慶幸著
幸好我把課本放桌上
倒下來時課本墊住了酒瓶
幸好~幸好~因為如果破了不知要損失多少錢...

想完後   突然感覺到腰部一陣疼痛
媽呀~~~痛呀~~~~
去保健室  老師又不在
我想還是算了反正應該不會很嚴重~
回到教室後  
老師擔心著[有好多了嗎?我叫同學把桌子換掉了]
我點個頭說[~]

回到座位上
林xx說[妳要不要離桌子遠一點?
如果它等一下又倒了  可能會砸到妳的腳
]

他這麼一說  我很書啦的縮回了我的腳....

[妳摸了會痛嗎?]

我說[會阿~還紅了一塊咧]

他說著[那妳明天肯定會瘀青]

真的假的?我一直半信半疑

珈卉會一直驚慌著

[怎麼辦?我肯定回家會做惡夢]

我安慰著她說[幹嘛做惡夢?妳看我被撞到都沒說什麼了  別想太多~]

事實真的就像林xx講的

我....真的瘀青了一塊~~



去學校後
我看著林教跟育琪  愧疚感又來了

教官說著[我還對罵我白痴那件事還很在意]
我聽到後   趕緊說著[教官對不起~]

而育琪還說著[我好想笑喔~]
ㄜ....我想哭.....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