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100857生活中的古典音樂

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聽過古典音樂如果沒話我來介紹:

轉引 自: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7%AF%E5%BE%B7%E7%BB%B4%E5%B8%8C%C2%B7%E8%8C%83%C2%B7%E8%B4%9D%E5%A4%9A%E8%8A%AC

 

貝多芬一家原籍佛蘭德梅赫倫[3]。他名字中的「范」(van)並非德語中的「von」(馮),不代表任何貴族封號,而是用來顯示其家鄉。貝多芬的祖父,也同名路德維希·范·貝多芬,20歲時遷居波昂[4],在科隆選帝侯宮廷內當一位樂隊長。父親約翰則是一位唱詩班男高音[5]。母親瑪麗亞·馬達琳娜·凱維利希(Maria Magdalena Keverich)是宮廷御廚的女兒,在嫁給約翰之前曾結過一次婚並有一子,但前夫與兒子皆早逝。她與約翰婚後曾在1769年8月2日產下一子,名路德維希·瑪麗亞·范·貝多芬(Ludwig Maria van Beethoven)。

 

貝多芬的位於波昂的出生寓所,現在作為貝多芬之家使用(左邊大門即為入口)

 

1770年12月17日,這段婚姻中的第二個兒子路德維希·范·貝多芬以「Ludovicus van Beethoven」之名受洗。日後人們普遍認為這個孩子是在1770年12月16日在波昂的波昂胡同(Bonngasse)街20號出生的。路德維希的父母還生下了五個子女,但只有第二和第三個活了下來:卡斯帕·安東·卡爾·范·貝多芬(Kaspar Anton Karl van Beethoven)和尼古拉斯·約翰·范·貝多芬(Nikolaus Johann van Beethoven)。不幸夭折的三位則是:在1779年受洗的安娜·馬里亞·弗蘭切斯卡(Anna Maria Franziska,只活了四歲)、1781年出生的弗蘭茲·格奧爾格(Franz Georg,兩歲時離世)、1786年受洗的馬里亞·馬格麗塔(Maria Margaretha,在周歲之年夭折)[6]

早期貝多芬家庭情況還算如意;約翰的經濟狀況不錯,老路德維希在經濟上也能幫助一下這個家庭[7]。約翰有酗酒的習慣且脾氣暴躁,母親則體弱多病,這是日後作為長子的貝多芬必須挑起家庭重擔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正是因此,貝多芬愛母親遠勝於父親。貝多芬可能在5歲時患有中耳炎,但並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這可能為其日後的耳疾埋下禍根。

貝多芬很小就開始接受音樂訓練,啟蒙老師正是其父[8]。6歲就能作曲的莫扎特無疑給貝多芬的父親立了一個榜樣。為了使自己的兒子貝多芬也成為一位神童,約翰很早就教貝多芬彈奏鋼琴,稍有彈錯就是一頓毒打。這樣的做法雖然使得貝多芬在8歲(1778年)時就能在科隆登台演出[9],11歲就在劇院樂隊演出,13歲就成為風琴師,並發表了3首奏鳴曲,但卻顯得揠苗助長。約翰有時甚至會在深夜將貝多芬從床上拉起,要他在朋友面前演示其音樂才能。貝多芬因此在上學時顯得注意力不夠集中。11歲的時候,他因父親財力不濟而被迫輟學,因此他在學校所學到的應該不會很多;而此時的貝多芬和其他11歲的孩子是沒有什麼差別的。

 

真正音樂的啟蒙[編輯]

 

由於約翰的音樂教育缺乏系統性[7],所以有同行說服了約翰,讓貝多芬另請高明以進一步發掘其潛能。1781年[10](一說1782年[7])貝多芬跟隨樂隊指揮克里斯蒂安·戈特洛寶·奈弗(Christian Gottlob Neefe)學習鋼琴和作曲,另外還跟法蘭茲·安東·里斯(Franz Anton Ries)學習小提琴,這些新老師的努力使得貝多芬開始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奈弗是一位好老師,他不但看出了貝多芬的優勢所在,也能察覺其弱點:缺乏自制力、修養和紀律。他要求貝多芬研習前輩的作品,如巴赫的《平均律鋼琴曲集》;再來是同時代音樂家的名篇,如莫札特的作品。1782年,奈弗發表了貝多芬的第一部作品《以戴斯勒先生一首進行曲為主題的羽管鍵琴變奏曲》(Variations pour le Clavecin sur une Marche de Mr. Dressler)。貝多芬在1783年(一說1782年)代表奈弗出任宮廷樂隊羽管鍵鋼琴演奏家。1783年,奈弗在一音樂雜誌撰文道:

 

Cquote1.svg
這位年輕的天才應該在其藝術修養方面得到更多的幫助,只要他能堅持不懈,一定會成為莫扎特第二。
Cquote2.svg

 

而貝多芬也是對這位老師深存愛戴,他在同一年寫信給奈弗的信中提到:

 

Cquote1.svg
如果我有所成就,這一定是您的功勞。[7]
Cquote2.svg
貝多芬16歲時剪影

 

雖然貝多芬在波昂受惠匪淺,但是該地的音樂資源無疑未能滿足他。1787年他決定帶著科隆大主教馬克思·法蘭茲(神聖羅馬帝國約瑟夫二世的弟弟)的推薦信前往維也納,拜莫扎特為師。後人對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所知甚少,但是有一件事被廣為流傳的,就是莫扎特當時雖然忙於創作唐璜,仍然抽出時間給貝多芬一個主題做即興演奏,而貝多芬的演奏打動了莫扎特,因此說道:「注意這位年輕人,日後他會揚名天下。」而事實上雖然貝多芬曾拜訪過莫札特,但是當時莫札特根本不在維也納,所以很明顯是傳言。

後來這兩位音樂家的交流不得不因為貝多芬母親的病危消息而中斷,貝多芬就此與莫扎特分別,日後就未曾再見過面。瑪麗亞的病情並未因貝多芬的歸來而有所改變;她的逝世,無疑將家庭整個託付給了路德維希。約翰的行為越發不近情理,致使路德維希向皇儲申請裁決取得兩個幼弟的撫養權,結果是約翰得從月薪中拿出一半供養子女。在接著的五年裡直到1792年12月18日臨終的那一刻,約翰一直未得到自己孩子和親友們的諒解與接納[11]。為了養家,1788年(一說1789年[6])到1792年貝多芬在奈弗的一支歌劇院樂隊裡作中提琴手,從而接觸到當時的歌劇作品。

1789年5月14日貝多芬入讀波昂大學。受到教授歐洛吉奧·施內德(Eulogius Schneider)的影響,使他瞭解當時啟蒙運動法國大革命的思想。這種影響,反映在貝多芬後來的作品中,特別是有著解放政治囚徒情節的《費德里奧》裡面。1790年2月20日約瑟夫二世逝世,波昂讀書與休養協會準備在3月份舉行悼念,貝多芬在施內德的建議之下創作了一部《為約瑟夫二世逝世所作的悼念清唱劇》(WoO 87),這也是貝多芬第一部與政治沾上邊的作品。無人知曉這部清唱劇什麼時候完成,但是根據協會在3月17日的會議記錄,該劇並未如期上演。後來,貝多芬還為新皇帝利奧波德二世的登基寫了一部清唱劇:《為利奧波德二世登基而作的清唱劇》(WoO 88),這是一部身世更模糊的作品[12]。它們不但在當時沒得到上演的機會,現在也是鮮難聽到(克里斯蒂安·蒂勒曼DG公司錄製了它們)。雖然如此,並不意味著它們沒有可道之處;相反地,這兩部早期作品其實已頗具大家風範。特別是「利奧波德清唱劇」裡那首長大的詠歎調,大提琴托著女高音的行文樣式,讓人倍感新鮮的同時還有一種脫俗的美。不久之後,奧地利作曲家海頓在從維也納到倫敦的旅程中兩次在波昂逗留,接觸到貝多芬,並對前一首清唱劇大加讚賞[11],海頓因此勸科隆大主教將貝多芬送到維也納深造[8]。而貝多芬也沒有錯過這個機會,於1792年再度踏上前往維也納的行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大家好我是康乾泰,我是臺灣人,就讀同安國小,六年八班 11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