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28紅刺果的背後

黔中山野之秋,常見火紅的風景,一簇族、一片片,耀眼惹人。這就是紅荊刺。俗稱救急糧,又叫紅刺檬,也叫紅刺果。據說,“糧食關“的時候,哪怕這黃豆大小的紅刺果蟲洞亂眼,都被人們視作寶貝,小心收穫,磨成面,加入野菜煮而食之。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們小時候,深秋時節,放牛到山上後,愛滿山遍野地摘食這種刺果。生長在邊遠農村的我們,雖然那時早上不興早餐,肚子並不餓著。特別是秋天。除了偷苞谷、毛豆燒吃外,秋收後,還有滿山遍野的紅刺果可以摘吃。而且我們專選顆粒飽滿的刺叢摘食。並一把一把地摘來往嘴裡塞。那酸澀回去甜的味道,至今想起來還流口水。上世紀八十年代後,土地下放了,很多人家糧食不成問題了。我家也是。於是,每天早上要放牛的時候,可以先熱飯吃了再去。對於紅刺果,沒多大食慾了。遇上大顆飽滿的,也只是嘗嘗了。參加工作後,每當在深秋時節回老家,一路上,看著,一簇族、一片片的紅刺果,就像欣賞一幅幅的畫,一首首的詩,心裡有說不出的愜意。有一次,從老家回來的路上折了一支大顆飽滿紅刺果回來,想送給孩子,讓他高興、高興。誰知他吃了一顆,嘴一撇,便扔下不再感興趣了。並說:“好看不好吃,我才不喜歡呢!”我給他說我小時候吃這種刺果覺得如何的香。他說:“時代不同了,你們那個時代,能和我們比?”是呀,那時的我們,家裡連吃的都困難,這紅刺果當然就香了。更何況,那時姊妹多,父母最大的能耐就是能讓家裡每個成員每天都能吃飽,到了上學年齡的孩子能上學,就是最大的本事了。而現在,在農村,很多人家,除了吃飽穿暖外,有條件的,哪怕高價,都要孩子讀個教學質量好的學校。在城裡的孩子,讀書條件更不用說。有的早早的就給孩子考慮房子問題。真是時代不同了。

(繼續閱讀)

201205042327他不做大哥好多年

半個月前的週六下午我上網回來,才五點多,不過我餓了,因為今天休息睡了懶覺,十點才起,早飯和午飯一塊吃了,一直到現在就很餓了。我走進平時總去的那個飯店,點了個五花肉燜豆腐和四兩米飯,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這個點飯店吃飯的人還沒上來,坐在我斜對面有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大哥,身材結實硬朗,剃一個超短小貝頭型,脖子上掛著金鏈子,濃眉大眼,兩條胳膊上刻著龍條紋的紋身,一共就我倆。他手裡拿著筷子,眼睛看著桌子上一盤燒茄子卻還沒動,他看見我正看他就把目光移到門口,我想看樣子是在等人。我那菜炒得很快,不一會兒就上來了,我就吃了起來。吃了幾筷子,我發現那大哥正注視著我,他微笑著說了句,看你吃飯吃的真香,有滋有味的。我從事保險行業,在社會上也混了幾年,和陌生人說話已是司空見慣,就說,我吃飯就這樣,急性子,呵呵,怎麼大哥在等人嗎?他聽我叫他一聲大哥似乎很高興,頭一歪,樂著說,不等人,小兄弟說話挺爽快的,這一聲大哥叫的我心裡熱乎乎的,哈哈。看他有種社會上的或者道上混的樣子,見什麼人說什麼話吧,我就說,這年頭,在社會上工作,見了比自己大的就得稱呼大哥,大姐,哈哈。大哥不等人,為什麼還不吃啊?他摸了自己的胃一下說,我胃有點問題吃不進去。畢竟和人家不認識,就是巧了遇見閒聊幾句,我就沒細問就說,大哥是厭食吧,吃點健胃消食片。他苦笑了一下說,還真是,我沒有食慾很久了,不想吃飯,吃也嚥不下去,哎。我也不太懂他的這個病況,就瞎扯了一句說,哦,就是說大哥你沒有想吃飯的想法,那可咋整。他很認真的說,得慢慢找感覺,有時看別人吃就想吃了,所以我來飯店吃,人多嘛,有時看別人吃的香香的,就多少能吃點。我還沒咋聽說過像他這種情況的,有點蒙,出於好意,我就對他說,現在人不多,但大哥你看我吃飯就很香,能讓你找找感覺吧,你多少吃點。他試著夾起一筷子茄子慢慢放到嘴前,很無奈像是被逼迫著終於嚥下了一點。我沒得過胃病也沒厭過食,看著他那有些遭罪的樣子,心想,哎,人咋還能得這病,活著最基本最重要的吃飯還要像吃毒藥那樣。就這樣我在那大口大口津津有味的吃,他則慢慢騰騰很不情願得吃著。最後那大哥吃了能有三四筷子,向我打招呼說,小兄弟,你慢慢吃啊,我完事了,服務員,結賬。我才吃了一半,點頭笑著會意了一下那大哥,就繼續吃自己的。他對服務員說,連這小兄弟的一塊結了。我抬起頭急忙說,大哥,那哪行啊,不用,你太客氣了。誰知這大哥說了一句讓我很意外

(繼續閱讀)

201204302303舌尖上的初戀

當終於有賊心和賊膽時,賊沒了!賊沒了!!!——陳慰文曾經,話梅,汽水,山楂片……,都是可以輕易送我們味蕾上天堂的玩藝兒。而如今,舌頭像穿上了防彈衣,很難再被什麼東西擊中。有個朋友,讀高中時,地理老師跟他們講資本主義國家的富裕,譬如美國,為了說明其富裕程度,他說,美國人把牛肉乾當茶餘飯後的日常零食,沒事就嚼幾片。在座的同學,包括我那位朋友,一聽之下全暗地湧動著青春期分泌汪盛的口水,心裡喟歎,美國人真奢侈,真資本主義啊!因為牛肉乾,他記住了這位地理老師的名字。老師後來考研出國了,他和同學們都猜,老師一準是被“茶餘飯後嚼牛肉乾”的生活誘惑出去的。也是這位朋友,他說,小時吃過的凍梨真好吃啊!甜美,爽口,像雪在舌尖上融化——我起初以為凍梨是北方產物,是他某位北方親戚捎來的,後來弄明白,凍梨其實是些爛了或將爛的梨,因為便宜,冬天,他母親從供銷社買來擱在窗台凍著。朋友說起凍梨的沉醉表情足以使人認為那是世上最美味的東西!於是,特意從超市買了水晶梨,在冰箱裡凍上,請他一塊品嚐。他期待地望著梨,我期待地望著他,他咬了口,皺了下眉,“怎麼了?”,“好像……味道和以前不一樣”,他不僅沒吃出原來那股子“此物只應天上有”的美妙,而且,他的牙和少年時期的牙也大不同了,那時的牙堅實,寬廣,任什麼內容都能在咀嚼之後轉化成愉悅,而現在,他的牙在過多精細食物的簇擁下反而日益脆弱,一隻凍梨首先在硬度和涼度上就打敗了他,儘管他懷著對過往歲月的依戀與追憶,這只梨還是沒能吃完。他很困惑,是梨不一樣了嗎,難道是不夠爛?還是冰箱怎麼也凍不出冬天室外的味道?那時的冬天冷得真刀實槍,能把一隻爛梨凍得硬實無比,甘冽無比,在味覺記憶中佔據峰值。還是這位朋友,當他站在城市最大的超市,發現自己成了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沒什麼食品能再撩動他,令他蠢蠢欲動。難道自己患了“吃冷淡”?他自問,那曾經的生猛胃口怎沒了蹤影?為這胃口,他曾省下車費在寒風裡走了兩個多小時去親戚家,換來一包冬瓜糖;為這胃口,他和哥哥在日頭下推了一星期沙換了兩籠小包子外加幾支冰棍,幸福得快暈厥;為這胃口,他上樹捉知了,下河摸螺螄,吮吸映山紅

(繼續閱讀)

201204230716折磨的回憶

思念就像海洛因,一點一點的將我吞噬掉!可是我卻是那麼的心甘情願;那麼的不依不饒!是什麼讓我如此為你瘋狂?是那段曾經傷過的感情嗎?還是這無法斷去的思念呢?我不得而知,也無從想起!終於,你連我最後的一道防線也打破了!眼淚漸漸濕潤了眼角,開始在心間氾濫!當我試圖擦去一滴為你思念的淚水時,卻泛起了為你憂愁的那片汪洋!你忘了嗎?這段真摯的感情,我們曾經為它感到幸福,曾經一起享受它的美好!你說過,那是你一輩子的幸福?可而今卻成為折磨我們的回憶!你忘了嗎?在星光的見證下,煙花為我們努力的打破黑暗,我們手牽著手,心連著心!每一步都滿是幸福與甜蜜!但而今卻成為不願回首的往事!你忘了嗎?現實是那麼的殘酷,可它眷顧了我們,將原本不同世界的我們緊緊地綁到一起!而如今我們卻把彼此送到別人的懷裡!這些你都忘了嗎?別用肯定的回答來欺騙我!因為我知道你和我一樣,在思念的海洋裡迷失了自己!可我憑什麼這麼肯定,你和我一樣呢?就憑我對你的瞭解嗎?如果我真的瞭解你,那為什麼我們會各走各的呢?就憑這份四年的感情嗎?如果這份感情真的那麼美麗,那為什麼你離開的那麼堅決呢?就憑直覺嗎?如果直覺是正確的,那為什麼我們都沒有回頭過?漸漸地,所有的肯定都變得不確定,難道就連說服自己繼續等你的理由都沒有了嗎?你真的忘了嗎?我真的放棄了嗎?遊蕩在虛幻的網絡上,心也跟著遊蕩起來!誰知道一個熟悉的名字闖入我的世界,在心中留下了無法平復的漣漪!是你?為什麼你總能撥動我的心弦?為什麼你總能支配我的心?終於,我第一次決定要好好和你談談!可是現實告訴我,它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眷顧我!你的一句:“你是誰啊”。讓我徹底心碎!就像一快千年的冰塊被萬年的鐵錘一棒敲碎一樣,支離破碎!可我卻忘了問,你忘了嗎?我們曾經的一切,曾經的美好!你真的忘了嗎?你真的將四年的美好在半年間忘得一乾二淨了嗎?難道四年的幸福竟比不過半年的冷淡嗎?我無從得知你的任何想法,只是一味的猜想一味的否定自己!現在惟有問一句:你忘了嗎?……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