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51一首過時的老歌

好久沒聽我的電腦裡的千千靜聽了,今天閒的無聊聽了起來,其實翻來覆去都是那些歌早已聽麻木了,聽別人說每一首歌都代表一個心情,呵呵在我看來那就兩種心情一種是幸福一種是低落,請原諒我這樂盲的見解襖,哈哈,不過我到覺得每一首歌其實不是代表一個心情而是代表一個人,當我聽到《願蒼天變了心》突然就想起了一個人,一個我前幾天竟然做夢都夢到的男人——開然,這是他最愛唱的一首歌,每次他喝多或者我鬱悶的時候他都會唱這首歌……呵呵其實我的朋友同學裡沒幾個人會認識他知道他,因為直到現在他都沒有身份證,他都沒有陽光,至於未來,那更是兩個字——渺茫……但我真的很想念他,一個把我當成弟弟而我從心底把他當成哥的人,不知道他現在在監獄的鐵窗裡是否還記得這個和他只有半年交往的弟弟。我想他不會忘記,永遠都不會忘。那是大學剛畢業的我,因為年少輕狂家人在瀋陽給找的穩定的工作被我輕易的給推掉了,晃蕩了幾個月真的不是辦法,於是一個哥們把我介紹給了她上班的地方,一個房地產開發公司,於是我認識了現在也非常尊重的張總也順便認識了這個跟著張總10幾年的小弟,呵呵就是這篇文章的主人公開然,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開,呵呵真是搞笑,不過更逗的是他的弟弟竟然叫開封,即便是現在我想起來都想笑哈哈哈未開封哈哈哈哈哈第一次見到開然人的估計一定都會猜出他從前的身份,個子不高卻好壯,頭髮基本沒有卻不禿,左臂上紋著一個鷹頭,右臉上一個手掌大的傷疤,典型的大陸叫法小流氓香港叫法古惑仔,哈哈哈不過在我眼裡看真是好帥,我覺得男人就該這麼樣可以沒有錢但一定要有經歷,看著這個其實30出頭卻像20幾的男人我就知道他身上全是故事呵呵其實他是個多才多藝的人我一直覺得他是個什麼都會的人這個世界上沒有他不會做的事他歌唱的好;菜做的好吃;喝酒就跟喝水;幹起活來一絲不苟……開然話不多,不過後來我才發現那是他在和我裝酷,等我倆熟悉了他天天都會找我聊天,有時候我困不行了他都不讓我睡覺,非聽他和我白忽。不過當我總是想讓他給我講講他以前風光史的時候他卻從不說,甚至有一次還很嚴肅的看著我對我說;弟弟襖,如果再給我從活一次的機會,我一定不會走這條路。(原來電影裡演的壞人懺悔的故事可不是編的哦,哈哈不過開巖真的不是壞人)每天他都喝酒有時候不是飯點

(繼續閱讀)

201508040247木條教堂

挪威名勝奧爾內斯(Urnes)木板教堂(Stave Church)坐落於松內灣郡的奧爾內斯,始建於 12世紀,1979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必須加以保護的世界文化遺產之一。奧爾內斯木板教堂是挪威現存的30餘座古木板教堂中最著名的一個。它之所以舉世聞名,不僅因為建造年代久遠,而且由於其建造質量好,裝飾漂亮。此外,它還向人們揭示了關於所謂「黑暗」木頭建築藝術的發展情況。奧爾內斯木板教堂的背後是長滿林木的山麓,前面有石塊壘成的圍牆。教堂為四方形的3層建築,全部用木材建造,每層都有陡峭的披簷,上有尖頂,外形很像東方式古廟。教堂裡保存有許多12世紀的精美木雕畫,其中不少是方形的浮雕板,周圍有人像浮雕裝飾,還有雕有葉飾和龍飾的牆裙。浮雕的風格與威爾金人的藝術風格很相似,這顯然是由於挪威與愛爾蘭之間交流產生的。這種藝術風格,從奧爾內斯教堂的浮雕上看,表現出一種更高層次的宏大氣勢與強烈力度。教堂內有中世紀的陳設,如一個木質耶穌受難群像和兩個利莫格斯的裝飾銅蠟台。聖台與佈道壇、邊座、唱詩班的屏飾、靠背長凳和壁畫都是1700年以前的物品。教堂的特點是屋角上有巨大的木支柱,上面由梁和承梁所固定,內部的其他支撐件相對減少。從教堂的平面圖看,很容易使人聯想起那種裡面有木頭柱廊的大教堂。考古發現表明,這種木板教堂是在北歐尚未基督化以前修建的,那時候,正是木板教堂建築盛行的年代。1000年前後,到北歐來的第一批基督教傳教士也接受了這種木頭建築的傳統。到13世紀,才出現了用石頭作屋基以及用磚砌造的教堂。 奧爾內斯木結構教堂還因保存完好而被稱為''斯塔布希爾凱的女王''

(繼續閱讀)

201205050259有些事,不像你看到的那樣

兩個旅行中的天使到一個富有的家庭借宿。這家人對他們並不友好,並且拒絕讓他們在舒適的客人臥室過夜,而是在冰冷的地下室給他們找了一個角落。當他們鋪床時,較老的天使發現牆上有一個洞,就順手把它修補好了。年輕的天使問為什麼,老天使答到:“有些事並不像它看上去那樣。”  第二晚,兩人又到了一個非常貧窮的農家借宿。主人夫婦倆對他們非常熱情,把僅有的一點點食物拿出來款待客人,然後又讓出自己的床鋪給兩個天使。第二天一早,兩個天使發現農夫和他的妻子在哭泣,他們唯一的生活來源——一頭奶牛死了。年輕的天使非常憤怒,他質問老天使為什麼會這樣,第一個家庭什麼都有,老天使還幫助他們修補牆洞,第二個家庭儘管如此貧窮還是熱情款待客人,而老天使卻沒有阻止奶牛的死亡。  “有些事並不像它看上去那樣。”老天使答道,“當我們在地下室過夜時,我從牆洞看到牆裡面堆滿了金塊。因為主人被貪慾所迷惑,不願意分享他的財富,所以我把牆洞填上了。昨天晚上,死亡之神來召喚農夫的妻子,我讓奶牛代替了她。所以有些事並不像它看上去那樣。”有些時候事情的表面並不是它實際應該的樣子。如果你有信念,你只需要堅信付出總會得到回報。你可能不會發現,直到後來……

(繼續閱讀)

201205010407春逝

田間又添新塚。仰起臉,淒綿的雨,從陰沉無際的空中飄落。那一瞬突然覺得,這轉眼而逝的多年,彷彿都是空茫。火車飛馳,路過大片翠綠的田野,稀疏而整齊的楊樹陣,南方的小河和木船,北方的紅瓦與山羊。軌道邊的村莊,咬指頭看車的孩子,還有不停的小站,灰白而寂寥的站台。我站在門前,額頭頂著玻璃窗,看它們紛紛而來,撞進視線。回家,因為不再那麼輕易,所以被賦予新的意義。除了辦事之外,想和懷了寶寶的噴噴吃頓飯,還想晚上去丹尼斯,買件黑色的衝鋒衣。而計劃中的一切,被突然而來的,姥爺去世的通知,一把拋開了。下午回到小城,氣溫驟降,細雨紛飛,T恤加薄外套的我,冷得瑟瑟發抖。巷子口傳來刺耳又淒厲的嗩吶,花圈,輓聯,靈堂,擁擠的不認識的人們在低聲耳語,穿素服的親戚哭作一團。祭拜後,逕直進去堂屋,跪在棺材旁。任其他人上來為我裝扮。因為母親是長女,而我要替母親戴孝,所以用了最長的白布,繫在頭上,垂至腳踝。招魂,行禮,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請來的哭靈人在那裡嚎啕,觀看的人圍得水洩不通。我在眾人之中,卻覺得安靜空靈。似乎不在一處空間。上次見到姥爺,是大舅媽去世,回老家辦事的時候。他的身體明顯不行了,眼睛也看不太清。旁人告訴他,是我回來了。他就呆呆的盯著我看,手哆嗦個不停。我上前把他抱在懷裡,他就嗚嗚的哭起來,像個被遺忘多年委屈又孤單的孩子。我也哭起來。我的姥爺,曾經那麼高大英俊,文武雙全,如今乾枯蒼老,好像一片樹葉,脈絡單薄,輕輕一下就會碎落成片。而這一片老去的葉子,終於沒等到我再回來的一天。那些曾經安慰他的話,都變做泡影,只留下不能重來的遺憾。他靜靜睡在火化間的鐵床上。帶著禮帽,穿著全城最昂貴的風衣。我為他把鞋正了正,拉平每一個微小的皺褶。他表情安詳。依然英俊而高大,一如山水輾轉、風塵僕僕的當年。好像一個騎士,一路拚殺過後,在深深的入眠。房頂的三葉扇,在無聲的旋轉,大屋子靜悄悄,風從高處的窗口捲進來,和著門外沙沙的雨聲。我在一側凝望著他。送他到這裡。然後,就只有他自己了。他已然經歷了冰之徹寒,即將前往熊熊烈火。體會極致的考驗,而後重生。原來每個人都是這樣,獨自而來,悄然而去。也許因為生前與死後,是如此漫長難耐的孤獨,我們才在短暫的幾十年,苦尋一些陪伴。是的,孤獨才是永恆,相聚不過偶然。紅布裹著骨灰,靈車穿過鄉村。碧綠的麥田一望無際,油菜畦畦嫩黃。紫紅的小花開在地頭。鳥巢高高搭在樹的枝丫間。春意如此

(繼續閱讀)

201204231037最後一次的聽夏

腦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是絮絮叨叨的念著、念著……不知道推倒了什麼,弄的鍵盤好濕,不用太多說明。也許不該太在乎,只是這次真的太慘了輸的太慘。十一月的空氣裡多了那本不屬於這個季節的寒意。 隱約的冷意開始點點侵蝕…… 窗口的陽光仍在氾濫、可往昔的匆匆的剪影熙來攘往的開始自我定格,我抓不住也停不住一切…… 耳邊開始煩躁,雖然沒人說可事實就是證明他的失敗。時間在身邊畫著不規則的圈,支離破碎的繼續著堅持著將已逝的人、事。慢慢的再次呈現。開始懷念,狠狠的想起曾經的曾經。想起那時的自由,想起那時的你們。然後再看到現實的種種尖銳、就不敢去念起、我不想去妥協……卻開始無奈。開始漸漸失去我的敏感。池塘的榕樹上是否還有知了,操場的鞦韆落滿灰塵。我想,他確實已經沒那了實力。倔強的拒絕承認可事實不還擺在那麼,真沒想過會輸的這麼慘。最後一次了,他沒有去問結果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沒人理解。我看他是可悲了,死撐著明明就知道還要裝作什麼都不明白。一切都不可避免,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一切都歸於飄渺,一切都顯得不那麼真切,一切都像一直翻來覆去的沙漏或者不斷回放的電影。循環,循環……單曲循環。直到聽不出歌裡的跌宕。這是他唯一能做的,懶的伸手去做什麼。機械的揮動著雙手,像猙獰的小獸終究還是逃脫不了那該屬於它自己的結局。和他一起分享了那來自黑色夢境的夢靨深處的恐懼,才知道和他一樣,我逃不脫這張樊籬的桎梏。但一切都慢慢沉澱,我才知道那份沉重入骨的刺痛已經很難消去故事不會被重寫。聽夏。最後一次用這個名字,因為我已經不配。樸樹的聲音還是那麼固執,可我卻還是要像這個季節被動著換季。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