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32110靈魂的肩膀

小時候,經常騎在父親肩頭,那時,我彷彿覺得自己站在了世界上最高的地方。----題記記憶中,父親的肩膀是狹小而溫暖的,小時候的我最愛趴在父親狹小的肩膀上,小小的雙手圈著父親的脖子,嚷著要父親背。母親總說,父親把我寵壞了;父親卻笑著為我辯解,難得孩子喜歡嘛!我爸,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屬於那種在人群裡毫不起眼的人。他沒有“七尺”身材,也沒有英俊的面容,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眼鏡後的眼睛中隱藏著智慧的光芒,說不上帥的臉上透露出一股儒雅之氣(這點我們父子很像),還有他那忙中抽閒時的關懷。朱自清的父親想必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背影。但我爸沒有寬大的肩膀,他有的,卻是世界上許多父親所沒有的那種“靈魂的肩膀”。自從中考失利之後,我便意志低沉。但他從來沒有罵過我一句。不管我有沒有聽他的,他總是會不厭其煩地和我說一些道理,道理我都懂,縱然聽過千百遍,只是沒有付出實際行動。也許我的“個性”會給父親帶去些許的遺憾和失望,只是他不說而已。他在外地做生意,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但奶奶生病或重大節日,他總是會趕回來,毫無怨言。他在家的時候,演好了父親的角色。常常帶我打打羽毛球,帶我去酒店吃美食,還會開車帶我去在鄉間小路轉悠。做為父親、兒子他都很成功。經濟上也沒有讓我們娘倆受委屈。不管是小時候,還是長大了,我有一種錯覺,他是無所不能的。你要想的、想做的,他都可以為你想到,做到。他似乎沒有“寬厚的肩膀”,但是我覺得,一個男人,不能虛有其表,要有內涵和不自覺地流露出的那種自信我清晰地看到,父親用他的肩膀撐起了這個家有時候想想,有這樣的父親真的很好。這大概是平凡中的偉大吧。一個男人,是家的頂樑柱,在外背負多少可想而知。父親,你的肩膀,承載的是家的重量,還有孩子的重量。你笑著對我說,因為這是甜蜜的負擔!我想,我也要和我的父親一樣,做一個有擔待,對家對事業負責的男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