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50040vuvu念vuvu

前一陣子接到蔣正信的電話,提到他的兒子蔣軍Kapitjuan的學校要表演,
問我可不可以使用我當年錄的他父親蔣忠信Rhemaliz的鼻笛樂音做伴奏。
我說:當年是他父親授權我們錄製使用的,
他在天之靈一定也很樂意讓他的孫子使用吧!
可是,蔣軍Kapitjuan不是已學會了vuvu的鼻笛,
為什麼不親自吹呢?他說學校老師認為我們錄的效果較好。

猛然想起,我很仰慕的kama蔣忠信Rhemaliz是在9年前的春天離去的。
蔣軍Kapitjuan那時才10歲,現在應該已長成英挺的青年了。
此時春花再度盛放,思念也隨之延展開來…。
鼻笛聲如哭聲,在傳統排灣社會中,男子藉吹笛來抒發情感和追求女友。
笛聲中那古遠、深邃、縈繞的哀思之情真是太淒美了!

Rhemaliz 吹奏的鼻笛聲:
{###_grass101/1/1520156810.mp3_###}


少妮瑤Sauniaw恐怕是第一位會吹排灣笛的女孩。
她是排灣族東源村Malipa人,1990年進入玉山神學院音樂系後,
就去找同村的祖輩Sujaru(早年由德文遷賽嘉再遷東源)學習吹笛。
她說Sujaru本想傳給孫子,但孫子沒興趣學,
便把兩支鼻笛中的一支送給她,收她為徒。

Sauniaw自行創作、錄製、出版發行的「生命」CD去年入圍金曲獎。
我看到她穿著族服出現在電視銀幕上,很為她驕傲。
「生命」專輯中有一曲Sauniaw創作演唱的「祖父的鼻笛」,
將排灣族的哀思情感作了很好的詮釋。
Sauniaw也在她的部落格中轉貼了我當年寫的一篇紀念文「鼻笛情淚」。
http://tw.myblog.yahoo.com/sauniaw-malipa/article?mid=53 

我發現Sauniaw在原視英雄榜中指導達悟族的周莉文演唱「祖父的鼻笛」,
並吹鼻笛為她伴奏。這首歌的詞意為:
(口白:多麼思念祖父啊!
a-i- 當思念時,就吹鼻笛。
a-i- 當心情低落時,就吹鼻笛。
多麼思念祖父啊!)
祖父的鼻笛,就像那哭聲!
祖父的鼻笛,就像那眼淚!
他就是延續生命…
他就是延續傳說故事的人…. 。
心情低落時笛聲化為哀思的記號。
聽到笛聲,總讓人想起那個心上人。
感嘆啊!
有誰?有誰?能跟隨祖父這條路?
有誰?有誰?能遵循祖父的叮嚀?



Sauniaw演唱自創曲「祖父的鼻笛」:
{###_grass101/1/1519958892.mp3_###}
排灣族的祖輩和孫輩都稱為vuvu。vuvu與vuvu緊密相聯、聲息與靈力相通,
不會因一方離開世間而有所改變。
孫輩vuvu紀念祖輩vuvu的最好方式應該就是將祖輩的技藝予以傳承發揚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