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161912「送行者」之昇華

在導演瀧田洋二郎與編劇小山薰堂的精心設計與鋪陳之下,
感動的力量一直蓄積,到影片結尾時到達頂點而於瞬間爆發,
觀眾的眼淚為之決堤,一個個措手不及地紅著眼離座。

真是一部厲害的日本片!我不斷反芻著、回味著、思索著。
這麼沈重陰鬱的題材,居然可以拍得如此俏皮溫馨且洋溢著哲理!
真高興見到此片因獲得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而吸引了滿廳的觀眾。

年輕的男主角本木雅弘 與年長的男配角山崎努在飆演技。
當我得知飾演由失業的大提琴手轉業為納棺師的本木雅弘為演此片
花了兩個月時間苦練他初次接觸的大提琴,
在銀幕上真槍實彈、看不出破綻地數度拉弓撫弄琴弦演奏,
而他在演完這部戲後真的買了一把大提琴繼續練習時,
心弦不禁為之震動!

我又聽說他為了演好納棺師一角而親自到殯葬社實習一個多月,
對於他在電影中敬謹熟練的納棺演出背後所下的苦功,
感佩之餘有更多的敬意。
他讓我見識到一名好演員如何在人生大戲中認真地學習,
不做沒有準備好的演出。
飾演老納棺師的老演員山崎努不僅準備好,更達到了化境。
他的一抹微笑、一瞥眼神、一個手勢、一句話語、一聲輕咳…
都飽含人生的歷練,讓人跌入畫面外的沈思,由生命的形骸中昇華。

我們都有一具形骸,一具當生之氣息脫逸而去變得冰冷僵硬的形骸。
面對至親好友的死亡,我們駭然、我們脆弱、我們不捨、我們嚎啕。
這時候處理喪事禮儀師的虔敬體貼溫柔,有慰安死者與生者的功效。

我憶起去年父親離去時我們與喪葬禮儀人員的接觸。
我們要求在棺木邊放置父親愛聞的玉蘭花。
結果出殯那天發現禮儀人員更貼心地準備了兩大碟鮮美的玉蘭,
引領著瞻仰遺容者拈玉蘭花灑置於安然沈睡的父親身上,
讓他的身體與靈魂浸浴在芳香的氣味中,接受大家的祝福。
「送行者」看似卑微的角色,在稱職敬業者的扮演下,
給予承受離別痛楚者溫暖撫慰,在天上人間搭起了一座彩虹橋。



主題曲「送行之人」(AI演唱,久石讓作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