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020123長春花

清冷的空氣中,
窗外的長春花依舊展開五瓣笑顏,
向2009第一天的朝陽打招呼。

鄒族高一生創作的「長春花」
是歲末年初最早從我記憶中浮起的歌曲。
我進而翻找「原舞者」2007年展演
「杜鵑山的回憶」時演唱此首歌的影音。
雖然曲調如此柔美,迴旋舞姿這麼迷人,
但掩不住裡層那股淒涼與心酸,
那段關於日據時代成長的原住民菁英高一生
在白色恐怖時代被槍決的歷史荒謬。

「長春花」 (高一生詞曲,陳素貞譯詞)
窗邊開著亮麗的長春花,
嫻雅倩姿,在風中搖曳。
啊──美麗的長春花,
讓我把它獻給妳,
越過一座座山。



「杜鵑山的回憶」是「原舞者」
從台北遷到花蓮鯉魚潭畔後的第一齣舞台製作,
也是團員們相互激發潛力、激盪腦力後
令人眼睛一亮的嶄新嘗試,
在歌舞之外加入了濃厚的戲劇成分,
並強化人物的刻劃與歷史的縱深,
讓我看了既感動又欣慰:
「原舞者」不僅長大,且蛻變了!
但傳承發揚原住民文化的精神沒變!

2008年末,在北藝大觀賞了「原舞者」
紀念七腳川事件百週年的新作:「風起雲湧」。
懷劭(藝術總監)、瓦旦(團長)、
阿道(詩人酒仙)這幾位「老幹」的演出
有相當的火候,帶著新枝嫩葉邁步前行。
阿道和懷劭還首度合作,前者作詞、後者作曲,
為此次演出共創作了8首歌,是最大的突破。
懷劭歌唱得好是公認的,
但年近60的阿道唱得這麼有味道,
而且一點也沒有忘詞,真是讓我佩服!
這次阿道平時害羞的小女兒katin也上台了!
阿道去年最大的收穫應該是老年又得一子。
當別人向他恭喜時,據說阿道的回應是:
「謝謝大家幫忙!」
祝願大家在新的一年如同長春花般日日春!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新資料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