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506今天4條笑話短信

1、貪睡的,拉出去放牛;不像我的,刑事拘留;忘了我的,一律斬首;不給我的電話的,發配西藏訓猴;善良的我祝你天天快樂,有比我早發的,送出地球!2、不再放蕩中變壞,就在沉默中變態:大海啊,全是水;地獄啊,全是鬼;恐龍啊,兩條腿;看短信的豬啊,咧著嘴。3、時間過得真快,寒意悄然存在,因為你的可愛,特別對你交代,晚上被子多蓋,留個豬頭在外,睡覺掉根骨頭,聽說這樣補鈣。不要罵我太壞,哈哈哈哈哈!4、他被稱為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偉男子,他是一個傳奇,更是一段神話,他身價高達數百億,他曾一度狂掃全球經濟他當初怎樣被哈佛劍橋等知名學府同時錄取,又為何依然走向*******?是事業?是愛情?還是責任?敬請關注今晚九點,央視一套《藝術人生-走近***》解讀名人背後的故事!瞭解(*)~~

(繼續閱讀)

201205042301我想你的時候……

我想你的時候……□王 峻這個時候,我正坐在駛出昆山、駛出江南水鄉的列車上。我眷戀的昆山、眷戀的江南,離我越來越遠……馳騁的列車,載著我的迷茫,載著我的思緒。在黑暗裡,聽著呼嘯聲,心中突然清晰的,是你的影像、以及與你短暫的過往——歡笑、淚水、守候、煎熬……呵,最漫長的等候,是最幸福的煎熬!英:當我雙眸微微閉起時,我,無法遮掩對你的相思。回首處,淒涼無比,滿地心碎,帶著我那被禁錮的思念散落紛紛。其實,我很慶幸遇到你。我以為,數月來,你會是解救我被迷情囚禁的那個人;我以為,最初相遇的那份激動,必然是那愉悅的過程;我以為,你必然會是那個讓我走出終日飽受陰霾和那份極度思念煎熬的人。可是,在我內心深處,我的情感卻陷進了一種莫名的惶惑中。我很認真的守侯著你,很認真的等待著你。我是不可理喻的眷戀著你呀!哎,原來,在看似解脫的同時,我已經陷入了思念著你的那種煎熬中……我想說:“我愛你!”你能接受嗎?你能明白嗎?而如果真的我對你說:“我愛你!”可我又怎麼能把自己過去的那份沉重的記憶帶給你?我多麼希望可以活在你的世界,你的心靈裡。在你的世界,你的心靈裡,我又多麼希望你能將我解脫起來,不再讓我活在對過去那沉重的記憶裡。你,能夠明白嗎?能夠告訴我嗎?現在,我漂泊在浪漫之城。英:那種左右搖曳的心緒,對我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每每心情歡暢愉悅的時候,我想起了你;每每心情孤寂落寞的時候,我想起了你。而不論愜意或者憂鬱,我的內心,都在思念著千里之外的你。此刻,你又在做什麼呢?在這紛亂的思維中,難以理清對你的情感。但清晰的是,我對你的掛牽,對你的想念和期許,你能知道嗎?感謝緣分,讓我遇到你,遇到一個讓我重燃感覺的你。你是否知道,看著你的相片的時候,是我想你的時候;你是否知道,想你的時候,我雙眸微微閉起,那是我在心裡細細地品味著你的笑顏,你的芬芳……下一站,我就去——你坐落在長江之濱的故鄉!(作者簡介 姓名:王峻,筆名:峻嶺,男,漢族,作家、詩人,現居“浪漫之城”珠海。聯繫電話:13527253436,QQ:1583416984,E-mai

(繼續閱讀)

201204302220這就是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誰都不相信了喜歡一個人 靜靜地 看著你們形形色色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開竅了有堅定的時候 不再任人擺佈隨便別人說什麼我就是我這就是我的實力你們還會有更瞠目的時候原來 只有當你十全十美的時候才有資格不允許別人指責你!「牙」口不能無「顏」 |趙永久 情感教練 | 依然是一個人 |紳士老虎的部落格 | 熊育群的部落格 |風和日煦的BLOG | 葉一茜的QQ糖基地 |安以陌·筆墨人生 | The Scoop, Congressional Quarterly |多多納米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52桅贊

夜半,受颱風影響,窗外風雨大作。輾轉難眠間,竟忽地想到了船上的桅桿。如今的海上,雖然桅少了,可你只要望上一眼,就永遠不會忘記,那桅便彷彿從船上移插到了你的心裡。風雨聲中,我從桅聯想到了生命、生活…………大海浩瀚壯闊,無際無涯。疊疊湧起的白浪和恣意狂舞的海風之中,一個小小的黑點驀地在海天相銜處躍出,填海的精衛一般,不屈不撓地在海浪中出沒,在長風裡跳動。風狂浪急,小黑點不斷地拉長,終於,如一柄出鞘之劍,刺穿碧波,直指蒼穹。有雲霧在身邊纏繞,似乎是在為他擦拭身上的水跡;有鷗鳥在頭頂飛翔,彷彿是在為他的出現歡呼、舞蹈。漸漸地,他露出了全貌,那是一根桅。桅下是一艘乘風破浪而來的船。桅來自崇山峻嶺中的大莽林。大山或許並不富有,她給予樹木的僅僅是有限的山水和貧瘠的土壤。然而,大山沉默少語、堅強剛毅、英勇無畏、忍辱負重、甘於奉獻的秉性和品格,卻日夜不斷地被剛剛破土而出的芽苗源源不絕地汲入自己的體內。月落日昇,柔嫩的芽苗終於長成挺拔的大樹。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木的緣故,與天生石猴在成正果之前須得經受九九八十一難一樣,大樹成桅之前,也有一個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的過程。三九天的大雪鋪天蓋地,封住了江河,壓垮了茅屋,令一切都改變了顏色,但對巍然挺立的大樹卻無可奈何。當大樹不耐煩時,便活動一下手腳,渾身的積雪頓時紛紛被抖落在地,可是,一派蒼茫之中便透出一團耀眼的綠色。三伏天的烈日高掛不落,炎熱使江河乾涸,把大樹曬得枝葉蔫垂。可是,當大樹更深地把根向大山腹地延伸之後,無計可施的烈日只得羞愧地落下山坡。春秋之時的電閃雷鳴、暴雨如注,使山石崩裂,江河橫溢,大樹在風雨中經幾番拚搏、幾番洗禮,更加出落得枝繁葉茂,錚錚如鐵。年復一年,雨雪風霜,如刀似劍,輪迴不止。在輪迴中,大樹終成參天巨木。並非所有的樹能成材成桅,成桅之材是樹中的佼佼者。然而,成桅並不是巨木生命中最輝煌的時刻,大海的考驗更加嚴峻。當巨木成桅而獨立於長風之中,昂首於碧波之上的時候,他便無言地將船的安危繫在了自己身上。即便是桅成了船的一部分,他也是因風浪而存在的。所以,即使是海上風平浪靜時,他也仍然挺胸昂首,注視著遠方,時刻準備迎接風浪的到來。當海上起了風時,桅便把帆高高扯起,緊繫在身上,讓海風鼓起白帆,使航船如離弦之箭,劈波斬浪,疾駛遠方。風狂浪猛時,白帆落下了,唯留桅獨立於愁雲慘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