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耶の唄 @ 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重要文章
  • 關鍵字
  • 搜尋站內
  • 使用Google搜尋站內文章
    輸入關鍵字

  • Twitter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Powered by Xuite
  • 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

  • 本站文章轉載條款:
    不限制轉載用途, 亦不需先行通知
    但必需註明轉貼自本站/本人, 及/或放上原文連結


    View My Stats

    200706181545沙耶の唄


    好吧, 明明已經積了一堆輕小說文卻自己再去挖一個坑來踩 XD...以下無責任劇透注意



    故事背景: 一名青年遇上意外後被先進的手術救回, 但自此以後他的世界完全顛倒, 看到的事物全部像是血肉一般, 人變成醜陋的怪物, 不論是看到還是聽到的事物都像是扭曲一般, 正當他快要崩潰的時候, 在這世界中遇上一名美麗的少女...


    以感覺障礙為設定的作品並非沒有, 但同類作中應該要算這部做得比較極端, 也是比較著名的。作品中有直接描寫到的感覺分為兩陣營 - 主角方面看到的所有事物都變得醜陋, 只有保持原狀的自己和美麗的沙耶; 還有就是普通人的觀點, 眼前什麼都維持正常, 看到的是醜陋怪物沙耶...這一切其實都是相當直截了當的, 從主角的角度去看就是「除了我和沙耶之外一切都是怪物」, 至於從耕司等人的角度看來沙耶才是怪物, 還有在他們眼中完全瘋狂了的郁紀也是某程度上的怪物...

    不過劇本中卻迴避了一點, 那就是「作為這兩個世界中間人的沙耶的觀點是如何的?」不管是她對我們姑且稱為「正常」的這邊世界的事物, 對郁紀來說才是正常的「異物」, 甚至是對她自己樣子的看法, 到底她又是怎麼樣看世界的? 是接近如耕司等一般人的看法, 還是像郁紀一般看到扭曲的世界? 這問題似乎沒什麼人會去想, 真有去想的話大概都會認為沙耶看世界和一般人看世界並無不同。然而, 仔細想想的話卻會引伸出更多的問題 - 她看到自己的樣子, 到底是郁紀眼中的沙耶, 還是耕司眼中的怪物? 又例如, 她在瑤未變同類前和變了同類後都玩過她, 那麼改造前後的瑤對沙耶來說玩起來又有什麼分別? 在第一次玩瑤的時候沙耶已經可以清楚地意識到瑤是美女, 以及她作為女性所誘人的身體特徵; 而將瑤改造成郁紀眼中的正常人後, 沙耶似乎還是可以清晰地認出如乳房等的同樣性特徵。似乎, 從性的方面來說, 人類和同類對沙耶來說並沒有什麼分別, 不論是人是鬼都一視同仁, 照「吃」無誤...

    先假設我是對的。這樣引伸出來的, 就是如奧涯博士所說的, 沙耶是優越物種, 以及她在具有文明的智慧種族中, 有吸收, 學習其文化和知識的能力...也許奧涯對初時的沙耶來說也是怪物, 但隨著吸收了越來越多人類知識和文化後也對人類產生了認同感以致吸收了人類的觀點(例子: 開始自認為雌性時)...會否在這個過程中也同時產生了「人類並非異型」的觀點, 甚至能演化到連將自己的感官系統和人類的同化了, 就是改變了自己的腦部(假設沙耶有同樣的器官), 令到自己用和人類一樣的方式接受及處理來自感官的訊息, 從而令自己眼中看到的和耳中聽到的都和人類無異? 還是更進一步的, 對沙耶來說, 一開始感官系統就不會分別「同類」和「異型」, 不會像人類一般把人和異類作出清楚的差別, 不管是什麼種族都不會存在厭惡感? 無論是那一個, 都代表了沙耶比人類優越之處, 也是因為要借由其他種族的知識來繁衍, 所以進化出一種能夠接受其他種族的生理結構...

    再談談另外有提到, 表示沙耶種族上優越的一點, 就是智力。我的看法是, 沙耶的智力實際上不會比人類高; 應該說, 沒有人可以想像到「智力層次比自己高或低的生物」。學習能力奇高, 計算能力超過電腦 - 這都是可以看到, 可以量度到的分別, 但這並不是智力, 這只是純粹能力上的差別, 沙耶在吸收、記憶資訊和計算方面有超越人類的能力; 然而就我們一般的認識來說,「智力」指的是思考能力, 這一點沙耶並未和一般人有任何分別(還是因為接收的都是人類水平知識之過?), 充其量只是在人腦上加上電腦協助的地步, 電腦並無思考能力。事實上, 人如何想像比自己思考能力高的生物? 數學家你也許佩服他算數的能力, 哲學家你也許佩服他思路的細緻, 將軍你也許佩服他計謀精密思考迅速, 偵探你也許佩服他觀察入微推理巧妙, 然而這些都只是同次元上再加上可以理解的能力分別, 並未真正有層次上的差別。你如何想像思考層次比自己高的生物? 不可能的, 即使是我們眼中的大智大睿以致神明之流, 思想模式歸根究低亦為人也, 正如數學上二次元的居民無法想像三次元的存在, 三次元無法推論出四次元, 而居住在現時這次元的我們也無法想像會有超過長, 闊, 高, 時間以上的第五次元一般。反之亦然, 你如何代入金魚的眼睛看世界? 再嘗試, 能代入的終究只有視點而已, 永遠不可能想像到金魚的思考模式如何, 此即「子非魚, 焉知魚之樂」也, 我們說黑猩猩有三歲小孩的智力也只是因為他們可以做到三歲小孩會有的反應, 達到了我們所謂的智力標準, 基本上都只是由「能做到的行為」來作準, 然而我們始終不知道, 黑猩猩的思考模式和三歲人類思考的模式是否一樣, 也許他們是以非常不同的方式來達到同樣的結論的。想像比自己低的智力層次同樣是不可能的, 正如我們如何想像一個只有純粹三元而沒有時間流逝的世界, 甚至連高度都沒有的二元? 從三元到二元這轉變也許比較容易想像, 然而「沒有時間概念的次元」這是一面永遠跨越不了的高牆。


    這也是所謂「獵奇系」作品中的代表作之一, 不過實際玩下去時真正覺得比較反感的 CG 其實只有耕司看到雪櫃中的肢體內臟一張, 除此之外反倒是文字描寫有時會覺得有點不舒服, 特別 end 3 中耕司的後日談中醫生的樣子我不太有想像的意願。以此作的知名度來說, 和 School Days 一樣, 要完全不被透到是很難的事, 事實上個人在玩之前其實已經看過好幾處劇透, 劇情結局的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不過劇透歸劇透, 在已知道後事如何之下玩也不會有特別的洩氣感, 劇本質素可見一功, 事實上重心倒不是在故事如何轉折, 而是劇情自身的主體表現。

    至於「超越種族的愛情」, 就如我所說, 是要付出代價的 XD




    角色

    匂坂郁紀: 主角, 意外中失去父母和受了重傷, 治療後世界在他看來是一堆燒肉(附送氣味), 絕望時於醫院中遇上蘿莉一名, 從此展開吃人和「吃」「人」的生活。視乎選項, 被作為精神病患殺人犯隔離, 或者和沙耶一起「吃」掉津久葉瑤後再視乎選擇成為世界的爸爸, 或自己把頭多次撞上斧頭而死。

    從普通人的角度去看主角所做的當然是於理不容也於法不容, 但從玩家的觀點卻不其然會同情主角以致祈望他們的幸福(結論: 玩家都不是普通人)...由於這遊戲的背景一開始就讓主角處於極不真實的情形當中, 仍然能夠給予玩家認同感以致實感就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和很多故事一樣, 這部的男主角也是毫無特徵的原石, 只是靠一次事件塑造出了他現在的性格而已)

    不過對主角的同情感隨著視點遠離也會逐漸減少, 所以個人幾乎都以主角視點進行的 end 1 對主角的認受感最高, 至於以耕司視點居多的 end 3 方面, 撇開最後沙耶拼命爬到郁紀身邊一幕之外, 對主角的認受感算是比較低的。

    人類的適應力...真的很誇張, 可以在這
    血池肉林中認出不同的人, 甚至交通標記和相片都有辦法, 就算沒有沙耶的話搞不好郁紀還是有適應的可能性...


    沙耶: 主角的精神食糧, 對他來說是清純(?)的少女, 對一般人來說異型一隻。從異次元來訪, 由奧涯教授調教教育成人(?), 擁有變換生物構造的能力, 以果凍為主食。視乎選項, 和郁紀分離踏(?)上尋父之旅, 開花或結冰後被打成肉醬。為免損害女主角在玩家和主角心目中的形象, 真實面目從來不在螢幕上出現。

    劇本中極力表達了沙耶作為「沙漠中的一朵小花」(這句是沙耶說的, 但似乎更適用於郁紀身上), 唯一純潔的存在, 還有她追尋愛情的心, 這一切都在 end 2 的綻放得到了體現...不過這樣一來, end 2 和 end 3 共有的一段 H-scene 的意義又如何呢? 觸手瑤, 將瑤變成性奴一大段, 某程度上有表達到沙耶對郁紀的愛情, 但卻也同時把天真無邪這一點減弱了(玩家感覺, 不論沙耶對瑤作的事是否也是天真無邪的表現), 經過了 end 1 之後是有些許的不適從, 也減弱了 end 2 的美感...

    而「沙耶是主角的救贖」這在一開始有強調到的主體, 實際上並沒有好好發揮, 雖然無論是 end 1 還是 end 2 都是這個重點的延續(讓他變回正常, 或者把世界改變, 都可說是郁紀的救贖), 但始終在強調這一點上沒有做足。


    戸尾耕司: 主角前摯友, 被主角拋進井裡, 戀人變成果凍後決心向主角尋仇, 裝備為手槍一柄(彈藥: 4)或鐵棒一支。視乎選項, 一是什麼都沒發生, 二是變成屍體或變成快要令自己變成屍體, end 3 後學會通靈術(誤)

    可說是故事的第二男主角, 除了正主角之外最常用的視點就是他的。對玩家來說這是定位頗為微妙的一名角色, 在後段不停在主角和反派這兩個身份之中跳動, 扮演的是一個以「對立」為中心點的角色 不管對立的是作為普通人的常識和作為玩家對主角的認同感的矛盾; 還是玩家對耕司和郁紀兩名主角各自同情感的對抗。至於孰勝孰負, 就視乎出現選項時如何選擇了。

    耕司方面的描寫很著重「世界逐漸崩壞」- 從好友逐漸疏遠, 戀人消失, 知道了更多的謎題, 知道瑤遭遇不測, 被朋友拋進井裡, 被醫生所救後得知的事情, 到了郁紀家看到的瘋狂, 知道戀人下場, 直到實際尋仇和看到怪物.瑤時的恐懼感, 一切都是為了營造一種往下的螺旋般的感覺, 讓他的世界漸漸崩壞和把他逐漸拖進深淵中 - 一直到 end 3 時他發的惡夢, 還有「一發子彈」的暗示。相比郁紀自己世界的崩壞, 耕司方面的崩壞在性質和速度上都是不同的, 也形成了這兩名主角之間的對比。End 3 可說是耕司的路線, 從普通人的觀點去看這事情, 耕司的世界支離破碎的模樣, 還有「真相」的主題, 實際上都是圍繞耕司而展開的。


    高畠青海:
    主角的生理食糧, 耕司的戀人, 果凍。大半時間花了在冰箱中, 主要的作用只是讓耕司壞掉而已。


    津久葉瑤: 同學, 喜歡郁紀, 被沙耶觸手及改造後成為郁紀和沙耶的「寵物」。視乎選項, 無事生還或被耕司打死。

    相比青海來說其實個人認為瑤也許是更加多餘的一名角色。除了第二路線(end 2 和 end 3)後段會發生作用之外, 瑤很大程度上只是作為被 H 的角色而出場, 除了最後一幕外在劇情中並沒有什麼不可或缺的作用, 無論是對郁紀還是觀眾似乎都只是用來實用的一名角色...

    也許因為這樣, 瑤在這部出現過的角色中算是非常不起眼的, 沒有特別鮮明的地方, 除了怯懦之外也沒什麼能說的特點, 性格相當的模糊。


    丹保凉子: 郁紀的主治醫生, 眼鏡娘, 被害妄想症幻者, 奧涯獵人。業餘槍械愛好者, 保養槍械彈藥知識無, 卡彈時被 KO 了。身上持有 Antarctic Wind。視乎選項, 平安無事, 見證世界和自己變成燒肉, 或被斧頭砍開兩截。

    End 1 和 end 2 的丹保凉子作用相當有限, 極其量只能算是旁觀者。重點對她描寫的只有 end 3, 她扮演的是耕司的引路人角色 - 引導他上了真相的不歸路, 並以她自身揭示了以後耕司的下場。

    「真相的追逐」是 end 3 的主題之一, 丹保涼子正正扮演了這個的寫照 - 因為知道了一點的真相而追逐, 因為知道了一部份的真相而懼怕, 因為知道了全部的真相而接受。無論是瘋狂時還是不瘋狂時, 她對其他人來說, 都是扮演像鏡子一般的角色 - 不論這是好是壞。


    某大叔: 果凍, 我們全都討厭他所以就別談了。



    結局

    End 1: 郁紀決定回到人類的世界。回復後, 他因為殺人而遭逮捕, 不過由於被視為精神病患所以只是在隔離病房中放置 play。某晚, 沙耶來到郁紀的病房外, 為免破壞郁紀心中形象而拒絕讓郁紀看到現在樣子的沙耶和他用手電互相對話後沙耶離開...

    三結局中最短, 選擇是否回到日常之後已經即時出現結局, 然而個人評價最高的結局倒是這個...主要原因是後面兩個結局的長度和演出手法都令其有點零碎感, 最低限度也失去了 end 1 那種緊湊簡潔的感覺...

    沒有 end 2 畫面上的美感, 沒有 end 3 的瘋狂感, 但論沉鬱的話, 對沙耶無私付出和兩人分離事實的強烈無奈感可說是三個結局之中最鬱的(而且沙耶的尋父也註定沒有結果...)


    End 2: 郁紀選擇和沙耶在一起, 沙耶把瑤觸手並改造成性奴, 郁紀則約耕司出來殺他, 但因丹保凉子的關係而失敗。看到了郁紀家冰箱內容的耕司憤怒之下打電話給郁紀單挑, 來到郁紀的藏身處打死了已成怪物的瑤及打傷郁紀, 但終因沙耶的關係嚇得動彈不得而被吃掉。及後沙耶在郁紀的懷中進入「綻放」, 像她所提到的蒲公英一樣把這沙漠改變...

    「それはね、その砂漠に――たった一人だけでも――
    花を愛してくれる人がいるって知ったとき。


    ED 主題曲最後一句沙耶的自白, 也是遊戲中的名句; end 2 應該算是這個的 true end, 沙耶
    綻放的 CG 也是遊戲中最出名和最常被用到的(因為不是限制級 XD...)。不過呢...也許因為我先跑 end 3 的關係, 所以回來跑 end 2 的時候感覺其實差了一點。

    對 end 2 和 end 3 的共通線, 就是選擇和沙耶在一起之後, 有一處我是相當不滿的, 就是沙耶把瑤抓來觸手, 以及兩人與改造後的瑤 3P 的 H-scene, 一言曰就是「多餘」...事實上 end 1 和 end 2/3 長度的對比某程度上真的很歡樂, 因為如果選擇走 end 2/3 路線的話, 選項之後的劇情可能比選項之前的劇情更長(而且要跑兩次), 相比來說即時走到結局的 end 1 真的短好多好多, 大概是 end 2/3 的一半長度吧 XD...

    長並不是問題, 也並非不可能保持凝聚力和簡潔性(這篇很簡潔的! 我保證!), 但第二支線的共通劇本真的有很長的無聊部份; 沙耶抓瑤回來玩那裡給人的感覺完全就是「為了符合 H-game 的定位」, 和うたわれるもの實在差不多 orz (雖然這個怎麼也不可能弄成全年齡版就是)...支線前的 H 場面不管怎麼說都有對劇情有那麼一點作用, 也可以用「採集妹汁基因」來解釋, 但這段不論對劇情進展還是角色描寫方面, 老實說都有點負數的嫌疑...就算不是負數也好, 即使是 end 2/3 這條支線加起來這劇本還是很短, 其中還有如此不短的篇幅被個人認為毫無意義的 H-scene 佔據了的話這對劇本的質素怎麼看都不是好事...

    嘛, 抱怨是一回事, 如果我不是先跑了 end 3 的話我對 end 2 的感動程度應該遠勝現在,
    「綻放」一幕成為名場面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至於沙耶的那句名言, 就像我所說一般, 其實適用於郁紀比較多 - 對花來說, 愛她的人是救贖; 對那個人來說, 在毫無盡頭中看到這朵花, 不也是一種救贖嗎?
    生活在沙漠中的, 其實是郁紀, 是看到了這朵花, 才給了他生存的希望。「綻放」的也不只是花, 那名愛上了花的人不也盡了自己所能, 讓花可以盛開, 把他所在的這沙漠改變嗎?


    End 3: 看到了郁紀家冰箱的耕司打電話給涼子, 兩人商討對策, 耕司也知道了事件的背景, 以及涼子外表下那跡近瘋狂的執念。耕司在打死瑤和打傷郁紀之後被沙耶嚇得動彈不得, 這時候涼子出現用槍打退沙耶, 耕司用液態氮將沙耶凍結, 郁紀雖然用斧頭給了涼子致命傷但她在死前還是給了沙耶最後一擊。郁紀用頭撞上斧頭自殺, 沙耶的殘驅在耕司的不斷毆擊之下還是撐到了郁紀身邊才死去。活下來的耕司自己也不好過, 晚上總會夢到已死去友人和戀人的扭曲樣子, 也有在幻覺中和已死的涼子對話 - 他自己和涼子也差不多了。他從涼子處拿到的手槍還在, 在洗手間的鏡後有一發子彈, 當真的受不了時...

    我先跑了這個才跑 end 2。三結局中, 這個鬱不及 end 1, 不過最有「破壞」和「崩壞」的氣氛; end 3 的主角是耕司, 在涼子這個過來人不為意的誘導下, 耕司的心理也隨著事件越發接近她的心境...事實上涼子的心理乍看來雖然是潔癖, 但放任何一個普通人在這種情形, 當知道「有這種東西存在」的時候, 即使客觀上知道可以遠之, 但心理上總難安心, 涼子的行動只是比較極端的事例, 而且也非太誇張(看某處死幾隻羊就一大堆人上山抓老虎...)。「知道了一點真相就不得不追逐下去」,「因為知道真相而絕望」, 這也是惡性循環, 也是很悲哀的事實...

    至於耕司又怎麼活下去呢? 他沒有像郁紀一般受到感覺障礙, 但心理上的損害也已不遑多讓, 每晚都會夢到血淋淋的已死的人說著血淋淋的話能如何入眠? 死人的鬼魂就在醒後都不放過他, 活人卻早已一個不在...郁紀是因為感覺障礙而失去了人際關係, 耕司的情況也是一樣, 身邊的圈子早就全滅, 而且他的情形和郁紀不同, 所受到的創傷只會比郁紀更大, 而且他還沒有像沙耶一般的寄託, 完全是孤獨一人, 只有腦中的丹保凉子和鏡後的子彈作伴, 相比起郁紀來說, 耕司這樣更像是真正的絕望吧...



    雜碎

    果然不熟用 AppLocale 不管什麼時候都好麻煩, 我試了好幾次才會裝, 再試了好幾次才會玩...話說這漢化方面片假名的直接留下也是無可奈何, 不過竟然留下一整句的正常文字不翻就有點那個, 而且目測錯誤不少 XD...

    耕司, 果凍不能亂吃 XD...自從和 sokayha 在留言版上一番對話後我開始把每一幕的沙耶都代入了耕司 OTL......不行, 這幻想太糟糕了啦 XDXD



    相關閱讀:
    將要出社會的笨水獺の日記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