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事件的回應 @ 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重要文章
  • 關鍵字
  • 搜尋站內
  • 使用Google搜尋站內文章
    輸入關鍵字

  • Twitter
    1. 沒有新回應!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 Powered by Xuite
  • 天下無雙轟天炮 (偽)

  • 本站文章轉載條款:
    不限制轉載用途, 亦不需先行通知
    但必需註明轉貼自本站/本人, 及/或放上原文連結


    View My Stats

    200705131745我對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事件的回應

    我對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事件的回應


    目錄

    一.前言
    二.為何等到現在才回應?
    三.本人的責任
    四.對方的責任
    五.對翠星石於兩處發言的回應

    - 關於對作品態度
    - 關於對人態度
    - 關於溝通與暗示
    - 關於對不同觀點的看法
    六.後話


    一.前言

    本文是就黑心人形の部屋站主翠星石於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撰寫的一篇攻擊本人文章的正式回應。對該篇文章本人只回應直接指名攻擊本人的部份,上面的部份不會直接回覆,只會用作論點之用。理所當然地,本文帶有濃烈的攻擊性和火藥味,請慎讀。

    除此之外,對方就是次事件亦在別處留言,此為個人保存副本。本文將會同時回應兩處的發言。

    本文目的並非為攻擊翠星石,亦非為了自辯而寫,對方是否看到本文或對本文會有何反應,一概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簡單點說就是沒必要特地去告訴他,雖然這樣做我亦不會在乎就是)。本文的目的,旨在讓讀者了解我自己的立場,以及事情的細節,希望能給予一個更全面的觀點,讀者閱後有何想法我不能亦不會干預。如有想提出的看法,歡迎留言或私下向本人提出。

    基於本文字數超過一萬五千字元,請大家善用文章頂部的目錄功能。

    本文以全文方式置頂二十四小時,之後將以摘要方式置頂七十二小時。回覆本文者請先閱讀全文,並以認真的態度回應,否則一律不予警告直接刪除留言。


    二.為何等到現在才回應?

    該篇文章極具侮辱性,作者本人亦自承「那一篇開始寫的其中一個出發點就是全力將某人給婊到死」,本人絕對有作出即時回應的理由和權利,即以同樣富火藥味和攻擊性的文章作出回應相信亦無可厚非。所以不即時回應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不想這樣做。

    和對方不同,我是一個極易動怒的人,很容易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大動肝火。在開始寫 blog 之前,我曾在兩個論壇上活躍過,而兩次都在一兩年後,以極具戲劇性的方式告終,情形和今次也有相似之處,只是那時候我是以在被挑釁之下挑起戰火,而因此遭受後果。雖然兩次的動機我到現在還是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但對於自己激烈而未經考慮的處理方式我在一段時間後也開始後悔,因此我深知任由怒火主導之下可能造成的後果之嚴重。因此,我給了自己三星期的時間冷靜;正因為是完全不能控制自己怒氣的人,所以才有必要去特地抑制憤怒可能帶來,給自己和他人的後果。

    即使如此,本文中會帶有極大量的火藥味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希望各位讀者理解。


    三.本人的責任

    於進入正題之前,首先需要說明一下我對這件事的認識。這樣說會冒上被指責「迴避責任」的危險,不過必需說明的一點是,雖然作為當事者,但我對是次事件的因由,對方的想法等,我所知道的並不多,已經細心閱讀本人所提供兩個連結全部內容的人所知道的,不會比我少太多。

    先由認錯開始好了。今次的事件,我認為我需要負上的責任有三。

    第一,我在和人對話的時候未完全考慮對方會如何理解我的發言。

    我不認為自己要為此負上全部責任;畢竟,作出誤解這個行為的是他,作出如此激烈反應的也是他,不過這些我們暫時放到一邊,集中看我自己的責任。

    其實即使是在現實世界,有著身體語言和語氣的輔助,誤解對方意思以致因此造成不和的情況也是屢見不鮮,,長篇一點的故事幾乎都有一點和誤解有關的內容。來到網路世界,身體和語氣再不能成為談話的輔助,所能傳達的真正只有你寫出來的文字而已,但一般人的文字從現實來到網路卻不會有所進化,因此網路上的對話,誤解對方意思的機會是很高的,你認為你自己很明顯在談A,但對方卻以為是在說B是很常見的。在網路上對話,採用文字的準確性必需比現實世界所用的更高,要傳達訊息必需明明白白,暗示等等在網路上的成功率是非常低。另外,當想傳達的訊息還包括語氣上的差異(例如只是說笑而已)的話,也必需令對方明白這一點;在網路上混久一點的人,當並非以認真的態度說一些有可能冒犯他人或者被誤會的說話時,都會習慣性地在後面加個:p或者XD般的表情符號,來表示並無惡意。總之,網路上發言,必需在「準確傳遞語氣」方面,比平時下雙倍的功夫。

    作為一名也算在網上混過幾年的人,我非常清楚這一點,但即使這樣,我和翠星石對話之間時,仍然曾經有過可能會被人誤解的發言,這一點我必需負上責任。上面已經說過,我並不打算負上全部責任;有些時候對方所作出的誤解是我在正常情況下不可能預料到的,甚至連旁觀者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如此理解我的發言,而部份的原因亦在於對方一直沒有給予表示讓我知道他誤解了;但回顧自己的發言,的確是有發言不慎而令對方有可能誤解的時候,甚至到了現在亦有這樣的情形,只是其他人沒如翠星石一般有如此長期的誤解或作出如此激烈的反應而已。對於因為我自己的不謹慎而導致對方誤會的發言,我負上全部責任。


    第二,我沒主動去嘗試和對方溝通。

    上面已經說過,即使是作為當事人的我,對事件的認識也不比旁觀者深太多,直到事前一段短時間我才知道事情已經惡化到了這個地步。然而,這次事件也並非完全沒有預兆;雖然對方在爆發前從沒清晰的表示,或嘗試以對話方式解決,但距離開始有預兆時其實也有一段時間,期間我雖然沒明確察覺,但亦非完全對事件一無所知。不論曲在何方,那段時間如果我主動作出溝通的話,事情也許不必惡化至現在的地步。實際上,我亦曾考慮過直接對話確認對方的想法,但最後並沒有實踐行動,這是我處理不當的地方。是次事件很大原因是缺乏溝通而起,雖然這一點上對方需負上大部份責任,但我亦不能完全獨善其身,我沒實際上主動展開對話,確實間接上導致了現時的情形。


    第三,我曾經在文章中諷刺或批評對方的文章。

    這完全是我的錯,無話可說。

    唯一需要澄清的,是這發生在對方聲稱沒在來我的 blog 之後;因此,這應該並非事件的原因,但本人言行有不當是事實。



    四.對方的責任

    對於今次事件,我雖然要負上部份責任,但「我有錯」和「我的錯」始終是兩回事。也許事情的契機的確由我而起,然而令事件惡化的責任則大部份在於對方,所以會令壓力一直增加,主要在於對方處理不當。

    第一,一直不嘗試溝通,以最劣的方式解決。

    首先我必需說清楚:對方在四月十七日前從來沒有直接告訴我,他對我有什麼不滿。根據對方個人聲稱,他在這之前已經曾經向我有所暗示,但從我的觀點來說,今次是他第一次和唯一一次有給我的訊息,至於對方在此篇文章採用的語氣方式等等很明顯,不需我多解釋。

    這樣的處理方式,和一國不滿另一國時完全不透過外交途徑解決而直接宣戰無異,即使不是以當事人的身份,我亦對這種處理手法不敢苟同。我對網上紛爭亦是過來人,前面所談到在論壇上發生的事件,其中一個和今次事件相似的地方,在於當時我亦沒嘗試私下對話,直接以極激烈的語氣公開辱罵令我有所不滿的人,所以在某程度上我是可以理解翠星石採用這種方式的原因。然而,我這樣做時是十五歲,翠星石現時是二十歲;我絕對理解「年齡不構成自辯的理由」這一點,但是一位應該心智成熟,能夠對自己行為負責的成年人,仍然跳過溝通這步而直接以等同公然侮辱的方式處理,這一點我感到非常遺憾。


    第二,多次誤解我的發言。

    於談論我的責任時,我已經說過,網上的發言被誤解的機會相當高,因此,我在閱讀他人的發言時亦會考慮我的理解是否和對方原意有所不同,而一般來說我的原則是,除非可以毫無懷疑地肯定,否則我不會假設對方抱有惡意,只有如今次一般對方已經說得很清楚「那一篇開始寫的其中一個出發點就是全力將某人給婊到死」時,我才會以「被攻擊者」的身份作出回應。

    很遺憾地,對方似乎並不抱持這種看法,環觀他所在兩處文中提出的論點,我認為他在完全沒考慮自己可能誤會的情形下,以自己的觀點理解了我的發言,並多次錯誤認為我是抱著惡意發言。原因方面,部份還包括對方對於我的偏見在內,這在下面續談。


    第三,針對本人。

    到了這裡已經像是在指控一般,不過我確實相信,翠星石對我的發言從一段時間之前就有著...與別不同的對待。兩處發言中所提及的多處對我不滿的部份我都有理由相信如果是其他人犯下的話他不會如此在意,甚至完全不會在意。

    我理解不是人人都能做到對事不對人,或是會去嘗試以對方的角度去看事情,我也不會自誇一定能做到這樣。但是,像這樣多次在沒嘗試確認之下就直接認定他人本無惡意的發言含有惡意這一點,我即使用旁觀者的觀點去看,亦是不能理解也不能認同,而這種情形如果多次發生在我一人身上的話,我覺得我會認為受到針對是可以理解的。



    五.對於翠星石於兩處發言的回應

    能否稱為論點我相當懷疑,但個人語言能力有限,姑且採用此詞。讀者閱讀時請記住,此並非辯論,我也不是以客觀的方式去駁斥,純粹是提出我個人的觀點。內文一定會帶有火藥味,請注意。

    下面會有大量引文,對方於blog上的原文以紅色字表示,於另一處的留言以藍色字表示,本人的註解和回應一律為黑色。



    - 關於對作品的態度

    「但在我閱讀的時候我卻也感到很奇怪就像是身體裡頭的某樣東西變得越來越大的感覺
    終於有一天當我在閱讀您うたわれるもの最終話感想時我有點眉目了
    ...
    因為您在文中不只一次提到的無機物質所以讓我就像是
    New Type一樣的感應到了什麼

    我曾一度以為這是您對作品的愛太過偉大才如此深痛惡絕的痛批而感動不已

    這個發現也讓我在該日後的二週也就是前番完結週和新番開始第一週暗中的觀察著
    然後我終於理解為什麼我會變得越來越奇怪了每當讀您的文時 我心中就會燃起熾熱的火燄
    很痛苦
    ...會讓人眼佈血絲...讓人想要拿起五○釘和稻○人前去神社為您祈福的心情

    要比喻的話大概就是コードギアス中目睹EuphemiaZERO給殺掉時 Suzaku的心情
    或者該說當武裝鍊金中ヴィクター吼出那句名言時的心情
    還是應該直接說這是會讓人變成雛見澤症候群發症時的樣子比較合適呢
    ? (摩亞調)

    您的強烈主觀意識實在是太耀眼了耀眼到我眼前被血光溢滿什麼都看不到的地步
    意識到這樣是不行的再這樣下去要是哪天我一不小心腦中風還是心臟病翹辮子的話怎麼辦」


    「阿~您的熱情讓我瘋狂您的高尚格調和""的氣勢讓我血目您文筆中散發的氣息讓我窒息」


    「一向客客氣氣評論作品又重義氣且和善對待值得如此對待人們的我怎麼會要您不再產○呢~


    「是阿我的反應是很激烈 那一篇開始寫的其中一個出發點就是全力將某人給婊到死
    而且給他的訊息部份我已經說得很輕了一個髒字都沒用到

    該篇裡頭就有說過我是一個有很多原則的人
    可以說我每看到一個我中意的理念我就會為自己將該項理念加入原則當中
    人是有著自己所相信價值觀的生物每個人也都會有禁忌 有逆鱗的部份

    也許有些人看了他寫的東西會拍手叫好或是無所謂的無視
    對我來說那個人所做的一切就像是踩了我尾巴 拔我的角還去摸逆鱗的行為
    而且難道我沒有試著用婉轉不點名的方式暗示過嗎
    ?


    「不過當時我應該就已經對他婉轉的說過話不要說得那麼衝比較好
    就算你真的是對的也是一樣別人之所以會那麼鬧自然也會有他的理由
    在我不再去他的
    blog之前的那兩週我也曾經在自己的文中暗示請尊重作品

    之後就算不去他的blog了我也不只一次的暗諷他那種不尊重的態度
    一篇沒看到就算了好幾篇都沒看到的話 你覺得我做何感想
    ?

    "印象中某人寫過感想蠻垃圾的"

    我不確定joe所指的某人是不是他但如果是他的話 該留言時間是3/30
    雖然我沒去他的
    blog了但看到這句的瞬間我也知道他這一年根本連個屁都沒聽進去

    這是對事物的不尊重」

    某程度上,他完全沒錯。如果你問我什麼是對作品的尊重,我想也不想就會回答:「這是什麼?」抱歉,我著實不知道什麼是對作品的尊重 – 最少我不知道對方的定義如何。我並沒有毫無原因地去支持一部作品的理由,不論動畫,小說,漫畫;令我不滿的地方,我認為我有資格說出來。我的「對作品的尊重」,是罵的時候會提理由,提不出理由的時候我會承認純粹是我感覺不爽。我有絕對的信心我從來沒有毫無因由地去批評一部作品,除非那是像神曲奏界和夜明け前より瑠璃色動畫這些只要有看過一定知道有問題的,否則我會提出理由支援我的看法。我不否認我文章中有強烈的主觀感想 (何來完全客觀的感想文?那叫故事大綱,不叫感想),但我會提出論點支撐,提不出能令人信服的事實的時候我會承認,我相信我的人品沒低到會去硬把主觀看法說成客觀的地步。目前為止,和我談過的人普遍認為我寫得最激烈的一篇是Kanon,這個我基本讚同,Kanon最終話寫得太過火這也是不容爭辯的事實(主要在「婊到其他人上去」這一點),但我確有自大到去認為我每次批評動畫本身的時候都有提出足夠的證明,有優點的時候我亦不會避過不提。

    硬要我說我認為寫作時對作品應該抱著怎麼樣的尊重的話,我的回答是:「應褒時褒,應貶時貶,但是要有理取鬧」,即使是Kanon,我也不認為我有偏離這個主旨。和所有事物一樣,一部動畫所應得的尊重,和它的製作及表現成正比,我沒責任無條件地接受和讚揚一部作品,這個我以前做不到,現在做不到,以後也做不到,而且我不認為這是對作品的尊重。如果作者是有希望接受他人的意見來改進不足的話,無條件的認同是對這位作者最大的侮辱。

    以上是我對「尊重作品」的看法。我從來不要求其他人和我有著同樣的價值觀(經驗告訴我,嘗試說服人只是浪費頻寬),和我說過無法認同我某一篇甚至絕大部份感想的人也不在少數。我接受他們的觀點,他們也容忍我抨擊他們喜歡的作品的這個事實,在雙方的心情都正常的時候直接告訴對方自己和他的觀點不同,對雙方都是只有利而無害。

    真的不能接受要做的也很簡單:別來。相信這樣做的人也不在少數,要不上本站並不是一件難事,我自己也有一堆網站是「以後都不會上」的。我在別的地方出現,或者本站的文章有其他網站連結這些事當然會發生,但既然不滿的是我的文章,只要不看到我的文章就好了吧?別人的意見和你的不同,不代表有必要把對方視為仇敵,也不代表你能剝奪別人發表意見的權利。ACG blog 的文章有分高低,但看動畫的人的意見並無高下。我不否認Kanon時我確有批評他人,而因為這樣也遭到別人的反駁,但我仍然沒嘗試去剝奪其他人無條件支持作品的權利,只是表示我不認同這情況,而對方在批評我的時候,即使是曲在我方也純粹是說他不認同我的做法,這種批評方式比辱罵什麼的更能傳達到目標。

    不滿我的文章,可以直接和我說(對方提到所謂「暗示」,下面再談),可以用文明的方式公開回應,可以純粹無視,對方採用的,是在這三個之外,最不應採用的方式。

    而對方自己,又能否真的做到所謂的「對作品的尊重」?零之使魔第11話我認為改得非常出色的他是批評甚狠,今季この青空に約束を―的處理手法我認為相當出色而對方覺得一文不值;他對於零之使魔和Venus Versus Virus 的評價大家可以自己去找,「每季寫一部駄作」的人,似乎不應隨便指責人不尊重作品。我無意在這一點上停留太久,我想說的只是,不能因為那是你喜歡的作品就說是不敬,自己卻對著不喜歡的作品作出同樣的事。

    最後,對方提到 "印象中某人寫過感想蠻垃圾的" 此處。我不否認這可能是在說我,甚至這個可能性是相當的高,但既然對方本人都說「我不確定joe所指的某人是不是他」了,在未確認之前,別用來作論點比較好吧?


    - 關於對人態度

    「但是這樣好像還不夠的樣子...您知道嗎? 在我電腦硬碟壞掉的該週我尋求幫助的時候
    大家的熱心真的讓我很感動但是看到您的留言後
    ...
    說真的如果當時您在我眼前的話 說不定我已經不小心為了打蚊子一巴掌揮過去了」

    「一向客客氣氣評論作品又重義氣且和善對待值得如此對待人們的我怎麼會要您不再產○呢~

    「對我來說 ACG是我唯一的興趣因為是喜歡的東西 所以我全力認真的去面對自己喜歡的東西

    試問如果有人在你眼前拿榔頭將你的硬碟給砸了後再來對你說
    "
    google的資料都看過了嗎? 這樣說不定會有救"

    請問sokayha你的感想是怎樣?

    前半段是對事物的不尊重後半段是對人的不尊重

    前半段就像是看到自己喜愛的東西被摔在地上
    後半段的部份當時我是真的像宗介一樣的一拳揮出去了
    只不過打的不是螢幕而是牆壁而已」

    從我的觀點看來,我有不尊重人的情況並不多 – 這是廢話,否則我現在也不敢寫這篇文章了。而隨著開站時間漸長,出現這種情形的機會也越少,近一個月我確信無論在什麼情況之下對著什麼人,我都給予了對方可能範圍之內最大程度的尊重。即使是之前本站氣燄最盛之時,我仍然一直保持對待他人以事起,亦以事止,針對的永遠是一件事件,從來沒有牽涉到其他事件或者該人本身,至於無論點名與否,直接罵人的情形我除了開站初期有一至兩篇之外已經有九個月以上沒有寫過。對於外人,我認為我有給予足夠的尊重。

    現實生活中我也有討厭的同學, 我日常中基本上盡可能疏離他們, 但對這些人我所抱的態度有兩個: basic civility absolute determination of ill-intentBasic civility 代表我對他們保持禮貌, 不在其面前甚至他人之前表示我對他們的討厭; absolute determination of ill-intent, 代表我在確認對方是在直接攻擊我之前, 不會公開表達自己的厭惡。不論是線下還是線上,這都是我一直抱持的原則,我亦認為我有確確實實地做到這兩點。

    這一方面,對方能否做到,甚至有否嘗試過,我認為值得懷疑。看本文最初引用的該篇文章其中並非針對本人的部份所採用的語氣,這不管怎麼樣都是辱罵,而且辱罵的並不限於令他不快的留言者,用詞最激烈的部份針對的是「逛某些blog或者是討論版的時候所看到的某些人」...對方在後面還加上一句「別的地方的人就算了我也管不著」,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先前一大堆的侮辱性文字又是幹什麼的?我不欲本文變成指控對方的文章,但這裡我必需讓一直抑制著的火藥味爆發一下:被這文章的作者批評我不尊重人,我感到非常的不滿。

    作為一名ACG blogger,我永遠不會認為「做不到的人就不能批評」(這裡有一段談這個的),但當這是一件「不為也,非不能也」的事情,對方又沒對「自己做不到」這一點有所意識,再加上這次涉及到的「對人的尊重」這個的確是要自己能做到才能有訓斥別人權利的主題,由一名個人認為未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向我說我不尊重人,這口氣很抱歉我嚥不下。


    接下來我會回應對方所提出的兩個例子。

    "sokayha 你什麼時候要寫感想?"

    也許對sokayha你來說這沒什麼但看在我的眼中
    就像是要別人去認同並證明自己的論點一樣
    真正得到認同的論點就算沒有特地去說也會被提起

    難道就真的那麼想要有人去同意你的"垃圾垃圾垃圾垃圾"?

    這是對人的不尊重」

    這是對方嚴重誤解的例子之一。

    sokayha 你什麼時候要寫感想?」這句話我當然有說過,而且絕不在少數,單是上個星期我大概已經說過三次了,如果從上年開始數起的話說有三位數字我也絲毫不會感到驚訝。Blogger 永遠有不寫文章的自由,亦沒人能脅迫一名blogger寫文,但這唯一構成問題的情況只有在問者是以認真的態度去這樣說之下,這個我從來沒做過,以後亦不會做。他寫的話我會感到高興,不寫的話我也確會有點小失望,但作者的權益永遠高於讀者的權益這點雙方都非常清楚,而且不是自己想寫的東西一定不可能寫出什麼來,我從不認為我有任何能力令其他人寫一篇文出來。僭越一下,我認為sokayha亦不認為我是以多認真的態度這樣問的 (如果是我誤會的話我願意道歉),既然問者和答者均清楚這句是玩笑多於認真,雙方亦清楚對寫文這件事應抱持的原則和立場,這樣何有不尊重之有?

    既然sokayha並沒對此感到不滿,或者最低限度沒有把他的不滿表達出來,那麼似乎沒有必要讓第三者來表達不滿吧?畢竟尊重與否這種事,只有會受到影響的人才有權判定,既然當事人自己也沒表示對此發言有所不滿,第三者跳出來以他自己的天秤量度我在sokayha 的地方向sokayha 說的話,這樣在某程度上是否也算對sokayha 的不尊重?和那位在翠星石該篇文章中跳出來自己挑對廝殺的又有何分別?他要表達他認為我這發言不恰當的話這是他的自由,然而他要以此作為論點之一來攻擊我 (而且這並非在他自己的blog )這是否已經踰越了 blogger 應有的發言自由?

    至於說我「要別人去認同並證明自己的論點一樣」這點,從我的角度看來,實在不知從何說起。我在文章中一向都有加相關閱讀,加的時候只有兩個條件:我寫完前已經看到那篇感想,以及該篇在「感想」方面有一定的份量,並非純粹的截圖或劇情簡介,我從來沒有因為不同意某篇文章的觀點而拒絕加上相關閱讀 (不過我承認我會排次序...)。既然對方第一篇文章中會說到「請求您今後不要再引用本blog的文章了」,我實在很納悶「要人家去認同自己的論點」此說何來,畢竟如果讀者真的從我的相關閱讀列按進他的文章的話所看到的東西會反對我觀點的機會確確實實高達八成。

    「真正得到認同的論點就算沒有特地去說也會被提起」這一點說得好,而我也對自己的觀點有足夠的信心,認為它能得到一定數量的人的認同,即使不認同也最少會以認真的態度對待我的觀點。也許「sokayha 你什麼時候要寫感想?」的確冒犯了被問到的人,但此句中並無明示或暗示任何我認為對方應採的立場,即使假設我是抱著認真的態度來問,但極其量我所要求的也只會是一篇感想,而非一篇認同(或不認同)我觀點的感想;對方的看法,明顯是先入為主的曲解,給原文加上了很多完全不屬於原本文字的意思,「把字塞到我嘴裡」。



    「但是這樣好像還不夠的樣子...您知道嗎? 在我電腦硬碟壞掉的該週我尋求幫助的時候
    大家的熱心真的讓我很感動但是看到您的留言後
    ...
    說真的如果當時您在我眼前的話 說不定我已經不小心為了打蚊子一巴掌揮過去了」

    「試問如果有人在你眼前拿榔頭將你的硬碟給砸了後再來對你說
    "
    google的資料都看過了嗎? 這樣說不定會有救"

    請問sokayha你的感想是怎樣?

    前半段是對事物的不尊重後半段是對人的不尊重

    前半段就像是看到自己喜愛的東西被摔在地上
    後半段的部份當時我是真的像宗介一樣的一拳揮出去了
    只不過打的不是螢幕而是牆壁而已」

    事實勝於一切雄辯,與其浪費力氣去解釋,倒不如直接讓大家看看他所指的是什麼好了。

    http://blog.xuite.net/natakugaia/rzsuisei/8681558?p=42

    我的留言是從下數起第十五個,對方的回應在文章最上面的留言中。

    找不到的話我節錄如下(加大的紅字為我自行加上,純粹為方便讀者尋找)

    Rookierookie 2006-10-26 16:23

    http://www.google.com.hk/search?hl=zh-TW&q=PROCESS1_INITIALIZATION_FAILED&btnG=Google+%E6%90%9C%E5%B0%8B&meta=

    全部看過了嗎?
    安全模式也是這樣嗎
    ?
    有試過用開機碟
    repair ?

    翠星石 2006-10-28 00:47

    to 路過之某資訊人員
    大概真的是壞軌的問題了資料還沒救回來 不過只要當
    Slave的話應該是還有救

    to CD-ROM
    這方法我也看過了沒用
    (因為是壞軌)

    to Colt
    還在想要怎麼
    backup 大概還是要靠朋友了吧...(遠目)

    to samxchan redbook
    昨天去朋友家試的方法就是這個不過我是想要測試看看到底是硬碟壞了還是
    RAM壞掉了
    所以是直接在另一台電腦下灌
    Win XP
    結果竟然還成功了但是八成只是湊巧而已
    回來後
    DiskCheck完後就給你直接死而且還更嚴重 連開機畫面都看不到了...orz

    to anonymous
    會給你死在那裡所以是沒用的

    to
    都是
    XP 已經不知道試了幾十次重灌了

    硬體設備大概沒問題因為以前都沒有這種情形發生

    to qsztsur5
    無用
    .__.

    to
    很抱歉我看不懂你說的港語是什麼意思
    ...orz

    to rlwfur
    從頭到尾都是使用同一張安裝光碟的

    to
    M$
    就算了一點用都沒有
    現在裝的就是
    SP2 應該是壞軌了...

    to oat DragonAki jianjiangou 老柏 ArcGoGoGo
    感謝你的幫忙這大概是最符合我目前情況的解決方法了

    to R2
    想說廢話的話就給我滾你以為我這兩天爬了幾百篇文了嗎
    ?

    to P.H
    很抱歉你答非所問
    ...orz

    to 頹廢腐男
    我知道了之前的文我都看過了

    to wingheart
    試過了治標不治本 下一次要灌時要找更新的版本哪來那麼多版本給你灌阿
    (翻桌)

    to Komicen
    大概是硬碟壞了今天準備去買一顆新的硬碟回來試
    ...orz

    to 藍眼
    是我的表達方式有問題嗎我說的是
    Desktop有問題我現在在用的就是labtop...orz

    to gelia
    很感謝你的幫忙這些方法目前都還在試 大概是因為硬碟壞軌了吧
    ...
    目前只能一樣一樣試了
    ...


    要我說對此最直接,最不經修飾的感想,就是「狗咬呂洞賓」(用詞方面純粹因為這是現成的成語,僅此而已)。我所以把這一整段不加修剪地貼出來,是想讓讀者們判斷:「難道阿扁R^2錯了嗎?」如果我只是丟個連結過去的話被罵我可以理解,就算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一名在火頭上的人可能會不耐煩,但就我自己來說我並沒那個閒工夫故意用三分鐘來說廢話,同時浪費雙方的時間;這世上應該也沒有閒到會「想說廢話」的人。自己看起來是不是廢話這是一回事,但我認為應該起碼尊重一下「對方的原意並不是想說廢話」這一點。

    而且即使是這樣說,我自己看回好幾遍,想了很久,也看不出我那個留言有必要受到如此的對待。假設這真是我做錯,大部份人也應該不會覺得我的留言是含有惡意,或會作出這樣的反應。無心之失並不構成犯錯的藉口,也不代表犯下的錯誤會比抱著惡意的人少,但我認為最少應該真的被當作無心之失來看待,而非認定它含有惡意。這是我認為對方對我抱著偏見和先入為主態度的證據之一。

    即使曲在我方,我也不認為自己應受到如此對待,更何況這次我覺得我並沒做錯。他提到「你以為我這兩天爬了幾百篇文了嗎?這一點我的回答是:

    沒錯 .__.

    重要的電腦壞掉的話,在兩天的時間內爬幾百篇文這並不算多。對我來說,如果我認為上Google解決問題會比拿到店舖維修容易的話,要我在兩天內爬幾百篇文這並非難以想像的事。更何,況對方原文之中說過,「我已經在朋友那用google查過了不過找到的東西都沒什麼用」,這樣的話我會認為他「全都看了」我認為並沒違反邏輯,在指責人家說廢話之前,請先想想自己做了什麼會令對方這樣說,要不是他的原文的確有可能表示「已經看過了全部搜尋結果」我也不會這樣問他。事實上,我在該留言的本意,正是因為我知道他不可能把十萬多個搜尋結果都看過,所以希望確認一下對方到底看了多少,以知道他已經嘗試過什麼辦法。這一點我在深知網上留言容易被誤解之下卻沒有解釋清楚是我的錯誤,但我始終認為因這件事而氣起來的對方需負上超過九成的責任。

    而且我的留言也很明顯不只是丟Google連結,下面還有兩條問題,很明顯地它們被完全無視了。這兩條,還有那句「全部看過了嗎?」,都是在問對方已經嘗試過什麼手段以省下給予幫助的人的功夫,不論是網路上還是直接拿到店舖維修,尋求幫助時先說清楚自己已經嘗試過什麼,我認為這是基本常識。我以前在論壇上最活躍的地方之一就是關於電腦硬件的討論區,也不時會有人因電腦問題而求助,但普遍共識是尋求幫助的人必需列出系統設備,詳細地描寫遇上的問題,並列出自己已經嘗試過的辦法,未能做到這些的人,一般都會受到討論版老手的白眼,以相當不客氣的方式「建議」他做到這三點,這是為了讓想幫忙的人知道大概有什麼可能的方向,以及有什麼方法是已經證明沒有用的。想伸出援手的人什麼都不知道的話,當然會有很多對問問題的人看來是廢話的答案,而事實上看他上面的回覆其他的部份,很明顯有很多人提出的建議都是他自己嘗試過的,這就是不事先提供足夠情報的後果,同時浪費了自己和他人的時間。在自己給予人的情報嚴重不足,所提供的少許資料又容易令人誤會之下,我認為對方有必要在批評別人之前,首先意識到自己所犯下的錯誤。

    單是把我的回覆直接視為惡意留言這還可以說是單純的先入為主,但加上我的留言被局部無視,我認為,覺得自己受到針對也非毫無道理;而對方所提到「產生採取暴力的意願」這一點,作為被辱罵的人,我只能說我的想法和他的發言完全一致。


    至於後面所提的:

    「試問如果有人在你眼前拿榔頭將你的硬碟給砸了後再來對你說
    "
    google的資料都看過了嗎? 這樣說不定會有救"

    這處我更不知從何說起,我能說的只有:

    我們之間隔了個太平洋,讓你的硬碟出現壞軌的不是我啊...

    因為這樣,所以我認為對方是在作比喻,而根據前文後理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他以硬碟來被砸比喻「我把他喜歡的作品批評到一文不值」這一點。但是,即使假設兩件事都完全是我的錯,這兩件事理應是無關的吧?「批評喜歡的作品」和「無意義的留言」這兩個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就算兩者都是我的錯,所造成的不滿也只是兩者加起來的總和,但「將你的硬碟給砸了後再來對你說」的話這兩者是直接相關,「和你說」的目的就是為了增加硬碟被砸的痛苦,這樣的話所造成的不滿是以乘數計算,和前面的根本完全是兩回事。把這兩者放在同一句內混為一談,不但在邏輯上完全說不通,也令我更加認為他是特地在針對我。


    - 關於溝通與暗示

    就個人看來,事情所以會惡化成這樣,對方一直不嘗試甚至拒絕溝通佔了很大的因素,而在沒有嘗試溝通下就直接指責他人不聽自己的話也是說不過去的。不過,必需說明的一點是,對方卻不認為自己沒有嘗試溝通,甚至認為他自己已經多次向我作出過暗示...

    「也許有些人看了他寫的東西會拍手叫好或是無所謂的無視
    對我來說那個人所做的一切就像是踩了我尾巴 拔我的角還去摸逆鱗的行為
    而且難道我沒有試著用婉轉不點名的方式暗示過嗎
    ?

    有一次的MSN對話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說他的blog上有人來鬧
    而鬧的主題是他批評惡魔島字幕組的英文翻譯部份的樣子
    因為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所以我可能記得有點不太清楚了

    不過當時我應該就已經對他婉轉的說過話不要說得那麼衝比較好
    就算你真的是對的也是一樣別人之所以會那麼鬧自然也會有他的理由
    在我不再去他的
    blog之前的那兩週我也曾經在自己的文中暗示請尊重作品

    之後就算不去他的blog了我也不只一次的暗諷他那種不尊重的態度
    一篇沒看到就算了好幾篇都沒看到的話 你覺得我做何感想
    ?

    "印象中某人寫過感想蠻垃圾的"

    我不確定joe所指的某人是不是他但如果是他的話 該留言時間是3/30
    雖然我沒去他的
    blog了但看到這句的瞬間我也知道他這一年根本連個屁都沒聽進去」

    關於網上溝通的難處之前都有提過,不過這裡是專談這一點的,前面論點重複之處請忍耐一下。

    在網路上與人溝通,和現實世界是兩回事,對於隱晦的暗示這種東西尤然。在現實世界,想表達字面意思以外的訊息有很多方法,說話時語氣中的微妙分別,包括眼神手勢在內的各種身體語言,甚至其他各種各樣的行動,都有助於傳遞隱藏的訊息。即使是這樣,嘗試向不是很熟悉的人作出暗示,失敗的機會仍然高達八成,一般人對有重要性的訊息都不會考慮暗示的方式,真正會去這樣玩的時候只有「明白的話很好,不明白的話也算了」這種情形之下。

    只是直接對話已經是這樣,在網路上以書面溝通會怎麼樣更不待說。真實世界中,如果你嘗試和一個人搭話而對方不理睬的話他很明顯是不想和你說話,但在MSN上對方不回答可能只是他睡著了沒關電腦,甚至只是走開泡個麵而已,要如何分別是否在暗示不想談話?在網路上混久了的人都知道,在線上和線下應採用的溝通方式是不同的,語氣這種東西沒在文字中就表現的很清楚的話是不可能透過電纜傳播,所以不把話說清楚,對方是不會明白的啊!無論是建議,警告,或是讚賞,在網路上用的語言必需比一般對話時更清晰明白,說文字要有法律文件般的準確性也不為過,「暗示」這種東西在以純書面文字為主的網路世界基本上不可能存在。

    沒能理解對方的暗示這一點我自己當然也要負上部份責任,但對方不清楚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一箱情願地認為對方有責任明白自己的暗示這才是主因。而對暗示的威力過份信任是否也令他更容易誤解別人沒有含字面外的隱義的發言,這也是值得思考的一點。

    而「話不要說得那麼衝比較好就算你真的是對的也是一樣別人之所以會那麼鬧自然也會有他的理由」這一句很抱歉我就直接說了,這句不是完全適用於其發言者身上嗎?

    「在看過無數您精闢的五字內意味不明留言和成為唯一您在本blog所留長篇sense 0的留言後
    我終於決定要向您說出下面的這些話當初只有短短一句而已所以您可能不明其意
    這裡的是當初我想說的完全版本也是在下人生以來第一次說得這麼絕的一次
    (微笑)

    所謂的「五字內意味不明留言」已經被對方刪除,此處不再談,我尊重對方的這個判斷。但之後所說的「唯一您在本blog所留長篇sense 0的留言」對方似乎仍有保存,可以在此處看到,為從下數起第五個留言。先說明一點,我留言回覆的部份對方早已刪去,所以只要知道我的確「是在回覆一些東西」就好了(事實上如果對方該段沒刪去的話無可避免地會被我當作話柄)

    對方當然可以有自己的觀點,但他是否真有權力去判定一個留言是否有sense說到上sense份上的話就已經不是主觀看法能包含的,而要用上客觀標準了。我上面也說過了,沒有人會認為自己寫的東西是沒用的,更沒有人有那個閒工夫去故意寫半個小時的廢話 (那個sense 0 的留言我絕對花了超過半小時),假若對方自己的文章也被人如此對待他會有怎麼樣的反應?自己言之鑿鑿地說每人都有自己的觀點,要我學會去站在別人的角度設想,然後自己卻不去尊重「對方最少也花了一定工夫在這種廢話上」這一點,作為一個極容易發怒的人,事實上我真的有衝動想對著對方的臉罵回去。

    至於他兩次都是用日文來回覆我的這一點,我想我應該不只在一個場合表示過我的日文只有九級不到的水平,平常如果用到日文字句的話那純粹代表我在自high,這一點我相信宣導文中說得再清楚也沒有了,故意讓對方看不懂,再抱怨對方不理會,這到底....是想怎樣?如果這並非故意而只是無心之失的話,所表示的是什麼,我想這一個暗示應該是不需要身體語言和語氣修飾,大家都能明白的。


    - 關於對不同觀點的看法

    「該篇裡頭就有說過我是一個有很多原則的人
    可以說我每看到一個我中意的理念我就會為自己將該項理念加入原則當中
    人是有著自己所相信價值觀的生物每個人也都會有禁忌 有逆鱗的部份

    也許有些人看了他寫的東西會拍手叫好或是無所謂的無視
    對我來說那個人所做的一切就像是踩了我尾巴 拔我的角還去摸逆鱗的行為
    而且難道我沒有試著用婉轉不點名的方式暗示過嗎
    ?


    「不過當時我應該就已經對他婉轉的說過話不要說得那麼衝比較好
    就算你真的是對的也是一樣別人之所以會那麼鬧自然也會有他的理由
    在我不再去他的
    blog之前的那兩週我也曾經在自己的文中暗示請尊重作品

    之後就算不去他的blog了我也不只一次的暗諷他那種不尊重的態度
    一篇沒看到就算了好幾篇都沒看到的話 你覺得我做何感想
    ?

    "印象中某人寫過感想蠻垃圾的"

    我不確定joe所指的某人是不是他但如果是他的話 該留言時間是3/30
    雖然我沒去他的
    blog了但看到這句的瞬間我也知道他這一年根本連個屁都沒聽進去」


    "sokayha 你什麼時候要寫感想?"

    也許對sokayha你來說這沒什麼但看在我的眼中
    就像是要別人去認同並證明自己的論點一樣
    真正得到認同的論點就算沒有特地去說也會被提起

    難道就真的那麼想要有人去同意你的"垃圾垃圾垃圾垃圾"?

    「也許你是真的有獨特的想法和論點也不一定
    但是才能的使用方式錯誤了世界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而已
    不去試著尊重事物不站在別人的角度設想」


    第一段引文中對方提到的「人是有著自己所相信價值觀的生物」,這裡也說說我的價值觀,最少是和剛才內容相關的。

    我有訂閱的ACG blog 大約四十個左右,其中能和我有一半時間意見相近的不超過五個。我刪掉的 feed,只有長時間不更新,或者感想內容極少的,我從來沒因為有blog和我意見不合而停止訂閱。整理相關閱讀時,我也從來沒有跳過那些和我意見相左的blog (雖然我承認會排次序),原因是在剛起步時看到 sokayha 談過他對相關閱讀的看法。說真的,看到其他人的意見都和自己相同時很多時候都會有種無趣感 (所以像CODE GEASS我是看得很爽但完全提不起精神寫...)。我胸襟並不廣闊,說不上歡迎相反的感想,但我會給予最低限度的包容,亦從未因為不喜歡某人的感想而拒絕加上其相關閱讀。這一點我之前在談「對人的尊重」時已經談過,重複的觀點我就不再贅述了。

    這不代表我不理解看到和自己意見相反的感想時會感到憤怒,但欲去扼殺一切和自己不合的感想這和納粹黨有何分別?「世界並不是只有你一個人而已」這點我贊同,但看少很多東西的人是誰我覺得非常值得商榷...對方在原文中也有提過不要只是盲目跟從他的看法,這樣說和他攻擊我的立場,是否有點自相矛盾?既然對方看我的文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那麼他有否想過,我看他的文章時也可能有同樣的想法?事實上,雖然我大部份時候都能接受他的觀點,但亦有如Kanon一般不能認同的情形,但這從沒有超越單純不滿的範圍。他自己,又有否站在我的角度設想?還是像那篇文章一般,把我視為是「もの > 」,而非「もの > 」了?「話不要說得那麼衝比較好就算你真的是對的也是一樣別人之所以會那麼鬧自然也會有他的理由」,和他那句「自己說過的話就要自己也做得到」,之間,又有否衝突?我留待讀者們決定。

    對我自己的文章,我就是神,我有權以我喜歡的方式寫我喜歡的內容。對其他人的文章,我是純粹的觀察者,除了偶爾指正純粹在事實上的錯誤之外,不會嘗試去影響他人的文章,極其量只會透過留言,說一下自己的意見,對方沒有義務去跟從,我也沒有義務去迎合他。同樣地,我也沒有義務因為任何人的說話而改變我自己的立場。


    世界當然圍繞我轉動。
    不過,其他人的世界,也圍繞著他們自己轉動。


    我最基本的原則,就是在不妨礙其他人,而其他人又有權無視的情況下,所有人都有說自己想說的話的權利。

    被摸到逆鱗的人,是誰呢?



    六.後話

    一萬五千二百七十九個字元 – 這是未開始寫後話之前,本文的長度。從五月五日起到今天,我幾乎每一天從晚上八點到凌晨一點都在寫這篇文,其中一晚熬到兩點,另外一晚熬到三點半,荒廢了最少五篇感想,因為這樣沒看的動畫應該超過十部,說我完全沒被這件事影響到,是騙人的。但是,我很清楚,容許網路上的事端影響我的心情,甚至下線後的生活,這是很愚蠢的事情。我可以很肯定地說,我並沒被人婊到死。

    作為一名對筆戰也不陌生的人,我知道自己有多容易被激怒;而且,就我對自己的評價,我是一個思考能力強,但思考速度慢的人。正如我在第二部份所說一般,如果我當時即時作出回應的話,不但一定會變成一篇流於辱罵的文章,也不能整理好自己的思緒來提出有力的回應,這樣不論是對我自己還是對其他人,都沒有半點好處。也許,到了現在才寫回覆也有自己的問題,但我認為我沒即時作出回應,是恰當的。

    然而,在受到直接人身攻擊之下,我始終不能不作出正式的回應;並不是因為我怕不回應是示弱的行為,而是純粹有必要對雙方的讀者們,對事件中被間接卷入的人,以及對我自己,作出一個清晰的交代。雖然本文並非一篇評論文,既不客觀,也不冷靜,但我希望,對此事件有興趣的人,在閱讀本文之後,能夠對事件有更深入和全面的理解,這是我寫本文的唯一目的。

    至於即使過了這麼久,我仍然未能克制自己的怒氣,在文章中多處都帶有強烈的火藥味,這一點我深感抱歉。


    順帶也說一下本人,以及本站的去向。


    寫這篇文之前,我也咨詢過幾名知道這事件的網友的意見,歸納起來,主要有「對作品批評過於苛刻」和「對他人的感想有含火藥味的評論」這兩點。

    前者,大概是不能改的了;畢竟這是我看ACG,以致看世界的態度,我永遠不可能無條件地認同一件事。我所可以做的,只有在用詞方面減少火藥味而已。以後還會來本站的人,必需意識到並接受這一點,我的這個寫作方式,我不會,亦不打算轉。

    後者,這是我願意,亦會嘗試去改的一點。我並沒有「自己說過的話就要自己也做得到」的信心,上面洋洋灑灑萬多字中提到本人的原則我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遵從到底,但我希望,對事不對人這個原則,我確實能遵守。


    本文到此為止,各位讀者如何看待,則是閣下自己的選擇。


    Rookierookie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