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41734法式餐廳 吉地士 Gaddi’s



 

吃飯這件事情在不同的時機總有不同的需求,不同的人也必定有不同的見解。例如到廟街吃煲仔飯加上炒蜆跟到南丫島享用瀨尿蝦加炒蜆,不能說那個地方划算或是比較好。去鏞記吃燒鵝跟到深井吃燒鵝,也很難評判哪個比較優,每個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心情都有不同適合的場景,吃起來舒服愉快那就是享受。大家一般的日子,大家樂大快活各種快餐就很滿意,茶餐廳來份菠羅油同鴛鴦也算享受,過年過節就會想到酒樓與家人共享團圓餐,也是跟著場合及時節搭配合適的飲食。

 

吉地士算全港頗具盛名的老牌法式餐廳,1953年開始在半島酒店展開服務,距今超過50年歷史,始終維持著Gaddi’s的金字招牌,您看看餐廳入口真的是一快亮晶晶的金色招牌。要到這類高級的「Fine Dinning」餐廳,有時候有些朋友會有些不悅,總覺得拘謹了一些,還有dress code的限制,吃一餐飯還要一身外套西褲皮鞋,大聲聊天似乎也不符合禮儀。我倒覺得可視做文化體驗的一部份,除了了解食材的新鮮烹調的功夫之外,氛圍的塑造及環境的特色也是享受的來源。

 

從半島酒店地面商場可看到Gaddi’s的閃亮招牌,其實入口處並不顯眼。搭上古老的專屬電梯,緩慢地來到樓上的餐廳,其實就是一層樓的高度,這老式電梯讓人緩緩進入了老式的氛圍。餐廳陳設當然是以豪華為基調,頂上一盞盞大小不同水晶吊燈散發光芒,連階梯都散發古老的風情,半島酒店獨有的餐盤跟銀質餐具,更是透露出獨有的格調。服務人員總是微笑著引導,到窗邊一張精緻的餐桌入座。高級的法式餐廳是用來享受及體會,除了閒適及優雅緩慢之外,另一個意義就是要準備足夠的鈔票。坐定之後可不像一般餐廳就直接來餐牌,先來一些餐前飲料舒緩心情,就用最簡單的水來沉澱味蕾及情緒。「Fine Dinning」餐廳喝水是要付錢的,這下您了解我說準備足夠鈔票的意思了。看服務人員推來精緻的玻璃瓶礦泉水,緩緩斟上每個人的水杯,先把這杯水值多少錢的念頭丟一邊,以免喝不下去。接著送上精緻的半島特製麵包,好幾種不同款式,服務人員緩緩說明每一種的特色。桌上已擺好兩磚牛油,一邊是有鹽的,一邊是無鹽的,講實在這兩大磚牛油夠我們吃好幾餐,麵包跟牛油都確實不錯,開始體會古老的法式美味。讓人感到舒服的還有服務人員的方式,不會覺得他在等你甚至要求你點餐,就像個熟朋友似的跟您提起「不如我們先來點水好嗎?」,比起「請問要點哪種餐前飲料?」讓人少一些壓力。

 

在享受著各種麵包的時候,開始進行最有意思的活動-點餐。我們這種一輩子難得進高級法式餐廳一次的普羅大眾,法國餐廳點餐可說是高難度的活動。餐牌是法文跟英文對照,而且西餐都是一整串長長的菜名,例如「Roasted xxxx xxxxx with xxxxed xxxxxxx」,法文自然不懂,即使英文也還是有很多食材名稱是不認識的,從前菜一直到甜點可不容易。不過這是半島酒店,我們來這兒不是自找苦吃的,服務人員擺上餐牌,隨後開始將整份餐牌全部介紹一次,仔細說明每一道料理是用什麼材料如何烹調及有何特色,從頭到尾說了有五分鐘以上,讓您看不懂餐牌也可知道有哪些食物可選。

 

同行的妻子及女兒都選擇了特選的「LADIES’ LEISURE LUNCH」,有著4道菜及一杯「fruit Bellini」。給各位貼上當天LADIES’ LEISURE LUNCH的菜名,您可體會我說點餐是高難度活動是否「言過其實」。

 

Gaddi’s salad with salmon tartar in a honey-mustard dressing

 

Celeriac bouillon with lightly-poached scallop

 

Roasted prawn mousse wrapped in its own gelée with fennel purée

 

Gaddi’s sweet surprise

 

Mocha or Peninsula tea

 

我則是選擇了LUNCH SET,每樣都有兩種以上的選擇,還有一杯餐酒可選,每樣都是新奇且想嚐試的法國特色料理,餐酒的味道也搭配得很好。

 

在舒適雅致的氛圍中,慢慢享用這法式的美食,也不覺時間緩緩流過,上到半島著名的Mocha已經大約吃了快兩個小時。除了每份餐點的甜點之外,還有一份綜合甜點,有手工巧克力及小餅乾,份量上剛剛好,服務人員也不忘隨時在您旁邊走動,最後還確認是否一切都滿意。愉快愜意地用完這次難忘的頂級法國菜,離開時戴高帽的主廚穿黑西服的經理都站在階梯上跟您打招呼,再加深客人難忘的「吉地士印象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