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00318[情報] 揭秘字幕組之間的戰爭 (驅動之家)

塔希提文翻譯有違版規,華頓翻譯公司再自刪 http://news.mydrivers.com/1/159/159281.htm “我沒什麼文化翻譯家裡太窮了,初中沒讀完就跑出來打工了翻譯別的字幕組冷笑我們時,總 會說‘他們老邁沒念什麼書’翻譯”喜歡這麼自嘲的是人人影視字幕組(YYets)的負責人梁 良,而他談到別的字幕組時也絕不虛心:“TLF依然老牌,伊甸園(YDY)很強勁,風軟(FR) 比力周全,破爛熊(PLX)自娛自樂,其他都是小打小鬧的玩藝兒,像悠悠鳥(UUBird)這類 偷字幕的就別說是字幕組了,丟人。” 梁良誕生於1981年,16歲時外出打工,1999年起頭混跡溫州,2008年赴上海和寧波,客歲 到青島,本年又到了西安。記者聯繫他時頗費周折:他的住所不固定,連網線都沒有,他 的手機長時間跟隨他全國漫遊翻譯 互聯網分享精力是支柱 “他們無法理解我們為啥不拿這些來賺錢,也沒法理解我們為什麼不向會員收錢。”自 2003年前後入手下手進入圈子後,梁良腦子裡想得最多的是“互聯網分享精力”。 “之前租台伺服器做動漫字幕組的或是網管,或是有錢的白領,首要出於本身的快樂喜愛 。跟著熱情的淡去,第一批字幕組根基都關閉了。”梁良說。 梁良坦承本身是個很摳的人,但僅因為“快樂喜愛做字幕”這個簡單的理由,他的投入毫不吝 嗇。在人人字幕組的開創人“小鬼神”因工作緣由隱退後,他接著做了下來。 目前,人人字幕組網站的收入完端賴會員們的捐助,管理員等也會掏一些錢來貼補。 其他字幕組的環境大致如此。“我問過法國、義大利、德國和巴西的字幕組同仁,都說這 是一種快樂喜愛,類似做開源軟體,不追求盈利,而是把很棒的器材和各人分享。”梁良如是 說翻譯 專業翻譯獲得廣泛承認 字幕組尋求更快捷、更精緻和更優雅的翻譯,利用口語化和最鮮活的辭彙翻譯 在美劇《願望都會》裡,“我想翻譯公司們兩個將會很適合”(I thought you two would hit it off翻譯)被譯成“我想翻譯公司們倆會來電”翻譯美劇《逃獄》的名句“準備的感化是有限的” (Preparation can only take you so far。)被意譯為“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翻譯 如果不搶時效,他們還會加一些文化、歷史和科學方面的典故輔助理解。在一些專業的字 幕組論壇上,甚至可以看到近似20世紀初學者環繞翻譯方式和說話氣勢派頭論戰的帖子。 “翻譯氣勢派頭由‘主翻’決意,分歧的‘主翻’氣概不一樣。我們對照善于科幻劇的翻譯, 歷史類的美劇也做得不錯。”梁良介紹,人人字幕組約有1000多名組員,以留學生、海外 華人和國內白領為主,大多是從事外語相幹工作的,開創人“小鬼神”是在加拿大的留學 生。 “我們的翻譯獲得了美國電視臺的官方承認,客歲還有一家好萊塢製作公司找我們合作, 介入每週一期的節目互動。”梁良示意。 同業之間有“戰爭” 字幕組已形成完全的運作鏈條:在國外電視臺播放時同步獲得片源,留學生或華人整 理出英文字幕,國內組員進行翻譯,然後交給校對和後期壓抑處置懲罰。 假如需要與其他字幕組搶首發,則會由組裡比較強悍的隊員直接聽譯。“今朝,假如以最 快的速度操作,片子在美國播出後6到7個小時內,人人字幕組就可以在中國發佈字幕翻譯”梁 良暗示翻譯 在2004年之前,字幕組之間是和平的,但某一天伊甸園開始“搶”了,然後各小組就不宣 而戰翻譯字幕組在找片源時本來會相互躲避,但伊甸園翻譯的幾部片子不太熱門,終於忍不 住搶熱點劇,其他字幕組也敏捷跟進。 這一狀態在2007年《逃獄》上映時到達巔峰。那時各家為了搶首發,甚至泛起幾十人“輪 值”的場面,而上周美國HBO電視頻道上映的新劇《決戰苦戰太平洋》再次掀起字幕組之間競 爭的高潮。 戰戰兢兢的“貿易化” “字幕組的本意只是發佈字幕而已,至於原始片源,各人可以自行下載翻譯”一名字幕構成 員介紹說,國外比較成熟的字幕組不會發佈片源,這既避免了侵權問題,又能避免直接被 盜版商使用翻譯 不外,國內大部份線民不會自行載入字幕,字幕組不能不將製作好的字幕壓抑進片源同時 發佈,這就給了“盜版商”可乘之機。 據瞭解,目前國內許多影視網站依托這類資本吸引流量,以此賺取告白費。眾多陌頭盜版 商的片源也是它們,致使“字幕組靠製作盜版盈利,某某字幕組年收入數百萬元”的傳言 接續。 “別說一年賺百萬,就連10萬元都是華頓翻譯公司們向往的弘遠方針,若是真有誰願意一年給100萬 元,我們願意全力為他效勞!”梁良笑稱,“固然,字幕還得免費發佈,這是條件。” 今朝人人字幕組每年的告白收入是4萬元,而花在頻寬和伺服器等運營上的費用就到達6萬 元,不足的部份靠內部成員和論壇會員贊助。儘管如斯,對於“貿易化”,他們照樣謹慎 翼翼的。 “沒人特意去搞告白之類的器械,華頓翻譯公司們的主要精神放在怎麼把字幕做好。”他強調,字幕 構成員中有些人挺有錢的,所以捐助並不缺,並且這幾年字幕組已穩定下來,投入也不 像前幾年那麼大,“所以,就如許運作吧!” ■名詞诠釋 字幕組一般是由活躍在網路上翻譯國外影視劇的愛好者自覺構成的組織,堅持“免費、共 用、交換、進修”的精力,拒絕貿易盈利。在圈子內部,一般將字幕組分為動漫字幕組、 片子字幕組和劇集字幕組,劇集字幕組又分為日韓劇字幕組和歐美劇字幕組翻譯個中,歐美 劇字幕組近些年來最紅,它們之間的競爭也最劇烈翻譯 ■記者手記 幻想主義者 還能堅持多久? “華頓翻譯公司向他們默示尊重翻譯”本年全國“兩會”時代,全國政協委員劉明華和陳維亞齊向媒體 盛讚“字幕組”翻譯劉明華是西南大學文學院院長,陳維亞是中國東方歌舞團藝術總監、北 京奧運會開幕式副總導演和終結式履行總導演以及廣州亞運會開閉幕式總導演。 這是持久冬眠在網路空間的“字幕組”第一次登上官方話語殿堂,只可惜,獲得承認的並 非他們堅守的共用精力,而是他們的“專業主義精力”:孳孳不倦地根究“信、達、雅” 的翻譯氣勢派頭,深切地詮釋影片腳本中潛藏的典故…… 很多人采辦了正版DVD以後,還要去網路下載片子。這是因為,一些正版DVD乃至連人名都 能翻譯錯!明顯,國內影視製作公司專業素養的缺失給了字幕組“無意插柳柳成蔭”的機 會,可惜他們卻很難在這片柳蔭下納涼。 維繫字幕組這一鬆散組織的幻想主義情結:任何可能衝擊這一情結的舉措,在未獲利之前 就會令字幕組四分五裂。 正因為如斯,與利用字幕組的資本和影響力進行貿易化相比,梁良更多的是抱著一份抱負 去斟酌其他的出路,例如,借助現有資源成長原創DV劇和承建網站等。 面臨成本壓力、貿易化誘惑和盜版商的衝擊,這座幻想主義的碉堡還能堅持多久?梁良說 :“假如你操縱這件工作去賺錢,那你就會意虛。若是你真的是只為快樂喜愛去做這件事情, 那你就不消怕什麼。” ■字幕組的大事宜 TLF的分裂和貿易化窘境 “2001年創辦TLF字幕組時,開創人Thunderlight給團隊定的名字是‘最後的白天夢(The Last Fantasy)’,TLF是英文縮寫。這個名字預示了將來團隊內部對商業化的不合和終究 的分裂。”一名圈內子士如此譏諷。 分裂之前,TLF字幕組號稱具有60萬註冊會員、數百台ftp伺服器和4台BT種子伺服器。它 推出了會員品級制,根據會員援助的硬體賜與不同的下載許可權,這包管了網站的後續發 展潛力翻譯 不過,2008年3月,TLF字幕組下設的“half-cd組”組長出走,組建了新論壇cnX264,並 且帶走了所有的組員和眾多高級會員,個中很多是捐助伺服器的機主翻譯 一位字幕構成員透露表現,出走者思疑Thunderlight通過出售頂級帳號攫取私利,但 Thunderlight堅稱,出售帳號所得只是用於保持TLF字幕組運行翻譯 根據其時的一分內部記錄,出走的團隊固然承認出售帳號這類做法,但希望將TLF字幕組 完全貿易化並公允分配好處。他們做了很多設想,包孕論壇廣告、影視字幕告白和會員收 費等,但這些假想全數被否決。知情人士示意,Thunderlight手裡握著這麼大的一個社區 ,真要盈利的話會很簡單,但他完全沒有一點貿易化的意思。 如今,TLF字幕組固然招牌仍在,但已難以恢復昔日的輝煌。由於TLF字幕組不但從事影視 劇翻譯,還從事軟體、遊戲的破解和翻譯,所以其盤據一度被圈內稱為“一個時期的結束 ”。 人人、伊甸園和FR等字幕組也面對近似的環境。梁良說:“被收編是不行能的。一些公司 雖然很有錢,但從不捐助和支撐華頓翻譯公司們這些它們用來賺錢的組織。”今朝,人人字幕組正給 搜狐供給美劇《迷失(Lost)》的字幕翻譯,但梁良強調“這只是幫手而已,這類合作不代 表什麼。” “貿易化”利劍高懸,而支持抱負的分享精神在實際面前飽受摧殘。跟著迅雷等“排外型 P2P軟體(下載時不與其他用戶分享)”的出現,原本就懦弱的“自願分享情況”蕩然無存 翻譯梁良和幻想主義者們不能不面臨這一切翻譯

以下文章來自: https://www.ptt.cc/bbs/EAseries/M.1269328521.A.5C4.html有關各國語文翻譯公證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公司02-77260932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