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59愛真的不會老

一直以為愛是青春時期生命燃燒的火焰,年齡厚重,愛火漸漸熄滅;一直以為情是流淌在年輕人心底一股活奔亂跳的清泉,閱歷深沉,情慾慢慢消失。直到在那個蟬歌高唱的暑假走近鎮江幹警——飛歌,這位名滿榕樹的望海文學社社長,走進他的自選散文集《蓮子清如水》中的“我們不是好兒子”,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愛真的不會老,且愈是夕陽西下時,愛愈是濃得像一杯陳年老酒,醇香醉人。讀懂夕陽老人的夕陽愛情,飛歌應該感謝上帝恩賜他一個一如他一樣聰慧精明的弟弟,正是緣於兄弟倆的才華出眾,命運饋贈了他們一份厚禮——事業的飛黃騰達,家庭的超常美滿。一路陽光燦爛,一路鮮花簇擁的日子,兄弟倆自然會想到培養他們成人的父母,於是,他們商量決定一人撫養一位老人,讓一生含辛茹苦的父母也能享受到都市老年人等同的幸福。孩子們出息了不忘父母,兩位老人即使生活在偏遠的農村也是左鄰右舍仰視的羨慕,只是孫孫尚小也需要人照管,二老只得放下一切隨兒子進城。飛歌接母親到了鎮江,弟弟飛揚接父親到了南京。一位資歷頗深的朋友曾經感慨過:最圓滿的家庭就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三四代人組合。有父母在身邊,少了的是日常裡遙遠的牽掛,多了的是噓寒問暖的呵護,兄弟倆的生活可謂錦上添花,尤其是本來就不太多的家務被兩位老人一包大攬,生活得輕鬆消閒就像是快樂的神仙。令飛歌出乎意料的是週五那個溫馨的夜晚正在碼字的他卻突然發現母親淚眼汪汪,待他再三追問才水落石出,原來是母親電話得知在南京的父親氣管炎復發了。熬過那個長長的夜晚,一早起來全家人陪母親一同趕往父親的身邊,父親已從醫院回到家中,孫子偎依著正為爺爺講故事呢!母親的出現父親立時顯現出難得的精神,舒展的眉宇眼神亮得驚人。說說笑笑中母親已和兩個兒媳包好了水餃,出鍋後母親端著水餃一個一個餵給父親,父親吃得津津有味,不住地誇著還著急地追問母親胳膊是否還疼。父親剛才還是個讓人服侍的病人,這時下得床兩手輕輕地為母親捶打肩膀,隨後又給母親撥起火罐來。撥完火罐,父親打開床頭櫃取出一塊新買的電熱毯遞給母親道:“這是給你買的,你腰不好,插上電比老家的火炕還要熱乎。”母親卻再三推卻說:“還是你用吧,氣管炎就怕著涼!”親眼目睹父母這幕平凡的生活細節,飛歌兄弟倆忽然明白了,飛歌想起在家時母親經常對他說的“你

(繼續閱讀)

201205042236如夢,如夢,殘月落花煙重

心情在時光中飄忽莫測的時候,連文字也離索,瞬間寡涼起來。一不想談文字,不想談心情的時候,最好將自己放進旅途裡。阿朱帶著小兒子在車站接我和女兒。她生了二胎,大女兒比我女兒還大一歲,小兒子只有四歲。夫妻倆因工作兩地分開多年,斷斷續續的聚合,你來我往,樂此不疲過著小別勝新婚的日子。光陰倏爾十幾載。轉眼將愛情打磨成穩打穩扎的生活,即使兩地居,阿朱的臉上自有瞭然於胸,勝券在握的自得。人的性情是天成的,除非有了後來環境或事態所逼,否則難以更改。阿朱便是如此,一如既往地開口無心,笑鬧自如,如昔日同窗下嘁嘁促促的親密。豪爽未改,熱情有增,坦然相對一如當初。十幾年的離別後,我們也就見過一次面,這是第二回。電話中斷斷續續的聯繫。世間萬般感情,大抵會因了時間的阻隔,變得突兀和生疏起來,像漏過掌心的塵沙,自當流失。而同學情誼,卻是一種淡定的情感依附。隔著時光的河岸,不須太多的提及和照顧,電話和短信也無需累贅,某一日,端端相見,便是欣喜花開,親密無間。放下繁思積慮,心思清靜,與老友促膝相談,那一刻相見歡,明心見性,肆意翻出舊日時光,勾抹捻挑續續彈,直至倦怠。夜裡聽見不遠處傳來的火車聲,思緒跟隨呼嘯聲疾馳而去,不追究去蹤。女兒的呼吸很均勻,厚實的窗簾裹住一室清涼,未見白月光,未見夜裡的香樟紫薇,卻聽見蟬聲稀落,更有蟲子高低起伏和鳴著。凌晨兩點,突然停電。沒有空調的房間頓時悶熱起來,起身拉開簾幔,推開窗玻璃,風卻不來。阿朱找來兩把扇子,滿臉歉意,口裡絮絮叨叨埋怨那偏生巧的停電,生怕怠慢了我們。我笑著趕她去睡,然後給女兒扇風。手酸了,扇子稍停,睡夢中的寶貝就會不安分地輾轉,於是兩隻手不停換著給她扇風。來來回回一個多小時,女兒又進入熟睡中。折騰來,折騰去,也不知什麼時候,感覺有風吹進來,我也朦朧睡去,扇子垂落在地。很清澈的晨間,坐在阿朱的車後。相對黑暗而言,我是喜歡晨間的。晨間的光陰,猶如一塊繡著纏枝蓮花的錦帛,攤開來,明淨,鬆軟,滑順,藏著舊時光拙樸的氣息。觸摸它,有著幽涼的質地,那些心情,方中正穩妥。街道兩邊種滿繁枝墜花的紫薇,清枝嫵媚,溫潤了晨光和心情。繁花開而不絕,唯有懂得欣賞的人,四季明朗。二不斷延伸的旅程,可以平息居無定所的心情。鐵軌兩邊的夾竹桃因為人工的刻意,綿延展開,花開熱鬧,成了一路最穩貼的風景。繁花重枝後面,時而顯露江南村莊,荷葉田田的池塘。阡陌間,灰色的麻雀時而掠過半空,

(繼續閱讀)

201204302141回來的時候……

這是一場末世的旅行,漫步在彼世的雲端,世界是透明的白,那是,不曾見過的色彩……打開筆記本,桌面的貓頭鷹對我微笑,甚是可愛。可是,我確是笑不出來,一臉的淡然。覺得自己變了很多,開始越來越少的去在乎某些東西,彷彿一切與我無關。今天的時候和朋友又吵架了,其實也不算,只是相互之間,突然間變得沉默和生疏。上課的時候最終還是相安無事了。好像彼此都不曾記得有過這樣的事,或許這樣也好……有時候,一人人獨處的時候,時間彷彿流逝的很緩慢,緩慢到可以看清每一粒灰塵,毫無依靠的浮蕩。那個時候,覺得自己很是孤獨。黃昏的陽光很是溫暖,可是,總是在離我一指的距離,硬生生的止住了腳步,我伸手過去,感覺,很遙遠、很陌生。室內,灰白很溫暖各自一半。以前,一直很喜歡安妮寶貝的書,那種默默流淌的寂靜的悲傷,無聲無息,轉眼間,確實荒蕪了一整片的內心的草原,或許,人本來就是脆弱的。只是,人們都學會了拿微笑和堅強做自己最堅實的武裝。總是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淚流滿面……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好像很多,很多,於是,不停的溢出、溢出……最後,只剩下空空的我,空空的房間,空空的時間。喜歡wu尾花,莫名的,甚至不曾見過,只在自己想像中。喜歡別人對她的描寫,糜爛、頹廢、妖冶還有孤獨。曾經不明白,甚至,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如何發音,如今,才發現,這一切其實並不重要,我喜歡她的意象,如此而已。然而,人在成長著,所以,突然間覺得安妮變得安靜的時候,很欣慰,卻也生出絲絲的懷念和不捨,只是逝去的,終究是要逝去的,該是記憶的東西,也只能還給時間……外表開朗而內心寂寞的女子,有時候會那樣覺得,和諧的笑聲中總會突然間跑進來那種不適感,“華而不實的微笑,溫而不熱的擁抱”。如是覺得,只是覺得每個人的眼中都是茫然的,沒有微笑的影子。覺得自己總是傷春悲秋,是個無用的人,除了安靜的活著,好像什麼也不會,什麼也不能,就連唯一引傲的文字,也隨我一起虛度了……開頭的,是隨意寫的,只是,不知道該如何收藏,不想丟了那是的心情,便就寫在這裡吧!謝有順的部落格 |

(繼續閱讀)

201204230628落葉歸根

秋風瑟瑟,落葉歸根。我知道,步入人生秋季的你們,最珍貴的心願叫落葉歸根。依然保留著小時候偷學的手藝,高高的鼻樑上架著老花鏡,一眨不眨地,溫情地看著砧板上的三絲,一刀又一刀緩慢又有節奏地切著,再小心翼翼地把三絲有條理地放好。這是上海的特色菜。當一股熱氣瀰漫在飯桌周圍時,你便在他鄉享受著家鄉的味道。家裡安裝了數字電視,每天總有哪一段時間,年邁的家裡迴盪著濃郁的上海腔調。有時是滬劇,你跟著和上幾句;有時是喜劇,你總是哈哈大笑。那歲月的微波真的很美。偶爾,你會說上一句上海話讓我猜,又總是嘲弄我聽不懂。那屏幕裡的上海戲劇像一封來自家鄉的信,被你深深抱在懷裡。這會兒,家裡終於安了電話,你立馬架上老花鏡,翻騰著電話薄,用一根手指按鍵,一點一點生怕按錯了。等了一會兒,你突然抬高聲音,塵封的家鄉話有了釋放。三十年了,這邊的你總算聽到了回憶裡的聲音。電話依依不捨的放下了,心中還泛著漣漪。你才注意到我,呵呵地傻笑,像吃了糖的小孩。如今,家裡又安了電腦。我主動跟你說來看看上海的情況。你先是一臉不在乎的表情,過了一小會兒,就又架上老花鏡探頭探腦地進我房間裡來了。“幫我看看西站”當過去的照片映入眼簾時,你的眼睛閃爍著光芒,急忙對我說:“看,這就是我的家!阿公小時候就是順著這條鐵路去上學的!”接著,你又趕忙要我幫你查查楊家橋。地圖出來了,可是沒有找到,你靠近了看還是沒有,你微微皺起眉頭,說:再看看,怎麼就找不到了呢?現在改了?”你還是不願放棄地認真地找著,這幾張照片拾起了你最心疼的記憶。在昆明生活了大半輩子,你們也說,昆明四季如春,太好過了。上海又冷又熱,不好過,還是在昆明好啊。可是飯桌邊的你們總提起哪個老鄉回上海的事,只是一句話吧,以後便是許久的沉默,夾雜著深深的歎息。我問:“我考上大學後,帶你們一起去上海吧?!”你微笑地搖搖頭說:“到時候去看看就行了,在上海沒有房子。”或許你們不知道,每每聽到這句話,一股心酸就從我心中溢出。真的很想很想帶你們回家,很想很想看到你們在上海街街巷巷亂逛,看你們每天傍晚攜著夕陽散步,早晨和鄰居一起鍛煉,和家人有聊不完的話,看你嘲弄我聽不懂上海話……就像上海一直住在你們心中一樣,你們也一直陪伴著我,給了我最美好的記憶,最完整的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