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51157自貿區博弈-全球步入協整狀態



內容來自sina新聞

自貿區博弈:全球步入協整狀態



日前結束的2014年北京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提出瞭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和成立亞太自貿區(FTAAP)的設想。鑒於FTAAP與泛太平洋夥伴關系協議(TPP)存在明顯的交集,且中國推出被喻為中國馬歇爾計劃的“一路一帶”戰略和絲路基金等,這些被作為觀摩大國博弈的風向標。最終,美國支持FTAPP的想法,但TP P依然是美國在亞太地區自由貿易的主導體系,而中國則傾向於推進FTAAP。在同一地區兩種自貿體系並行推進,無疑很容易讓各種猜忌紛至沓來。

??其實,剔除無法證偽和證實的動機猜測因素,全球貿易區域變革的發展趨勢很大程度源自多邊與雙邊自貿協議的競爭:舉步維艱的W TO,多邊自貿協議有被FTA式雙邊自貿協定替代的態勢。在該替代過程中,各國間合縱連橫實際不可避免,且基於FTA的自貿區實際是一種探尋合作聚焦的合作博弈,而非舍我其誰的一次性零和甚至負和博弈,這也意味著自貿區博弈正把全球經濟帶入尋找同類項的協整狀態。

??那麼,WTO含金量何以有所降低呢?首先,WTO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所出具的仲裁決定,對主權國傢缺乏點對點的約束機制,且啟動W TO的爭端解決機制耗時數年,一個仲裁流程下來往往已事過境遷,難以為爭議受損方鎖定損益,為此各國在執行W TO協議時都不同程度地消極應對,這使得W TO在實踐中面臨難以規避的搭便車式的公地悲劇和格雷欣效應。在這方面由於FTA式自貿協議都是貿易夥伴間對等談判的結果,一方做出不利於另一方的行為很容易遭到對等的報復,進而使成員國都謹慎或避免選擇損人不利己的做法。

??其次,WTO的運行成本相對FTA要高,並缺乏應對國際經貿環境的適應能力。W TO的談判風格是一種混合博弈,其最終形成的協議實際是多邊利益的最大公約數。即成員國越多,利益協調難度越高,最終協議與所解決的問題匹配難度越大。這也是W TO從烏拉圭到多哈會談,每走一步都歷經曲折坎坷、百轉千回的馬拉松談判的原因之一。顯然,W TO的這種議事機制安排,很難有效適應不斷變化的國際經貿環境,並最終因高昂的溝通和談判成本而被束之高閣。

??而FTA式自貿協議則是一種確信博弈,其本質上是尋找同類項,兩個或兩個以上貿易夥伴簽署的具有法律硬約束力的自貿協議。如新型自貿協議TPP等,主要是尋找志同道合的貿易夥伴,即要加入此類自貿區,新成員國要與區內其他國傢分別簽署多方博弈形成的通用協議才能生效,套用現在流行的一個新詞就是peerto peer式區域自貿組織。由於FTA在成員國篩選上遵循求同排異的理念,且某一成員國違反共同的協議將面臨被剔除的硬約束風險。這一富有強制力的加入——— 退出機制,使其對國際經貿環境具有更高的敏感適應能力。

??FTAAP本質上還是一個區域性W TO,而新型自貿協議被看重,首先在於其更註重服務和知識產權貿易,這順應瞭全球經濟發展和技術變革等大背景,即數字技術、3D打印和記憶金屬等技術的發展,業已在全球掀起一場方興未艾的生產交易革命,知識產權和服務貿易愈發將成為未來國際貿易的主導,而以規范商品貿易為主的W TO無疑難以滿足國際經貿新秩序訴求,TPP等新型自貿協議恰順應瞭這一新訴求。

??其次,一個完整的自貿區裡,既需要有生產端還應有消費端,如果美國等主要經濟力量缺席,FTAAP將更多是跨國生產組織的自貿區,其內部市場空間有限,將降低FTAAP的吸引力。當然,當前中國通過主導設立亞投行、絲路基金等支持FTAAP等,短期內會產生積極效應,但中長期看則面臨地緣政治等一系列復雜因素的沖擊和考驗。

??第一,當前中國與東盟自貿關系的加強,既源自中國讓利式地與東盟諸國展開非對等貿易,更主要還是中國與東盟自貿區的最大外部消費地是美歐市場,而TPP的推進,將使中國-東盟生產端自貿組織難以有效分享到歐美市場的福祉,歐美市場將更多地為TPP成員國分享,這可能會使國際資本退出中國等非TPP成員國。多數東盟國傢積極加入TPP談判的重要原因實際上就是跟著市場走。

??第二,“一路一帶”戰略類似於跨國凱恩斯刺激,能否產生現代版的馬歇爾計劃效果存在不確定性。美國當時的馬歇爾計劃治療的是歐洲的經濟休克,即當時歐洲遭遇戰爭創傷後缺乏啟動資本,其經濟基礎依然存在,而“一路一帶”所輻射的地區和國傢經濟相對較落後,單純資本輸入所能帶來的成效有限。在這方面中國長期扶貧計劃的效果也已經提供瞭佐證。這本不難理解,一國一地的交通基建等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互為因果,但若當地經濟社會資源的可承載能力,支撐不起中國對其大量的基建投資,那麼其投資回報將得不到保障,相關項目很可能會僵屍化。

??其實,真正有效的資本輸出,不是單純的儲蓄輸出,而是本國技術等的擴散式外溢,就這方面中國尚處於由制造向創造的創新過程中,目前的資本輸出更多是解燃眉之急的消化產能,而一旦大量本應淘汰的產能得以擁有生存機會,其對經濟社會資源的占用將妨礙中國創新的結構調整。

??總之,當前全球經貿步入協整狀態。而在這個國際貿易體系的協整狀態下,中國應審時度勢參與和主導構建代表未來發展前景的自貿區。

蘇亮瑜(越秀金控副總經理)





新聞來源http://sy.house.sina.com.cn/news/2014-11-17/07375939893843096029179.s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