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12120【劇評】2011臺北藝穗節-皮繩愉虐邦《你就是SM 片最佳男女主角》

  說起來或許很難讓人理解與相信,但看完《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的演出當下,我的腦海裡浮現的反而是「純真」二字。作為一場真實呈現SM(或稱之為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的BDSM)的演出,由於創作者與表演者的大多數成員,皆真心喜歡BDSM且在此領域沉潛多年,使得《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能夠避免從局外人的角度以BDSM進行創作時可能走入的誤解或制式想像,反而是以當局者的姿態呈現一種關於BDSM的質樸與真實。《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並不以賣弄BDSM本身擁有的情色禁忌話題與視覺上極易達成的感官刺激為主,而是以一種全然開放的態度與觀眾分享對於BDSM的喜好,或許就一場表演而言不夠精準飽滿,但卻絕對的真實。這種「信任」(包括表演者願意在觀眾面前大方展現自己對BDSM的喜好,以及觀眾在臺北藝穗節的背書之下願意接觸這麼一場看來有些離經叛道的表演)讓台下的觀眾與台上的表演者之間建立了某種溝通管道,讓人能夠直視喜愛BDSM者的內心,回到屬於「人」的本質,去真切體會台上人物的心情。

  如同喜愛魔術或舞蹈的人會透過魔術演出或舞蹈表演來展現自我一般,BDSM說穿了不過就是這麼一群人的喜好,和一般人可能接觸的各種「興趣」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其帶有關於性愛與暴力的色彩,終究讓BDSM覆蓋上一層令人遐想的神秘面紗。《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則帶人穿越這層面紗,直視這看來帶有些禁忌色彩的話題,看到人與人之間透過另一種對待身體的方式去達成情感上的交流,衝擊我們對於情感與身體之間關係的舊有想法,進而得以從不同的角度去思考。《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以一場A片演員的試鏡會做為故事進行的主軸,表演會場從觀眾入場開始,便充斥著一股神秘聚會的氛圍。所有觀眾欣賞演出前,必須先到前台登記自己的姓名或暱稱,然後領到一塊寫有自己稱謂的名牌並配戴於身上,彷彿觀眾也是前來參加試鏡會的成員。當觀眾魚貫走入位於卡米地喜劇俱樂部位於地下室的表演場地,一場「地下聚會」的氛圍已然成形。而每組不同試鏡人員在舞台上的表演,正展現著BDSM領域裡各種不同的可能性。

演出以試鏡會形式為主軸,展現BDSM可能性

  開場繩師「小林繩霧」與「Akari」搭配演出的示範表演,為觀眾演繹BDSM裡屬於「繩縛」技藝的可能性。只見繩師小心但飛快地透過繩結與掛勾將Akari緊縛並懸掛在半空中,在以雙手撫摸被縛者軀體的同時,更不時以溫柔的眼神交會與耳邊細語確認對方的狀態。至此我們可以發現,所謂的BDSM(或表演團體皮繩愉虐邦劇團以中文定義的「皮繩愉虐」)和所謂的性虐待(Sexual abuse)並非完全相同,在操作過程中,繩師對於被縛者的情感並非建構在全然以暴力支配他人身體的快樂之上,而是從顧及對方身體與安全的角度進行所謂的BDSM,以符合人體工學的方式去思考如何在綑綁時不讓對方感到疼痛,避免繩結的綁縛對骨頭或關節的傷害,且不影響血液的流動等等。正因為一切有所本,讓「繩縛」的意義不再只是將人綁起來而已,反而充滿技巧性的呈現,堪稱為一種技藝。在此段表演中,小林繩師的表現相當精彩,雖然剛開始時可能因為緊張而顯得有些手忙腳亂,但很快便進行佳境,展現其在繩縛領域的熟悉度。幾個綁繩結的動作與拿起腰間掛勾往上方那麼一掛的俐落姿勢,感覺相當的帥氣。如果哆啦A夢(小叮噹)裡的大雄翻花鼓可以稱之為「神技」,小林的「繩技」無疑也是極為精彩的表現,令我想起早期邵式電影《少林搭棚大師》裡劉家輝那手以竹條搭設竹棚的好功夫,而台上小林繩師的精彩技藝呈現,堪稱是另一種形式的「武功高手」。


人與繩之作為一種技藝

  相較之下,正式進入試鏡階段的第一組表演「Spanking Girls」,就只能算是開胃的清粥小菜了。透過拍打屁股與身體方式呈現的表演,以及台上表演者相當生澀的舞蹈與「演出」,帶出的反而是屬於台上這些試鏡者的「真實」,模糊了表演與現實之間的界線。更值得延伸思考的是,眼前這些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生澀表演者,看起來反而比專業演員更像是活生生的「人」,這是否也帶出了其實BDSM愛好者與一般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的概念?當劇中攝影師王天才與Spanking Girls其中之一相認,發現彼此之間互為同事,甚至打破隔閡當場來上這麼一段SM互動時,更帶出了BDSM其實可能離我們比想像中還要近的命題,那些看似擁有BDSM喜好的人,很有可能就是我們身旁的同事、同學、或好友,但就像任何情侶之間可能會以角色扮演或道具的方式增進彼此的情趣,那麼擁有BDSM的喜好,又有什麼好奇怪的呢?這種真實的展現,帶出了宛如麥香紅茶廣告詞「原來我們這麼近」在情感上的親近,將我們與BDSM間的距離,又拉近了一步。


精彩度不足卻展現真實的Spanking Girls

  第二段表演裡所呈現的性別議題,則可以說是相當的精彩。故事藉由林正雄/小瞳(戴若梅 飾)的自述,讓人一窺眼前這個擁有女兒「身」卻是男兒「聲」的內心世界。小瞳渴望藉由被支配而獲得某種安心的設定,讓傳統SM關係裡的「M」不再只是被停留在「被虐待狂」如此狹隘的字眼,而是回到一個「人」的本身,去呈現這個人的心情與狀態。藉由小瞳一角的自述,我們隨著表演去思考一個人為何會希望他人支配並掌握自己的人生或身體,甚至帶到關於自我存在意義的省思,以及如何感受自我存在的哲學命題。在此段演出中,戴若梅的表現相當精彩,搭配心魔(羊理容 飾)的輔助演出,讓小瞳一角擁有相當豐富的角色層次,也讓觀眾得以一窺小瞳的內心世界。相較於演員戴若梅在同一檔期臺北藝穗節的另一作品《小心溝!》裡,期望可以藉由演出擁有自己的代表作品,其在《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裡的表現,反而更能稱之為代表作。整段表演相當精彩,內容與角色論述也很完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此段劇情到了結束之餘,竟粗魯地替台上小瞳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內心狀態與角色行為,單純歸咎於是因為其得了憂鬱症。關於這點,我倒是覺得大可不必,所謂的憂鬱症一詞不過就是為了醫學上的需要而加以定義的名詞,將其種種行為「單純」歸因於得了憂鬱症,反而喪失了從多方面去探究並理解人心「複雜」面的可能性,相當的可惜。


融合性別議題並從心理層面出發探討的演出相當耐人尋味

  第三段表演藉由兩名男性的互動,呈現BDSM裡關於狗奴與犬主之間的關係,原本看似可能會讓人不太舒服的內容,竟意外呈現出一種非寫實的趣味與幽默感。曾撰寫BDSM小說《軍犬》的夏慕聰,在此段表演中是擅長調教人型犬的訓犬專家,與劇情安排潛入演出場地想要偷拍的記者狗仔李國儀(Special K 飾),來一場人犬調教。相較於訓犬專家男子氣概的呈現,劇情其實更聚焦在狗仔記者對於被支配與成為狗奴的渴望。訓犬專家在狗奴身上留下電話號碼的行徑,更是讓人聯想起電影《賭俠》裡,周星馳使用通馬桶雙節棍在與敵人對打後,在對方臉上留下call號碼要對方跟自己好好學習的喜劇橋段,而令人莞爾一笑。雖然此段對於「狗仔」的處理,仍不免是在社會負面觀感的傳統價值觀下進行批判,但對比2011年6月壹周刊潛入皮繩愉虐邦劇團於彩虹喜劇節的表演現場進行偷拍,並在事後以「公寓搞春色,刺奶性虐秀」的聳動標題與文章來描寫演出的行徑,與其說《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的此段演出是在公報私仇,倒不如說是另一種禮尚往來,而讓整段表演呈現出一種獨特的幽默感。


融合時事並嘲諷曾與演出團體交手的媒體,意外有種惡搞的趣味與幽默感

  第四段表演,則是由身為S的小女王(蟲子 飾)在試鏡時的自述,訴說其想要當M的慾望,並透過夢境的呈現,由夢中女王(舞真夜 飾)對其進行調教。此種在權力關係上的反向思考,以及「S其實可能也想當M」的設定,呼應了某些在社會主流價值觀下的女強人,其實也可能渴望有另一名強勢主權來主導自己的心情不謀而合。夢中女王舞真夜所採取的調教方式,是以針頭對劇中的小女王進行皮下穿刺,看似疼痛殘忍,卻是從醫學角度審慎選擇針頭粗細以及適合穿刺的部位,甚至帶出原本屬於醫療器具的針頭與人體之間關係的思考。若這樣的穿刺行為能夠治癒蟲子小女王成為M的願望,或者所謂針頭穿刺的BDSM其實可以讓被刺者獲得某種情感上的宣洩與解放,那麼此種透過肉體上的痛楚獲得心靈上撫慰的行為,究竟算不算「治療」?所謂的針頭與人體之間的互動關係,頓時找到了一種新的思考方向與可能的內在意涵。

  若從情感層面來看,值得延伸思考的,是肉體上的疼痛與痛苦情感之間的連結。從精神醫學角度來說,有一種說法是為何人們(在情感上)感受到巨大且難以承受的痛苦時,總會想要以(在肉體上的)自殘的方式來傷害自己?那是因為當肉體上的傷害與痛是「可見」的,那情感上「不可見」的難過與痛楚,便可藉由如此的轉嫁過程而減輕。既然如此,我們是否能夠將此段裡小女王身上那些見血的傷口,看成是其在情感上更為具體的渲洩?於是夢中女王舞真夜在針頭之間環繞的紅繩,反而成了從舞台美學角度出發,看起來像是帶有情感連結意義的「紅線」,而那些透過細微傷口所流出的紅色血絲,恰與人體結構的血液循環系統形成對比,於是人體賴以維生的血液循環系統與藉由肉體呈現的情感達成連結,讓生命之所需的定義除了「血液」更包含了「情感」。一場看似簡單的表演,卻擁有相當豐富且值得令人想像的弦外之音。


在權力關係的反思下,S透過一場夢境獲得渴望成為M的救贖

  第五段的表演,則可以說是「『戲劇』張力」最為飽滿的演出。為何使用引號刻意標出「戲劇」二字?乃是因為這段演出相較於其他段比較生猛直接的表演,此段更看得出屬於戲劇技巧的編排與運用,堪稱是《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裡最為劇場的演出。故事藉由一對怯生生的男女情侶展開,兩人皆是「M」的關係讓彼此在感情路上備感艱辛,當男生渴望另一半侵入自己身體、而女生又希望自己的身體被對方支配的情形下,此種不對等與和諧的關係,終於讓兩人不得不去嚐試其他的可能性,只見男生轉而向前任情人尋求身體上的慰藉,而女生則是透過援交滿足自己在身體與情感關係上的渴望。這樣的劇情安排,帶出關於BDSM與道德上的價值觀省思。在傳統保守觀念下,BDSM似乎總是羞於見人且帶有禁忌色彩的,可是屬於BDSM的禁忌或羞於見人,難道會比違反道德的「出軌」或「援交」更為嚴重?真正該譴責的究竟是BDSM,還是其他明顯違反道德、更值得批判的行為?當台上男女的慾望終於獲得了解放,男生徹底以M的方式被對待,女生則被繩縛伺候,眾人齊聲高唱〈舊情也綿綿〉歌曲之時,我們看到的反而是在這段關係裡某種烏托邦式的美好想像與呈現。不僅表演效果與能量極佳,更是用劇場手法道盡了這對另類的「羅蜜歐與茱莉葉」在情感路上的曲折與心酸,甚至令我想起鈴木忠志版《茶花女》裡諸多演員能量全開的歌唱橋段,堪稱是《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裡極為飽滿好看的一段演出。


成功融合戲劇元素與手法的最後一段演出,讓人看見劇場與BDSM的可能性

  《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帶出了BDSM領域諸多的樂趣與可能性,只是可惜結局稍嫌草率,僅憑導演大波一二郎(董籬 飾)一句看似沒有合適演員而宣佈試鏡會結束,便草草結束場演出。這當然或許也跟整場演出選擇的表演方式有關,由南ノ西導演,南ノ西、董籬、小天、De zuvia、夏慕聰、羊理容、小梅、舞真夜、蟲子等人共同編劇參與創作的結果,雖帶出BDSM各領域的豐富性,卻不免也讓整場演出缺乏整體性,只能做片段式的呈現,而非單一完整的演出。但作為一個年輕的表演團體,我還是很期待皮繩愉虐邦劇團之後會推出什麼樣的作品。皮繩愉虐邦劇團的前身,是一群愛好BDSM的人士在2004年7月所組成的「BDSM Company」,直到2011年4月才在台北市文化局核可立案成立,雖然成立時間不久,卻在作品裡展現了其在BDSM界豐富的累積,相當的難得,更令人期待後續的發展。

  對於台灣近年來的小劇場作品,不乏許多人認為早就失去了台灣小劇場早期對於事物進行批判的功能與力道,令人可喜的是,《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反而讓我們重新體會了劇場在這方面的功能性,更打開了看待BDSM的新視野。當作品本身呈現的,就是在社會主流價值觀裡會被批判的事物,要如何藉由「被批判的本身」進行「批判」,的確相當值得討論。或者,創作者本身不需要具有如此的「使命感」,身為觀眾的我們,也不需要期待BDSM作品有多少的「社會意義」,單看這樣非主流的表演主題與社會主流價值觀之間會產生什麼樣的化學作用,便已值回票價。《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開啟了屬於劇場與BDSM的可能,也讓人對於皮繩愉虐邦劇團往後的作品與發展,充滿期待。

 

■ 觀戲資料 ■
劇名:《你就是SM片最佳男女主角》
團體:皮繩愉虐邦劇團
日期:2011/9/9
時間:PM7:30
地點:卡米地喜劇俱樂部
票價:貴賓券

本文部份內容首發於國藝會藝評台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部落格做公益
Blogger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