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50947豐田神社(豐田移民村神社)(2005.8.21 & 2008.11.2)


今花蓮縣壽豐鄉的豐裡村原為日治時期由台灣總督府殖產局所設立的官營移民村-「豐田移民村」中的「森本」及「中里」聚落所在,而豐裡村的豐田碧蓮寺原為日治時期之豐田神社(根據昭和18(1943)年由臺灣總督府文教局社會課編印的《臺灣に於ける神社及宗教》記載,豐田神社於大正4(1915)年6月5日鎮座,無格社,祭神為開拓三神(大國魂命、大己貴命、少彥名命)北白川宮能久親王,例祭日為每年的10月25日(而根據東部臺灣協會於昭和7(1932)年出版的《東部台灣案內》記載,豐田神社例祭日最初為65日 ,不過因為正逢農忙期間且天氛酷熱恐怕有衛生上的疑慮,因此從大正11(1922)年起改為1125 ),現在尚保存有鳥居一座、多座石燈籠及一對狛犬

p.s 今壽豐鄉於日治時期稱為花蓮港廳花蓮郡壽庄

 

原神社一の鳥居,此座鳥居屬於神明鳥居的亞種-靖國鳥居鳥居背面左右兩側「柱」部份,分別刻有「奉」及「獻」,其他刻字遭水泥塗抹後已無法辨別 (2005.8.21)

碧蓮寺牌樓(原豐田神社鳥居)至碧蓮寺(原豐田神社)入口這段原參道兩旁至今仍是農地,當初日本人特別將豐田神社規劃遠離住宅(2008.11.2)


入口處及兩旁的新舊石燈籠,入口處有兩對石燈籠,入口處後方走道的五對石燈籠中顏色較淺的是近年信徒所奉獻的,不過舊石燈籠似乎皆為東拼西凑加上修補後的成品,所以現在同一座石燈籠的各部份可能原本不是屬於同一座的,此處的石燈籠有個特徵,就是其「火袋」部份其中兩面呈少見的「月亮」及「太陽」圖案,另外兩面則為方形及密封之狀態)(2005.8.21)

 

入口處第一對石燈籠「竿」的部份是台灣很少見的圓柱型,且「竿」部份相當的粗,約與上方「火袋」部份相當,而左側相同造型的石燈籠之背面則刻有「昭和七年O月OOOO」(2005.8.21)

 

原石燈籠「笠」部份(2005.8.21)

 

入口處後方走道右側第一座舊石燈籠,「中台上的字遭水泥塗抹後更不明顯,從少數幾個字判讀出應該是與另一石燈籠相同的「明治二十八年四月渡台」(2008.11.2)

 

入口處後方走道右側第一座石燈籠「竿」部份在抹上水後,浮現出「豐田氏子中」 ,是現存石燈籠中唯一刻有此字樣的,而氏子指的是圍繞同一氏神而居,並祭祀同一氏神的人們(2008.11.2)

 

入口處後方走道右側第二座舊石燈籠正面刻有「奉納」,背面則刻有「昭和五年一月吉日」(2008.11.2)

 

入口處後方走道右側第三座座石燈籠上刻的是常見的「奉納」,不過「中台」上刻有罕見的御大典紀念」,而此處的(御)大典指的為昭和3(1928)年11月6日的昭和天皇の即位の礼(即登基典禮)及之後的大嘗祭(即位後的初次新嘗祭,為感謝收穫的例行祭祀),又稱大礼,而為了慶祝昭和天皇御大典,全臺舉行了各項活動,可參考羅賓藝術工作室 )(2005.8.21)

 

入口處後方走道左側第二座石燈籠「中台」上刻的是「明治二十八年四月渡台」,指的是奉獻者來台灣的時間,在台中神社看到許多石燈籠上都有渡台時間的,渡台最早的是一個由新見喜三奉獻的石燈籠,其渡台的時間是明治二十八年六月九日,不過當年5月29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日軍近衛師團在台北澳底登陸,6月17日舉行始政公式,由於奉獻者並未留下姓名,並無法進一步得知為何此座石燈籠之奉獻者會如此早渡台(2005.8.21)

 

入口處後方走道左側第三座座石燈籠上刻的字樣不是常見的「奉納(),而是較為少見的「御神燈 」,不過御神燈的「御」字只是單純表示奉獻給神明的某物而已,此時的「御」字並不是像一般所指的與天皇(帝王)及皇室有關,而御神燈也被稱為御獻燈(2005.8.21)

 

入口處後方走道左側第三座石燈籠另一面之「中台」上刻有「昭和元年」(2008.11.2)


寺前之一對狛犬(2005.8.21)

p.s 狛犬(こまいぬ komainu,而「狛」字中文讀作ㄆㄛˋ),又稱高麗犬,而石狗是非正式且極為冷門的說法,有時則用以指稱(像)狗的雕像,因此不宜使用



左側狛犬側面(下方台座文字遭水泥塗抹後已不易辨識,中間部份為「奉納」,而最後幾個字為「OO二年十月OOO日」)(2005.8.21)


左側狛犬正面(2005.8.21)

 

右側狛犬側面(下方台座文字遭水泥塗抹後已不易辨識,中間部份為「奉納」,而最後幾個字為「昭和O年十月二十O日」)(2005.8.21)

 

右側狛犬正面(2005.8.21)



由臺灣總督 長谷川清 所書之「開村三十周年記念」碑,為昭和十七(1942)年六月所立,而長谷川清於昭和13(1940)年11月27日至昭和19(1944)年12月30日期間擔任臺灣總督,為倒數第二任臺灣總督(2005.8.21)

 

位於碧蓮寺右殿內的銅鐘,根據黃熾霖等著、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於2003年出版的《發現豐田  一個日本移民村的誕生與發展提到此原屬於淨土真宗本願寺派林田村布教所(原位於今鳳林鎮境內) 之遺物,並非屬於淨土真宗本願寺派豐田布教所,為戰後住持引揚時寄放於此(無法得知上面有無刻字)

 

取自於 國家文化資料庫 的豐田神社舊照片(由杉山虔三攝於昭和17(1942))圖前方為現存的一の鳥居,後方還可隱約可出二の鳥居

 

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的豐田神社舊照片(原收錄於毛利之俊著、東臺灣曉聲會於昭和8 (1933)出版的《東臺灣展望),一對狛犬位於拜殿前方,圖前方的神明鳥居為二の鳥居,而二の鳥居與一の鳥居的造型並不相同,這是在台灣較為罕見的

 

將上圖放大後,較為清楚的拜殿

 

取自於國家文化資料庫的豐田神社舊照片(由杉山虔三攝於昭和17(1942))


翻拍自豐田文史館的戰後原豐田神社參道舊照片


翻拍自豐田文史館的豐田神社舊照片,此圖之原始檔

 

 

取自於國家文化資料庫 豐田移民村開村三十週年記念碑舊照片(由杉山虔三攝於昭和17(1942))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