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92004圓山大飯店廣場前原台灣神社石獅(2009.6.29)



今圓山大飯店(雖然以圓山為名,實際上是位於劍潭山)廣場前有一對體形較一般所見來得更大的中國南方式石獅,而此對石獅是由第13任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昭和4(1929)年7月30日~昭和6(1931)年1月16日在職)於昭和5(1930)1228所奉獻給台灣神社的狛犬,戰後台灣神社(宮)舊址則成為今圓山大飯店,除了神殿部份被改建為飯店之外,其餘神社相關物仍大多被保留,戰末因墜機事件遭毀的則是位於今中央廣播電台至台北圓山聯誼會位置的台灣神社(宮)新境地。

p.s 目前坊間大多數人認為此對現位於圓山大飯店廣場的石獅(狛犬)是由板橋林家(坊橋林本源)於明治34(1901)913日所奉獻給台灣神社的,但由板橋林家奉獻給台灣神社的石獅應該是現被移置於台北市二二八公園 (新公園)急公好義牌坊前的一對石獅,請參考網友磅礡考證-1考證-2,而磅礡兄與筆者皆認為現位於圓山大飯店廣場的石獅應該是由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於昭和5年(1930)年12月28日奉獻給台灣神社的,因為此對石獅不論石材或造型皆與石塚總督於同年11月奉獻給位在日本江ノ島的兒玉神社的一對狛犬(石獅) 極為接近

位於圓山大飯店廣場前由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所奉納的狛犬

p.s 根據昭和10(1935)年出版的《臺灣神社誌 (九版)的記載,台灣總督石塚英藏於昭和5年(1930)年12月28日獻納唐獅子(狛犬)一對於台灣神社,此外坊橋林本源以及臺灣陸軍高等官也分別於明治34(1901)年9月13日、明治35(1902)年7月13日各奉獻一對石獅子(狛犬),現在則分別位於劍潭公園以及二二八公園(新公園)內的急公好義牌坊前

 

 

左側石獅(公獅)正面,口中含有一顆球狀物

左側石獅側面

 

側石獅另一側面

 

左側石獅背面,而尾部有修補過的痕跡

 

側石獅(母獅)正面,口中含有一顆球狀物,而牙齒有修補過的痕跡

 

左側石獅側面

側石獅另一側面

 

右側石獅背面

 

一對石獅與一旁的「劍潭勝跡」碑

 

由于右任所題字的「劍潭勝跡」碑,該碑上半部為原台灣神社內的「獻兵器記念碑」,至於下半部則原為由日本海軍戰利砲構成之日本海戰捷紀念之下方台座

p.s 「劍潭勝跡」碑也有人認為應該是「劍潭神址」碑,不過根據圓山大飯店官方網站顯示前者才是正確的,而圓山大飯店官方網站提到的金龍則原為神苑噴水池之銅製龍形噴水器(可見下圖或參考P市的C),根據昭和10(1935)年出版的《臺灣神社誌 (九版)的記載,此銅製龍形噴水器是由(經營巴旅館及巴珈琲的)館野弘六於大正8(1919)1128日所奉獻



台灣神社神苑噴水池為背景的繪葉書(取自於海外神社(跡地)に関するデータベース 神奈川大学 21世紀COEプログラム
辻子実 所藏)

 

不知道鑲入的題字下方之原碑文是否仍完好

碑的側面

 

圖中物體原屬於台灣神社內的「日本海戰捷紀念下方台座之一部份(相同物共有4個)

 

取自於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臺灣神社境內之「日本海戰捷紀念碑」舊照片(原收錄於昭和6(1931)年由臺灣神社社務所出版的《御鎮座三十週年記念臺灣神社寫真帖》),此為明治43(1910)4月由日本海軍省海軍大臣齋藤實所獻納的明治三十七八年戰役(日露戰役)之日本海軍戰利砲,上面並有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所題「日本海戰捷紀念」字樣,而日本海戰指的是明治38(1905)52728日的日本海海戰(對馬海戰),在指揮官-海軍大將東鄉平八郎指揮下獲得壓倒性勝利(日軍戰死者117名,但俄軍鑑艦艇21艘遭擊沉,4830名戰死,6106名被虜),中間為露(俄)國戰艦Полтава( ポルタヴァ =  Poltava,遭擄獲後成為日本海軍的「丹後」鑑,1916年日本又將其歸還俄國)所配備的露式六吋砲砲身,週圍則是露式十吋砲彈(原配備於露國戰鑑Победа( ポベーダ = Pobieda,遭擄獲後成為日本海軍的「周防」鑑)及Пересвет( ペレスヴェート =  Peresviet,遭擄獲後成為日本海軍的「相模」鑑,1916年日本又將其歸還俄國),根據 臺灣神社誌 記載,此砲直立後高23尺(約6.97公尺),下方台座高6尺(約1.82公尺),而碑座的建設經費來自在臺實業家 木下新三郎、澤井市造、荒井泰治、賀田金三郎等共25人,此碑並於6月15日竣工

 

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臺灣神社境內之「獻兵器記念碑」(此碑為昭和4(1929)328日 由台北紙文具商組合奉獻於台灣神社,兵器則指的是由陸軍&海軍大臣所奉獻的明治三十七八年戰役(日露戰役)之日本陸軍&海軍戰利砲)舊照片(原收錄於昭和6(1931)年由臺灣神社社務所出版的《御鎮座三十週年記念臺灣神社寫真帖》)

 

取自於臺灣舊照片資料庫臺灣神社舊照片(原收錄於昭和6(1931)年由臺灣神社社務所出版的《御鎮座三十週年記念臺灣神社寫真帖》),圖中(神社內苑)共有3座鳥居,第一座鳥居位於神社內苑入口,第二座鳥居位在社務所及神樂殿之間,第三座鳥居則位於通往神社拜殿之階梯頂端

 

難得一見的圓山大飯店初創時期之舊照片(購於網拍),神殿部份雖已被改建為飯店,但神社內苑的3座鳥居仍保留第一座鳥居,其餘神社相關物也仍大多被保留,之後在原社務所與神樂殿間的位置則曾經建有一座游泳池,可參考旅的火車頭 (電影「空中小姐」中的畫面)

 

以早期之圓山大飯店為背景的明信片(此為《鞠園》文史與集郵論壇 sorsor 的珍藏),當時仍可看出原通往台灣神社拜殿之階梯部份,而參道左右兩旁的原社務所及神樂殿也仍在

 

取自於國家文化資料庫的台灣神社舊照片,由台灣總督石塚英藏奉獻的石獅則位於神社內苑的第二座鳥居右前方,此圖中的石獅不是很清楚

p.s 根據昭和10(1935)年出版的《臺灣神社誌 (九版)的記載台灣神社之神樂殿(即圖左之建築物)是大正13(1924)826起工大正14(1925)620日的竣工的,故此照片上的年代是錯誤的 ,此外日治時期應該沒有人會把台灣神社寫成神社

原收錄於日治時期《臺南末廣公學校卒業記念冊》中的台灣神社舊照片(取自於網路),可看出由台灣總督石塚英藏奉獻的(右側)石獅之後半部,並可得知此對石獅採取的是與一般狛犬相同的橫向擺法,而右側石獅完整入鏡地舊照片,可參考ㄚ榮的寫真日記 、而yahoo拍賣則有左側石獅完整入鏡地的舊照片

 

以台灣神社(宮) 為背景的繪葉書(取自於網路),可看出原「日本海戰捷紀念碑」之相對位置

 

由金子常光於昭和9(1934)年所繪製的《台北市大觀(翻拍自遠流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台灣鳥瞰圖   1930年代台灣地誌繪集》),可看出台灣神社之相對位置(當時劍潭寺尚未遷移,之後因台灣神社新境地的造營,劍潭寺遂遷至北安路現址,根據由臺灣交通問題調查研究會於昭和14(1939)年9月3日出版的《旅と運輸 第四十五號 》所收錄的 〈 颯爽と行く 汽車の旅窓風景 鐵道沿線案內 淡水線〉仍提到劍潭寺位於台灣神社南側,顯示現今坊間一般所稱的劍潭寺遷移年代為昭和12(1937)年是錯誤的,至於青井哲人所著植民地神社と帝国日本》一書則提到劍潭寺於昭和14(1939)年遷至現址而劍潭寺於日治時期曾為曹洞宗之聯絡寺廟(),除了可經由勅使街道(今中山北路)前往台灣神社之外,尚可利用淡水線鐵路至台灣神社(乘車至宮ノ下驛(戰後改稱劍潭站)下車後再步行約300公尺即可抵達台灣神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