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51101從時光中抽離

人的意念強大到可以主宰很多東西,具體如生活瑣事,抽像如人生悲喜;可是再強大它也拿許多東西無能為力,比如時間。冬去春來,夏桑以及,能由著你的喜好逆轉嗎?不,不能。在時間面前,我們只是苦苦掙扎的蜉蝣。而且越是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越快,痛苦卻素喜拖著腳步慢慢抽離,一步三回首般與我們難分難離。於是不禁慨歎,這時光啊,紊亂了。是的,時光紊亂了,打從我踏上這片土地開始它就紊亂了,有時惶恐極了,總會和朋友玩笑:在這裡地球莫不是轉得都快了?因為時光紊亂了,所以人情冷漠了,大家都在努力,努力追趕時間的步伐。每個人都行色匆匆,生怕被落下,所以每個人都學會了冷漠,多情只能被拖累,自己主宰自己尚可,若是多了一個人就吃力了,有被遺忘的威脅。本以為時光只是以這樣的姿態紊亂了,誰知它的紊亂還不僅僅如此,它總是走極端的,在一些人身上走得太快,在另外一些人身上又走得太慢。在這個城市裡見得最多的不是生離死別的悲喜,而是兩種極致,一種人在拚命掙扎,他們的人生匆忙得連駐足寒暄的時間都沒有,而有的人卻甚是悠閒,悠閒到了不知道該以何種方式來殺死時間。時間就是資本,可是資本也就是時間,前者因為沒有其他的資本可以來揮霍,所以只能抓住僅有的不多的一點時間來為自己爭取更多的資本。而後者卻因為有了其他的資本,所以為自己迎來了足夠的時間。我雖也沒有資本來換取時間,可是還是任性地給了自己一個駐足觀望的理由,因為我的心是不屬於這裡的,我的魂也不適合這樣的戰場。我也不想用我的時間來為自己換取什麼資本,我是個念舊的人,同時也是個懶惰的人,所以有些東西不想放棄,比如記憶。午夜夢迴,總是有一些人、一些事固執地徘徊腦海,久久不肯散去,不是我記憶力太好,而是人太固執,固執地不肯忘卻。所以在我的腦海裡時間也是靜止了的,它被禁錮了,禁錮在母親美好的容顏裡,禁錮在姐姐的笑靨中,禁錮在兒時酸酸甜甜的杏子裡也禁錮在了那一方小小的土堆裡。那是我畢生不想忘卻的失去,所以我與時間打賭,賭我不會忘記,賭感情的忍耐,賭人性的倔強。十幾年倉皇而過,輾轉了諸多地方,我改變不了時間對我容顏的塑造,也阻止不了時間對我性格的改變,卻終究還是能夠在自己面目全非之前守住心中那一塊小小的純潔的地方。那裡桃紅柳綠,那裡嬉笑聲聲,那裡有慈愛的家人,那裡有高大的杏子樹,當然,那裡最重要的是有一方小小的土堆。它埋葬了些什麼?到底埋葬了些什麼呢?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我與諸多的人

(繼續閱讀)

201205010517愛你是家常的幸福

現在應該算是初夏了,天氣卻還是不穩定,一會風一會雨,溫度也變化很大,前天穿著毛衫都覺得不暖和,今天太陽一照體恤衫似乎都有點穿不住了。下班騎著車子穿過集市,一車一車的新鮮蔬菜很惹人眼:碧綠的長長的辣椒閃著蠟質的光,嫩嫩粗粗的蒜薹紮成一捆一捆的;應季的大地菜應該屬生筍了,淺綠胖胖的筍頭上一簇簇長滿碧綠的葉子,躺在售貨車上像開心的小孩子,茄子黃瓜西紅柿是搭成一垛一垛的,紫的紅的黃的綠的,是盛開的家常花朵!不禁停下來看看,“買兩個西葫蘆吧,多嫩啊!在家裡擦成絲兒,攤小麵餅可好吃了”賣菜的大嫂招呼著,“那買兩個吧!”。清晨早早的起來,把西葫蘆用水沖洗一下,不銹鋼的擦床兒靠在菜盆裡細細的把半個西葫蘆擦成絲兒,撒點鹽,放一點喜歡的調料比如蔥姜蒜末之類,攪拌均勻稍醃一醃,有嫩綠的水兒出來。再從冰箱裡拿一個小火腿腸,放到砧板上順著切細條,再橫著截幾下,用刀把他們搶到西葫蘆絲上;用白色的面勺子舀一小勺麵粉放進去,打兩個雞蛋,用筷子順一個方向攪拌,就成了粥粥兒狀。再把平底的煎鍋放在火上,耗乾水分,刷上一薄層明油,當油五成熱時,用大勺子舀上面糊糊從中間開始一圈一圈的向下淋,麵糊糊像是調皮的孩子般吱吱叫著,向四周歡快地跑著,匯成一個圓圓的大片兒,上面點綴著嫩嫩的綠絲絲兒,粉紅的火腿絲兒,還有稀稀點點的香蔥末兒,一如你調皮的眼睛在在對著我笑。只需要一小會兒,面開始發出陰陰的光,用鏟子沾點油在上面淋一圈,順勢翻過來,吱吱的歡叫聲又響起來了,絲絲裊裊的白煙也從鍋底冒出來,啊哈:一個邊緣酥脆金黃,內裡柔軟勁道兒的小餅就可以上盤兒了,我們這裡把它叫做面坨兒,嘿嘿倒也很形象啊!張兒昨天教了我一個湯品:在炒鍋裡放一點底油,放入蔥花蒜瓣兒炒香,然後放切成小孩手指粗的去皮土豆條兒,炒一下;最後放西紅柿丁兒再炒出香味兒。湯鍋裡放多量水,把剛才的菜放進去蓋上鍋蓋大火煮開,同時用一個面盆放一些麵粉,間斷的淋入清水,右手用筷子迅速攪拌成細細密密的須絮兒,撒到滾開的水頭兒上,再煮開,盛到湯碗裡,湯湯是柔柔的淡黃紅色,有麵粉與土豆西紅柿混合的清香,喝道嘴裡面疙瘩兒很細膩,土豆又面面的,清爽宜口,和你一起品味混搭的飯品多美好啊!喜歡這樣的家常小幸福,只要你在我的身邊,你的手在我的手心裡邊,擁在一起看那棵黑棗樹的枝葉“不楞”一聲直直的挑過窗台,然後

(繼續閱讀)

201204231101一隻黑狗的亡命之夜

我有每天晚上散步的習慣。那晚我依舊沿著人民公園旁的公路邊人行道緩慢地朝公園走去,快到崗貝公交站站台的時候,突然聽見旁邊公路上傳來了砰的一聲響,接著有小轎車的急剎車聲,我猛吃一驚:完了,有人撞車了!轉頭望向車水馬龍的公路,卻看見了一隻黑色的似乎是雄性的大狗從一小車後面鑽出來,後腿顯然斷了一隻,一瘸一拐地在密集的車流裡想逃出生天。正是晚上九點多鐘,出租車、私家車快如閃電,別說是隻狗經過,就是一個人穿過馬路,估計也給撞飛了。這只沒有學習過公路交通法規和條例的狗是活該倒霉了,顯然這事故它要負主要責任。這時候,它的鼻子裡發出恐懼的嗚嗚哭叫,這也許是它平生以來第一次發出可憐的哀鳴般的哭泣和祈求聲音吧,它平時一定是威風凜凜的,看起來它是很壯實的,在主人那裡,它一定像個孩子般乖順和被寵愛吧。但穿過這條公路並且選擇在這個時間,絕對是個糊塗到頂的昏招啊。也許我們沒有設身處地為這只健壯的黑狗著想,它大約想去馬路對面的人民公園,那裡不但是人類晚飯後散步健身的地方,也是狗們談情說愛、歡樂嬉戲的場所。它的異性朋友也許就在那個山坡後面某個樹叢裡等著,它能不冒險衝過馬路嗎?興許平時也曾經這樣衝過去了,它就當作了經驗,它的膽量超過人類,可是智慧畢竟要稍遜一籌。這次它的處境是相當的不妙啊!我看見撞了它的那輛出租車並沒有停,只是稍稍減速就又提速開走了。司機肯定明白是撞了一條狗,至於狗是死是活,他是不想管了,法律可沒有規定給一條狗如何賠償,他用不著停車下來看一眼傷狗或者死狗,他也不需要查找保險公司或交警隊的電話,他和它不是同類,他甚至沒有絲毫的愧疚,並且還會低啞地罵一聲:“死狗!”他正在爭分奪秒地跑營運,車速最少也在每小時60公里以上。就是正面發現了狗衝過來,也是剎不住車的。黑狗已經沒有閒暇去理會誰撞了它,它此時瘸著後腿,十分艱難地一顛一顛地在車網裡穿插迂迴逃命。但它這時候又犯了個錯誤,它朝著車頭大燈的方向斜穿馬路(其實也不算錯誤,它要看清楚來車,判斷來車的車速和可能逃命的機會)。它的眼睛被車燈直接照射,可想而知,眼前肯定是一片漆黑。這不,我還沒有從它剛才被撞的巨響中醒悟過來,馬上又聽見了砰的一聲響,這次沒有剛才聲音那麼巨大,但我清楚地看見,黑狗被捲入了一輛私家車的車底了。我心想,這就叫“是禍躲不過”吧。這黑狗今晚上是該當走霉運的了。這下還能夠有活命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