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51854第一屆角川輕小說大賞金賞作品《罌籠葬》閱後感

  嗚哇,好長的標題~= =|||
  為了證明我不是個每天只會噗浪的人(毆),看完了目前正當紅的金賞作品,還是來Blog除除草唄~

  以下心得有劇情透露與探討,沒有看的人請勿自行踏雷唷墨

 

 

 

 

  未免文章繁瑣,故事大綱與人物介紹就不在這裡提了,有需要的人請自行去理解,我們就直接進入探討的正題。

  *【中文程度的低落】
   其實這是我看完此書第一個想討論的現象。但先不針對作者,我是指大眾的反應。《罌》書一出所造成的兩極爭議,相信關心此書的讀者們都時有所聞。其中最大 宗的負面爭議,不外乎就是說此書的用字冷僻艱澀、對讀者不親切的行文方式等等抱怨。從這麼多意見中我得到的訊息是:現代的許多年輕人(我不是說全部)是不 善閱讀文字的。這個社群已經習慣了圖文並茂的頁面,或是簡潔的短句子文字。從水果日報、噗浪、PTT的盛行,我想很難不去注意到這種現象。(說到PTT, 我想我最需要習慣的是發文需要重新排版,務必力求文章各行句子相隔一定的間距,並且每段以短句子為主的文章最能為大眾所接受。一但一個段落充斥著許多句 子,使得每一個段落都像個長方形塊狀區域時,在這個社群眼中就會被視為「方塊文」,而被抱怨閱讀介面不親切。)

  除了難以閱讀「方塊 文」之外,這個社群的認字能力還不夠深遠。俗諺「有邊讀邊,沒邊讀中間」自然是中文很普遍的辨識方法,卻也造成了一種隨意的態度:認為隨便念也無所謂,聽 得懂就好。因此處處可見許多錯別字,新聞也常聽到主播口誤,以做學問來說這都不是正確的態度。我感激我的母親從小就幫我買了辭海大字典,再加上自己對語文 領域是有興趣的,從小我只要遇到不會的字就馬上查字典,查它的讀音、意涵與用法。不知不覺認得字就比同齡的多,四歲時就能逐漸讀報認字了。並不是說認得字 多就有比較厲害,只是其能力的確可以帶來優勢:當你寫文說話時可以用更精確的字詞來表達自己的意思,而不是用模棱兩可或是膚淺的文字來隨意表達。再說,這 是我們民族自己的文字,我們自己不求甚解,難道要等到外國人學得都比我們好了才來後悔嗎?

  看到有些《罌》書的讀者表明,別說劇情了, 一開始甚至連書名都唸不出來。翻開拉頁看角色介紹,哇~怎麼個個都是使用冷僻的字眼當作名字,於是不免心生退卻的念頭。其實直到現在,中文對我來說還是有 許多生字。畢竟這個文字流傳了幾千年,要認根本認不完。我也能夠理解看到筆畫多的字就想跳過的念頭,不過一但逃避,下一次遇到你還是不會。所以乾脆每遇到 生字就查閱字典,將它認得。認得字越多,閱讀自然越無礙。這是我一直很想勉勵大家的話,因為知道自己不夠好,才要更努力地向前求知。

   相較於時下網路小說、輕小說的氾濫,《罌》書的作者-久遠確實在這個力求白話文學的領域之中補捉到他人的目光。但《罌》書絕不是什麼文言文(當然更不是什 麼駢文),它還是白話文,只是較為經過修辭修飾,所以看似精美雕琢,事實上也沒那麼高深(我相信一堆中文老學究之類的專家人物可以不動一根眉毛就挑出一堆 毛病吧XD)。

  文藝少女,尤其偏耽美類型者,都較為固執於琢磨文字。如何將文字表現到更符合她們心中的美感,是寫文的一大重點。所以 不只是行文的方式要美(尤其是形容、敘述、動詞的運用都要很注意,偏好冷僻新奇的用法,讓人以為造詣之深)、書名與各回章節要取得美、連人物角色的名字用 字個個都要符合美感。我也經歷過文藝少女的時期(驚),以前我們寫個文章,辭海是絕對必備工具,取個名字非大費周章地翻找字典不可,並不是要看筆畫還是生辰八字,無非只是要找個讀音美、字形看起來更美、又符合角色特性的字來取名字。其實一切都是耽美取向的少女情懷作祟(攤手),好處是這時期認識的字是最大量的XD

  *【多元文化的融爐】
  以前我們常在書中看到「美國是多元文化的大熔爐」這類的話,隨著世界已成地球村的現在,不只是美國,世界各地都承受著各方文化的衝擊。台灣年輕人寫個文章,可以充斥著中文用法與台語用法,可能又夾雜著日文與英文,甚至網路語言。現在已經沒有什麼是唯一純粹的了,我覺得。

   看到《罌》書更讓我深有此感。首先拿到書,真是驚喜地發現這本書精美的不得了,不僅印刷、用紙的質感都相當好,封面與插圖亦非常吸引人,完全不輸給日本 正統的輕小說。拉開拉頁看角色介紹與設定,不難發現各個角色的穿著都融合了各國特色,無法單單以「中國風」一詞來概括。但請容我在此讚賞一下繪者 Izumi的畫技,角色設定實在非常成功,給人的印象很深。衣服與扮妝也相當好看,希望會有書迷願意cosplay一下(遮臉)。

  撇開插圖設計,書中的用詞與世界觀亦皆不是以「中國風」一詞來概括。先說用詞,我只要舉一個最明顯的例子:作者在形容色義人-拂梢的頭髮時,通常會用「葵藍色」 這個字眼。說實在我從小到大從未聽過、學過這樣的字眼可以形容藍色。一般我們說到葵花,首先想到的不就是那黃橙橙的向日葵嗎?那為什麼這一詞對我的理解上 沒有障礙?這是因為我也受過日文的教育,知道「葵」的發音為「aoi」,日文亦有「藍色」之意。就像若我寫「茜色」,可能有點日文底子的人就會知道我是指 「紅色」(akane,可寫成「茜」或指「紅色」)。不過其實在中國古時茜色亦指紅色,只是我們現代人已不這麼用了就是。從這點就可看出作者多少有在接觸 日文相關的作品,否則以台灣純粹的中文用法是絕無葵藍色這種形容法。

  再說世界觀的部份。相信此書能獲得金賞,一定是其在世界觀與劇情設定上較於它作完整才得以勝出。請別小看「完整性」這個優勢,很多人寫文章都是虎頭蛇尾、大起大落,或是設定上有什麼缺陷導致敗筆。相較於此,雖看似平淡而循序漸進,但有完整設定的人反而可以完滿收尾並得到評審青睞。想當初我得到校內文學獎之首也是只因為較它作完整罷了,並無其他突出之處^^;;;。

   回到正題,《罌》書的世界觀設定非常完整,所以不免讓人覺得繁多。再加上一堆自創名字,用字又冷僻陌生,難免會讓人打退堂鼓。之前曾看到PTT《輕小說 板》有板友提出「少女武俠」之名詞,雖然我也覺得相當有趣,不過我想說的是,在架空、奇幻文學裡,由於是自創一個截然不同的新世界,為了劇情所需而設置相 當多的規矩與設定都是必然的,否則這世界便不能運作。諸如《哈利波特》、《十二國記》還有許許多多奇幻文學不都是有繁複的世界觀設定與角色設定嗎?它們也 同樣地自創了相當多的名詞來稱呼這些新創的設定與規矩。所以如果是常讀奇幻文學的讀者,相信應不會被《罌》書中的世界觀之繁複所嚇壞。而且要我說嘛,主角 塚幽冥工作的地方與內容簡直就像《少女系Bleach》,所以真的不難懂(大笑)。

  所以,雖說地 獄十庭等各部會名稱出自中國,但籠庭運作方式卻像日本漫畫,羔羊祭品的概念又源自西方,文化融爐一說在此可見一斑,但具體來說,東方味道的比例還是偏重 的,只是並不侷限於某一國。這是我們台灣新一代年輕人身上所背負的概念,我們所受到的資訊與概念從四面八方齊聚而來,國際化是很好,只是很難純粹了;不純 粹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對於保存我們自身獨有文化的方面要更加注重與關心,免得再過幾世代之後,這些獨特都已不再。

  啊 啊,說到中國再多嘴一下。看到作者使用「五蘊」一詞來使主角群們分別擔任我倒不覺陌生。五蘊是於佛教用語,出自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由於許多年前自家客廳電 視後方的牆上曾掛了好幾年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書法,很大一幅,好像是別人送的吧。看電視閑閑沒事的時候就看字照著唸,結果沒想到不知不覺就背起了前幾段 (註:我們家只有我這個怪咖這樣= =|||)。事隔多年這幅書法早就已經不知去向,不過我居然都還是能記得當初背起的段落(爆汗),所以看到「色受想行識」不但不大驚小怪,看到幽冥主受亦 不會即刻想歪(笑),還很認真地跟我妹說:「哦~這是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的五蘊咩.......」大家可想而知我妹當下的驚恐表情吧XD。我真是個怪人,對不起...OTZ



  談完這兩大現象後,我再輕鬆談一下對此書的角色設定與劇情心得好了。先說角色,最喜歡的是-..............黔潤(大羞)。為什麼我的屬性就是對這種看似輕浮實則認真的角色吸引啊,我絕對不是無良婦女啊母親大人!!(跪泣)而且黔潤越到劇情後段越展露出認真與忠誠,這麼萌的轉變,姊姊我怎麼承受得住啊!!~(鼻血噴)

  其實作者設定的五義人都有其明顯的屬性:幽冥(弱氣受)、繭(萬年天然正太受)、拂梢(傲嬌)、睛(女王受)、畔(腹黑)、樨臣(冰山無口)。這麼明顯的好處是讓讀者增加辨識度,壞處......也不能說壞處,應該說是缺陷- 就是角色只能照著譜走。照著譜走就很容易讓讀者猜到劇情,這在需要解謎的劇情上是相當吃虧的一環。若能讓讀者在摸不著頭緒的情況下悄悄舖梗,接著在劇情中 段不斷放出許多煙霧彈給予讀者錯誤的提示,最後謎底解開、真相大白,讓讀者驚呼連連,我想這是所有作者都期盼的自負感。沒人期待好猜的劇情,因為沒有新鮮 感,除非你有其他的優點可以掩蓋之,否則將是一大創傷。

  《罌》書一開始的幽冥OS,就讓我猜到她的真實身分,只是不能得知確切的換魂經過。也有讀者很厲害,一開始就知道始作俑者就是曹畔,犧牲自己並利用人性的脆弱與黑暗突破四百年的僵局。這點我是沒猜到,當下只覺得這作者分明是開便當店的嘛(笑), 便當發得毫不手軟是個優點(像有些作者死也不發便當,反而為人詬病其主角威能或強運),但是也要發得漂亮、發得有必要。如拂梢的便當我就覺得發得也實在是 有點.........(汗),樨臣的便當更是驚險。總之發便當也是一門學問與藝術,作者以新人之姿就如此勇於(?)發便當值得嘉許,不過也許未來要更加 琢磨一下解謎與發便當的關連性與技巧就是。

  《罌》書充斥著作者想表達的「想再見好友一面」的心情,我想大家都能感受得到,這是很沉重 又帶著希望期盼的心情。即便知道輪迴過後,就算再見到卻還能認得的可能性近乎為零,但只要抱著希望,人就能繼續走下去。這種較為正面的態度是值得嘉許的, 如果金賞的作品是風花雪月、男歡女愛氾濫的作品,可能我會想摔書吧(汗)。還好主角群間所維繫的情感都藉由淡淡、曖昧的文字表達,反而很有餘韻、令人遐想 (毆),不知道有沒有人已經開始創作同人誌就是了(爆)。

  總而言之,《罌》書不論是作者還是繪者都擁有不錯的潛力,未來發展值得期待,希望他們下次能創作出更令人讚嘆不已的作品。不過,在這個資訊媒體過於發達的社會,我不禁也替作者拿了頭銜與獎金之後所背負的沉重輿論壓力感到辛苦(笑)。

回應

*偽‧文藝純愛派氣質美少女。實質上具有傲嬌與天然呆雙重屬性。
*擅圖文創作。以ACG、美食、網路、電影和書為糧食。
*是只要睡眠跟吃喝有達到滿足,就一切好說的O型。
*最討厭勉強別人或被別人勉強,可是卻常常勉強自己。
*不論是食物的喜好還是待人處事,都是吃軟吃不吃硬的類型。

    沒有新回應!
Re:[HP串聯‧青春十...],By 日光墳場 於2005-10-15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