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18殘荷

我終於有時間在九月的午後去湖邊看那些即將枯萎的殘荷。曾經很多次看過亭亭而開的荷花,卻從來沒有看見過殘荷。聽朋友說,雨中的殘荷有一種別樣的淒美,於是,我決意要在這個秋後的某一個雨天去看殘荷。這一天並沒有下雨,正午的陽光烈烈的照在湖面上,湖邊的垂柳在微風中輕輕地搖曳著。清雅脫俗的荷花已經不見了蹤影,大片大片的荷葉和衰敗的荷莖,依舊固執的在湖面上堅守著,有些荷葉已經退去了翠綠的色彩,有些微微的捲曲著泛黃的葉邊,有些已經變得乾枯垂落。陽光下,佈滿了青藻的湖面像鏡子一樣倒映著不再美麗的殘葉與落花。遠遠望去,湖面上沒有了六月荷花欣欣向榮青春勃發的繁盛,淒清冷落中,卻好似有一種生命的力量還在固執地堅持著最後的頑強。湖邊的行人很少,人們好像更喜歡欣賞大自然最美麗的形態,殘荷衰草,落紅敗柳都是生命的尾聲,沒有人會在意一場繁華的盛宴之後,還會沉澱一些什麼樣的心情與哀傷。我獨自在湖邊行走,我的影子也倒映在陽光下的湖面上。此刻,我並沒有體味到“留得殘荷聽雨聲”的淒涼與冷清,相反,我看見了一種生命的悲壯與淒美。或許是秋天裡的陽光給了殘荷最後一抹悲壯的美麗的,或許是沒有蕭瑟的秋風,於是也沒有了哀婉的心境。在盛開與衰敗之間,在繁榮與落寞之中,我看見了生命在不同時間,不同形態展現出的一種別樣的風韻。陽光下的殘荷,並不淒婉,枯萎的葉片在陽光裡堅守著重生與希望,固執的像是一個佈滿滄桑的老人,在榕樹下守望著年輕的愛情,殘缺中有了一種生命最燦爛的憂鬱之美。六月,我曾在這湖邊行走過,那時有很多人拿著相機在拍攝水中荷花亭亭的身影,也有一些人支著畫板在描摹著“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嬌羞。而如今,被所有人都冷落了的殘荷,冷清的獨立於湖面,望斷秋風。不知殘荷寂寞的心裡,是否已經深深體味到這淒冷落敗中的世態炎涼,是否還會在凋零與枯萎中,常常想起繁華時歌舞昇平的美麗。我問殘荷,殘荷無語;我問秋風,秋風無言。久久地凝望著微風搖曳中的殘荷,我悟不透敗落與再生之間究竟隔著怎樣一段生命的玄機。如果說衰與敗都是興與盛的開始,那麼每一段生命的成熟,是否也都預示著下一輪的衰老與哀敗。突然間有一種感動在心中瀰漫開來,我不知道我行將老去的生命,是否會如殘荷般昂揚與從容,我不知道我生命中最後的守望,是否也會有一種別樣的壯美。在與殘荷對視的剎那,我看見了那些枯枝敗葉靈魂中不願輕易放棄的孤傲,

(繼續閱讀)

201204282147天暮沙(二)

紅的如此嬌翠欲滴。我望向你。我說,你是妖精。能盜人魂魄的妖精。你歡聲如斯,在我面前像孩子一樣的跳著。如同枝上顫動的紅花。翌年,慢慢發展起來的伯明國開始自興土木,不願依附於強大的炎耀國,斷商路,絕往來。與鄰國天月國互為猗角,守天塹而望北狼。我倚桃園樹下,手中拿著棋子,凝神,卻停在空中。春風吹著素衣,拂散身上的寒氣。你坐在我身旁,靜默不語。這一年來,你的馬兒疲於奔往,消瘦不少。而且你每次來都顯些慌亂。你瞞不下,笑著說,其實我是千紙國公主。我只是略為應聲,你反而比我更驚訝。驚訝我的不驚訝。於是我每天必早早立於桃園。樹上雀兒咂咂叫著,它知道我在等什麼。也知道你必然來。可是,如今,你依然在我身邊笑著,卻不知我在愁什麼。因為你不知道,我其實是天月國國主次子。秋,炎王出兵五十萬征伯明,伯明依天險,妄自尊大,連連戰敗。伯明國派人刺炎王,未果,王怒。秋末,早以深入伯明的炎耀奸細騙取伯明丞相信任,得伯明地勢圖。冬初。伯明,滅。唇寒齒亡。我關好桃園門,你扯馬韁驚慌奔來。我不想騙你,終於告訴了你一切。雪漫無目的的飄在蓑藜上,你噙著淚,撲在我懷裡,說不要我離開。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還是緊緊的抱著我。我感覺有什麼在臉上結成冰,手指僵在你的起伏的背上。那年冬天,如此蒼白。你停止抽噎,將暖玉放在我手中,說,見此玉猶見人。我抽出腰間紙扇,放在你手裡。在白雪覆蓋萬里枯草的時候,你睡在我懷裡,在桃園裡坐了一夜。我把你扶進房間,手觸著你溫熱的臉龐。你果然是個妖精,是個偷心的妖精。我幫你蓋好被子,紅燭已淚干,只好再添新的。掩好門,輕憮白馬銀鬃,輕輕牽馬而去。雀兒早已離去,而這淒楚的雪飄在臉上,告訴我,我也即將離開這個最溫暖的地方。但我知道,你醒來必會看到桌上的信箋:?如若不死,等我回來……小佳的天空 |斯勤主義 | 午夜愛影的飛翔 |「20後」小魔女BLOG

(繼續閱讀)

201204231615月色如故

午夜深處,在殘醉中懨懨醒來,夢見在老屋幽僻的花園裡憩息。滿院落的月色如故,只是自己曾經的青春不在,白髮如霜,皺紋成河。參天古樹之下,籐蘿飄飄。四處冥寂無人,惟有牽牛花越過籬笆,在牆頭開著腥紅色的花,一路逐月而進。這顯然是一個人跡罕至的角落,我坦然地把自己交付大自然。屋後的竹林蔥蔥鬱郁,在大山腳下,靜靜繁茂成一幅欣悅的圖景。園中菜畦碧綠,四處生機勃勃。流動的空氣裡,洋溢著各色菜蔬的清香,甚至於還有剛剛翻轉的泥土味兒。我一個人長久地坐在園中,用心細細打量每一個微至的角落,心靈陶醉其間,不帶任何一丁點兒情緒。幻化之間,我似乎感覺到自己或許就是一棵正在拔節而長的青菜,拋開人世慾望,拋開宗教哲學,拋開浮煙名利,全身心轉向自然的生命,心靈頓時開闊起來,似乎洞悉了活著的奧秘,體味如此清晰,卻無法與人訴說。遺憾的是,夢終歸醒來。生活的道路本是可以如此自由,如此甜美,只可惜,在紅塵學深處,我們漸漸迷失了自己。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