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582010年冬天

歲月的睫毛輕輕拂過時光的面頰,我眼眶裡的淚水甚至來不及從臉上滑落,2010年的秋天悄然過去,眼看就要小雪了,電熱毯早已爬上我的床,仍舊滿心寒冷。我夜夜裹著被子睡成一個大頭蝦的模樣,網上說,保持這樣的睡姿的人沒有安全感。我始終是沒有安全感的吧。2010年的秋天與以往一樣,多雨的南方沒有香山紅葉,綠化過的城市亦沒有秋天的蒼黃。與以往不同的是,這個秋天我回故鄉呆了些許日子。塞北秋天的蕭索強烈的撞擊著心靈,下車時有微雨清洗秋天,也許是我的故鄉正以淨水潑街的方式歡迎遠歸的女兒,沒有黃土墊道,千里沃野儘是黑土。呼吸著空氣中熟悉的味道,我的淚水奪眶而出,然而熟悉的是味道,不熟悉的卻是街道。許多年前宇表妹的QQ簽名上寫著“到不了的是遠方,回不去的是故鄉”,那麼,我的故鄉是回不去了吧。人是會變的,更可怕的是人會根據自己的意識改變客觀的世界,而我的意識在城市化的進程中便毫無輕重了。在湖南的時候,我覺得故鄉遠在天外;在故鄉的時候我又覺得,故鄉遠在夢裡。概括起來便是我已沒有了故鄉,於是我深深的悲哀起來。李哥頭上有一層一層的白髮了,梅姐臉上有一道一道的皺紋了,外婆行動愈顯緩慢,爺爺的脊樑再撐不起中山裝,奶奶臉上的肉鬆懈成一張麻將牌……李哥和梅姐老了,外婆老了,爺爺奶奶也老了。時間真的很可怕,人年輕的時候對著鏡子做鬼臉,年老的時候鏡子總算是扯平了。到家的第三天開始感冒,斷斷續續的咳嗽到現在,我是一個小心眼兒的人,禁不得半點打擊,在這樣的一個秋天,看到這樣一番情景,我的心真的承受不住。這個秋天,流去了我半年的眼淚,無法抑制的心痛令人窒息。南方的季節交替來得並不明顯,明顯的是我的失眠。失眠總像那些愛拖堂的老師一樣,來得那樣準時,走的卻是那樣遲。我整夜整夜的窩在床上看書或者用筆記錄一些頭腦中閃現的東西,檯燈的光芒很冷,電熱毯的溫度似乎不能直抵我心裡,於是我時常凍得渾身發抖。我就這樣發抖著看完了陳丹燕的三本書和一些在圖書館借的書,寫了一些文字,偶爾翻出來回味當時的想法。十月去了一次張家界,一天半的時間安排得滿滿的,回憶起來心裡也滿滿的。我是個很容易滿足的孩子,張家界之旅讓我興奮了大半個月。偶爾去翻翻那些途中的照片,雖然拍得不怎麼樣,但是舉起相機的剎那,我是幸福的。十月的最後一個週末,小容姐通知我去參加演講比賽,好久沒有出去的瑟了,很激動,當晚寫

(繼續閱讀)

201204231816故土:一片木葉

那是春天,那是一片木葉,那是我的村莊踩著輕盈的節拍,我不能走得太遠了。遠處繁花似錦,我只留戀眼前奪目的綠。四起的涼意沒有盡頭。彷彿一個突然沉默下來的人,他的身後,那些孤獨遲疑,像活潑的小獸。我喊著,喊出那些過往的日子。我不回頭,我想像一片木葉在春天小坐。葉柄之處有傷痕,有脫落時差點脫口而出的慌張。我依舊是冬天的裝束。我愛著薺菜,愛著水葫蘆,愛著一片讓我想起故土的木葉。我愛著一片木葉週身的鄉愁和痛楚。生活的苦水已經把我淹沒。我茫然,一次次走失。我等著陽光溫柔地喚醒一片木葉,喚醒我的童年。我擔心我會想起那些不幸。我擔心我會忘記一片木葉被另一個陌生人吹響,擔心單調的音符吵醒細微的憂傷。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