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211432018.02.08 抓狂美術館 The Square

抓狂美術館.jpg - 日誌用
抓狂美術館.png - 日誌用

不曉得是否導演為了凸顯問題,而讓片中大量的出現乞丐,
還是其實在瑞典,真的有那麼多行乞的人,我有點訝異。

瑞典一向讓人感覺是歐洲先進國家,社會福利好,但或許這是外界的看法,
導演試圖用這部片子,讓人們看到瑞典,瑞典人,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不管是乞丐還是詐騙扒手,片中一再的挑戰著所有劇中人物,甚至包含觀眾對人的信任。
對於呼救的人,到底要不要停下腳步伸出援手?那些乞丐真的無計可施只能行乞嗎?
住在貧民大樓裡的就比較容易是罪犯嗎?那些對我好甚至獻上身體的人,真的是愛我的嗎?
透過美術館長的經歷,拋出一道又一道的問題。

當中我認為最精彩的一場就是晚宴中安排好的猿男表演,
猿男事實上已在前面多個鏡頭出現過,美術館中某項展覽投影出猿男的臉部特寫,
不時傳出的哼氣聲與咬牙切齒的表情,具象化館長內心的焦慮與憤怒。
正式登場時,原本眾人還以一種:
「這是一場特別的
Show,我要以輕鬆的方式帶著藝術眼光來欣賞,
要是露出驚慌或者異樣的神色,是會被瞧不起的,所以不管發生任何事,
我絕對要以最從容優雅的態度面對,以顯示我對現代藝術的品味不凡」
這大概是我能從所有廳堂之中的人身上解讀出來的共同思想,
如同那群只聽館長演說卻不理大廚介紹精心準備的料理,爭先恐後地去拿食物。
在這虛偽的表象之下,當表演逐漸失控,擔心自己成為大驚小怪之人的心思,
讓大家選擇依然袖手旁觀,即使那份輕鬆
(不管是真輕鬆還是裝出來的)已經不復存在,
還是沒有人願意站出來阻止這一切發生,
因為每個人都害怕,當真相揭開,演員謝幕褪去猿男角色之後,自己的過度反應,
如同那位竭盡全力保持風度,卻還是動怒離席的先生一樣,會成為眾人的笑柄。
直到最後一刻,事態要發展到無法收拾的那一刻,才有人願意挺身而出,
然後,有人發難之後,眾人才前仆後繼的去制止猿男,甚至毆打他。


很熟悉,對吧!社會的冷漠除了建立在對他人的不信任之外,
也建立在害怕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安全感,縱使現代藝術是一門非常追求創新、
獨特的藝術,懂得欣賞的人,或者,自認懂得欣賞的人,還是不能逃離人性的桎梏,
所以
THE SQUARE的精神
「廣場是信任與關懷的殿堂,在裡頭,我們有同樣的義務與權利。」
從來沒有實踐過,因為我們都拼命地想高人一等,但實際上在內心深處,
我們做到的還是想跟別人一樣來自保,保護安全也保護自尊。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