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42311黃怒波房地產業要對暴利時代說再見_1



內容來自sina新聞

黃怒波房地產業要對暴利時代說再見



??北京中坤投資集團董事長黃怒波

??房地產業要對暴利時代說再見

??索寒雪

??黃怒波回憶30年前的自己,那個時候,他還是中宣部的公務員,騎著自行車,在中南海閑逛,30年後的今天,他已經成為中國旅遊地產的領軍人物之一。

??目前地產行業進入到一個新的時期,黃怒波認為,地產業是時候與過去的暴利時代說再見瞭。

??“ 再見”也是

??一個新時代開始

??對於五十多歲的黃怒波而言,在人生的每一個轉折期,都會充滿自信地去迎接挑戰。而30年前,他的選擇就是從政府官員轉型去做商業。

??“1984年我還在中宣部,有一次記憶特別深刻,在中南海裡,有一天在路上,我騎著自行車,前面有兩個人在走。最後一回頭,原來是胡耀邦同志,嚇瞭我一

跳。但是那個時候領導也很隨意,根本看不出來。那時見證瞭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改革的大潮,這讓我覺得很幸運,看到瞭中國正在發生重大的變化,覺得是不是要換

一種活法,不一定在中宣部,或在中央機關。後來到1990年我下海瞭。”黃怒波在論壇現場與大傢分享人生那段艱難抉擇的歲月。

??“人生需要新的活法”是黃怒波性格的基礎“色調”。他害怕自己落後於這個時代。“中國經濟發展瞭30年,我們這些老男孩害怕被時代落下。”

??回憶最初下海的那段歲月,“原來行業是粗獷型的,我們當年不知道什麼是蓋房子,不知道什麼是做企業。”

??彼時黃怒波開始關註《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 )》。

??“我是看《中國經營報》開始做企業的。它培養瞭一代企業傢,再看《中國企業傢》雜志,學習什麼叫企業傢。這代人就是這麼走過來的,沒有進入到學校,也沒有EMBA、MBA的教育。”黃怒波表示。

??“《中國經營報》其實也是我們的。”黃怒波對《中國經營報》總編輯李佩鈺說道,“當時我們下海的時候,人手一套胡雪巖,講怎麼鉆空子,居然做成瞭大商

人,在那個時候,我們價值觀就是這樣。到後來被誰馴化瞭呢?像《中國經營報》,它給瞭我們很多正面的文章。所以,嚴格來說,幾十年來,隻有幾張報紙每天

看,每期《中國經營報》一定要看,而且很多文章都要把它疊起來,反復地當做一個案例來看。”

??在中國,企業傢都要準備轉型

??在中國做企業傢與西方的環境又存在著差異。

??“中國經濟發展30年瞭,它是整個顛覆性的一個改變。在很多發展層次上舊的業態變化瞭。所以,中國的企業傢跟西方的不一樣,在西方企業傢不承擔失敗的責任,隻承擔資本傢的責任,但是在中國企業傢還要承擔失敗的責任。”黃怒波說。

??作為企業傢而言,沒有太多的辦法,黃怒波一貫的態度是“積極轉型”。

??在中國經濟發展進入到新的時期後,房地產行業的“衰歌”一直不絕於耳。很多地產業的分析師認為,房地產行業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

??走在十字路口的房地產行業正處於抉擇和分化階段,然而這個時候也正是尋找和挖掘企業傢精神的時候。

??“對行業來說,必須積極轉型。在目前的基礎上該怎麼轉就怎麼轉,這個行業是一個"吃"政策的行業,今後不會存在超過別的行業的暴利。現在是回歸正常的時候。”黃怒波對房地產行業的未來並沒有那麼焦慮。

??房地產行業回歸常態後可能每一個企業傢都是以正常企業傢的身份,而不是以暴發戶的身份存在。所以,這是一個好的機遇,在這個機遇上,整個企業傢群體也好,行業也好,要積極投身到轉型當中,尋找新的未來,至少給後代人創業,要看到我們這代人的一些精神。

??但是,轉到哪裡去?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黃怒波再次回憶過去30年,“我想下一步堅定不移地往未來的生活方向走。未來需要文化消費、精神消費,市民的生活消費是體育休閑、文化休閑,所以把旅遊做成一個現代服務業的體系,從這麼一個高度來看,要進入這個領域裡。”

??“所以,我們要留下什麼?不但要留下成功的,也要看到死去的。有一個東西一定要留下,就是企業傢精神。在下一個階段,怎麼能夠把狼性去掉,把和諧拿回來,怎麼進化到儒商,做到貧而樂道,富而好禮。”黃怒波說。

??(中國經營報)







新聞來源http://sy.house.sina.com.cn/news/2014-12-27/09135954413515065575219.s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