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00034第二話 鏡の向こうの世界

 全文由沙下夜雪編輯,以下部分聲明:

 .此文為個人興趣,且翻譯並不完全正確,僅供樂趣用。
 .請勿隨意轉載。
 .內容一定有個人性質的胡扯。

 

    ■ 城塞都市アヴァロン

      「啊……剛才的是夢嗎?」莉安諾有些清醒了。「不……不對,這裡已經是……」
      「怎麼?是我睡呆了嗎?我們不是飛到某個地方了嗎?」亞爾沙爾看著四周,心中滿是疑惑。
      「誰知道啊,雖然是夢就好了……不過再來很清楚了對吧。」

      在三人眼前的是與方才甚為相像的場所。
      一樣的塔頂,一樣至上方天井流洩下來的月光,一樣的……天球儀,一樣的現實?

      「這絕對不是夢啊,亞羅溫大人。」
      「這個聲音是……」
      「這裡是另一個世界了。」
      「歐嘉姆大人!」
      「你平安無事!」與莉安諾一樣,在這裡見到歐嘉姆讓亞爾沙爾也放鬆許多。
      「因為我強烈地在心中描繪這個地方的緣故。我正在等你們啊,各位。」
      「哈哈,真是倔強的老傢伙,那其他人呢?」亞羅溫看看歐嘉姆的身後,似乎沒有半個人影了。
      「現在這個地方、這座塔裡沒有其他人出現,我已經在這裡等了一晚了……」
      「大家都到什麼地方去了嗎?」莉安諾說。
      「所幸的是我在這裡與亞羅溫大人會合……而沒出現在這座塔的人,我想飛到其他地方的可能性相當高。也快要黎明了,就從這裡出發去尋找如何呢?」
      「黎明?你說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嗎!?」亞爾沙爾仔細回想,他們來到這座塔前,也不過是剛起床就馬上過來了……「算了,那就離開這座塔吧!」
      「也對,比起待在這裡,出去比較好。」亞羅溫也不反對。「若是這個人數,大部分的危險都能夠迎刃而解吧。總之從城裡開始找。」
      「遵命。」


                *            *            *


      離開了塔後,所到達的噴泉處果然是在アヴァロン裡……一樣的景色,相同的建築,以及來到這裡之前所見的大量藤蔓這裡依舊存在。

      「哇~一樣是藤蔓叢生。」亞爾沙爾好奇地四處張望,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人。
      「但多少有減少一點,似乎是被修整過了。」亞羅溫檢視了一下地面的藤蔓,是被人打掃過的模樣。
      「總覺得……」莉安諾拉拉亞爾沙爾,指著上方。「天空的樣子有點奇怪。」
      「啊啊,感覺很詭異。除了那個以外,其他的地方似乎和我們所在的世界沒什麼不同。」
      「不可以怠忽戒備。」歐嘉姆請亞爾沙爾不能鬆懈,再怎麼說這裡也是異世界,沒什麼不同並不代表沒有危險。「這裡是由那個詛咒道具而形成的世界……雖然就像雙胞胎一樣,但發生了什麼則情況不明,或許變成充滿危險的地方了。」
      「呃……可是……亞羅溫大人,我覺得……這個地方並不如我們想像那麼危險。」
      「呵呵,妳這麼認為啊。」
      「千萬不能大意,這個世界擁有各種恐怖和死亡,必須要加以防備。」
      「知道了。」歐嘉姆言之有理,亞爾沙爾也認為沒錯。
      「似乎沒有看見居民,再來往城門去看看吧。」
      「好的!」確切的一聲應允後,莉安諾趕緊跟上了亞羅溫。

      很快的,四人來到了城館之前。這裡比剛才的噴泉要來得更乾淨許多。

      「這裡也沒有被藤蔓蓋滿呢,雖然也是長了出來……嗯~但看起來好像被整理過了。」莉安諾也和亞羅溫剛才的感覺一樣,這裡被打掃了。
      「城裡的居民是誰,看來很明顯了。」歐嘉姆說。
      「也去其他地方看看吧。」亞爾沙爾直接穿過了城館前,往另外的方向走了。

      再來四人所到達的地方,是以往經常在閒暇之時大開茶會,聆聽塔里艾辛豎琴之音的薔薇園。
      這裡相較起更之前的地方,明顯地打掃更徹底。

      「喔,很拚命嘛。」看到這個樣子,亞羅溫也猜想到是誰在城裡了。
      「好好地……被整理過了呢。」莉安諾心裡同樣也有了底。
      「該回去城館了。」不必再看了,亞羅溫想。
      「那就回到剛才的噴泉前吧。」亞爾沙爾說。

      等到四人再折回原路,準備到城館而路過噴泉時……也才不過一下子的光景,藤蔓竟然都長了出來,滿滿地覆蓋在階梯、景觀石及地面上。
      一開始所看到的……難道是原先已被徹底打掃乾淨,而又漸漸長出來的情況嗎?

      「呃……」亞羅溫真的嚇到了。
      「整個都長出來了!」莉安諾說。
      「連踩腳處都沒有了。」話是這麼說,但沒有踩腳處的情況下,歐嘉姆索性直接踩藤蔓。
      「是怎樣了啊!?剛才並不是這樣子對吧。」這樣可就跟來到這世界前一樣了,亞爾沙爾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歐嘉姆,希望他給個答案什麼的。
      「因為是由詛咒而生的植物啊,所以反覆無常地生長吧。」
      「你說反覆無常,喂!」最好是植物高興就長,不高興就不長啦!亞爾沙爾瞪了歐嘉姆一下,這有說跟沒說一樣。「那有突然就長到這地步的!」
      「現在也只能接受眼前所見的事實了……」
      「這樣光維持城裡就夠麻煩了……到城館裡吧,非得見見妖精她們了。」


                *            *            *


      「我們回來了。」到達城館裡,亞羅溫直接就闖進廚房叫人。
      「喂~在嗎?」亞爾沙爾也找著人。
      「似乎不在這裡呢。」

      廚房沒人,那麼……他們走上了長長的廊道,開著房門找尋目標的妖精們。

      「喔,總覺得很想睡啊。」看到了自己的床舖,亞羅溫就想爬上去了。
      「也不在這裡,會不會在那裡呢?」歐嘉姆說。
      「大廳對吧!!」


                *            *            *


      「藤蔓掃除~藤蔓掃除~♪今天一樣是藤蔓掃除~♪明天也一樣是藤蔓掃除~♪」
      「艾露敏……我……最近這麼想著,這樣子明天、大後天也都在除藤蔓,我是在做些什麼呢……」
      「呣呣,要吃妖精香菇嗎?」
      「除完草再吃吧。」莉姆莉絲嘆了一口氣。「家事明明應是我拿手中的拿手事項,就只有這藤蔓……光看就想嘆氣。我真的……除了家事妖精外,更想做點別的……」
      「喂~妖精們!」從稍遠的地方傳來了亞羅溫的聲音。「亞羅溫大人回來了!現在就要去大廳,給我等著啊~!」
      「咦咦!亞羅溫大人!?他終於也來到這個世界了!艾露敏!做迎接的準備!要以笑容迎接他!」
      「嗯,好久沒見到國王大人了呢!」
      「嗯,當然也必須要向亞羅溫大人報告城裡的現況,還有我也有個人性質必須向他傳達的事……」
      「我們回來囉,有誰在嗎!?」是亞爾沙爾。
      「久候多時了,各位!」本來還一臉陰鬱的莉姆莉絲,馬上轉為原有的溫柔笑臉而迎接著所有人。
      「好久不見,國王大人!」
      「喔,果然是莉姆莉絲和艾露敏。」亞羅溫隨後也到。
      「還能見面真是太好了呢。」莉安諾說。
      「妳們似乎平安無事。」
      「是的,亞羅溫大人,因為我們被堅實地繫結在アヴァロン裡。」
      「家事妖精就要黏在家裡!」
      「那個夜晚,塔頂閣樓被絢麗的光芒包覆後……就只有我們在アヴァロン醒了過來,因此而平安無事……但是……非常難以啟齒……」
      「我知道,因為妳剛才提到『只有我們』,也就是這座城裡只有妳們兩人。」
      「是的,其他人在哪裡而又怎麼了……我們光是維持這裡就用盡力氣,完全沒有外出……」
      「別擔心,他們是殺不死的傢伙們啦,在外面也能堅強地活著。然後在我們到達之前,這裡過了多少時間了?」
      「亞羅溫你在問什麼啊,不就是昨天的事嗎?」亞爾沙爾很肯定是昨天,絕對是昨天。
      「也對,在那之後大約過了三個月……」
      「妳說三個月!怎麼回事!」亞爾沙爾反問莉姆莉絲,他沒聽錯吧。「到底是怎麼了?」
      「連時間的流動方式也都完全不同了。」亞羅溫稍微沈思數秒。「這樣說來,其他的傢伙從到這裡來,也許也過了相當的時間……好啦,別擔心了,這種差距只要回到原本的世界就會恢復。」
      「回去這件事本身就非常困難……」歐嘉姆馬上就潑了冷水。
      「事情我很清楚了。莉姆莉絲辛苦你了,還有艾露敏也是,妳們看家看的很好。」
      「嗯,我很努力地看家哦!」
      「亞羅溫大人……雖然能夠被您這麼說實在令人欣喜……我、我……」
      「莉姆莉絲妳怎麼了?仔細一看,妳的臉色很差,是身體不舒服嗎?」
      「請您讓我休假!我想要離開城裡!」
      「什、什麼!」
      「非、非常地抱歉,但、但是我已經極限了!每一天、每一天都在除草、除草、除草!藤蔓藤蔓藤蔓!即便休息一天,城裡也會迅速變成綠色魔境!我已經承受不住了,心靈好像被一聲折斷一樣……我不想做家事妖精,想回到普通的妖精。」
      「妳說普通的妖精……」亞爾沙爾是不太懂什麼是普通妖精,她們那樣不普通嗎?「往後妳打算做什麼?」
      「現在我什麼都還沒思考,總之請讓我離開城裡,到沒有藤蔓的地方去悄悄生活著。我明白自己這樣很任性,但是、請務必讓我休假……嗚嗚嗚嗚嗚。」
      「竟然如此!竟讓妳鑽牛角尖到如此地步……」
      「亞、亞羅溫大人,我們能不能減少家事妖精她們的負擔呢?」
      「老妹,雖然我也是這麼想……但我們必須要到外面去找失散的同伴。」
      「沒有錯,早一刻也好,必須要趕快去把他們找出來。」歐嘉姆說。「可是也不能夠就這樣放著アヴァロン不管,這可真是重大的情況。」
      「現在讓莉姆莉絲離開的話,アヴァロン會被藤蔓包覆而確實崩壞的,的確可說是最重大的危機……」
      「你們兩個,現在是說的事不關己的場合嗎!既然如此,那起碼在城裡的時間就除草!總之大家一起除也能想點辦法吧!」
      「嗯嗯,來除吧,哥哥!」
      「好啦,你們等等,找出同伴和維持城裡兩者要兼顧不是件易事,而在戰鬥前因為除草除到累死也很困擾。」
      「你是說什麼都別做嗎?」不會吧,亞爾沙爾不認為亞羅溫會這麼狠。
      「這個嘛,幫忙若有個限度是無妨,但家事妖精離開這點,橫豎都是眼看著城裡崩毀。現在呢,是必須要讓莉姆莉絲本人打起精神。」
      「亞羅溫大人您有什麼好方法嗎?」歐嘉姆問。
      「呣~……果然在這種場合只有那個嗎?」
      「那個是什麼?」莉安諾小聲的問著。
      「咳!好、好啦,就只能說服莉姆莉絲了。我會好好讓她聽話,你們就閉嘴乖乖聽,不可以妨礙我。」
      「喔、喔。」

      其他四人只見亞羅溫慢慢走到因為遭受挫折而在流淚的莉姆莉絲前,彎下腰憐惜地輕觸她的臉頰,為她拭去淚水。

      「好了,莉姆莉絲……別哭了,可愛的臉都糟蹋囉。」
      「嗚、亞羅溫……大人?」她完全沒料到亞羅溫會這麼做,有些驚訝地抬起臉來。
      「啊啊,別哭別哭,讓妳辛苦了,我完全沒有察覺到妳竟是如此地煩惱著。我真的很抱歉,莉姆莉絲。」
      「不、不可以的,我求求您別對我溫柔,我已經是極限了,沒有辦法了,請您別挽留我。」
      「不要說出如此寂寞的事情。那麼一來,是表示莉姆莉絲與我的關係就到此為止了嗎?」
      「亞羅溫大人與……我的關係?」
      「難道妳認為我只是把妳單純地當作家事妖精嗎?」
      「不、不是嗎?」
      「當然不是!這個アヴァロン是……我和莉姆莉姆兩人的家對吧?不是甜蜜美好的愛之小屋嗎!」
      「咦、咦咦咦!兩、兩人的家!?愛、愛的小屋……」
      「當然的不是嗎?アヴァロン是我們兩人的家啊。好啦,要不要再說一次看看呢?是兩人的家,甜蜜美好的愛之小屋……」
      「兩、兩人的家……」一邊說著,莉姆莉絲竟也紅著臉,不好意思地結巴起來。「甜蜜……美好的……愛之小屋……」
      「這種情況是指洗腦吧?」艾露敏雖然年紀小,但腦袋還挺靈光的。
      「能想起來嗎?」亞羅溫撥開艾露敏,情況正好不能被打斷。「我們一直都在一起生活對吧?」
      「雖、雖然是那樣沒錯……但不只我一個人,還、還有其他很多的……」
      「妳在胡說什麼?如此接近地凝視妳的時候,在我的眼瞳中就只映照著妳的身影。」
      「那很普通吧。」亞爾沙爾從旁插嘴,距離這麼近當然只看的到一個人啊。
      「但妳竟然都沒有察覺到嗎?」繼艾露敏後,亞羅溫對亞爾沙爾是直接用踢的,都說別礙事了。「那潛藏在感謝之聲中的灼熱思念?」
      「咦、啊、是、是那樣子嗎、亞羅溫大人對、我的事是、如、如此地……」
      「但是很遺憾……」放開了莉姆莉絲,亞羅溫一臉痛苦地別過臉去。「到今天就要分別了,兩人所度過的那蜜月般的每一天也就此宣告結束……啊啊!竟然讓人如此傷悲!但是我也不能再挽留妳了,至今都辛苦妳,莉姆莉絲。謝謝妳……再見。」
      「亞、亞、亞羅溫大人!」在亞羅溫離開的前一刻,莉姆莉絲拉住了他。「我、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是個愚笨的家事妖精!請您疼愛我!更加地疼愛我!我會仕奉您,就如同往常……不,比那更之上地服侍您!我、我會試著守護的!守護アヴァロン!守護兩、兩人的愛之小屋!!」
      「啊啊,可愛的莉姆莉絲,妳要幫我嗎?」
      「是、是的!總有種奇怪的心情……在我的心中點燃火焰似的……非常炙熱……漸漸地燃燒擴散……」
      「啊啊,我真高興,能夠遇見像妳這樣的家事妖精,我真是三生有幸!」
      「嗯,不要緊的,請您交給我!亞羅溫大人!若是現在,我什麼都辦得到!在身心化為灰燼之前我都會努力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現在……」亞爾沙爾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甩了甩頭確認自己現在應該是清醒的。「好像看到了非常邪惡的東西……」
      「那絕對是不能把女兒嫁給他的惡黨之類的人。」歐嘉姆說歸說,卻也是滿臉笑容地說著。
      「等等!那我已經把妹妹……」
      「啊啊,真好……我也想那樣子被安慰呢~」
      「似乎已經是太遲了。」歐嘉姆仍舊是笑著。
      「嗚啊啊啊……哥哥我,做了無可挽回的事了。」
      「呵呵呵,這樣目前似乎是保住了……」
      「國王大人是壞人!」
      「喂,不准叫的那麼大聲!艾露敏也別光烤著妖精香菇,該去幫忙吧,因為看起來已經吃了很多了吧。」
      「為什麼國王大人會猜到?」
      「再來你們也在不造成戰鬥妨礙的範圍裡幫忙,不然アヴァロン就要從腳底開始滅亡了。」
      「好的,亞羅溫大人。」
      「當然,不用你說也會這麼做。」


                *            *            *


      「那麼,眼前的問題解決了,也該到城外去了。」拍拍手上的草,亞羅溫站了起來。「去調整裝備吧。」
      「首先是道具屋吧。」亞爾沙爾也隨後站了起來,直接就跟著亞羅溫了。

      沒多久,一行人到達了艾柏娜所營業的道具屋。雖然店面看來沒有很亂,但那位愛錢的妖精卻不如往常在門外吆喝。
      這麼說來……

      「喔,不在家啊。艾柏娜也飛到某個地方去,這是當然的。」亞羅溫賊笑了起來。「那總而言之,全搬光了吧!」
      「不、不可以的,亞羅溫大人!不能這麼做!」
      「你之前也這麼做,之後就被當成小偷對吧,也稍微有點學習能力吧!」
      「呿,現在是非常時期吧!洗劫一空又沒關係!」
      「最好是啦!」
      「真是,連王者豹變這句話也不知道嗎?這是指有德望的王者不被過去束縛,會彈性地改變生活方式。相反的無能之輩就會計較過去的失敗,而讓自己無法轉變!」
      「你說什麼!是在說我是無能之輩嗎!」
      「那麼就用你的手證明給我看!讓我看你把這裡洗劫一空吧!」
      「好~!」
      「哥哥,我就說不行了!」
      「亞羅溫大人,玩笑開過頭了。雖然您是說出了疑似理所當然的事,但王者成為小偷實在荒謬絕倫。」
      「喂,歐嘉姆,不要多嘴!明明再一下子他就被我的話給哄騙過去了……」
      「連竜王都要使其墮落……真可說是魔王的行為啊。」
      「亞羅溫大人~亞羅溫大人~」
      「喔,莉姆莉絲怎麼了嗎?」
      「很抱歉,我來遲了。往後無人的店面也請交給我們家事妖精吧。」
      「交給我們吧!」
      「幹嘛要多事啊!」亞羅溫小聲地抱怨,這樣不是要收錢了。「不用不用,莉姆莉絲,讓妳有多餘的負擔會使我難過的……算帳什麼的不適合妳。我這麼說是這種工作讓勢利鬼艾柏娜去做就好……好了,妳回去城館做飯……這裡交給我們吧。」
      「沒有那回事的!道具屋也是アヴァロン的一部分,必須要好好地管理才行!請,不管是藥草、解毒草、不管什麼都請您吩咐!」
      「歡迎歡迎!」
      「呃、都是這裡沒有的東西吧。」亞爾沙爾記得這之前已經就聲明過了。
      「啊啊,沒錯呢。因為都是我不習慣的東西……」
      「嘖,要從店裡蒼東西已經不可能了啊……」
      「亞羅溫大人,請您適可而止地放棄吧。」莉安諾說。
      「啊啊,對了!有試用品送到アヴァロン來了呢,是可以免費送給大家的魔法之藥。」
      「什麼,妳說免費!?」聽到莉姆莉絲這麼說,原本還很失望的亞羅溫眼睛都亮了。
      「是叫做『力水』的魔法藥,呃、根據說明書……」
      「呣呣。」艾露敏也湊到莉姆莉絲身邊看著說明書。
      「服用下去似乎會有短暫時間會變強壯,可以的話就請拿去吧。」
      「喔喔,真機靈。那麼我就拿走了。」
      「感謝國王大人接受!」
      「好,下一間是武器屋!」語畢,亞爾沙爾就往武器屋方向去了。


                *            *            *


      「歡迎光臨!」
      「歡迎歡迎!」

      是莉姆莉絲和艾露敏,她們竟然比亞羅溫他們早一步到達武器屋。

      「……是說這間店也『交給妳們』嗎?真是,是什麼時候追過我們的啊。」
      「交給我們、交給我們!」
      「嗯,我會加油的,亞羅溫大人!在化成灰燼之前拚命努力!」
      「不,妳恰如其分即可。」
      「國王大人沒有帶著紅劍呢,是為什麼呢?」
      「似乎是沒有從另一邊的世界帶過來的樣子,那就暫時忍耐用爛劍好了。」
      「請努力地賺錢吧~」
      「那麼,最強的武器能不能免費給我?」
      「亞羅溫大人,金錢是很重要的。身為委身於城裡的人,不能夠輕易地就把資材出售出去。」
      「好啦,這裡妳能不能想點辦法……」
      「不可以!」
      「該說些什麼呢……」歐嘉姆仍舊是一臉看著好戲的笑容。「您讓她覺醒了啊。」
      「說起家事妖精,似乎能成為很好的新娘呢。」亞爾沙爾還真沒想到莉姆莉絲竟然能夠如此意志堅定地持家。
      「嗯,當然的,千真萬確呢!對吧,亞羅溫大人!?」
      「是、是啦,哈哈哈哈。喂,亞爾沙爾你少多嘴!這越來越鼓勵她了吧!」
      「是你播下的種,放棄吧。」
      「……啊啊,我現在有點後悔了。」亞羅溫低頭嘆氣,竟然還被亞爾沙爾反將這麼一軍。「總之在身上有的錢的範圍裡買些什麼吧,唉唉。」


                *            *            *


      「你們也該準備好了吧?」
      「啊啊,隨時都能出發。」
      「我們快點去找大家吧,亞羅溫大人!」
      「好啦好啦,有言道心急則事反不成。」歐嘉姆請三人別這麼著急。「必須要充分地準備後再出發。」
      「好,那就再一次詳細檢查吧,檢查結束後就出發!」

      過了一陣子,四人再次到城館前集合。

      「似乎可以了。」看著眼前這對兄妹自信的模樣,亞羅溫笑著心想看來沒問題了。
      「準備結束!」
      「沒錯,走吧,出發了!」

      為了找尋其他失散的同伴,四個人離開城館,經過蘋果林道,穿過生命之門……一回頭,看見的便是被藤蔓滿滿覆蓋的城堡。
      和當初第一次踏上這座島時,所看見的アヴァロン一模一樣。

      「連這種地方都有藤蔓……」莉安諾說。「城壁也被覆蓋了呢。」
      「這就是從原本的世界切離,被封印的證明。」
      「這是另一個世界啊……」聽見亞羅溫這麼一提,亞爾沙爾倒想起最初來到這座樂園的時候。「我想起一開始來到這裡的時候……」
      「我們宛如迷失在作為現實雙鏡而存在的世界裡。」
      「而且這面鏡子不安定,其所映照的世界是扭曲的,偶而會充滿著惡意,可不能放鬆心情啊。」
      「歐嘉姆還真夠擔心……要說有什麼不同……哇、那什麼天空啊!!」

      雖然來到這裡時,莉安諾就曾說過天空不太一樣,這點亞爾沙爾也是知道的。
      但是……
      現在那詭異天空的遠方,有著一道無法計量出高度的光束聳直地連繫著天與地。除此之外,在光束外圍還有著螺旋狀的東西向上持續環繞著。

      「歐嘉姆……那可不妙了。」亞羅溫瞇起雙眼盯著那道光束看著。
      「比想像中更不安定。」
      「看看那道橫越天空的軌跡……連因果律都視覺化了。」
      「裸露出螺旋的構造了。哎呀哎呀,真想要早點離開啊,久留的話,似乎連我們的存在本身都會陷入危險。」
      「的確是個何時毀壞都不奇怪的世界,必須要早點回去不能拖延。當然……也要能從這裡逃出去……」

      另一方面,站在一邊的兄妹倆則平心靜氣,一副若無其事地模樣看著天空。他們所交談的是與亞羅溫他們完全不同次元的話題。

      「哪,哥哥……這樣是好天氣嗎?」
      「這個嘛,因為沒下雨所以是晴天吧。」
      「是白天呢?還是夜晚?」
      「天很亮,因為不想睡所以是白天不是嗎?」
      「也對,那再一下子就要吃午飯了呢♪」
      「這邊也能抓到野豬就好了啊。」
      「喂,你們,也習慣的太快了吧!」

      亞羅溫啼笑皆非地看著這對兄妹,他剛剛還在跟歐嘉姆說著嚴肅、禍及性命的事情呢!結果他們……竟然在擔心天氣、早晚和午飯!?

      「被丟到異世界這件事也稍微嚴肅一點!」
      「你在說什麼啦!ゲール的戰士只要天空沒掉下來,就不會有所動搖!對吧,老妹!」
      「嗯,當然!洗好的衣服似乎也能好好地晾乾,沒有問題!」
      「我記得亞爾沙爾大人在剛才還非常地驚訝啊。」
      「呃、那、那個或許是有一點點驚訝啦,但是、總而言之!若是腳能踏地,手能揮劍的話,就毫無所懼了!」
      「呵呵,真是值得依靠的傢伙啊。」是啊,這才是這對兄妹吧。亞羅溫想。「那麼我們就往下走吧。」

      不再繼續閒聊,四人朝著城外那一片廣大的草原走去。
      同伴們就在這個與現實幾近相符的世界的各個角落,沒有線索的情況的尋找也可以說是盲目,縱然帶有著不安也仍是要出發。但就在他們前進沒有一段路時,傳來了能夠使他們略為緊繃的心情舒緩的琴音。

      「咦?有沒有聽到什麼呢?」莉安諾向另外三人確認,她想她應該沒有聽錯吧。
      「好像有人往這裡走過來了。」亞爾沙爾看著前方,有人等同於莉安諾的問題答案是確實的。
      「喔,是他啊……」會是他先來,亞羅溫這倒是沒想到。
      「啊啊!人世界不盡如意~!」邊唱著不著邊際的歌詞,邊彈著豎琴,塔里艾辛往四人走了過來。「愛是空虛,戀是陰晴不定~♪」
      「喔,塔里艾辛很平常的在唱歌。」亞爾沙爾看到同伴找到一個,還挺開心的。
      「反正就是哪來的引用不是嗎?」亞羅溫說。
      「怎麼會!這比蘋果派之歌要來得相當複雜呢~」莉安諾比起欣喜迎接,所反應出來的情緒反而是驚訝於他的歌詞。
      「別跟那種歌比。」回想起以往茶會唱的那首歌啊,亞爾沙爾還懷疑那真的是歌嗎。「那歌詞只有『蘋果派』對吧。」
      「所有人皆是悲傷的小丑玩偶~♪被命運之線操弄,昨天的朋友也是今日之敵~♪」
      「喔喔,塔里艾辛!」亞爾沙爾叫他。「好久沒看到你認真的當吟遊詩人了啊!」
      「情況很好呢,塔里艾辛先生!」
      「感謝各位靜心聆聽。」塔里艾辛收下了豎琴,隨即拔出了劍對著他們。「情況正如歌詞!」
      「咦咦~!」
      「喂,最好是情況正如歌詞啦!」
      「塔里艾辛,你在想什麼?」平時總愛開玩笑的亞羅溫這次反而不敢大意,他知道塔里艾辛來真的。
      「若是有好好聽我唱的歌的話,我想就能知道。乖乖地回去アヴァロン,因為你們對這個世界而言是敵人。」
      「亞羅溫大人。」歐嘉姆走到亞羅溫身邊。「看來塔里艾辛似乎是被什麼人操縱了。」
      「這是誰的命令?是誰要把我們在城裡置於死地?」
      「怎麼說呢,那個部分就有點沒記憶了。除了能說是『偉大意志』的命令外,其他就不清楚了呢。」
      「那什麼啊。」亞爾沙爾一頭霧水。
      「雖然我記得在那座塔被光包圍的事……等到有意識時就在這個世界了,然後締結了奉仕『偉大什麼』的契約。」
      「你……有一點奇怪啊。」亞羅溫戒心稍微放下了。雖然塔里艾辛怪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只是眼前更怪。
      「還好啦。不過我也覺得最近相當無聊,是不是倦於那份弱點呢?然後似乎就輕易地屈服於敵人的誘惑……」
      「真是麻煩人的傢伙,若說是被誘惑,我還覺得是你覺得有趣。」
      「這我不否定喔。多虧這點,所以我似乎又能和你們一戰了。老實說我還躍躍欲試。」
      「那麼再來打吧!塔里艾辛!」亞爾沙爾拔出劍來,既然塔里艾辛要玩的話,那他當然也就不客氣奉陪了。
      「啊啊,喂,你們兩個!話題少進的這麼快!」亞羅溫心想這兩個傻蛋。「搞什麼,居然馬上就打算開打!果然親戚就是連骨子裡都一樣!」
      「呵呵呵,你沒有那麼輕易就奉陪了呢。不管如何騷動,你的內心還是很冷靜啊,亞羅溫。不過呢,只要聽了我說的話,你馬上就想打了。」
      「喔~既然如此,那你說看看。」
      「亞羅溫,位居這個世界之主的傢伙呢,擁有『因果之線』喔,厲害的傢伙大抵都有,而這當然也包括我在內……」
      「你說什麼!」
      「因果之線?」
      「就是在那閣樓裡發動時所產生的線,那是與構成這個世界大有關係的線喔。」塔里艾辛解釋給亞爾沙爾聽。「而這部分呢,亞羅溫你比較詳細吧。」
      「我知道,那對現在的我們是不可或缺的東西。只要利用『因果之線』再構成這個世界的話,我們就能夠回到原本的世界去。」
      「但是那已經四處分散了唷。嘻嘻,想要得到手嗎?」
      「要再構成世界的話……」歐嘉姆在心中盤算著這件事。「至少要有十二條因果之線……」
      「呵呵呵,這樣就確實不能悠閒下去了。」亞羅溫總算也拔劍了。「好,亞爾沙爾、莉安諾!首先就收拾掉這個笨詩人!採取速攻圍毆他!」
      「喔!一分勝負吧,塔里艾辛!不管有什麼理由,若你舉劍相向的話,我們也會全力以赴!」
      「嗯,哥哥。以前我們兄妹落後於塔里艾辛先生。」
      「我們錯看了他的力量。也就是被衰敗的傢伙給反咬而會丟掉小命!」
      「所以這次就別說折磨至死這種話,我們兩人乾脆一點解決掉他吧!」
      「沒錯,我值得信賴的老妹!」
      「……現在意外地感到可怕啊。」亞羅溫為這對兄妹冒了冷汗。
      「遵命。」歐嘉姆不知在遵命什麼。
      「啊啊,好可怕好可怕……這還真危險,令人戰戰兢兢呢。對了,我也要找一點協助者……」
      「哼,你是打算叫來ブリガンテス族的人嗎?」亞爾沙爾想那大概不足為懼吧。
      「唉,那種啊……打倒你我可就會被妹妹小姐給虐殺了,這我可受不了……」
      「夠了,不管什麼都去叫,快點打了。」亞羅溫可不想再耗下去,現在已經都進入廢話連篇裡了。
      「呵呵,該說是大膽還是纖細呢……你依然是無法看清的人呢。那麼,總之我們就開始吧!」
      「正如我們所願!」莉安諾說。
      「我話先說在前頭,我不打沒有勝算的仗。是的,你們所有人會趴倒在地被我的劍給予致命一擊……是馬上喔。」
      「塔里艾辛,做好覺悟了嗎?」亞羅溫問。
      「啊啊,無妨啊,我那小小的協助者也似乎來了。」
      「哼,ブリガンテス族的傢伙來多少就……」亞爾沙爾仔細端看慢慢出現在塔里艾辛身後的……「呃,那是?」
      「咦……」

      在塔里艾辛背後響起的是沈重的腳步聲,眾人於地面感受到的是搖晃,四人眼前所見的雖只有單體,卻是比他們都大上數倍且強力的……
      竜!!?

      「……結束了啊。」亞羅溫抬著下巴看著塔里艾辛,這小子真夠賤了。
      「遵命。」歐嘉姆還是不知道在遵命個什麼勁,是要變形了嗎?
      「喂,塔里艾辛!那什麼啦!!」亞爾沙爾則老實地提出抗議了。
      「小小的協助者啊。」
      「我才不是問這個!給我好好回答!」
      「哎呀,是跟著我的小小寶貝竜啊,認不得嗎?」
      「哪裡小了!而且這是僵屍竜不是嗎!別開玩笑了你!」
      「好啦,世界也不一樣啊,這種些微的誤差避免不了不是嗎?」
      「誤差也該有個限度!」
      「不能介意小事喔,你可是竜王,正因為是竜王所以這很輕鬆吧?」
      「也對,若我們憑藉力量的話確實是……」
      「哥哥,雖然是那樣沒錯……但你沒發現到嗎?」
      「瞭解自己正是兵法的基本啊。」
      「什麼?你們對我的厲害有意見……?嗯!?哇啊啊啊!等、等等!!」被莉安諾和歐嘉姆這麼一提,亞爾沙爾才察覺到目前本身的狀況。「我們變成最弱的戰士了!!!」
      「你現在才發現啊。」
      「怎、怎麼辦啦,亞羅溫!」
      「也只能幹啦,不然別無他法,你也快點做好覺悟。」
      「知道了啦!」握緊了劍,亞爾沙爾想也確實如亞羅溫所言。「真是,突然搞這東西出來!!」
      「亞羅溫大人,不是有剛才從莉姆莉絲小姐那得到的藥嗎?」
      「這麼一提倒有!?」亞羅溫把先前愉快地從莉姆莉絲那拿來的力水丟給其他人。「你們隨意使用!不擇手段都要贏!」
      「哈哈哈哈,儘量地掙扎吧。哎呀~真不認為我會輸啊。」
      「可惡!我絕對要殺了這傢伙!」亞爾沙爾率先上前了。


                *            *            *


      雖然有屍竜加持,不過塔里艾辛還是被四人狠狠修理一頓而吃到敗北。
      就在他倒下的同時,與天空那道光束相同色彩的絲線就落在眾人眼前。

      「這是……因果之線……」莉安諾上前把線拿了起來,放在掌心中看著。
      「總算拿到一條。」亞羅溫請莉安諾把線收好。
      「未來的路還很長啊。」歐嘉姆說。
      「啊啊,我似乎被打倒了……線也被搶走的樣子……」塔里艾辛爬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似乎不是很清楚剛才發生的事。
      「塔里艾辛你恢復了嗎!?」
      「因為被打倒且線也被搶了。」他回答著亞爾沙爾的問題。「嗯,要說是活過來,反而像是洗完澡那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吧。」
      「說什麼神清氣爽啊,你……」亞羅溫說。「我們這邊可辛苦了……」
      「哎呀,相當刺激的戰鬥呢!連妹妹小姐也狠狠痛打我一頓。」
      「哎呀呀,你怨恨嗎?要認真分個勝負,所以我想就打的乾脆一點……讓你覺得痛這點,我道歉……」
      「才不呢,我怎麼會恨給了我那種快樂的人呢,我還想再拜託妳呢!」
      「嗚嗚……」莉安諾連忙地躲到亞羅溫背後。「這個人非常地變態了……」
      「對了,你的小寶貝竜呢?」亞爾沙爾問。
      「啊啊,她似乎沒有被牽連進這個世界裡,可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
      「那剛才的是什麼呢?」小竜沒有進來的話,莉安諾著實不懂剛才的屍竜究竟是哪裡來的。
      「那恐怕是殘留思念吧……」歐嘉姆說。「似乎在保護著他。」
      「才不是什麼殘留思念,那是更為優秀的……」亞羅溫不認為那麼單純。
      「呵呵,是因為我的人品吧,就像是寵物仰慕著主人那樣……不由得覺得還會再保護我呢。」
      「哼,若是不知道寵物其實是你的話,那真是件令人欣慰的事啊。」
      「咳!亞羅溫大人,話到此為止。正所謂無知是幸福,就靜靜地別管吧。」歐嘉姆趕緊掩飾。
      「好啦,往後我也是你們的同伴了!要去找在這個世界的某處的大家不是嗎?」
      「真是個得意忘形的傢伙……暫時回去アヴァロン吧,然後再談。」



      > 第三話 古き神々の戦い

     

     

回應
遊戲藏書閣
  My System
  Story Books
  Memory Card
  Chaos Area
  tri-Ace
  Summon Night
  Tales of
  .hack//
   Other Games
閒逛遊園地





Powered by Xuite
電子透天窗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