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72026テイルズ オブ ジ アビス 劇情對話(16)

 全文由沙下夜雪編輯,以下部分聲明:

 .此文為個人興趣,且翻譯並不完全正確,僅供樂趣用。
 .請勿隨意轉載。
 .內容一定有個人性質的胡扯。

 

    ■ レムの塔

    到達頂上時,已經有許多的複製中在那裡等著了。

      路克:「亞修還沒有來……」

    此時眾人的目光放在瑪琳和一名倒下的人身上,堤雅跑了過去。

      堤雅:「這個人是……」
      瑪琳:「……是被北方的人追趕,像奴隷一樣的利用……總算到這裡來的同伴。
          ……為什麼你來了呢?要和我們一起前往死亡道路的是你嗎?」
    娜塔莉亞:「那麼你們打算為了消除障氣而奉獻出自己的生命?」
      瑪琳:「……才不是,是覺悟了。不,是這麼決定了。」
      凱伊:「妳也像那個人一樣被被驗者們排斥嗎?或者是你們是為了被驗者而消失?」
      瑪琳:「……不是為了被驗者。是為了許多沒有到這個塔的同伴們,找到居住的地方。
          我們要做一個用我們的屍體做的國家,你們不也祈求我們的死嗎?」
      路克:「……那是……」
      亞修:「我說由我來做了吧!為什麼還來這裡!」
      路克:「亞修!!所以就由我來……」
      亞修:「複製品們,和我一起自殺吧,過來!」

    複製品們紛紛的聚集在亞修的周圍。

    娜塔莉亞:「亞修!不要做傻事!」
      路克:「沒有錯,亞修,住手!」
      亞修:「不要在那叨叨絮絮的說些偉大的話,你們快點從這裡消失!
          你也是複製品,要是被捲入的話會消失的!這樣誰要去解放羅雷萊!」
      路克:「解放羅雷萊就你去做!這個地方……由我來!」
      亞修:「你這麼想要死!?」
      路克:「……不是!我也跟你一樣,不想死!
          但是我是複製品,能力比較差,要解放羅雷萊,就算有寶珠我也辦不到,必須要有你!
          那麼要在這裡死的……要消失的人……身為複製品的我就夠了!」
      亞修:「……你適可而止點!什麼要消失!?
          我……為了這種要消失的人而被奪走全部!!別把我當笨蛋!!」

    亞修舉起了羅雷萊之劍,此時路克衝上前找拉下亞修的手。

      亞修:「放手!」
      路克:「不行!你不能死!」

    路克抓到了亞修手裡的劍,沒想到劍開始發光。

      亞修:「……這是?劍有反應了,寶珠在哪裡……?」

    正當亞修注意力分散之際,路克就從亞修身上搶到了劍,並把他丟到一邊。
    亞修爬起來要往路克那裡去時,傑德從背後抓住了他。

      亞修:「放開!」
      傑德:「我贊成路克的意見……要留下來的話,被驗者比較好。」

    路克準備把劍插進塔頂中央。

      堤雅:「路克!不要!」
      路克:「……大家,把生命交給我吧!我……和我一起消失!」

    沒想到堤雅竟然跑到路克那裡去。

      路克:「別過來!」

    凱伊上前擋住堤雅。

      路克:「……凱伊……謝謝……」
      凱伊:「……你這笨蛋!」

    劍插下去的一瞬間,周圍開始出現了能量,而複製品們也開始發光。

      路克:(……我不要死,不要死!我不要死!我……我在這裡!就算不為了誰……我想活下去!但是……!)

    路克倒下了,身體卻出現了異常的光芒。

      路克:「不、不行了……」

    此時路克的左手突然間似乎變透明了。

      傑德:「奇怪……聚集的第七音素卻擴散了,這樣子障氣不會消失!」
      亞修:「……是寶珠嗎!是寶珠的擴散能力在干擾!可惡!那個笨蛋竟然都沒察覺自己拿著寶珠!」

    亞修跑到路克身邊握起了劍。

      亞修:「到那裡都要人幫忙的複製品!」
      路克:「亞修!?」
      亞修:「……別擔心,我才不想自殺。只是稍微借你一點超振動的力量,你自己一個人消失!」
      路克:「……謝謝……亞修……」

    就一瞬間,天空就轉回原本的藍色了。

      路克:「嗚!」
      亞修:「嗚……!?」
      瑪琳:「……約定好了,要給予留下來的複製品們活下去的地方。這是用我們的生命換來的……」
    娜塔莉亞:「我是基姆拉斯卡的公主娜塔莉亞,我用生命來擔保。」
      凱伊:「我也不會看著複製品們死掉,為了和姊姊一樣的妳。」
     亞妮絲:「我……我也是……你們和伊昂大人一樣……」

    瑪琳也消失了。

      路克:「我、我活著嗎?為什麼……」
      堤雅:「太好了……!我本來以為你會消失的……」

    此時路克發現到自己手上拿著東西。

      路克:「這、這是……?
      亞修:「……羅雷萊的寶珠。」
     亞妮絲:「這是嗎!?為什麼?不是哪裡都找不到嗎!?」
      亞修:「這傢伙拿到了寶珠。只是為了之後的事,而把構成寶珠的音素吸入自己體內。
          連東西被分解在自己體內都沒有察覺,真是個糊塗蟲。」

    亞修準備離開。

    娜塔莉亞:「等等!你要去哪裡!?已經備齊鑰匙了,那一起……」
      亞修:「……一起的話,會被六神將他們狙擊。在入侵范恩的地方來解放羅雷萊前,都分開行動。」

    亞修離開了。

      傑德:「……路克。」

    路克跑到傑德身邊。

      傑德:「先不提活著,但你用出預想外非消滅的力量。我很擔心,去貝爾肯德接受檢查吧。」
      路克:「……嗯、嗯。」
         (……我看到手變透明了,那到底是……)



    ■ 音機關都市ベルケンド

    醫務室。

      路克:「你們全部都跟來,就好像把我當小孩看嘛!全部都出去!」
      凱伊:「說什麼,大家很擔心啊。」
      路克:「沒關係啦!」
    娜塔莉亞:「……真沒辦法。」
     亞妮絲:「那我們到旅館去等你。」

    沒多久,路克等到了醫生檢查的結論。

      阿修:「……我跟你說結論吧,現在馬上請住院。」
      路克:「怎麼說?」
      阿修:「和細胞連繫的音素出現分離現象,正極端的減少中。
          在不遠的未來,細胞會引起崩壞,死亡的可能性很高。」
      路克:「住院就能治好嗎?」
      阿修:「不,只是讓死亡的日子較晚而已。」
      路克:「……我會死嗎?」

    阿修沉默了。

      路克:「……這件事不要跟大家說。」
      阿修:「但是……!」
      路克:「……沒關係,我討厭被關心。」
      阿修:「……我知道了。」

    路克回到了旅館。

      堤雅:「怎麼樣呢?」
      路克:「嗯,血中音素稍微減少了點,但是不要緊。」
      凱伊:「是嗎!太好了!」
     亞妮絲:「路克真是頑強~!」
    娜塔莉亞:「可以安心了。」
      傑德:「……總之能安心了。
          只是累了吧,反正還要報告關於障氣的事,回去帕奇加爾的公爵家休息吧。可以吧,路克?」
      堤雅:「是啊,陛下們應該在會議結束後就回去各國了。」
    娜塔莉亞:「嗯,而且還有解放羅雷萊的事情要做,要讓體力恢復。」
      路克:「我知道。」

    大家都離開旅館時,只有傑德靜靜的看著路克。

      路克:「做什麼啦。」
      傑德:「真是壞孩子,又說謊了。……我是會附和你的謊言啦,但是禁止勉強自己。」
      路克:「……真是不能暪過傑德呢。」
      傑德:「因為你太爛了,然後我給你一個忠告。
          現在的你,音素的分離速度應該會蠻快的,請不要隨便的使用力量。」

    小妙在一旁都聽到了。

      路克:「……嗯,謝謝你,傑德。」



    ■ 光の王都 バチカル

    一行人回到了路克家前。

      傑德:「明天再去向陛下報告吧。」
    娜塔莉亞:「我回去城裡了,明天再到謁見之間吧。」
      路克:「知道了,那大家就自由的使用房間吧,我回去房間休息。」

    大家都準備休息時,小妙叫住了堤雅。

      小妙:「堤雅小姐,堤雅小姐!」
      堤雅:「小妙?怎麼了呢?」
      小妙:「有秘密的事要跟堤雅小姐說。」
      路克:「什麼啊,秘密的話是……」
      小妙:「對主人也要保密的話。」
      路克:「你說什麼!」
      堤雅:「那我就聽你說吧,路克你去休息。」
      路克:「好啦!我就是燈泡就對了啦!」

    路克回到自己的房間。

      路克:(我……會消失,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會消失……)

    此時出現了敲門聲。

      路克:「是、是!請進!」
      堤雅:「路克……」
      路克:「什、什麼,是堤雅,怎麼面色凝重的……」
      堤雅:「……音素分離是真的嗎?」
      路克:「……是誰這麼說的……」
      堤雅:「是小妙,他把你跟大佐的對話跟我說了。」
      路克:「是那小子……可惡……」
      堤雅:「症狀如何?可以治嗎?」
      路克:「沒救了……」
      堤雅:「怎麼會……!」
      路克:「……堤雅,這是我和妳的秘密,其他就像是傑德都別讓他們知道。」
      堤雅:「你打算一直對大家隱暪嗎?」
      路克:「說或是不說都不會改變這件事,沒有必要讓他們擔心。」
      堤雅:「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路克:「反正都會死,我想要活著的時間能快樂的過……不,不對,因為我害怕。
          因為對大家說,大家就會關心我。當那個時候,我就會自覺到我會死……我會害怕。」
      堤雅:「路克……你在發抖……」
      路克:「……是膽小鬼吧?現在都會這樣了,要是讓大家知道,我……一直在發抖哭泣,一定會覺得我是懦弱的人。
          所以至少……和大家一起時要堅強……」
      堤雅:「……笨蛋……」
      路克:「……是啊,我是笨蛋……堤雅,對不起讓妳擔心。」
      堤雅:「……我知道了,路克。但是拜託你,不要對我有隱暪的事。」
      路克:「嗯……我知道了。」

    隔日一早,大家都在應接室吃好料。
    沒多久,進來一名士兵。

      士兵:「公爵!不好了!城裡來了說是新生羅雷萊教團的人!」
     法布雷:「……總算來了,路克,我要進城,你也要馬上來。」
      凱伊:「大概是……宣戰布告。」
      路克:「是啊,總之我們也進城吧。」

    謁見之間。

      路克:「拉路寇!?使者是你……」
     拉路寇:「新生羅雷萊教團的使者來了,給導師摩斯的回答是什麼?」
    阿爾派因:「我國基姆拉斯卡.蘭巴爾帝亞王國同意廢除預言。所以拒絕新生羅雷萊教團的提出。」
     拉路寇:「那麼就是對於新生羅雷萊教團宣戰了?」
    印格貝爾:「我們並沒有戰爭的意思。但是若是你們侵犯我國的領土和人民時,我們馬上就會有報復行動。」
     拉路寇:「……我知道了。那繼承羅雷萊之力的少爺,你讓雷姆之塔的複製品消失一事,就視同於開始了新的戰爭。
          你們害怕預言吧。」
     法布雷:「這是詭辯!我的兩個兒子都還活著!」
      路克:「……父親……」
     拉路寇:「怎麼樣,你們也知道的吧,第七譜石詠唱出滅亡的預言。」
      路克:「我們會選擇並取得活下去的未來,世界不會滅亡。」
     拉路寇:「我們這裡也是一樣的。」
    娜塔莉亞:「才不一樣!你是固執於預言的摩斯那一方的人!那麼你沒有理由能夠說明世界不會邁向滅亡。」
     拉路寇:「我舉劍奉仕的主人只有一人,忘記這點了嗎。」

    拉路寇離開了。

      凱伊:「是范恩……」
      堤雅:「哥哥一定在那裡養精蓄銳,但到底是在何處……」
    印格貝爾:「路克……障氣一事真對不起。但是你賭命的精神也重擊了我的胸口。」
      路克:「不……不會……」
    印格貝爾:「看來對於與新生羅雷萊教團一戰是無法避免了。
          之後請和娜塔莉亞一起來我的房間吧。我心意堅定,現在是告知真實的時候了。」
      路克:「陛下……」
    娜塔莉亞:「父親?」

    一行人來到了印格貝爾特的私室。

    娜塔莉亞:「父親,怎麼了呢?」
    印格貝爾:「我有話要對妳說,是關於妳親生父母的事。」
    娜塔莉亞:「……我真正母親的確是奶媽的女兒吧。」
    印格貝爾:「是的,是希兒費亞,但是妳知道父親的事嗎?」
    娜塔莉亞:「嗯,在我問詳細的事情前,奶媽就離開了城堡了。」
    印格貝爾:「妳的父親是一名叫巴達克的傭兵。」
    娜塔莉亞:「……傭兵……是嗎,但是為什麼現在……」
    印格貝爾:「知道了巴達克的行蹤了。」
    娜塔莉亞:「還活著嗎?」
    印格貝爾:「是的,娜塔莉亞,我希望妳堅強的聽好。就因為是這種情況,否則我並不想跟妳提起父親的事。」
    娜塔莉亞:「……怎、怎麼了呢?」
    印格貝爾:「巴達克現在在新生羅雷萊教團。」
    娜塔莉亞:「怎麼會!?為什麼呢!?是不是弄錯了!?」
    印格貝爾:「……不會錯的,路克調查出來的。現在是以黑獅子拉路寇為名。」
    娜塔莉亞:「騙……騙人……」
      路克:「娜塔莉亞……」
    娜塔莉亞:「路克!有什麼不對吧!?是不是!?」
      路克:「娜塔莉亞……是真的……已經向本人確認了。」
      堤雅:「娜塔莉亞!!妳要去哪裡!」
    娜塔莉亞:「去問拉路寇,快一點應該能追上他,不然我不承認!」
      路克:「我們追上去!不知道娜塔莉亞會有什麼行動。」

    到達港口時,沒想到娜塔莉亞拉著弓對準拉路寇。

      路克:「娜塔莉亞!」
     拉路寇:「同伴似乎來了,公主。」
    娜塔莉亞:「……你……!你……為什麼要加入六神將。」
     拉路寇:「問我這件事又能如何呢。」
    娜塔莉亞:「回答!巴達克!!」
     拉路寇:「……以前,我的妻子……希兒費亞她好喜歡在這裡看夕陽。
          那一天,我結束了護衛馬車越過砂漠的工作,回到家裡。
          回家的時候,除了希兒費亞,連在數天前生下的嬰兒也不見了。
          出現了討厭的預感...卻成真了。而照射入家中的夕陽光,真是紅啊……
          我拼命的在城鎮裡找,但是並沒有找到希兒費亞。」
    娜塔莉亞:「……希兒費亞小姐怎麼了呢?」
     拉路寇:「數天後,在這個港口發現了浮屍。希兒費亞因為自己生下的嬰兒被搶走而發瘋自殺。」
      路克:「……怎麼會……」
     拉路寇:「希兒費亞本來就體弱多病,但是預言士說我們兩個人一定會有小孩。不,是非得有小孩。
          由於這件事變成這樣的結果,我便捨棄了帕奇加爾。然後在各地流浪的時候,被范恩總長撿到。
          范恩對我這麼說:
          『預言是星星的記憶,星星包含著連消滅都有的各種記憶,所有的生命都如同被定下的記憶而行動。
           但是預言的另一端卻也是人云亦云。』
          這麼說,希兒費亞那悽慘的下場也是被定下的嗎?我對預言……不,我恨著星星的記憶。」
    娜塔莉亞:「……確實是很悲慘的事情,但是預言應該不是絕對的。那只是一個未來的其中一個選擇不是嗎?」
     拉路寇:「但是不管選擇那一條,結果都會到達同樣的地方。那裡有著用人的意志來行動的意義嗎?」
      路克:「結果是……一樣的……?」
     拉路寇:「是的,你們再怎麼禁止預言,但這個星星仍舊保持著自己的未來記憶而前進。
          范恩所目標的消滅預言,就是把羅雷萊...也就是這個星星的記憶給消滅。
          這樣各種生命就能得到自由的未來和出生的權利。我相信這個理想,而決定與范恩一起行動。
          忘記吧,你們去做你們可以做的事。」
    娜塔莉亞:「請等一下!你是……我的……」
     拉路寇:「娜塔莉亞公主,我最愛的女兒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了,她在十八年前被奪走了。」
      凱伊:「現在說的事是真的的話,那在有著星星記憶的時候,我們能選的未來不管那一個都會到達同樣的結果……」
      堤雅:「所以哥哥他要消滅被驗者?為了把未來託付給沒有星星記憶的一種叫複製品的新種人……」
     亞妮絲:「……就因為這樣!就這樣而要把被驗者消滅?總長的計畫才無法救這個世界的人們!」
      傑德:「好了好了,請冷靜下來。現在最混亂的人應該是她。」
      路克:「娜塔莉亞……回去城裡吧,陛下會擔心的。」

    回到了印格貝爾特的私室。

    娜塔莉亞:「父親……」
    印格貝爾:「娜塔莉亞!我好擔心!」
    娜塔莉亞:「父親……我……」
    印格貝爾:「很辛酸吧?所以沒關係……再來就要和新生羅雷萊教團戰爭了,妳沒有必要要站上最前線去。」
    娜塔莉亞:「父親!為什麼呢!」
    印格貝爾:「為了要執行關於處理預言的會議,妳代表使者而去旅行。
          現在使命已經達成了,為什麼還要讓你們有血緣的親子戰鬥呢?」
    娜塔莉亞:「血緣……就因為是親子所以會有無法分開的事。」
    印格貝爾:「娜塔莉亞!」
    娜塔莉亞:「不……其實我真的不懂。也許就如父親所說的不要戰鬥比較好。
          但是……大家也知道拉路寇是我的父親,他們要戰鬥也同樣很痛苦……我……該怎麼做才好……」
      堤雅:「娜塔莉亞,我想妳並不需要這麼快做出結論。和新生羅雷萊教團戰爭還有準備的時間。」
      路克:「嗯,現在亞修他應該在找范恩老師的藏匿地點。
          我們也有著要停下行星風暴的工作。在這之間娜塔莉亞妳再找出結論就好了。」
      凱伊:「留下來也可以,或是妳想要跟我們走再想也可以,怎麼樣?」
    娜塔莉亞:「……我要跟你們去,然後再想。」
    印格貝爾:「……我知道了,娜塔莉亞妳要小心。」

    離開了國王的私室後,一行人在房門外想說下一個地方要去哪裡。

      路克:「下一個是停下行星風暴嗎……?」
      堤雅:「是啊,詳細的事情我想爺爺會知道。」
      路克:「好,去優里亞城市吧。」



    ■ 監視者の街 ユリアシティ

    會議室。

      路克:「要停止行星風暴的話,我們該怎麼做呢?」
    迪奧德羅:「行星風暴是被巨大的譜陣制御著,聽說是優里亞用羅雷萊之劍斬破大地而劃上譜線的……」
     亞妮絲:「這麼說,就是要對譜陣動手腳吧?」
      傑德:「是啊,我們所知道的羅雷萊之劍可以集結第七音素,而寶珠有擴散的作用。
          所以說優里亞使用羅雷萊之劍集合第七音素打開門,而使用寶珠來進行擴散而關門。」
      凱伊:「就算你說使用寶珠,但是該怎麼做才好。」
    迪奧德羅:「這裡來解析寶珠當時的資料吧。」
      路克:「麻煩你了。」
      堤雅:「那麼這段時間就自由行動了?」
     亞妮絲:「堤雅會這麼說還真是稀奇呢。」
      路克:「也好啊。」
      堤雅:「那等一下就在這裡集合吧。」

    路克走到了堤雅的房間,沒想到娜塔莉亞也在裡面。

    娜塔莉亞:「吶,我想問問妳,妳呢……是怎麼想?
          就是范恩他……妳知道妳的哥哥要進行可怕的計畫時……」
      堤雅:「……是啊,就好像是在聽別人的事一樣。」
    娜塔莉亞:「別人的事?」
      堤雅:「嗯,感覺就像是聽到一個故事那樣。就算哥哥說了些什麼……但我不懂意思。」
    娜塔莉亞:「而在了解的那時候,也著實的嚇了一跳吧……」
      堤雅:「所以我拼命的調查哥哥要做的事,並決定要阻止哥哥……就算是要殺了哥哥也要做。」
    娜塔莉亞:「為什麼會下這樣的決心呢?」
      堤雅:「因為哥哥他是這個世界唯一和我有血緣的人,流著同樣血脈的我,覺得不得不去阻止……
          不管我問了幾次,哥哥他還是不跟我說真正的實情……
          但是現在想想,當初對哥哥劍刃相向的我,就好像是失去自我的野獸那樣,什麼都看不到。」
    娜塔莉亞:「堤雅……」
      堤雅:「妳不要跟我選擇同樣的方法,我覺得那沒有必要。」
    娜塔莉亞:「我……覺得這個世界很重要的東西,並不一定是星之記憶吧。
          而且留下絕對性預言的優里亞,沒有詠唱出複製品的預言。因為這樣……把希望放在路克身上。」
      堤雅:「嗯,路克教了我人是會改變這件事。
          看著他,我也能單純思考討伐哥哥的事,並且能夠和自己訣別,了解了哥哥的想法。」
    娜塔莉亞:「……但是……我卻無法了解到為什麼拉路寇要和范恩一起呢。
          所以我不能覺得原諒他也好!但是……」
      堤雅:「娜塔莉亞,不要把所有的事都套上理論。」
    娜塔莉亞:「真沒想到這句話會從妳那邊聽來呢。」
      堤雅:「因為我是沒理論就無法思考的人吧。同樣的,妳一直想反倒也會沒有答案的時候呢。」
    娜塔莉亞:「堤雅……謝謝……」

    路克在一旁都聽到了。

      路克:(現在娜塔莉亞的事就交給堤雅吧,回去迪奧德羅先生那裡吧。)

    回到會議室。

    迪奧德羅:「果然這個寶珠也能刻上譜術,這個能放入第七音素。
          然後把譜術的機能同時再加上第七音素的擴散之力,就能夠停止在門裡的譜陣。」
      路克:「這樣門就會關起來。」
    迪奧德羅:「是的,要關上門去收束門那裡吧,那裡是歸結行星風暴的地方。以道理上來說,到那裡去關門很適當。」
      堤雅:「收束門……和哥哥戰鬥的地方……」
      凱伊:「堤雅,停下行星風暴後,就能夠接近黃金鄉了,也許之後會很辛苦,一起加油吧。』
      堤雅:「嗯。」
      路克:「……娜塔莉亞妳也不要緊嗎?」
    娜塔莉亞:「謝謝你,我沒關係。」
     亞妮絲:「啊~我呢?」
      小妙:「小妙也是。」
      路克:「啊啊啊啊,知道了啦!大家,準備好了嗎?」
      凱伊:「好~了♥」
      傑德:「好~了♥」
     亞妮絲:「好~了♥」
      小妙:「好了♥」
      路克:「很好,往收束門去……嗯?剛才是不是混了奇怪(♥)的聲音?」
      傑德:「哎哎,別在意這種小事,走吧。」



    ■ アブソーブゲート

      路克:「又來到這裡了……」
     亞妮絲:「再來也許又要死很多人了……」
      凱伊:「這種事已經要結束了……」
    娜塔莉亞:「為了結束才來這裡的,對吧?」
      堤雅:「是啊...但是來到這裡的,似乎不是只有我們。」
      傑德:「是神託之盾的船呢,嗯,小心一點。」

    坐上中間的昇降梯到達下面。

      路克:「行星風暴……就是要停下這個。」
     亞妮絲:「大佐,到底要怎麼停止啊?」
      傑德:「到有著收束點的最深部去吧。那裡應該有著制御行星風暴的譜陣。」
      堤雅:「那就是要去音節環所在點,更下面的位置了。」
      路克:「知道了。」

    走到底部之後,每一個人都回頭看看娜塔莉亞。
    因為再下走去,也許遇見的就會是她的親生父親。

    娜塔莉亞:「……再下去會是神託之盾的某一個人在。」
     亞妮絲:「莉格蕾特、拉路寇或是辛克……」
      傑德:「也許全部的人都在。」
    娜塔莉亞:「拉路寇……我……」
      路克:「娜塔莉亞……要不要緊?」
      凱伊:「臉色相當蒼白,不要勉強自己才好。」
    娜塔莉亞:「對不起,我這樣的心志不定,真是丟臉……但是我不要緊,走吧。」

    來到了音節環的地方,看到的是莉格蕾特、辛克、摩斯……還有伊昂!?

     亞妮絲:「伊昂大人!?」

    沒有想到拉路寇也在這裡,而且還有亞修。

      亞修:「複製品!為什麼來這裡!」

    拉路寇攻擊亞修,他趕緊舉劍抵擋。

      亞修:「嘖!」
    娜塔莉亞:「亞修!!拉路寇!!」

    此時出現了地震,在一陣閃光後,出現了令人訝異的聲音。

      范恩:「……好不容易能保有人形了呢。」
      路克:「這個聲音是……」
      摩斯:「喔喔!是范恩!至今你違反命令一事就付諸流水吧。來吧,哈哈哈!快點把第七譜石給我!」
      范恩:「……這個是沈在地核裡的第七譜石的碎片。」
      摩斯:「這個……有這個就能知道第七譜石的預言……哈哈哈哈哈!!」

    摩斯把碎片給了像伊昂的人。

      堤雅:「等等!」

    堤雅打算衝過去時,莉格蕾特射擊阻擋她。

      路克:「老師……」
      范恩:「打倒了我……就算是複製品也相當了不起。」
      堤雅:「哥哥……!羅雷萊他……」
      范恩:「レィ ヴァ ネゥ クロア トゥエ レィ レィ」
      堤雅:「這是……優里亞的譜歌……」
      范恩:「我的身體因為音素的分離而被行星風暴吞沒。
          自己要消失的時候……我想起了優里亞的譜歌並且唱出,這是契約的話語啊。
          呼應於優里亞的契約,羅雷萊有了反應。」
      傑德:「因為構成范恩的音素分離,反而引導羅雷萊過來……」
      凱伊:「是被再構成了嗎?」
      范恩:「沒錯,羅雷萊停止了我身體的分離,但是……這比我想的還困難。
          讓狂暴的羅雷萊沉眠後,我好不容易才能脫離行星風暴。」
    莉格雷特:「閣下,該是去處理摩斯的事了。」
      亞修:「等等!你要死的地方不是別地!我要在這裡把你給解決了!」
     拉路寇:「總長好不容易才回來了,這樣總算能把羅雷萊……把星之記憶給消滅了!你別想干擾!」
      亞修:「可惡!我那能讓你們如願以償!」
      范恩:「亞修,和我一起來吧。你的超振動能夠讓被定下的未來記憶消失,能解放人類。」
      亞修:「……我拒絕!」
      范恩:「那麼路克?你怎麼樣?我對你的評價似乎是過小了,你也有你的優點。
          只要你跟我來,像堤雅和凱伊我也會如同你一樣接受他們。」
      路克:「……我……拒絕。」
      范恩:「哼……大概是吧。」

    范恩和莉格蕾特利用傳送點離開,路克打算追上去時,拉路寇上前擋下路克。

      路克:「亞修!去追老師!」

    亞修沒有了拉路寇的牽制,也走上了傳送點。
    此時的娜塔莉亞拉起了弓,對準拉路寇。

    娜塔莉亞:「……拉路寇,把武器收起來。」
     拉路寇:「……這個世界腐化了。」
    娜塔莉亞:「沒有這回事……」

    拉路寇離開了路克,走到一邊去。

     拉路寇:「不論醒著睡著都是預言、預言。就為了這個而看著多少的生命死亡。」
    娜塔莉亞:「但你們要做的事,結果也是跟這個一樣!」
     拉路寇:「沒錯,范恩的……我們的計劃只是一個螺絲,但是這能成為劇毒,而讓世界如同優里亞的預言……而滅亡。
          只要留著被驗者,星之記憶的殘渣就會一直留著。」
      路克:「看著現在所有活著的人被殺這實在很奇怪!」
     拉路寇:「真沒想到這是一個想和複製品一起自殺的人的話呢。」
      路克:「……沒錯,我是選擇了用複製品的生命來讓被驗者的世界能留存的道路!」
     拉路寇:「說的好啊,這才是值得我打倒的人,上吧!」

    被擊倒的拉路寇仍有力量,他衝向了路克。

     拉路寇:「和我一起死吧!」
      路克:「……嘖!」

    正當大家上前要阻擋拉路寇時,比他們快的是……娜塔莉亞的弓箭。

     拉路寇:「嗚!……漂亮的手法……梅莉兒……妳長大了……」
      路克:「拉路寇……我們不也是想要從預言中脫離嗎?為什麼非得要這樣的互相殘殺呢?」
     拉路寇:「不一樣……知道嗎……少爺,這是為了彼此的信念而戰……」
      路克:「為了信念而戰……」
     拉路寇:「我們是……想要滅亡這個世界而重生……你們是……想要再重來一次……結果同樣但……不一樣。」

    路克走到拉路寇的面前伸出手,打算和解。

     拉路寇:「不要……同情敵人……這樣不徹底的想法……是不能……打倒他的……再會了……梅莉兒……」

    拉路寇倒下了。

    娜塔莉亞:「……父親……」
      傑德:「……雖然很殘酷,但我們不是為了打倒拉路寇才來這裡的。是為了來關閉收束門的。」
      路克:「……我知道,但是娜塔莉亞她……」
      凱伊:「娜塔莉亞在這裡等我們如何?不要太勉強。」
    娜塔莉亞:「不……不……一起走。」
      凱伊:「是嗎……可以站起來嗎?」
     亞妮絲:「……娜塔莉亞不要勉強自己哦?」
    娜塔莉亞:「不會,走吧。」

    到達了音節環的下方。

      路克:「這個該怎麼關閉呢?」
      傑德:「這是……巨大的譜陣呢。與傳承一樣,優里亞打開這裡時是使用羅雷萊之劍。」
      堤雅:『那麼在這裡使用寶珠就可以了。」
      路克:『我知道了……試試看吧。」

    路克舉起了寶珠後,地上的譜陣開始有了變化。

      路克:「嗚哇!?」

    路克掉進了不可思議的空間裡。

      路克:「這裡是……地核……?」

    突然間范恩從自己的眼前橫過……是過去嗎?

      路克:「是這樣啊……范恩老師他在這裡吸收了羅雷萊……」

    路克所看見的范恩接住了原本也跳入地核的辛克。

      范恩:「我分你一點羅雷萊的力量,再多活一點來幫我吧。」
      辛克:「……連你也掉入地核了呢,總長……」

    路克看著兩人。

      路克:「……這是……?為什麼我會看到這樣的事呢?我是消失而和行星風暴同化了嗎?
          那麼這個是星之記憶……?」

    在路克的眼前出現了亞修和辛克。

      路克:『這是現實嗎?』
      亞修:「讓開!」
      辛克:「范恩他還沒恢復原本的狀態,而且你還拿有鑰匙。
          雖說你說沒有寶珠,但我還是要威脅,乖乖的把劍交給我。」
      路克:『亞修!』
      亞修:「是複製品!做什麼!」
      路克:『寶珠在我手上,我馬上過去你那裡!當場就解放羅雷萊吧!在我到之前等等我!』
      亞修:「不要命令我!」

    一瞬間亞修和辛克都消失在路克眼前了。

      堤雅:「路克!要不要緊!?」
    娜塔莉亞:「路克,振作一點。」
      路克:「夢……?門呢!?」
      傑德:「因為反應寶珠,譜陣似乎失去了效力了。」
      凱伊:「那就是成功了,做的好!」
      路克:「太好了……?這樣再來就是關閉放射門了。」
      堤雅:「不知道哥哥他們……」
      路克:「對了!亞修他危險了,去追他們!」

    一行人很快的趕到亞修身邊。

     亞妮絲:「……辛克……!」

    在堤雅和傑德的攻擊下,辛克逃走了。

      路克:「亞修,老師呢!?」
      亞修:「在外面,摩斯在利用伊昂的複製品詠唱著第七譜石的預言。」
      堤雅:「走吧!」

    在外面,伊昂的複製品正詠唱著預言。

     ???:「……於是全世界都因為障氣而被破壞,而化為塵土。這就是全世界的末日。」
      摩斯:「哈哈哈哈!不要詠唱這……胡說八道之事!
          范恩!這個碎片真的是第七譜石的碎片嗎!?」
      范恩:「當然是。」
      路克:「你們住手!」
      摩斯:「可惡,你們這些阻礙者!」
      路克:「住手!」

    路克擋在伊昂的複製品前,攻擊了摩斯。

      摩斯:「咕哦!?我的身體……!?這怎麼回事?意識……模糊……」

    摩斯發狂了。

      摩斯:「預言……預言……哈哈哈哈!……不……要……!咕哦、喀噗!?」
    莉格蕾特:「是因為超振動嗎!?但是他那是精神污染……」
      范恩:「……不,不是,我體內的羅雷萊在那一瞬間也騷動了。」

    范恩上前抓起了路克的手。

      范恩:「……是羅雷萊的寶珠!?咕……不好了……羅雷萊……發狂了……!」
      堤雅:「哥哥!?」
    莉格蕾特:「閣下!您的身體……」
      范恩:「嗚哦--------!」

    一陣閃光後,每個人都被范恩的力量給振飛了。

      凱伊:「……開、開玩笑的吧!剛才的力量是……」
      亞修:「是羅雷萊……范恩制御著封印在體內的羅雷萊……」
    莉格蕾特:「閣下!羅雷萊他……!?」
      范恩:「不要緊,已經……控制住了。」
    莉格蕾特:「為了您的身體,回去黃金鄉吧!」

    辛克一聲口哨後,飛來了三隻飛鳥。

      范恩:「踩著所有的屍體到我的身邊來吧,亞修還有路克。那個時候我會再一次的問你們的。」
      堤雅:「哥哥,等等!!」
      范恩:「梅修堤雅里加……下次見面時,我就不會放過妳。」

    范恩離開了。

      亞修:「這樣他們就知道羅雷萊之鍵在那裡了,小心點。范恩他……會用盡全力來搶的。」
      路克:「只要把羅雷萊解放到音譜帶時,范恩老師他就會永遠失去消滅羅雷萊的機會。
          而世界的第七音素、預言和星之記憶都會留下。」
      亞修:「沒有錯。在停止行星風暴後,我會再一次的來找你的,別讓寶珠被搶走。」

    亞修離開。

      凱伊:「亞修那小子……對你還蠻好的嘛。」
      路克:「是嗎。」
    娜塔莉亞:「……但是為什麼,他……好像很哀傷。」
     亞妮絲:「吶,大家,這個孩子……不能不帶去達亞特吧?我想他……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去……」
      路克:「……是啊,知道了,把他送去達亞特吧。」



    ■ ローレライ教団總本山ダアト

    進入教會。

     特利特:「這、這位是……!!」
      堤雅:「希望您能向優里亞城市報告此事,他是伊昂大人的複製品。」
     亞妮絲:「……我們想放在達亞特是最好的,所以就帶他來。」
     特利特:「我知道了,把他留在這裡吧。」
     亞妮絲:「不要緊的,這裡的人不會強制要求你要詠唱預言。」
      伊昂:「……亞妮絲……不留下來嗎?」
     亞妮絲:「嗯,我還有非做不可的事呢。」
      路克:「不要緊的,全部都結束後,亞妮絲會回來的,有時間也會來看你。當然我也會。」
     特利特:「那麼該怎麼稱呼他才好呢?伊昂大人他……」
      路克:「嗯……」
      堤雅:「讓亞妮絲來取名字吧?因為他最親近亞妮絲了。」
     亞妮絲:「……夫洛里安(フローリアン)。」
      路克:「夫洛里安?」
      傑德:「是純潔的人的意思。」
     亞妮絲:「夫洛里安,我會再來的……伊昂大人……」
      堤雅:「……亞妮絲,走吧。」

    離開教會時。

      路克:「那麼為了停下行星風暴,再來是……?」
      傑德:「去全世界最南端的放射門吧。」
      路克:「好,走吧!」



    ■ ラジエイトゲート

    因為能量放射的關係,一行人強行進入放射門。

      小妙:「……在空中旋轉,現在都輕飄飄的~~」
      堤雅:「小妙,振作一點。」
      路克:「真不愧是諾艾爾,幫了大忙。」
     諾艾爾:「不會……如果是哥哥一定能更漂亮的登陸這裡,我還不行。」
     亞妮絲:「沒這回事,只有我們的話怎麼樣都進不來呢。」
      凱伊:「這裡也許會被從黃金鄉派出來的敵人攻擊,避免危險妳先離開。」
     諾艾爾:「謝謝,大家請小心。」

    走到底部就看見音節環了。

     亞妮絲:「這個就是音節環了吧?果然這裡也有。」
      傑德:「當然的啊,本來應該也要來這裡的。」
    娜塔莉亞:「……亞修他就是在這裡幫我們的。」
      路克:「……嗯,我真的被那小子幫了很多忙。」
      堤雅:「當然的啊。」
      路克:「咦?」
      堤雅:「就是降下大地時,如果不是兩人就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亞妮絲:「只有亞修一個人也不行的。」
      凱伊:「嗯,其實只有一個人並沒有很大的力量。」
      傑德:「但是只有一個人卻能夠簡單的滅亡一個國家。」
     亞妮絲:「大佐~!」
      傑德:「那一個都是事實,人類的力量就是一體兩面。
          不管那一邊都欠缺認知的話,就算使用力量也等於無知。」
      路克:「……嗯,我充分的了解到了。我的力量真的就是這樣……」
      堤雅:「你現在應該能了解到你的力量很可怕也很重要,但不要害怕也不能夠驕傲。」
      路克:「……嗯。」

    一行人正往音節環下方前進時,到中途似乎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路克:「什麼?好像有什麼接近了?」
      凱伊:「真是討厭的預感,快點解決吧。」

    到達了譜陣的地方時,又聽見了怪聲。

      堤雅:「是剛才的聲音!」
      路克:「可惡,是敵人嗎!?不快點把門關起來的話……」
     亞妮絲:「快點快點!來不及了!」

    路克趕緊到譜陣中央把門關了起來,沒多久聲音也停下了。

      傑德:「上面!」
      摩斯:「預言……!哈哈哈哈!?為了守住預言……!把你們……!」
      堤雅:「還有意識……」
      摩斯:「哈哈哈哈咕哦!?我是監視者,要讓世界繁榮……哈!?」
     亞妮絲:「……殺害伊昂大人的……就是這傢伙……!但是……為什麼……真可憐……」
      堤雅:「導師……不,大詠師摩斯!拜託您!回復原來的模樣……」

    但摩斯似乎沒有聽見堤雅的話。

      堤雅:「摩斯大人!」
      摩斯:「……背叛者!?嗚哦……想讓世界滅亡嗎……」
      路克:「……打吧!這已經不是說說就能解決了!」
      摩斯:「死吧……!?哈哈哈哈!」

    擊倒摩斯。

      摩斯:「預……言……啊……優里亞……啊……!讓世界繁榮……!?」

    摩斯就這樣消失了。

      路克:「……嗚……」
     亞妮絲:「……真慘……太慘了……」
      凱伊:「摩斯到最後都固執於預言。就算變成了怪物,也是預言預言的……」
      堤雅:「他很相信優里亞的預言一定能救世界,他也是想要求世界的……」
     亞妮絲:「所以才這麼執著於預言……」
      路克:「……去黃金鄉吧。」
      堤雅:「路克……」
      路克:「要是老師完成了複製品的世界,就什麼都沒有了。算是為了要證明摩斯所做的事是不對的……
          不,不對,我們為了要掌握住我們的未來,要阻止范恩老師,並且解放羅雷萊!」
      傑德:「但是要去黃金鄉的話,還必須處理對空的炮火。去庫蘭可格瑪的軍事部討論看看吧。」
      路克:「嗯,說的也是。」



    ■ 水上の帝都 グランコクマ

     傑傑曼:「正在等你們,黃金鄉失去了行星風暴這付鎧甲了。
          而基姆拉斯卡.馬爾克特聯合軍在行星風暴停止的同時也準備出兵進入,都是為了要幫忙你們。」
      路克:「非常感謝。但是黃金鄉還有相當強力的對空砲火,不把那去除的話……」
     傑傑曼:「嗯,黃金鄉的對空砲火在發射後到下一次充填完畢約要15秒。」
     諾艾爾:「在這個時間裡予測砲擊並且迴避,如果是哥哥就可能辦到……」
      傑德:「這麼說是要找亞修和金吉交換了嗎?」
     諾艾爾:「……不,請讓我做,阿爾維奧爾二號機的操縱士是我。
          我也有接受和哥哥一樣的訓練,不要緊,我能辦到。」
      路克:「拜託了。」
      凱伊:「那麼是說定了。」
    娜塔莉亞:「是最後了呢。」
      路克:「那各位,你們真的要去黃金鄉嗎?
          娜塔莉亞是基姆拉斯卡的王位繼承人,傑德也是軍人,是要防衛馬爾克特的,而且……」
    娜塔莉亞:「現在在說些什麼啊?都走到這裡了,要把我們去除嗎?」
      堤雅:「我是哥哥的……我是不得不去和范恩做個決斷的人。」
     亞妮絲:「伊昂大人交待我要看到最後。」
      凱伊:「我想到遇到類似姊姊的複製品。
          消失一次的生命以這樣的情況下復活,同樣身為赫德的人不能允許這件事。」
      傑德:「我有陛下的命令,而且要派遣一般士兵的話,也必須要有隊長。」
      路克:「……嗯,知道了,謝謝大家。」
      傑德:「傑傑曼參謀總長,可以配合我們侵入時做援護射擊嗎?
          我們會到黃金鄉的內部讓對空砲火無力化,然後直接到范恩那裡。」
     傑傑曼:「好,但是優先要做的事是討伐范恩。
          反正我們沒有在空中飛的方法,對空砲火無力化也沒什麼作用。」
      傑德:「我知道了。」
      路克:「好,再來就是找到亞修,把羅雷萊之鍵完成。」
     諾爾德:「聯合軍在凱瑟多尼亞等著各位,麻煩了。」

    一行人走到出口時,遇見了亞修。

    娜塔莉亞:「……亞修……!」
      亞修:「似乎是阻止了行星風暴了呢。」
      路克:「太好了!我正想去傳達你這件事呢!」
      亞修:「不,我很快就知道了,因為我可以從你這裡……」

    路克很快的衝上前到亞修身邊,把寶珠交給了亞修。

      亞修:「這什麼……」
      路克:「之前不就說了嗎,能辦到解放羅雷萊的人只有你。」
      亞修:「……」
      路克:「我和大家會一起用盡全力的把你帶到老師那裡去,你就把羅雷萊……」
      亞修:「……蛋。」
      路克:「……咦?」
      亞修:「你這笨蛋!誰拜託你這種事了!」
      路克:「為什麼要生氣啊!不一起去阻止老師嗎?我身為複製品怎麼能……」
      亞修:「吵死人了!你要到什麼時候才不會叫老師!」
      路克:「……亞修。」
      亞修:「而且都到這個時候,你還想著只要阻止?老是說著這種話的人能做什麼!你太過天真了!
          那個人……是認真的要做複製世界,而且認為是正確的,是相當堅定不移的人。
          我真是笨蛋,也許我……就算是和你這種複製品一起合作,也許就能有打倒那傢伙的力量。
          你就是我!這樣的你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差勁該怎麼辦啊!
          你和我一樣吧!為什麼沒有想到要獲得勝利!為什麼不說自己比較好!為什麼要這麼自卑!」
      路克:「不是的!我沒有這樣的打算,第一,我和你不一樣。」
      亞修:「……什、什麼……」
      路克:「我是你的複製品,但是我……在這裡的我是和你不一樣的。
          不管是想法、記憶或是生存的方式都不一樣。」
      亞修:「……別開玩笑了!你這差勁的複製品!我才不承認!」
      路克:「跟你承不承認一點關係都沒有!我雖是你的付屬品,但我不是替代品!」

    亞修把寶珠扔回去給路克。

      路克:「亞修!做什麼……!」
      亞修:「真可笑!你最好搞清楚一點!你說穿了就只是我的替代品。」

    亞修拔出了劍。

      路克:「亞修,我沒有跟你戰鬥的打算!」
      亞修:「吵死人了!講了這麼偉大的話後就打算逃走?
          你就是你是吧?那就證明讓我看看!不行的話,我才不承認你!才不承認!」

    亞修收起劍準備離開了。

    娜塔莉亞:「亞修!請等一下!現在你說的話實在太過無理取鬧了!」
      亞修:「吵死人了!」
    娜塔莉亞:「亞修……」
      路克:「等等,不要對娜塔莉亞遷怒,我……」
      亞修:「那傢伙的……范恩的弟子是我,就只有我!你只是個假貨!」
    娜塔莉亞:「亞修!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亞修:「我很尊敬他,我也相信他那否定預言的理想。
          雖然我也知道他只是想要利用我的超振動,我也覺得這樣也好。
          就算那傢伙要把所有人都變成複製品,說了這種愚蠢之事……我也想繼續當他的弟子……」
      路克:「亞修,你……」
      亞修:「來黃金鄉!打倒老師是弟子的工作,到底誰是真正的弟子就到那裡去解決!」

    亞修離開了。

      路克:「我真羨慕那傢伙……他……一定會被老師所承認的。
          而我呢,是不會被承認的,因為連我自己都不想要……」



      > テイルズ オブ ジ アビス 劇情對話(End)

     

     

回應
遊戲藏書閣
  My System
  Story Books
  Memory Card
  Chaos Area
  tri-Ace
  Summon Night
  Tales of
  .hack//
   Other Games
閒逛遊園地





Powered by Xuite
電子透天窗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