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071635第七講:現代主義建築運動的興起/朱伯雄,QUENCY改寫中

http://proxy3.zju88.net/agent/thread.do?id=Archi-38f4b7e4-c71fa2bb6007fbf7ef758ccbed097939&page=0&bd=Archi&bp=130&m=0
http://www.art-here.net/html/av/6351.html
http://www.letart.com/cn/cp_detail.php?id=101&nowmenuid=53&cpath=0006:&catid=6
http://sk.sgmart.com/art/004.htm

http://www.artsbj.com/Html/observe/llzxlz/0443995_23.html,朱伯雄:《二十世纪西方艺术》

第七講:現代主義建築運動的興起
§現代建築的先驅
  早在19世紀中葉,隨著新的建築材料、新的結構技術、新的施工方法和施工設備的出現,已經有不少建築師在自己的作品中實現了技術和藝術上的突破。在前幾講有關19世紀藝術的論述中,我們曾經介紹過新古典主義建築和浪漫主義建築,其中有一些已經採用現代技術來實現他們大膽的設計方案。例如巴黎法蘭西歌劇院的巨大屋頂(QUENCY:葛尼耶歌劇院Opéra Garnier 通常稱為巴黎歌劇院(Opéra de Paris)。1860-1875落成,由建築師葛尼耶(Charles Garnier)設計)、英國皇家別墅(QUENCY:皇家穹頂宮Royal Pavilion,布賴頓Brighton,1815-1822,John Nash)的球形拱頂(均採用生鐵構架)。1833年勞哈爾特(Charles Rouhault de Fleury)設計成功世界上第一座完全以鐵架和玻璃建成的建築物——巴黎植物園溫室(Greenhouses of the Botanical Gardens,Greenhouse of the Jardin des Plantes)。1851年帕克斯頓(Joseph Paxton)把它用於倫敦世界博覽會會場的建造,獲得了「水晶宮」的美稱;1854年,鮑加杜(James Bogardus, 1800-1874)才把它用於民用建築,建造了紐約哈帕兄弟大廈(Harper & Brothers Building),五層樓的印刷公司,這是第一座鑄鐵框架結構的多層建築。到了19世紀80年代,美國芝加哥學派的建築師們便爭相採用框架結構和鋼鐵部件,使一座座箱式大廈拔地而起。
 貝瑞(Auguste Perret),富蘭克林路公寓(Casa in Rue Franklin),1902-03
 盧斯(Adolf Loos),維也納斯坦納住宅(Steiner House),1910
 盧斯(Adolf Loos),維也納戈德曼-薩拉奇大厦(Goldman & Salatsch Building),人稱盧斯之屋(Looshaus),1909-11

  通過這個時期的實踐,有遠見的建築界人士已經清醒地認識到:工業化的飛速發展,城市的膨脹和擴大,社會生活的多層面變化,這些因素都要求建築業發生徹底的變革,而這種變革,首先是在以下兩方面的突破:一個是建築類型的突破。大量的民用和公共建築,如車站、碼頭、百貨公司、辦公大樓、圖書館、事務所等等,必然取代傳統的教堂、宮殿和貴族莊園,成為擺在建築師面前的新課題;另一個是形式上的突破,在新材料、新技術的條件下,必然會產生出新的建築形式來折衷主義者曾經滿足於採用新材料、新技術來完成古老的形式,這種削足適履的愚蠢行為越來越成為建築界的笑柄。在前面中已提及的巴黎埃菲爾鐵塔便是反對這種傾向而力求創造新形式的大膽創舉。但是,就歐洲建築界的普遍狀況來看,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大多數建築家們在批判了折衷主義之後,也只能做到如下三個方面,即簡化造型、注重功能與成本、強調建築的工業化。例如法國著名建築師亨利‧拉布魯斯特(Henri Labrouste, 1801-1875)設計的巴黎聖日內維夫圖書館(Bibliothèque Sainte-Geneviève, 1843-1851)和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Rue de Richelieu), 1858-1868),不僅採用了新材料、新技術,而且外形也大膽簡化,擺脫了不必要的表面裝飾,注重圖書館本身所要求的功能構造。

  許多有識之士從理論上闡述新建築的必然到來,指出了建築革命的方向。這方面的傑出人物如德國的散帕爾(Gottfried Semper, 1803-1879)。他在1852年發表了重要著作《科學、工業、藝術(Wissenschaft, Industrie und Kunst (Science, Industry and Art))》,1863年又發表了《技術與構造藝術或實用美學中的風格(Der Stil in den technischen und tektonischen Künsten oder Praktische Ästhetik(The style in the technical and tectonic arts or practical aesthetics))》,大膽地擺脫了一直被奉為「建築界的聖經」的《建築十書》規定的古老傳統,著手探討建立在全面的觀念和實踐的更新之後,所必然產生的建築形式的革命。他認為:「裝飾的起源都是由特定的材料和技術所提出的要求」。提出「手段決定形式」的論點。「在建築藝術中,一座建築物的功能,也應該在它的形式上反映出來」。1895年,奧地利建築師、維也納大學教授奧圖‧華格納(Otto Wagner, 1841-1918)發表了他的著作《現代建築(Modern Architecture)》,指出新材料、新技術必然導致新形式的出現。華格納的學生盧斯(Adolf Loos)繼而提出了十分極端的主張,他反對把建築列入藝術的範疇,認為建築應以實用為主。他的這一觀點,主旨仍在反對古典建築的浮飾。他說:「建築不是依靠裝飾,而應以其形體自身之美為美。」指出:「裝飾乃是罪惡」。他們的遠見卓識使人們予見到未來建築即將出現的豐姿。

  與此同時, 19世紀中葉出現在英國的藝術和手工藝運動中,莫里斯和韋柏設計了他們突出材料之美的「紅屋」;19世紀未廣泛流行於歐洲大陸諸國的新藝術運動中,建築方面也產生了相當重要的變化,出現了與現代工業社會的生活方式和審美觀念相吻合的簡潔而流利的形態。如前面提到過的維克多·奧塔(Victor Horta)設計的布魯塞爾「人民宮(Maison du Peuple,Brussels, 1895-1899)」、高迪(Antoni Gaudí, 1852-1926)設計的巴塞羅那「米拉公寓(Casa Milà, 1904-1910)」、麥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1868-1928)設計的「格拉斯哥市藝術學校(Glasgow School of Art, 1897–1909 )」等等。他們的努力雖然尚未完成現代建築的完整體系,但都為現代建築的出現鋪平了道路。

  工業的迅速發展造成城市的急速膨漲。由大機器生產主宰著的新型工業城市,使封建時代以家庭手工業為主體的傳統城市結構日趨崩潰。混亂 的交通、骯髒的貧民窟、工業污水橫流、煙塵和廢氣四溢,衛生條件惡化、傳染病蔓延、自然景觀被大量破壞……在許多人的眼中,城市,已經成為罪惡的淵源和藏污納垢的場所。這種情況不但危害勞工的生活,也波及資產階級自身的生存利益。因而,如何合理規劃新的城市,也成為建築業界的重大課題。工業區與生活區的合理安排、交通運輸的編織、公用設施的布局、城市的綠化和美化等等,這些問題都擺在人們面前。人們從不同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包含著特定理想的實驗,促進了城市規劃這門學科的新發展。其中重要的工程如:由拿破侖三世決策、由巴黎市長奧斯曼(Georges-Eugene Haussmann, 1809-1891)執行的巴黎市區改建工程,其最大的成績是以星形廣場(Place de l'Étoile)為中心的12條放射形寬闊大道,著名的愛麗舍田園大道(Avenue des Champs-Élysées)是其中之一。此外還有英國派崔克‧傑地斯(Sir Patrick Geddes, 1854-1932)的「花園城市」規劃實驗、西班牙索里亞.瑪塔(Arturo Soria y Mata, 1844-1920)的「線形城市(Linear City, 1882)」實驗、美國紐約市的方格形總體規劃等等。

  在這股熱潮中, 19世紀著名的空想社會主義者們也積極地參與了這項工作。他們從緩和勞資矛盾、改善工人生活的改良主義願望出發,創造了許多「共產主義公社」化的小型理想城市,如康帕內拉的「太陽城」、傅立葉的「公社住宅」、歐文的「新協和村」等等。其中影響較大的是歐文的新協和村。

  歐文(R. Owen)是英國19世紀偉大的空想社會主義者,畢生散其家財,致力於社會主義烏托邦的實驗。1825年,他傾其所有,在美國的印第安納洲購買了12000公頃土地,率領900名成員,從英國移民到這裡。他按照自己的想法,設計了「新協和村」的藍圖。在這裡,每個成員可獲得0.4公頃的耕地,圍繞著中央大院建造標準化的住宅,中央大院由四幢長方形的大房子圍成,內設管理機構、幼兒園、學校和公共食堂。各家的住宅不設廚房,全體成員在公共食堂就餐。住宅區以外是工廠、作坊和奶牛場,最外圍是耕地和牧場。村民共同勞動,平均分配勞動果實,取消私有財產和一切特權,以實現「共產公社」的理想。歐文以兩年時間全力投入這項試驗,耗盡了他所有的家產,但最後還是失敗了。其它空想社會主義者的鳥托邦,也相繼失敗。

  這些先驅者的努力,雖然成敗各異,但無疑是新建築這個嬰兒的催生婆。他們使建築一步步擺脫傳統模式,一步步孕育成長起現代建築這個新生命,沒有他們的努力,20世紀建築面貌的革命、新建築的誕生是不會迅速到來的。
 拉布魯斯特(Henri Labrouste,1801—1875)
 散帕爾(Gottfried Semper,1803—1879)
 華格納(Otto Wagner,1841—l9l8)
 盧斯(Adolf Loos,1870—1933)


 
□芝加哥學派與賴特的早期建築
  1873年,美國芝加哥城發生大火,市區被焚燒殆盡。次年,芝加哥市政府著手制定重建規劃,為了在土地面積有限、地價昂貴的市中心區內,能夠建造出儘可能多的實用房屋,建築師們便提出了向高層發展的方案。這時,已經出現了以蒸汽機和水力為動力的升降機並正在研製以電為動力的載客電梯,因而高層建築內部的垂直交通問題可望順利解決,高層大廈由此誕生。它也是「芝加哥學派」建築風格的主要特徵。

  芝加哥學派最興盛的時期是在1883—1893年的十年中。在施工技術上,芝加哥學派的建築師們普遍採用框架結構,以達到將樓層推向高空的目的。由於金屬框架結構普遍被推廣,由此而形成芝加哥學派的建築在造型上簡潔的箱形外觀。由於造價低廉、施工簡便、工期縮短,十分符合業主的利益,因此很快得以推行開來。十餘層、二十餘層的高樓大廈,在新芝加哥的鬧市區像雨後春筍般地矗立起來,一時蔚為大觀。

  1902年紐約的摩天樓

  詹尼(William Le Baron Jenney, 1832~1907)是芝加哥學派的創始人。他1879年首先大膽地採用磚牆框架和鐵製樑柱相結合的辦法建造了七層高的一座貨棧——第一拉埃特大廈。1883-1885年艾設計建造了十層高的芝加哥家庭保險公司大廈,從而使政府和公眾對這一試驗作出了信任的結論。

  1887年,建築師理查松(Richardson)設計的芝加哥馬歇爾.菲爾德百貨公司批發部大廈,雖然還有點文藝復興的影子,但外形已經簡潔得多。1891年,伯納姆與盧特(Daniel H.Burnham and John Wellborn Root)合作,設計了16層的蒙納諾克大廈,1892年又設計了22層的卡匹托爾大廈,高達91.5米,是直到1899年為止,芝加哥最高的建築物。它的頂部採用了東方廟宇式人字形屋頂,所以被芝加哥人稱為「麥松廟」。

  沙利文 ,1873年來到芝加哥,在芝加哥學派中很快成為重要人物。他在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就職於芝加哥的詹尼事務所,不久赴巴黎藝術學院學習,1875年返回芝加哥。1881年他與建築師艾德勒(Dankmar Adler)合作,開設建築事務所,他們一起共事14年,建築了數百座大廈,尤其在商業性建築方面,成為美國建築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也是現代建築美學——特別是摩天樓設計美學的奠基人。他反對折衷主義,致力於新建築的理論建設,不遺餘力地宣傳他的主張。他認為:「自然界一切物體都具有自己特定的形狀。也就是說,它總是以一種特定的形式,一種獨有的外部造型,告訴我們這是什麼,它如何與其它物體相互區別等等。」因此,建築物的外部形狀也應當依據不同的功能而有所不同。如果把現代交易所建造成希臘神殿的樣子,把療養別墅建造成摩爾人的宮殿,那是多麼滑稽可笑的事!「給予每個建築物以適當的和準確無誤的形式,這才是建築創作的目的」,也是每個建築師的責任。「形式永遠追隨功能,這是規律」。因此也有人把他看做是功能主義建築的創始老。通過大量的實踐,他對早期高層建築的結構形態,也做出了經典性的總結。他認為高層建築的外形通常由三個部分組成:底層與二層為一個整體,通常作為營業空間,造型上感覺像整個建築物的底座;三層以上是辦公、住宅和客房,其外部形態表現為整齊的窗戶,應強調垂直線條,少用橫線條;頂部一層可以有不同的外形,以作為裝飾帶,在頂端作出簷口,具有完整感。他並不盲目排斥裝飾,但認為裝飾應具有建築物所必需而不可分割的內容。他說:「經過仔細思考與和諧處理的有裝飾的建築物,是不可能隨意刪除其裝飾而不損害它的個性的。過去流行的看法好像裝飾是隨意取捨、可有可無的東西,我對此不以為然。我認為裝飾的有無在設計(當然是嚴肅的設計)的最初階段就必須予以確定。」同他在建築形式上的革新一樣,他在裝飾上也絕不簡單地重複歷史上形成的模式和紋樣,而是依照建築的功能設計出別出心裁的幾何式或自然形的獨特風格。

  他的代表作品有芝加哥的會堂大廈(1889)、聖路易斯的溫賴特大廈(1892)、芝加哥的施萊辛格與邁那百貨公司(1899)等。而最能印證他的摩天樓理論的典型,要算是1894-1895年設計建造的紐約信託公司大廈。它的三段結構和裝飾紋樣,都具有新時代的特色。

  芝加哥學派雖然處於19世紀,但在新建築運動史上卻無疑屬於現代範疇。因為,它在許多方面闡明了現代建築的主要原則:「首先,它突出了功能在建築設計中的主要地位,明確了功能與形式的主從關係,力求擺脫折衷主義的羈絆,為現代建築探索了道路;其次,它探討了新技術在高層建築中的應用,並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因此使芝加哥成為高層建築的故鄉;第三,是建築藝術反映了新技術的特點,簡潔的立面符合新時代工業化的精神」。(《外國近現代建築史》)

  賴特,橡樹園某住宅,1901

  賴特是名聞遐爾的現代建築大師。他的早期活動也是在芝加哥開展起來的。1887年,18歲的賴特來到芝加哥,次年,進入沙利文與艾德勒聯合建築事務所,1894年獨立開業。他沒有受過正規的高等教育,靠自學成才,因而較少受古典傳統的束縛,得以以獨立的精神發展起植根於美國式現代生活土壤的新型建築風格。這一風格以美國中西部開發地帶的草原式住宅為基礎,以簡潔的牆面、寬敞的起居室、完善的環境採暖裝置等特色取代了喧鬧的城市宅邸中的複雜結構,造價低廉,使用舒適,並與大自然融為一體,被稱為「草原學派」。它被認為是20世紀初美國建築文化的代表。這種住宅多取水平向形體結構,層次一般以二至三層為佳,出簷很大,屋頂坡度平緩,大屋簷與大陽台相互呼應。室內以壁爐為中心,起居間、書房、餐室和客廳都圍繞著壁爐安排,供暖合理。在1900-1910年間,賴特設計了50多座草原住宅作為商品房出售,極受歡迎。其中最典型的作品是羅伯茨住宅(1907)和羅比住宅(1908)。
 賴特,伊利諾州的威立茨住宅,1901-02
 賴特,伊利諾伊斯某住宅設計,1909

  賴特的草原學派與芝加哥學派似乎形成一種尖銳的對照,但究其本源,都是基於反對折衷主義的束縛,提倡功能決定形式的設計思想。當時,芝加哥學派名聲大噪,賴特在本國並未引起注意。1909年,德國出版了他的建築作品圖集,立即在歐洲引起普遍的讚美,因而成為世界性的大師。30年代之後,又以「流水別墅」、「約翰遜製蠟公司總部」、「古根漢美術館」等作品聞名於世。他總結自己的設計思想,認為建築應與自然界萬物的有機構造保持同樣的關係,因而把自己的設計稱為「有機建築」。一生設計了800多幢建築,其中已建成的有380幢,至今保存在世的還有280幢之多。晚年,他總結自己的經驗,著有《自傳》、《消失的城市》、《有機建築》等著作,對後世影響頗深。
 賴特,流水別墅,1936
 賴特,流水別墅,1936
 詹尼(William Le Baron Jenney,1832—l907)
 沙利文(Louis Henry Sullivan,1856—1924)
 賴特(Frank Lloyd Wrigh,1869-1959)

□柏林學派與表現主義建築
  在歐洲,建築界的新思潮幾乎與美術上的各種前衛運動同時產生。1900-1920年間,各種建築流派一一登場,如同巴黎是現代繪畫運動的「聖地」一樣,本世紀初現代建築運動的中心是德國的首都柏林。這是由於:第一,作為發展較晚而力圖迎頭趕上英法的德國,急於求得工業和經濟發展的高速度,因此必然要求賦予建築以更為簡單、經濟、實用的新形態,以滿足資本家的實利目的;第二,北歐和德國的社會思潮,包括無產階級的社會主義思潮和小資產階級的無政府主義思潮,為建築界的革命提供了良好的氣候;第三,工業、交通、通訊、教育、文化等方面的突飛猛進,使新建築的騰飛得到了有力的翅膀。在這樣的形勢下成長起來的一代德國建築匠師們,形成歐洲現代建築運動最有力的中堅力量,有人稱之為「柏林學派」(Berlin School)。

  19世紀末年,在德國和奧地利即已出現如盧斯和瓦格納等先進的反折衷主義建築家,形成以發揚主觀感情為目標的浪漫主義建築,不過當時他們的宗旨還停留在強調建築中的民族風格方面。1909年,德意志工作聯盟的締造者之一貝倫斯設計建造了德國通用電氣公司(AEG)的透平車間。作為一座工業用建築,它不可能避免簡單的堡壘式結構。但是,貝倫斯大膽地採用了大面積的落地玻璃窗組成正面形象,兩端山牆採用多邊形大跨度鋼架結構,突破了三角形山牆的老框框。它同北美四年前出現的由賴特設計的拉金肥皂公司大樓外形頗為相似,但貝倫斯並未見到賴特設計的這座建築,而純屬建築史上的巧合。這個車間被認為是歐洲大陸上最早體現表現主義特點的建築物,常常被人稱為「歐洲第一座真正的現代建築」。

  貝倫斯,德國通用電氣公司透平車間,1909

  貝倫斯最初曾學習繪畫,畢業於漢堡美術學校。1893年參加慕尼黑分離派運動,1900年組成旨在使繪畫、雕塑、建築和工藝美術結為一體的「七人團」(Die Sieben)組織,從此轉向建築與工業設計。1903年,經他的老師穆特修斯的推薦,擔任杜寒爾多夫工藝美術學校校長。1907年穆特修斯創建德意志工作聯盟,貝倫斯也擠身為領導成員之一,同時應聘擔任通用電氣公司的藝術顧問,致力於工業產品設計(包括商標、產品造形、包裝裝潢、廣告、樣本等)及廠房建築設計。在此後的一段時間裡,他的設計事務所成為培育現代建築大師的搖籃。後來成為現代建築運動三大支柱的格羅佩斯、米斯‧凡德羅和勒‧柯布西耶都曾在此工作過(格羅佩斯於1907—1910年間在貝倫斯事務所工作、米斯於1908—1911年間也在此工作,柯布西耶則待過不足一年的時間)。他們從貝倫斯身上獲得了後來形成各自風格的必要營養,例如,格羅佩斯看到了工業文明的大趨勢,為後來制定包豪斯的主旨奠定了基礎;米斯在這裡學到了嚴謹的古典法則;柯布西耶則體察到工業技術的組織體系和技術美、機械美的真諦。使他們後來成長為締造現代建築運動鼎盛階段的偉大巨匠。

  與貝倫斯同時的還有著名建築家珀爾齊格。他設計的柏林大劇院(1919)是德國表現主義建築之一。最令人驚異的是劇院觀眾廳的天花吊頂,它被設計成由十二圈懸吊下來的鐘乳石狀卷形花飾帶組成,燈光透過這些花飾,出現變幻莫測的效果,如同置身於喀斯特溶洞之中。

  門德爾松,愛因斯坦天文台,1919-20

  表現主義建築最著名的代表是門德爾松。他在1919—1920年設計的波茨坦市愛因斯坦天文台,被認為是表現主義建築最典型的代表。1917年愛因斯坦發表廣義相對論,引起科學界的極大震動,被認為是科學史上劃時代的突破。這座天文台為研究相對論而建,整個建築採取了令人捉摸不定的、沒有明確的轉折和棱角的、渾渾沌沌的流線造型,酷似一座雕塑。牆面上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突起,上面開出一些形狀不規整的窗戶。通往天文台入口的台階和底層相連,類似輪船的弦梯,有若弧度流暢的線條。

  門德爾松畢業於慕尼黑技術學院,也曾經從事繪畫,並參加藍騎士俱樂部的活動,畫過舞台布景,為商店設計過櫥窗。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他應徵入伍,隨軍旅行過許多歷史名城,並經常畫速寫。戰爭結束後,他把自己所畫的許多自由想像畫成的建築草圖公開展出,受到人們的極大注意。1919-1920年他設計的愛因斯坦天文台奠定了他在建築界的地位。此後他還設計過斯圖加特市的朔肯商店(1928)和某製帽工廠的車間。1933年因納粹迫害而離開德國,先在英國與舍馬耶夫合設事務所,1945年定居於美國的舊金山。在美國西部各地設計了不少富有特色的建築,如猶太教教堂等。

  表現主義建築在北歐的代表人物還有荷蘭的建師克萊克和迪多克。克萊克於1918年設計的阿姆斯特丹市的歐根‧哈德莊園,把表現主義的熱情和荷蘭民居的傳統結合起來;杜多克的作品則以明確的幾何結構表現出他多少受到風格派的影響。他的代表作品是1924年設計的希爾弗塞姆市政府大廈。

  表現主義建築師們具有自我表現的強大主觀探索精神,常常任意馳聘自己的藝術想像力,創造出誇張而奇特的、出人意料的形象,以致往往超越技術與材料的許可而難以實現。

  貝倫斯(Peter Behrens,1868—1940)
  珀爾齊格(Hans Poelzig, 1869—1936)
  門德爾松(Eric Mendelson, 1887—l953)
  克萊克(Michel de Klerk,1884—1923)
  杜多克(Willem Mariuns Dudok,1884—1974)


 
□包豪斯學派與功能主義
 包豪斯,培養出了遍及歐美各國的新一代建築家,從而形成了自己的風格體系。
 格羅佩斯,法古斯工廠,1910-14
 格羅佩斯,包豪斯校舍,1925-26

  當1925年包豪斯被迫從魏瑪遷往德紹時,它的創始人格羅佩斯依照包豪斯的觀念和原則,設計了德紹的新校舍。這座建築便理所當然地成為體現包豪斯建築觀念的一個標本。校舍的總建築面積約為一萬平方米,由許多功能不同的部分組成。格羅佩斯按照各種不同功能的需要,在設計時將整個建築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教學用房,包括教室和各科的工藝實習車間,由四層鋼筋混凝土框架構成,處於臨街的主要立面;第二部分是生活用房,包括學生宿舍、飯廳、廚房、鍋爐房、禮堂、俱樂部等,全都安排在一幢六層的小樓上,位置在教學樓後面,連接兩樓間的單層結構是飯廳和禮堂;第三部分是職業學校,是四層小樓,與教學樓臨街相對應,二者相距20餘米,之間有一條道路。格羅佩斯設計了一列過街樓,使二者相連接,過街樓上安排的是辦公室、教研室和教員的休息室。所有建築均為平屋頂,外牆白色,沒有雕刻、柱廊、裝飾浮雕,幾乎排除了一切傳統建築物上必不可少的附加裝飾,依靠簡樸的體塊節奏,把窗格、窗簷條。挑台欄杆、大片玻璃護牆與抹灰牆相互穿插,巧妙組合,取得了清新整潔的構圖效果。同時,這座建築也是最經濟的,每平方呎的造價只有20美分,因而受到德紹市政府的歡迎,並且希望包豪斯建築師以這樣的造價繼續為德紹市的工人住宅設計圖紙。總之,從這座建築物上所體現出來的包豪斯學派的設計風格,可以歸納為如下幾點:
  (一)以功能為建築設計的出發點,形式服從功能。過去傳統的古典建築設計程序,總是先確定建築物的外觀形體,然後把不同功能的部分塞進這個形體裡去,即先外後內,從外到內;而格羅佩斯則把這個程序顛倒了過來,先確定各部分功能所要求的位置、形體,以它們的合理組合最後形成建築物的外觀形體。因此,他是先內後外,從內向外的設計程序。
  (二)打破對稱的構圖法則,採取靈活的不規則的佈局構圖。這樣,單一的軸線不存在了,多方向、多體量、多軸線、多通道的構圖手法帶來了錯落有致、縱橫交錯、變化豐富,生動活潑的藝術效果。
  (三)採用框架結構後,牆體不再負擔承重的作用,因而窗戶可以儘量大,安排自如,使窗戶成為構圖和建築外觀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甚至比牆面的效果更為重要。窗的幾何秩序是新建築外觀形態的最大特徵。

 柯布西耶,薩伏伊別墅,1929-31
 密斯,巴塞羅納博覽會德國館,1929

  由於以上這些特徵,包豪斯校舍建築雖然在今天看來已平淡無奇,但在當時,卻可謂驚世駭俗。因此,有人認為包豪斯校舍的建成,標誌著現代建築的新紀元,雖然未免有些溢美之意,但它確實引起了廣泛的注意,是現代建築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1925—1926年,格羅佩斯在《藝術家與技術家在何處相會》一文中說:「物體是由它的性質決定的,一切東西必須在各方面都同它的目的性相配合,就是說,確實能夠完成它的功能,是可用的、可依賴的、便宜的,也是合理的」。1934年,他總結自己最初的兩件作品時說:「在1912—1914年間,我設計了我最早的兩座重要建築:法古斯鞋楦工廠和科隆的工業展覽館辦公樓,兩者都清楚地表明重點放在功能上面。這正是新建築的特點」。

  繼包豪斯校舍之後,1928年柯布西耶設計的薩沃伊別墅,1929年米斯設計的巴塞羅那國際博覽會德國館等等,都繼續推進了格羅佩斯的原則。

  密斯,范斯沃斯住宅,1946-51

  從1912—1929年的這個時期中,現代建築有了比較完整的理論,有了受到廣泛肯定的建築物存在,又有了包豪斯學院的新型教育體系,現代建築終於進入了它的高潮。新建築家的隊伍迅速壯大,聲勢日漸擴大,步伐也漸趨一致。雖然各人的風格都有自己的個性特點,但在許多重要問題上的看法卻是比較一致的,例如:
  (一)功能決定形式,以功能為建築設計的出發點,提高設計的科學性,注意建築的適用效率;
  (二)形式與內容一致,反對套用古代規範,突破傳統格式,採用靈活自由的造形,創建新風格;
  (三)採用新材料、新技術,大膽地運用現代工業技術的新成就,發揮它們在建築結構上的力量,為新建築服務;
  (四)注意經濟原則,降低建築成本,努力做到以最廉價的成本取得最理想的建築;
  (五)空間和體積是建築的主角,而不是像傳統建築觀念那樣,只重視建築的立面,甚至只是正立面;
  (六)廢除一切與功能無關的建築裝飾,認為建築美的靈魂在於建築的合理性和邏輯性。

 第一屆CIAM大會代表合影,1928

  以上這些觀點,被一部分理論家概括為「功能主義」(Functionalism),或「理性主義」(Rationalism)。也有的人稱它們為「現代主義」(Modernism)。雖然,格羅佩斯等人從未承認這些名詞。
************************************************************
在本講義即將結束的時候,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現代主義以後世界建築的發展片段吧!或許,這對我們會有所啟迪的。
 文丘里,費城老人公寓,1960-63
 
 文丘里,母親住宅,美國賓州,1962-64
 邁耶,斯密茨住宅,1965-67
 皮阿諾與羅傑斯,巴黎蓬皮杜藝術與文化中心,1971-77
 
 摩爾,美國新奧爾良市意大利廣場設計,1974-78
 約翰遜,紐約美國電報電話公司大樓,1978-82
 格雷夫斯,美國波特蘭市政大廈,1979-82
 
 羅傑斯, 勞埃德保險公司大樓,1978-86
 福斯特,香港匯豐銀行大廈,1979-86
 福斯特,香港匯豐銀行大廈室內,1979-86

 格羅佩斯
 柯布西耶

延伸閱讀:http://mileslewis.net/pdf/history-of-building/ferro-vitreous-construction.pdf

回應
==========
關鍵字
==========

亞洲大學視覺傳達設計學系兼任講師 20120910-20170120
嶺東科技大學科技商品設計系兼任講師 20130220-20140110
國立交通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碩士 論文:「以聯想與類比推理來激發創意之研究」,1998
國立成功大學工業設計學系學士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