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32139佛羅倫斯漫遊(二):舊宮 Palazzo Vecchio (Italy)

佛羅倫斯中古世紀歷史上有一個重要的家族--美第奇家族 Medici,是當地 15至 18世紀在歐洲擁有強大勢力的名門望族,也是義大利中部歷史上重要的政治家,銀行家,甚至美第奇家族還出了三位教皇,無論在政治,經濟或是宗教上,對當時的佛羅倫斯甚至義大利中部,都有深遠強大的影力能力。美第奇家族出資促使鋼琴和歌劇的發明,贊助聖彼得大教堂和聖母百花大教堂的建設,也贊助了達文西,米開朗基羅,馬基雅維利和伽利略。

在當時這個政治經濟家族也出了佛羅倫斯的統治者,"領主宮 Palazzo Vecchio" 是當時的住所以及辦公所在地,後來他們將住宿遷移到"碧提宮(新宮)Palazzo Pitti",為了有別於後來的新宮,所以領主宮 Palazzo Vecchio 又被稱為"舊宮"。

Palazzo Vecchio 領主宮位於佛羅倫斯領主廣場 Piazza della Signoria 上 ,市政行政機關所在地,代表了十四世紀城市建築的最佳綜合體,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城市建築之一。最初被稱為“ Palazzo dei Priori” ,在15世紀成為“ Palazzo della Signoria ”,以佛羅倫斯共和國生命共和體來命名。 從西元 1865到 1871年,它是義大利王國議會的所在地,而今天它是佛羅倫斯市長和市政辦公室,意即市政廳。

 


去年到訪佛羅倫斯因為主要就以聖母百花大教堂,以及周圍托斯卡尼為主,這個著名的領主宮 Palazzo Vecchio 每天經過,卻不知道它是如此的華麗莊觀,更不用提這個叱咤一時的美第奇家族,後來回來後寫遊記開始認識這個佛羅倫斯重要家族的歷史後,今年再訪就決定先來舊宮 Palazzo Vecchio 一探究竟。下圖是我登上舊宮的高塔,從高處拍下來的聖母百花大教堂一景,也是十分意外的收獲,竟然如此廣闊的高處美景。

 


其實舊宮在大部份的遊客行程中,並不是主要的旅遊焦點,因為旁邊還有一個更引人關注的烏菲茲美術館 Galleria degli Uffizi,幾乎從早到晚都是滿滿的遊客排隊等候入場。佛羅倫斯的遊覽一般就聖母百花大教堂,烏菲茲美術館,老橋,米開朗基羅廣場,若是一天的觀光時間就差不多了,若多安排幾天,大都就周圍城鎮:比薩斜塔,Siena 古城以及 San Gimignano 聖吉米納諾一天,通常會到舊宮或新宮參觀都是停留天數再多一二天,或是一開始就有研究資料的深度遊者。



我今年到訪舊宮也是無意間看到一位網友分享照片,當下便決定要安排半天來看看。一開始原本想晚上來一次,早上來一次,因為想看看高塔上黃昏夜色的佛羅倫斯,後來時間不夠便放棄了黃昏時段,安排最後一天上午準備搭車離開前,來舊宮 Palazzo Vecchio 看看。這裡不算是一級熱門的景點,門票現場或是網路線上購買都可以,我是事先在網路上買好,領主宮參觀門票加上高塔一共是 17.5歐元,線上預購再加 1歐元服務費,最後一人費用是 18.5歐元,不限日期參觀,只要在該票面上指定日期以前,我是六月底購票的,使用期限在當年12月聖誕節以前。

DSC04209.JPG - 2019summer


這是官網的詳細參觀時間和票價資訊:
博物館和考古遺址:
夏天(四至九月):上午 9點 ~晚上 11點,除了週四開放到下午 2點
冬天(十到三月):上午 9點 ~晚上 7點

高塔:
夏天(四至九月):上午 9點 ~晚上 9點,除了週四開放到下午 2點
冬天(十到三月):上午 9點 ~下午 5點

門票:

博物館,考古遺址,高塔:19.5歐元
博物館,高塔:17.5歐元
博物館:12.5歐元
高塔:12.5歐元(沒有電梯,只有樓梯,行動不便的人較不適合)
綜合來說,還是「博物館+高塔」門票 17.5歐元最划算,因為任一個單獨購票都要 12.5歐元。其次,這個景點開放時間到較晚,一般遊客可以參觀完主要景點,再過來參觀都沒有問題。

官網:http://museicivicifiorentini.comune.fi.it/en/palazzovecchio/informazioni.html

我也是在上面購票的,列印下來後,給服務人員刷票進場。至於背包什麼的,因為我的隨身後背包放在住宿地點直到退房,官網上寫有衣帽間可以免費寄放背包行李,需要的人可以現場問問服務人員。


我大約是上午九點多入場開始參觀,不過遊記內容我是反過來寫,因為一開始先去爬高塔,拍照賞景後,才又回到領主宮內開始參觀博物館。還是先寫寫領主宮的一些資訊,如前面二張照片內容,一開始遊客進入時會看到裝飾有灰泥和壁畫的庭院 Cortile di Michelozzo,接著在一樓繼續參觀 Salone dei Cinquecento,雄偉的圖畫循環歌頌科西莫美第奇( Cosimo de'Medici )和佛羅倫斯市,以一連串各式雕像,其中有著名的米開朗基羅勝利。

博物館的二樓是美第奇宮廷的私人房間,所有房間都經過豪華裝飾和佈置,其中 Cappella di Eleonora 小教堂,上面擺放著 Agnolo Bronzino的畫作。宮殿歷史最悠久的重要證詞保存在 Sala dell’Udienza 和 Sala dei Gigli,那裡也有 Donatello’s Judith的原作。在Sala delle Carte Geografiche 中,一個巨大的地球儀和五十多個彩繪,當時16世紀人類對世界各地的印象。夾層樓上擺放著由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 Charles Loeser 留給佛羅倫斯市的大量繪畫和雕塑作品。

以上資訊:http://museicivicifiorentini.comune.fi.it/en/palazzovecchio/visitamuseo/

很推薦這個官網資訊,可以清楚了解領主宮各樓層的格局內容。



提到領主宮(舊宮)就一定要先了解一下這一位義大利中部當時的統治者:科西莫一世美第奇 (1519年-1574年),他於 1537至1574年擔任佛羅倫斯公爵,並在1569年擔任第一代托斯卡尼大公。他靈巧而堅定的策略使邦國獨立壯大,並且免為西班牙的傀儡,成為16世紀歐洲最能幹的統治者之一。科西莫生於佛羅倫斯,他的父親是 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是當時最為人所知的雇傭兵之一(也是美第奇家族第一位僱傭兵隊長),他率兵勇敢的對抗查理五世的軍隊,被尊為國民英雄。西元 1537年,當時的美第其公爵被暗殺,在城市顯貴們的推舉及科西莫母親瑪麗亞的運作下,17歲的科西莫繼承了爵位。科西莫出自於美第奇家族的旁支,在佛羅倫斯毫無聲望可言,但是因為他的年齡,許多佛羅倫斯有影響的大人物看中了他,希望能扶植他做傀儡。但是科西莫馬上就證明了他的意志堅強、精明並且野心勃勃,他拒絕把權力交給一個代理委員會。

西元1537年7月底,柯西莫擊敗了叛軍迎來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的勝利。西元1537年6月,科西莫被查理五世承認為佛羅倫斯的領導人,條件是佛羅倫斯要在義大利戰爭中支持哈布斯堡皇帝對抗法國。從此後美第奇家族一直統治著佛羅倫斯,直到家族的最後一位大公 Gian Gastone de' Medici(1671年-1737年)。科西莫是一個專制統治者,他在自己的領地內課以重稅,同時對贊助藝術毫不吝嗇,他花了很多錢去發展佛羅倫斯的海軍以及建造軍事堡壘,成功讓外國軍隊(指西班牙軍)不再頻繁通過佛羅倫斯,並且提升國家的自主和尊嚴。柯西莫的成就裡面也包括創立了烏菲茲美術館,本來只是為了能安置政府工作人員,現在卻已成了世界著名的美術館。他也為美第奇家族建造了 Palazzo Pitti 碧提宮(新宮),在碧提宮的背後又建造了華麗的波波里庭院。他是著名的藝術贊助者,曾贊助過不少藝術家和設計家。

領主宮本身是當時的美第奇家族的住所,也可以從這裡看到當時這個家族的興盛壯大以及之後的衰落過程。

以上參考: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科西莫一世_(托斯卡纳)



這就是領主宮最壯觀的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義大利歷史和藝術下的最大和最重要的房間,位在舊宮(領主宮Palazzo Vecchio) 最大最富麗堂皇的房間。這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沙龍大廳,位於建築物的二樓,加上附加的部分,長54公尺,寬23公尺,高18公尺。這是義大利建築宮殿中最大的一個房間,為行政管理而設計,最後一次翻新是在2000-2001年。

它建於1495年7月至1496年2月的短短七個月內,由 Girolamo Savonarola 委託 Simone del Pollaiolo 和 Francesco di Domenico 修建。這位來自費拉拉的修士在皮耶羅二世美第奇被驅逐後,成為佛羅倫斯共和國當時的統治者,推動全民投票以及改革。Girolamo Savonarola 隨後下令,他創建了精確地由500名公民組成的五百位理事會,即大議會,以使“ spalmasse”決策權遍及整個人口,成立了五百人大會治理共和國。

資料參考:維基百科中義文版


這間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建築設計,而是後來增建上去的,這在當時是一項了不起的工程。現今房間的高度較當時為高,然而當時的建築技術直到今天也是值得關注,在外形和功能上,跟威尼斯的總督宮 Sala del Maggior Consiglio 大廳極為相似,影響和啟發不少。北邊和南邊牆壁形狀略顯張開,這也是基於古老的建築的形狀上的利用,位在當時佛羅倫斯羅馬劇院的遺跡上。隨著科西莫一世的到來以及受命為大公爵,選擇了領主宮 Palazzo Vecchio(當時稱為 Palazzo di Piazza)作為住所,在西元 1540 ~1550年間,科西莫一世委託瓦薩里進一步擴建宮殿,以滿足公爵法庭的需要。後來領主宮的體積增加了一倍,做了根本改變至今。當科西莫一世於西元 1565年搬到碧提宮 Palazzo Pitti,此領主宮就被稱之為舊宮(Palazzo Vecchio)且名字正式改變,而領主廣場(Piazza della Signoria)保留了它的名字。 瓦薩里還建造了一條通往瓦西里走廊的道路,該走廊仍將舊宮與碧提宮 Palazzo Pitti 連接起來,穿過老橋(Ponte Vecchio)的阿諾河(Arno) 。



這前後二張照片是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中最令人嘆為觀止的格子天花板,展示了一系列以科西莫一世他的作品和他的家人為尊的主題的繪畫,並以宏偉的金色雕刻為框架。它安置在西元 1563~ 1565年之間,一共有42個面板由瓦薩里(Vasari)協調不少畫家協力完成。整個天花板的精緻繪畫可說是柯西莫一世神話的代表,在原始草圖中,中心以佛羅倫斯的寓言為主題,但科西莫本人希望能夠以本人榮耀來代表自己 ,後來便採取他的想法來實現。整個天花板參與的藝術家有:Giovanni Stradano, Jacopo Zucchi, Giovanni Battista Naldini, Stefano Veltroni, Tommaso di Battista del Verrocchio, Prospero Fontana, Marco Marchetti da Faenza, Orazio Porta, Santi di Tito e Ridolfo del Ghirlandaio。中央是科西莫一世中央而周圍還有當時佛羅倫斯地區的一些貴族,如比薩戰爭(1496年 - 1509年)和錫耶納的戰爭(1552~1559 年)以及瓦薩里(Vasari)合作者的肖像。

以上資料來源:維基百科義文版 https://it.wikipedia.org/wiki/Salone_dei_Cinquecento

 


在大廳的兩側裝飾著一系列高水平的人物雕像,其中包含了站立著米開朗基羅(1533-1534)的勝利天才(可惜這個我沒拍好就不放照片了),該雕像以運動感和強烈的扭曲而聞名,因此啟發了風格主義雕刻家。我只拍其中幾尊雕像,下面右側是佛羅倫斯戰勝比薩高聳於比薩,左側是大力神十二世系列。


下圖也是大力神十二世系列。



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空間十分廣大,不少旅行團也在此做導覽解說,加上室內也有不少椅子可以坐下,有時這裡也是一些公開音樂藝術等展示會場。牆壁左右二側大都當時歷史事件的大型繪畫作品,記錄了當時發生的事件過程,真可謂一座歷史博物館。繪畫內容從基礎到當代,從受其影響的城市和地區,以及城市的街區,到處都可以看到佛羅倫薩歷史上重要事件的圖像。故事敍述在牆壁上進行,巨大的壁畫說明了對比薩和沿海領土的征服,而對面的錫耶納和托斯卡尼南部的征服。

下圖牆上的左側大壁畫是 The rout of the Pisans at Torre San Vincenzo,中間是 The emperor Massimiliano lifts the siege from Livorno
,右側是 The storming of the fortress of Stampace in Pisa,作者是喬爾喬·瓦薩里1568/1571 。
左方內容描述西元1505年,由 Ercole Bentivoglio 領導的佛羅倫斯軍隊在 San Vincenzo 塔附近襲擊了比薩的部隊。 這場戰鬥的結果尚不確定,直到佛羅倫斯決定在其砲彈中放置六門獵鷹小口徑大砲,從四面八方向敵人發動進攻,沿海岸線有輕型馬匹,沿主要道路有重型火砲,沿線有步兵 上方的森林。中間為西元 1496年,來自奧地利的皇帝 Maximilian 代表比薩和其他州進行干預,並包圍了佛羅倫斯的據點Leghorn。 最後,他失敗了,佛羅倫斯人不僅承受住了圍攻,而且一場暴風雨使帝國艦隊沉沒,迫使他的部隊撤退。右方則是西元 1499年佛羅倫斯人能夠佔領斯 Stampace 岩石。壁畫充滿了精確的細節,這主要是由於 Battista Naldini 已被送往戰場繪製一系列草圖和觀點的事實。

資料參考: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search/asset/?p=palazzo-vecchio-museum&em=m05095&categoryId=art-movement

 


我是覺得若對當時歷史背景有興趣的人,可能需要參加專業的覽覽人員解說,可以更清楚了解當時這些壁畫的故事與過程,以及柯西莫一世和美第奇家族風雲時代的豪門故事。

下面左側大壁畫是 The storming of the fortress near Porta Camollia in Siena,中間是 Capture of Porto Ercole,右邊是 The battle of Marciano in Val di Chiana,也是藝術家喬爾喬·瓦薩里的作品。左邊描述西元1554年1月26日晚上,公爵軍隊襲擊了Camollia 門附近的一個賜耶納堡壘,使守衛們入睡,這標誌著與錫耶納的戰爭的開始。 而大公爵不僅表現出了他強烈的挑戰,要在自己的主場挑戰敵人,而且表現出無與倫比的審慎態度,他沉默寡言,勇敢地管理著自己的戰略,這使他贏得了極大的尊重。中間為西元 1555年4月21日,錫耶納和美第奇軍隊佔領該城後,幾名錫耶納人,法國人和佛羅倫斯流亡者在 Porto Ercole 避難;然而,在經過24天的圍困之後,即使是最後的防禦工事也被迫投降 。右邊故事內容為戰勝錫耶納的決定性戰鬥,於1554年8月2日在 Val di Chiana 舉行。 一支由法國人和佛羅倫斯人組成的佛羅倫斯流亡軍隊(反美第奇者),在 Piero Strozzi 的率領下,襲擊了美第奇軍和帝國軍,但他們的騎兵進攻被打敗。

資料參考: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search/asset/?p=palazzo-vecchio-museum&em=m05095&categoryId=art-movement



我對此了解不多,也只能拍下照片做了紀念,若有興趣的人可以找看看一部 2016年10月發行的電視劇集: 麥地奇家族--佛羅倫斯大師劇情 (Medici: Master of Florence),一共有三季內容,第三季是今年 12月開始放映。在 Netflix 上面有播放,主要就是以美第奇家放的豪門貴族故事為主軸,以及當時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時代背景,描繪出當時的歷史故事。

下圖是 The storming of the fortress of Stampace in Pisa 放大畫面,故事內容前面有提到。



整體來說,美第奇家族的最大成就是對藝術和建築的贊助,主要是早期和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和建築。美第奇家族在統治時期創造了大部分佛羅倫斯主要藝術品,他們的支持至關重要,因為藝術家通常在獲得佣金後才開始從事其項目。其中最有影響之一便是米開朗基羅(1475–1564),他為許多家庭成員製作了不少作品,另外還有達文西等名人。除了藝術和建築委員會外,美第奇家族還是多產的收藏家,他們的收購今日成為佛羅倫斯烏菲茲美術館的核心。在建築方面,美第奇家族負責佛羅倫斯的一些顯著特色,包括烏菲茲美術館(Uffizi Gallery),波波里花園(Boboli Gardens)還有碧提宮。儘管美第奇家族本身都不是科學家,但眾所周知,這個家族曾是著名的伽利略的贊助人,他曾指導過多位美第奇家族子弟。

以上參考:維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ouse_of_Medici

下面大壁畫是 The storming of the fortress near Porta Camollia in Siena 放大畫面,故事內容也在前有提到。



寫到瓦薩里這位藝術家就要提一下他帶來的「風格主義」(Mannerism):有時也被過於簡單化地稱為形式主義,是一種在16世紀出現的藝術風格,也稱為後期文藝復興,是歐洲藝術的一種風格,在1520 年左右的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後期出現,並在1530年左右蔓延,一直持續到16世紀末意大利,巴洛克風格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它;義大利北部風格主義一直持續到17世紀初。風格主義最早緣於瓦薩里的著作《藝苑名人傳》,他用「grande maniera」等詞來描述文藝復興時期三位大家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和拉斐爾的風格,認為他們超越了希臘古羅馬時期的前人在藝術領域的研究。高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強調比例,平衡和理想之美,而風格主義則誇張了這種品質,通常導致其作品不對稱或不自然地優雅,這種風格因其精巧的知識以及人為的(相對於自然主義的)品質而著稱,這種藝術風格使構圖緊張和不穩定,而不是早期文藝復興時期繪畫的平衡和清晰。

以上參考:維基百科中英文版

 


這前後二張照片是一樓的 Room of Lorenzo the Magnificent,就在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旁邊,繪畫是 1556至 1558年的作品,主要由幾位藝術家完成:Giorgio Vasari (瓦薩里),Marco Marchetti da Faenza,fresco 。牆上灰泥創作則是:Leonardo Ricciarelli, Giovanni Boscoli and Mariotto di Francesco to designs by Bartolomeo Ammannati 。

Lorenzo 是美第奇家族的後代子孫,承繼了他先祖的工作,獨佔壟斷對佛羅倫斯共和國的政治和經濟干預控制,他相信義大利各省之間的平衡會阻止外國干預,因此他通過促進和平協議和聯盟以提高他的聲譽。由於他非凡的智慧,被稱為 The Magnificent 。他同時是 柏拉圖藝術學院的贊助者,白話詩歌和散文的作者,米開朗基羅才華橫溢的收藏家和保護者,他影響了那個時代的品味,促進了佛羅倫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傾向的發展和傳播。


因為整棟建築設計獨特,加上瓦薩里風格主義的影響,因此不少房間的天花板格局都呈現和以往印象中,完全不同的華麗不對稱和諧設計,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藝術風格的作品,十分獨特,也推薦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原本拍了很多照片,後來就只簡單找了二三張比較有感覺的照片貼出來,若是親自到訪參觀,真的可以慢慢地一間間房間仔細觀看,真的會讓你印象深刻。

下面是另一個房間 Room of Leo X, Lorenzo the Magnificent 的兒子 Giovanni de'Medici (1475-1521)於13歲時成為紅衣主教,並於1513年當選羅馬教皇時以里奧十世的名字命名,為未來的托斯卡尼美第奇公國奠定了基礎 。他的擴張主義運動使美第奇家族獲得了新的榮譽,例如Urbino 公國。 受其宏偉父親的文化和成熟圈子的熏陶,他奉行富麗堂皇的教皇朝廷,奉行其前任 Julius 二世的贊助政策,使羅馬成為16世紀初期幾十個主要的文化藝術中心。



這是二樓的 Room of the Elements,這個房間致力於四個元素(空氣,水,火和地球),完美地反映了緊鄰其下方的 Leo X 房間的比例。正如所有事物都起源於元素一樣,Leo X 也為托斯卡尼的美第奇公國奠定了基礎。 天花板專用於空氣,而三扇無窗的牆壁則慶祝水,火和地球。下圖繪畫是著名的維納斯的誕生,周圍環繞著向她致敬的神聖和海洋生物。



這是 Room of Hercules 房間, 在希臘神話中,大力神是木星和凡人 Alcmene 的兒子,因此獲得了木星妻子 Juno 的仇恨,她試圖通過在他的搖籃裡放兩條蛇來殺死他。大力神擁有超人的力量,以其無數的英勇事蹟而著稱,尤其是“Twelve Labours”。 那些事蹟啟發了平行於這間房間的房間,該房間專供英勇的僱傭隊長 Giovanni dalle Bande Nere使用,該房間就在這間房間的下面。



這是 Room of Ceres and Study of Calliope 的天花板,位在二樓。主房間是獻給穀神星,土星和奧皮斯的女兒以及農業女神的穀神星,位於Cosimo il Vecchio 房間上方。穀神星通過賦予人類大地的果實來提供人類福祉,Cosimo il Vecchio 為佛羅倫斯市帶來了歡樂與繁榮。天花板中央繪畫的故事主題為穀神星在被冥界之神冥王綁架後尋找女兒 Proserpina,主要藝術家為:Giorgio Vasari, Cristofano Gherardi and Marco Marchetti da Faenza。



通過二樓的通道時,剛好從這裡可以看到五百人大廳(Salone dei Cinquecento)廣大空間全景,高度加上格局布置一覽無遺,真不愧為五百人大廳的名稱。



這裡是 Audience Chamber 或 Hall of Justice(觀眾廳或司法廳),這個房間跟隔壁的 Hall of Lilies 一樣,是由現有大廳的隔間所產生的,這個隔間和樓下的整個兩百人大廳一樣大。在1470~ 1472年之間,由 Benedetto da Maiano 豎起的一面沒有真正基礎的特殊牆壁,將其分成兩個單獨的房間。當時貴族使用的是開會和聽眾的房間,公爵科西莫一世在這里為他的臣民授課,在 Francesco Salviati 的壁畫中,他寫了一系列羅馬將軍 Marcus Furius Camillus 的故事,他在羅馬從流放返回後將其從高盧人手中解放了。 柯西莫美第奇就如同 Marcus Furius Camillus 一樣,他在前任去世後才回到佛羅倫斯,迅速上台並擊敗了佛羅倫斯的敵人。



下圖左方壁畫是 Triumph of Furius Camillus ,右邊是  Marcus Furius Camillus forbidding the weighing of gold,二幅畫作都是 Francesco de' Rossi 這位藝術家繪製的,他是當時著名的風格主義畫家之一,還有另一個名字是 Francesco Salviati。他出生在佛羅倫斯,在西元1531年前往羅馬遇到了 Giorgio Vasari (瓦薩里),幫助完成在 Palazzo Salviati 宮為主教 Giovanni Salviati 之施洗約翰生平的壁畫,也正是由於他對這個家庭的依附,才將姓取為 Salviati 。1543年,Salviati返回佛羅倫斯,為托斯卡尼大公科西莫一世工作,完成了於舊宮內壁畫裝飾歌頌美第奇家族(1543~1545年)。

繪畫故事主角 Marcus Furius Camillus 是西元前 446~ 335年間古羅馬政治家與將領,其事跡在古羅馬廣為傳頌,他擊敗高盧人(約西元前 390年)奪回羅馬成為城市的第二位創建者,Camillus 慶祝四次勝利,並五次擔任羅馬獨裁者。他最大的勝利是在西元前396年以獨裁者的身份征服了the Etruscan city of Veii 以及西元前390年高盧人佔領羅馬時,他再次被任命為獨裁者並擊敗了入侵者。



這個房間是 Hall of Lilies,就像隔壁的 Audience Chamber 一樣,是由 Benedetto da Maiano 在1470~1472年之間將現有大廳分隔成兩個獨立的房間而產生的。牆壁的繪畫目的是要容納一輪有才華的人,公民道德的典範,類似於裝飾以前的14世紀大廳。西元 1482年,Signoria 將裝飾工作委託給當時最偉大的藝術家,幾乎所有的藝術家從羅馬裝飾中的 Sistine Chapel 教堂返回(Ghirlandaio,Botticelli,Perugino,Biagio d'Antonio,Piero del Pollaiolo)。通往 Audience Chamber 的門上的但丁和彼得拉克詩人的鑲嵌人物是未完成項目的一部分。


但是只有 Domenico Ghirlandaio 完成了任務並壁畫了其中一面牆,其他三堵牆飾有藍色鳶尾花上的金色百合花的 Angevin 徽章,上面飾有紅色耙,向法國長期捍衛佛羅倫斯自由的人們致敬。



這個房間是 Hall of Geographical Maps,中央有一個大型古代地球儀。這個房間是由瓦薩里(Giorgio Vasari)在西元 1561-1565年建造,當時科西莫要求他創造一個房間既可以充當衣櫃的主要房間,又可以同時充當宇宙學的房間 。瓦薩里與宇宙學家Fra'Miniato Pitti 合作,為房間設計包括:描繪天花板上星座的繪畫,牆壁上掛著巨大的木製櫥櫃,面板上有地理地圖,還有皇室的半身像和三百幅歷史悠久的傑出人物肖像。在房間的中央,有兩個大型球體打算以戲劇的形式從天花板的中央面板出現,天球體懸吊在空中,而代表地球的球體將下降到地板上。 在16世紀中葉,這個房間代表整個世界的想法顯示出柯西莫對地理,自然科學和貿易的興趣。



最後我把高塔登頂放在遊記最後才介紹,不過我是上午來參觀的,若以日光時間來說,還是建議先登高塔賞景後再去參觀領主宮其他博物館內容,因為愈近中午時間日光過強,拍照效果會減分不少。



這是個領主宮東邊的聖十字聖殿 Basilica di Santa Croce di Firenze,也是十分值得參觀的一個景點,裡面是不少中古世紀科學藝術名人的墓穴和紀念碑。聖十字聖殿是世界上最大的方濟各會教堂,這座建築的設計反映了方濟各會簡樸的風格,平面布置為埃及式或 T 型十字架(聖方濟各的一個標誌)。起初,聖十字聖殿安置了住在該區的家庭成員墳墓,之後在十五世紀,通過決定也成為共和國總理 Leonardo Bruni 和 Carlo Marsuppini 的墳墓,成為傑出的佛羅倫薩人的記憶的守護者。之後致力於建造於1564年的米開朗基羅紀念碑,和後來為伽利略製作的紀念碑,激發了當時的詩人 Ugo Foscolo的靈感 ,他在1807年" I Sepolcri "的詩中,稱聖十字聖殿為“意大利神廟的榮耀”,標誌著它從佛羅倫薩的萬神殿變為義大利人的萬神殿。去年的遊記也寫了一點介紹,有興趣的人再點進去遊記內容後面看看。

佛羅倫斯 Florence 漫遊(Italy)https://blog.xuite.net/pureing/date/587408344



黃色的阿諾河貫穿市區一側,另一邊是山丘高處的米開朗基羅廣場,每到夕陽時分都會聚集一大堆遊客等待夕陽落下的精典畫面。另一篇遊記有寫到:佛羅倫斯漫遊(三):米開朗基羅廣場、百花大教堂,義式美食比薩(Italy)

https://blog.xuite.net/pureing/date/588647228



舊宮 Arnolfo 高塔建於 1310年左右,當時這棟建築物快要完工了,就決定放置在立面上(可能是受伯爵夫人古迪伯爵城堡的啟發),它僅部分地由下面的牆壁支撐,從而為正面完全採用假建築(即相對於下面的結構突出)提供了一種建築解決方案。 這既大膽又美觀。該塔高約94公尺,它不在立面的中心,而是分散在該立面的南側(面向建築物的右側),它位於 Foraboschi 先前已存在的塔房中,稱為“ della Vacca”,因為佛羅倫斯人對那隻大鐘起了個綽號(附近的領主廣場連接到 Via Por Santa Maria 大街的街道,總是因為這個大鐘而通過 Vacchereccia 來稱呼)。 塔樓的主體,除樓梯外還有一個小房間,稱為“ Alberghetto”,其中被關押著囚犯。

以上資料參考:https://www.hotelmirage.it/en-gb/cenni-storici/palazzo-vecchio

 


不過這個高塔最佳賞景角度就是北方的聖母百花大教堂,高聳的圓頂和鐘樓一覽無遺。



對了,塔頂還有一個階梯平台,專門給遊客拍照賞景之用,只是我要抱怨一下,我到達之時,一個亞洲男生光是拍照就拍了很久,一個畫面拍十幾個鏡頭,他拍完就算了,再幫另一個西方女生拍,還要她不斷換表情動作和位置,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二個完全不認識,竟然拍照拍成這樣,後面的人一直客氣地等他們,竟完全沒有自覺,我在下面至少等了超過五到十分鐘甚至更久,當下很爆氣,不打算再等便直接站上去拍我要的照片。說真的,沒有遊客等待的話,他們想拍多久就多久,我和另一位西方遊客在下面等他們,還裝作不知道,講難聽的,拍來拍去就一個畫面而已,有必要拍十幾個不同的 pose 只為了一個畫面嗎?算了,我就抱怨一下,因為等了很久他們都不下來,我才生氣啦!



好啦,佛羅倫斯高空景象真的很美,也不枉我一大早出門來登頂拍照,就為了這些美麗的中古世紀古城啊。



再往下看就是領主廣場,時間還早,廣場上遊客也不多,感覺很不錯。右的尖塔和高塔我查了地圖,好像是 Complex of San Firenze 是一座17世紀的巴洛克風格建築,由教堂,宮殿和演講廳組成,位於聖佛羅倫斯的領主廣場東南角。



最後,佛羅倫斯漫遊就以這一篇做結束。


回應

pureing...

Je voyage donc je suis.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