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812092329否定的否定——讀John Green《尋找無限的盡頭》

這本書真的好看。我感覺同樣延續John Green的Young Adult書寫風格,但在文字和情節上卻更趨成熟。雖然主角不同,內容設定不同,生的病不同,但John Green始終講的是相同的事情。而那似乎也順著那個無限的螺旋寫的又更深了一點,關於自我的迷惘。
故事從女孩的強迫思考寫起,然後寫男孩的父親失蹤。除了增加故事的冒險性以外,我想John Green一次一次的也許也在暗示我們「失去」這件事。女孩強迫性地害怕感染,害怕生病,害怕死亡,那是再多的科學證據沒辦法說服大腦的反射思考的。因為父親就是這樣突然離開的。所以女孩無法不緊緊地死抓住所有可以掌握的東西,包括爸爸留下的車和手機和僅存的相片,還有手上那個必須定時更換OK繃的傷口。那麼多的無法不、不能不,女孩只能夠用否定的否定才能夠讓自己的悲傷與焦慮脫離困境。然後這些東西在一瞬之間消失了,那場意外給了故事最大的轉折,John Green也用文字精彩的寫出了大腦裡的那些瘋狂。除此之外,故事連結到河的出口,一個謎團暫時解答了,但女孩說我不覺得我能夠找到實心的俄羅斯娃娃,孩子們走到了出海口

(繼續閱讀)

201812022330只有聲音而已——讀《小偷家族》

我想,是因為想要傳達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導演是枝裕和才在電影之後出版了小說版的《小偷家族》。是枝裕和先用自己的速度播出這個家庭的張力,再用文字給大螢幕前的我們更多的空間和時間,直接把這個故事交手給了我們,用我們自己的速度和想像填補這個家裡,那些電影沒能說的,那些這個社會沒能告訴我們的。這是影像和文字各自擁有的不同的力量。也或許,轉化為文字以後,會有更多的孩子,有機會讀到。

小說的第一段裡,是枝裕和用女孩由里開場,描繪著東京城市裡,一個堆置著連丟棄都被遺忘的雜物的一角。這讓我想到《空氣人形》裡,透明的女孩躺著的那個垃圾場。有人說過,比起「失去」或「死亡」,是枝裕和的鏡頭一直對準的,其實是「被留下的一方,他的生活是什麼」。但在《小偷家族》裡,是枝裕和似乎又更大膽了一些的把一個一個

(繼續閱讀)

201811292355我很高興我們又能一起笑了——讀《他們先殺了我父親》

「一個柬埔寨的女兒,銘記著那一切,因此,許多其他的人,也許同樣不會遺忘。」安潔莉娜·裘莉改編的這部電影裡,是這樣做結尾的。而書的開頭,作者想著小女孩睜開眼睛以後的視角,看見的是悶悶不樂的臉、上下顛倒的世界,以及多雲的天空。

(繼續閱讀)

201811200017你想回到十八歲嗎——讀岸見一郎《變老的勇氣》

「高一的時候我只打算活到三十歲,因為正值青春活蹦的時候,…… 現在我則打算活到四十歲,不定長些。」朱天心在《擊壤歌》裡曾經這樣寫過。我們大概也都曾經這麼想過。只是我們總是被時間追著跑,可能只有停下來喘氣,或者跌了跤的時候,才能夠真正緩緩的認真的思考關於變老這件事。
變老是什麼?死亡是什麼?人生是什麼?活著是什麼?而幸福又是什麼?
拿起這本書時先別急著翻開,我想這是作者真正希望的。先想想這幾個問題,試著回答自己,或者和身邊的人討論。別急著看作者提供的答案,那只是一種答案。
在逐步高齡化的社會裡,這是我們集體必須面對的課題。但對於生命的徬徨,不只是現代的問題,也不僅只是老人的問題。西元前古希臘的蘇格拉底或者春秋的孔子都談論過,十八歲的我們二十七歲的我們或者四十歲的我們也都必定曾經困惑過。

(繼續閱讀)

201810211025您有空嗎——讀《永遠的梭魚》

1538747723-3295875226.jpg - 書影
「您有空嗎?」人們總是問他。「有,那您呢?」計程車司機回答。這個問題總使乘客驚愕不已。人們來來去去,似乎靜不下來,那天的我難得沒有任何計畫的逗留在咖啡廳裡,發呆著,想這個問題。

時間是什麼呢。時間在現代的忙碌裡,被切成一塊一塊的行事曆。時間在我們來往的路上被迫的停滯,在乘車的片刻裡,我們和路上的風景、陌生的司機以及鄰座的乘客的交流,像孤立的島一般,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在路上」的時間於是成為一個普遍卻例外的存在。再放遠一點,時間在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滴滴答答下,人事物彷彿必然的,命定似的,必須展現其脆弱性,會老,會消逝,會離開。但時間不說話,也不會抗議,即使他破壞了所有的計時器。

(繼續閱讀)

201810082330我只是想要一個朋友——讀《暗黑孤兒院》

1537719716-2105996985_n.jpg - 書影
暗黑孤兒院。棘丘。書名告訴了這不會是一個輕鬆的故事。可能陰暗,可能充滿棘刺,而你必須注意腳下,一步一步緩慢的翻開書頁與書頁之間,為了阻止閒入進入的刺網。也許必然會受些傷,你才能站上那個曾經痛苦,也許現在也仍然承載著痛苦與寂寞的山丘,用另一個視角回頭看我們現在的世界。

(繼續閱讀)

201810070057想像都很美好——讀《後來的時間都與你有關》

《後來時間都與你有關》+書腰立體書封.jpg - 書影
無論是戲劇或者文學,這都是我第一次接受新一代的中國的文化,看著那驚人的銷售量,瞭解看看是必須的。老實說並不習慣,但卻是好讀而沒有困難的。只是那個好讀卻總讓我覺得不夠立體。不過作者故事寫得淺,人物卻刻畫得深,那一個個中國現代男女立在眼前生靈活現,唇槍舌戰好不精彩。年輕的作者以時間為框為架,橫的進,直的出,偶爾旋轉,偶爾跳躍,好不熱鬧。只是在這框架裡充填上的小城裡的小情小愛,讀起來卻是有點速食愛情的感覺,只怕那故事的濃烈香味持久度就像現代的3C產品一樣。(順道推薦一下最近正在閱讀的賴香吟所著的文青之死,裡面有些類似的主題,但是不那麼白話的文體,也許讀起來速度慢了點,總覺得某些情感能夠更深一些。)

(繼續閱讀)

201809212123你自己讀讀看吧——讀《星期五的書店》

1535618594-2169112206.jpg - 書影
「溫暖」,一直是日本小說以及日劇最吸引我,也是很核心的特質。而我想,這也是名取佐和子這本《星期五的書店》裡不可缺少的主成份。雖然試讀這次只能先偷看到書的一小部分,但我猜想這本書的設計或許雷同於日劇慣常的單元安排——同樣的主角,在車站書店這個很日常平凡的地方,與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書相遇,而在這些故事裡面,閱讀的我們則又是另一個時空的平行相遇。

「你自己讀讀看吧。」爸爸總是這樣告訴小說裡的主角。為什麼這個世界存在著,而且似乎是真的必須存在著那些故事、小說、戲劇、電影?我們在人生裡經歷的還不夠嗎?我們需要的是什麼?在那一個虛擬出來的空間與時間裡,觀看的我們經歷了什麼?我們隔著紙張與文字,隔著舞台與幕簾,又或者隔著鏡頭與底片,在那裡,幻想與現實共存。幻想在現實密實的記憶裡碰撞,現實也在幻想寬闊的舞台上伸展。也許需要故事,就像我們需要夢一樣。

(繼續閱讀)

201808042357一次又一次地寫「命」這個字—讀佐藤正木《月之圓缺》

1531804584-3904354082_n.jpg - 書影
月亮其實沒有變。變的是太陽、地球、與月亮的位置,所以有了圓缺。琉璃也其實沒有變。變的是生命、死亡、與時間的關係,所以有了佐藤正木這本宛如悲劇般的愛情故事。
這本半帶著推理性質的小說結構雖然稍微複雜,但是劇情倒是蠻單純的,在看到三角先生的神秘出場後,大概就可略知一二。作者設計的幾段對話,看似無心,實則有意,例如死亡後的月亮傳說,或者女主角琉璃在決定這場戀愛前很慎重的那個決定:「即使今後我們越見面越不幸,但我們見面的時間,未必是所有活著的人能夠體會的,那是不可多得的、人生中寶貴時間」。不幸,也因此成為

(繼續閱讀)

201807290023不過就是學校罷了— 讀辻村深月《鏡之孤城》

螢幕快照 2018-07-28 上午11.15.03.png - 書影
一個人閱讀的時間重疊上城堡裡八個孩子的時間,我只在早上九點到傍晚五點翻開這本書,一如狼少女所設下的規定,在書頁裡尋找那把鑰匙,還有那個神秘的許願房。我想,這也是辻村深月的真正目的吧,他用文字搭了一座孤城,讓暫時迷途的人們給自己一段時間,在另外一個過渡空間裡,找到繼續努力的力量,繼續長大。
小說在前面八個月只是細細的慢慢的鋪陳,你甚至可能會覺得有些無聊,什麼事情都沒有改變,這些孩子一樣窩在家裡,一樣藏著傷,一樣帶著面具(其實戴著面具的不只有狼少女啊),一樣拒學。但後半段累積了滿滿的情緒,你會發現其實並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每一個人都變得不同,包括讀者如果哭點不太高大概絕對會流下眼淚。這是一部非常溫暖的小說,能夠成為今年本屋大賞665位書店員們投票出的「最想推薦的書」絕對當之無愧。

重複看著狼少女對這城堡所訂下的規定,突然覺得,這框架仿若是另一種形式的團體心理治療。一開始彼此對團體的開放度都很低,彼此認識的只有一部分的姓名以及經過修飾的興趣。每個人都把自己在團體外的經驗帶進這個城堡,小心翼翼的避免某些話題,然後在這一道道相似又相異的鏡子裡,重新在彼此的互動中得到同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時計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