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1113我懷念的!

如果我們有緣,走一圈還會回到對方的身邊。可能,真的是那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巧合的遇見、巧合的錯過、巧合的懷念。記得第一次為除家人以外的人心疼。是你莫名的丟了歌詞,我莫名的被同學叫過去問一張紙是否是我的。看到的第一眼——字像我的,卻比我的圓滑,很認真、很漂亮的字;再仔細看——看到了“假灑脫”、看到了“我懷念的”;然後——聽見你說歌詞丟了,意識到是你的,便抱歉地對那同學說“不是我的”;可是——那同學指右下角給我看……一個模糊卻深刻的懷映入眼簾;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又做了些什麼,那一片,我失憶了;你不知道——我是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心疼,知道什麼叫做心碎,知道自己有多麼在乎你。就這樣,我從零零散散地關注你,到了把整顆心都裝滿記憶。記得有一天,剛剛翻日記看是今年的5月5號,你對孟元說你以後要少玩遊戲,擠出時間來寫點作業。也記得那一天,我好忙、好累,卻也好開心。你,還是我懷念的你,你的風格。喜歡的,是你巨蟹座的專情,無言的感動,一起做夢。一些東西,就這樣一天天的在我筆下積累起來。看到,一天你在後邊談遊戲,好傷心。看到,自己好糗地交錯了作業本,你竟然打開來看,然後又慢慢放回來。看到,化學課我不知所措時,你在後邊說答案。看到,美術課展示我幫同學畫的作品,你說“**畫得這麼好嗎”。看到,老師要我把幫忙畫的一些畫重新上色,你對同桌說不要上色了,就這樣很好了…看到,浩哥讓我幫我不想幫的忙,正尷尬著,你過來問是什麼,我才得以解脫。看到,你拿著我的鏡子玩,我很開心。看到,別人問我問題,你幫忙回答。看到,自己為你寫的藏頭詩,我可以陪你去看星星。看到,數學老師說我在黑板上做的題錯了,你好大聲的辯解“題裡說贏兩場就不比了”,那聲音的背景裡還有眼保健操和好多同學的嘈雜。看到,孟元敲我頭髮一下,又看你,然後他問你“怎麼啦?”又回來欺負我、又問你……看到,過馬路,你讓春鳳看你,然後好厲害的表演給我們看…&helli

(繼續閱讀)

201206151133為什麼種子要選粒大飽滿的?

如果種子選擇不好,收成就會欠佳甚至沒有收穫。所以農民在選種時總是選擇那些粒大飽滿的種子。文章來源:地板知識大全 - 柯雲路的部落格 - Eldora,早晚好 - Walt Belchers Hollywood Blog - 傑傑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32203微塵邊緣

高考已經結束三天了,那個曾經一度擔心害怕的高考已經是一種記憶了。其實,有些事,在它沒發生之前,或許我很害怕,但當自己經歷後、轉身時發現,那也不過如此。我的高考的確是結束了,其結果無論好壞,都已在那裡。此刻,坐在曾經坐了三年的書房裡,敲著閒散的文字,心靜倒也平坦。趴在窗台上,耳朵塞著耳塞,看著沒有星星的夜空,只有一輪孤寂的朦朦的月,街道上不時的汽車也安靜地奔跑著。這是我近年來享受的第一個如此靜謐的夜晚。只是趴在窗台上,不用擔心,不用思考,不用憂慮,也不用去看那些書,塞著耳塞,這個世界與我無關。內心既是滿滿的一片恬靜,又是一片空白!慢慢回想這三天,我又做了些什麼,收穫了什麼呢?這幾天,除了與同學在一起,還是與同學在一起!見證同學們的分離、朋友們的傷楚,有人笑了,有人醉了,也有人哭了,有人沉默了……我在看同學們傾訴感情的同時,也成了其他人眼中在訴感情的一道風景。三年,不止是時間的一個量詞,更是一種無法抹掉的成長記憶。這期間的淚水與喜悅,失敗與歡笑,也只有共同經歷過的人能體味!8號那晚上,面對一群誠摯的初中同學,我喝醉了;高中班上的聚會,不唱歌的我也嚎了幾首歌;而昨晚,安慰著痛哭的人,更是差點讓我掉淚。今天凌晨兩點鐘的時候,竟無緣無故地醒了,想著那些人、那些事,內心有著一種恐慌,有著一種傷痛。而後什麼時候再睡著,我不知道……同學情,無比真;朋友更是讓人溫暖;而知己,則是人生的財富!面對明天,我願銘記這一份情,守住這一份財富!那些同學,那些朋友,那些人兒,那些情,毋須用更多的語言來表述!

(繼續閱讀)

201204291528你是我握不住的沙

不敢和你再有過多的交流,因為我怕自己會淪陷在你在那溫暖而又虛假的話語裡。不想讓自己再一次受傷,不讓自己再為你而淚流,不能再繼續那般折磨,明知是錯的,還要堅持、明智點,理性點,對自己好點。世界上,沒有誰注定誰是誰的誰,你的未來,或許在別人的手裡,我的幸福,也許與你不相干。笑一笑,沒什麼大不了,沒有誰會因為誰而活不下去。放開手,我看到了整個世界,我也想,握著你的手,有你陪我看世界,可是,我受不了,因為我沒有安全感,我感覺你隨時都會離開,最後的結果,你、不會陪我都路口。所以,寧願獨自一人,仰望星空,也不願讓一個不愛我的人,陪我看月亮。我選擇放開你的手,握不緊的沙,何不揚了它,塵舞飛揚,在迷茫中另闢蹊徑。現在,把你當成我的朋友。但可能連普通朋友也算不上吧,因為發現自己不敢面對你,發現自己連和你說話的勇氣都不知跑到哪去了。一直避開你,避開自己的心,選擇逃避你,以求保護我自己。緣起緣滅,何謂緣分,茫茫人海中,如何判定某個人就是自己所謂的有緣人,何謂緣來就是你?偌大的疑惑在心裡打轉。反正,走一步算一步,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夠走到哪一步,只知道,我,現在更要好好愛我自己。「科技紫微」星座主題館 |Electionline campaign blog | Holovaty.com |心血管醫生的BLOG | 南方的女子,北方的漢子 |琪妙人生的部落格 | Sirgie彩妝日記 |雲錦成國際金融家俱樂

(繼續閱讀)

201204271506沒有絕望,沒有希望

不知道從哪裡說起。我是一個感性的人,所以想都沒想就刪除了所有的話,包括我精心構思的語言,和所有在我的地盤留下足跡的朋友們,但放心,你們的溫暖在我心裡。我不是一個會對自己下狠手的人。所以注定我不是一個在江湖中掀起血雨腥風的人,我更願意坐在湖邊,弄一把椅子,在陽光裡看書。世界再混亂,與我何干?但問題是:沒有人給我在湖邊看書沐浴陽光的機會,除了我。而且爭取這個機會是極為艱難的,它又必須要求你掀起一點波瀾,最起碼在你自己的世界裡。所以,真要對自己下狠手,就等於顛覆23年來的我。廢話了我。我只是想給自己一個壓力,在最後的35天裡。而刪除了所有的微薄,只是一個儀式,算是祭奠一下。所有關心過我的朋友,他們都希望我會成功,我不能辜負他們,也不願意辜負他們。這不單單是為了證明我可以,更是因為,我還有夢想。其實先前複習的不錯,我只是覺得,如果可以更好,為什麼不做呢?按我一貫安於現狀的性格,這就可以了,我很滿足,可社會不滿足我,我就只能自己滿足自己。其實在這中間,我也看到了危機,我騎著自行車悠然自得的前進,但大家都開著寶馬啊,我就落後了啊。這個時候還不晚,我相信有之前的基礎,加上最後的決戰,我是可以的。我想我這麼做的另一個原因是:我不是僅僅滿足於及格,而是要求更高的分數。其實我現在就可以考試了,但一定不是高分,這就意味著你可能會被淘汰,但我做事的風格是,要麼不做,要麼,就不能有被淘汰的危險。我不喜歡危險,我喜歡穩妥。所有一同奮戰的朋友們,所有關心我的朋友們,結局我不知道,但我要保證過程完美,只有這樣,即使失敗,我也不會後悔。天倫不孕不育醫院幫助您! |傻了吧我會飛的BLOG | 微笑著遇見 微笑著說再見 |侯會的BLOG | 想流浪的狗狗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752蒙山拾荒記

秋高氣爽的日子,最適合登山了。三四天前剛從巍巍抱犢崮下來,腿肚兒還酸酸的,腳板卻又生癢癢了。於是,約了幾個朋友,緊急集合,向蒙陰蒙山挺進。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行程,便來到蒙山腳下。山下在施工,剛剛落成了一組很氣派的牌坊,以前熟識的蒙山炒雞店也不知去向。我們還沒有停車,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就笑盈盈地迎上來,我趕緊搖下窗玻璃笑臉相迎。他伸出一隻手,我以為他要打敬禮呢,心想我們坐在車上可是受用不起,誰知他卻做了個並不標準的邀請姿勢,說那邊停車,憑票入山,門票80元。“那就等下次,我們帶錢來再上山吧。”我不加思索,又有點抱歉地說。這地方我們來過,以前是不收費的。據說自打去年被臨沂的某某某買斷了這入山的路以後,才開始收費。我們經常到山區來走走,一般都選擇遊人極少,甚至沒有遊人光顧的山,用我們自己的話,就是“爬野山”,並且特別喜歡爬沒有路的山。巍巍沂蒙八百里,山頭多的是了,總也沒有必要花大錢去爬曾經爬過的山。此時已臨近中午,即使不飢腸轆轆,也沒有多少氣力來爬山了。附近有好幾處飯店,我們隨便在路邊找了個星級農家莊園,打算在這裡先餵飽了腦袋再考慮爬山的事。莊園在一片高大的栗子樹林裡。我們選擇了臨近溪邊的的露天餐桌,老闆娘告訴我們,“還是到涼亭裡好,免得掉下栗蓬客砸著。”一邊說著,她一邊下腰撿著什麼。原來她在撿熟透了後自己落下來的栗子。趁著老闆殺雞的機會,我們便開始在林子裡撿栗子。高大的栗子樹下,落滿了一顆顆針刺鋒利的栗蓬殼。偶爾有一兩個栗子,散落在枯葉和栗蓬殼中間,在斑駁的樹蔭下放著黝黑的光亮,每見到一枚栗子,都如同淘金者遇見了金子一般,趕忙撿起來。也有的栗子還夾在刺蝟一般的外殼裡,用手一觸,就如同針扎一樣劇痛。我們只好找來石塊慢慢地敲擊,但這樣的栗子往往還不成熟,常讓我們忙了半天,落個一場空,白白被刺痛多次,但是再見到一個類似的果實,還是忍不住要砸開看看毛刺裡面到底包裹著啥樣的栗子。當老邊娘招呼我們吃飯的時候,我們的口袋都已經裝得鼓鼓的了。在餐桌上,大家分別展示自己的成果,我的收穫居然是最少的。就如同小時候老師帶領我們去復收地瓜,我全班收穫最少一樣。不過我的手卻沒少被栗蓬殼刺痛。吃著正宗的蒙山蘑菇燉雞,喝著純淨的山泉茶,邊吃邊聊,不遠處的溪流聲時時應和著我們,山風送來陣陣果香,恍惚間,我好像在這裡生活了多年,

(繼續閱讀)

201204092328為什麼我們越來越失落

林治平先生所著的白晝提燈無疑是道出了所有基督徒在這個社會上碰到的疑問:這個社會怎麼了?人怎麼了?為什麼人在物質提高的時候,心卻越來越失落了,找不到幸福感。為什麼整個社會處在一個這麼冷漠的狀態,在人的眼裡人都不是人。    在中國這幾年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人們的物質水平提高了,但人也迷失在這個世俗的物質追逐中。人不再是人,而是統一生產的物品,經過學校的統一加工,再被輸送到企業製造各種物質。成為財富的創造者,本是無可厚非,但是人追逐物質帶來的歡愉,金錢之上,一切向錢看,彷彿只有錢才能填補內心的空洞。於是不是人管理物,不是人是主體,而成了物主我奴,被物質轄制了。    人更加習以為常日光之下種種的罪惡,婚前同居,謊話連篇,貪污成風,彷彿一切都是順利成章。我不竟問人怎麼了。我們到底怎麼了。而且這個社會到處充斥著不安全感,盜賊遍地,晚上睡覺,門鎖檢查了一遍又一遍,去ATM機上取錢,還要觀察一下方圓幾里有沒有可疑人物。綁票撕票,人在這些人眼裡就不是人,沒有生命應有的尊重,只是他獲利的工具而已。二千多年前,一個古希臘的哲學家提著燈,滿大街的叫,「人在哪裡?人在哪裡?」周圍的人很奇怪,我們不是人嗎,他在找誰?古代的哲學為了解決的無非就是:我是誰?我從哪裡來?生命存在的意義?可是這些問題經過了幾千年仍是沒有答案。尤其是現在,後現代的興起,讓人連尋找終極意義的目標都失去了,只要我今天快樂沒有什麼不可以,過一天是一天,連思考生命都不願去想了。    人心冷漠,世態炎涼。每次等車的時候我看到很多乞丐,朋友說有些是騙人的,我更看到有些人很鄙視的看他們,我不知道他們背後的故事,但我想說你不給他們錢沒關係,但請你別鄙視他們。我不喜歡動物,但我也不會傷害它們。不過我很可氣的是:每次去那些政府機關辦事,那些人統一冷漠表情,說話冷冰冰,扔下幾句話就好了,不管你因為他們幾句話跑死跑死。我不知道在他們眼裡我們還是不是人。當權者說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每個人用慣用的表情對待別人,人與人之間的和諧何處尋?    托付託耶夫斯基在《卡拉佐夫的兄弟們》說到:如果沒有上帝,每一件事都是合法的。林治平先生在闡述了台灣的現狀後,提出了全人的概念,KQ、IQ、EQ、GQ就是QQQQ的美滿圓融的概念。KQ指人與物的關係就是指學識商數。IQ、EQ大家都知道是指智商和情商。還有就是GQ指一個人的靈性商數,就是指宗教信仰,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