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272116黃金花雨───阿勃勒食記


像一陣細雨灑落我心底,那感覺如此神秘,我不禁抬起頭看著你,而你並不露痕跡......」(你的眼神)
住家附近種了許多阿勃勒,每年初夏總是開滿了一樹樹耀眼的葡萄形花串,讓人不禁抬頭仰望,那與蔚藍晴空形成鮮明對比的黃金花雨就這麼灑落下來,讓人砰然心動。有空時總愛帶著女兒到阿勃勒樹下散步,感受一下南部少有的季節變化。有一次女兒突然問我,這花為什麼叫「阿勃勒」這個奇怪的名字?查了資料才知道這個古里古怪的名字原來是音譯而來,而且早在唐代就已經從當時的
拂林國(今中亞一帶)傳入中國。唐代陳藏器《本草拾遺》提到︰「阿勒勃生拂林國。狀似皂莢而圓長,味甘好。原來阿勃勒最初的名字是叫阿勒勃,一直到明代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誤寫成阿勃勒,這個錯誤也就一直延用至今。


嬌嫩的黃金花蕊卻結出一樹粗壯的黑色臘腸果,總引人好奇探索的興味

讓我驚訝的是阿勃勒的果肉、根與花皆可當藥,書上還說它的果肉相當甘美,可當甜味劑!甚至在網路上查到,德國的菜市場竟有在販賣這種阿勃勒果夾。半信半疑之下,敲開像臘腸的阿勃勒果夾後,一股濃重的臭香味撲鼻而來,種子就藏在黏乎乎的像瀝青一般的果肉裡。取出種子時,雙手早已像沾滿黑色汽油一般恐怖。從果夾取出黑色的圓形隔片,心裡直嘀咕這噁心的玩意兒當真能吃?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就抱持現代神農嚐百草的精神,眼一閉、牙一咬,就塞進嘴巴裏了。那滋味品嚐起來就像是帶著焦甜味的龍眼乾,甜中帶點輕淡的酸味,說實在的沒有想像的糟糕,勉強同意《本草綱目》的評論:「味甘如飴」

奇特的阿勃勒果實,長條形果莢裡有黑色圓形隔片,每一隔間各有一顆種子
略嚐到甜頭之後,竟突發奇想將大半條果夾的隔片煮成了一大碗黑不溜丟的巫婆湯,夫妻倆各喝了半碗,不到一整夜竟拉了四、五次廁所,弄得一夜無眠,果真證實了埃及人拿它來當瀉藥的說法。不過我並沒有被嚇倒,靈機一動想到降低劑量的作法,於是用了少量
(五分之一根)的果肉,加三碗水、兩匙砂糖以及洋菜粉作成了果凍。想不到原本濃烈的果肉味道,作成果凍後的風味竟是出奇的好。由於只用少量果肉來提味,因此不會再讓人拉肚子。

阿勃勒果凍
至於阿勃勒的花吃起來酸酸的,風味並沒有太好。不過只要將未開的花苞裹上薄麵粉入鍋油炸,起鍋後再撒上糖粉,就可以變成一道香甜可口的點心。喜嘗鮮或深受便秘所苦的朋友,下次不妨試試這些用果肉和花所作的特殊甜品。


酥炸過的阿勃勒花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文傳幫
慰靈地
筆墨煙嵐
新相知
聲明

本著作係採用
Creative Commons
授權條款;您可自由散布本著作,惟需遵照CC條件

他山之石
春日天涯
Acknowledgement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