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70423揭“狸貓換太子”真相:原為章獻皇后借腹生子  

揭“狸貓換太子”真相:原為章獻皇后借腹生子   

說起宋真宗趙恒的皇后,章獻皇后劉娥,讀者可能不太熟悉。但談起戲曲《狸貓換太子》中的主角之一,換太子的劉娥,那基本上就是家喻戶曉了。   傳說當時劉妃和李妃都懷有身孕,李妃要略早于劉妃誕下皇子。劉妃為挽救自己的地位,將當時正得聖寵的李妃剛生下的兒子偷偷拿走,換成一個剝了皮的狸貓。宋真宗以為李妃生的是怪胎,將她打入冷宮,而將劉妃所生的兒子立為太子。   

劉娥是四川人。歷史上的劉娥到底是什麼樣子?她是否像戲曲中那般陰險毒辣?本期“四川百家姓”,四川著名姓氏文化研究者劉峰廷先生,為大家講述一個真實的劉娥,劉皇后。   明月入懷生鳳胎   

《宋史》記載,劉娥的祖父是後漢大將劉延慶,父親是宋太祖趙匡胤的虎捷都指揮使劉通。劉通後來領嘉州(今四川樂山)刺史,舉家遷往四川,居成都華陽。   

劉娥的出生頗為神奇。《宋史·列傳第一》這樣記載:“初,母龐夢月入懷,已而有娠,遂生後。後在襁褓而孤,鞠于外氏。善播鼗。蜀人龔美者,以鍛銀為業,摧之入京師。”   

當初,劉娥的母親龐氏,夢見一輪月亮進入自己的腹中,隨後便懷上了劉娥。古時候,人們將天子視為日,皇后為月。龐氏的夢,預示著這個女孩長大後將母儀天下。   

但是這個女孩的人生並不順利。她出世不久,父親便奉命出征,犧牲在戰場。劉通一生為官清廉,沒留下什麼家產。劉通一死,劉氏一家就衰落了,劉娥只好跟隨母親回娘家生活。   

劉娥善於播鼗,即撥浪鼓打得很好,也算是頗有才藝。長大後,嫁給了銀匠龔美。龔美其心不小,婚後不久,劉娥就跟著他來到當時的京師開封。夫妻二人成了北漂一族。   

初遇潛龍多坎坷   

龔美除有一身手藝外,交際能力也頗為厲害,尤其是和襄王府的管家張耆,關係很不一般。

  襄王正是後來的宋真宗趙恒(當時還叫趙元侃),時年16歲。據說趙恒一直嚮往蜀女之名,龔美十分清楚這一點,而且也十分撂得下面子。他一直尋思著怎麼將劉娥送進襄王府,因此對外就和劉娥兄妹相稱。   無巧不成書,不久後,王府開始大選妃嬪。龔美就將他的“妹妹”劉娥送去參與選姬。趙恒早就聽說過劉娥的美名,加上兩人年紀相倣,很快就如膠似漆。至於王爺是如何聽說劉娥美貌的,管家張耆可能是出了很多力的。當銀匠的龔美恐怕也沒少花銀子,為了給自己戴綠帽子費如此大的週折,這位老兄在歷史上恐怕還是第一位。   

但是,劉娥畢竟出身貧寒,趙恒的乳母秦國夫人堅決不同意這樁婚事,還將這件事上報給了太宗皇帝趙光義。趙光義大怒,下令將劉娥驅逐出京城,併為趙恒賜婚,讓他娶了潘美(潘美的故事,請參見6月15日華西都市報第20版“四川百家姓”)的女兒做夫人。   

潘夫人後來被演義成潘仁美在朝綱中作亂的大幫手,夫君也換成了趙光義。事實,潘夫人是一位十分不幸的女子,22歲就去世了。   

在潘夫人嫁給趙恒的6年中,她的夫君趙恒和劉娥一直保持著地下情。趙恒雖然迫於皇命娶了潘夫人,但他對劉娥仍依依不捨,將她藏身於張耆的家中。兩人就這麼偷偷摸摸過了15年。   借腹生子度陳倉   

西元997年,59歲的趙光義病逝,兩年前已被立為太子的趙恒即位,即宋真宗。劉娥順理成章地進入了皇宮,但因為身世的原因,只被立為美人。   

卻說潘夫人死後兩年,趙光義又為趙恒指派了另一個夫人郭氏。趙恒即位後,他只能將郭夫人立為皇后。但是,郭皇后生的3個兒子先後早夭,郭皇后傷心過度,不久也去世了。   

此時,趙恒非常想立劉娥為皇后。無奈的是,兩人一直未能生有子女,所以大臣們都極力反對將劉娥立為皇后。   

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史書上說,一天,劉娥的侍女李氏夢見仙人下到她的腹中,成了她的兒子。這恐怕是史官為劉娥找的託詞。   

在這段時間裏,趙恒和劉娥定下了借腹生子之策。李氏的夢果然不是空穴來風,不久,趙恒就得到了李氏懷孕的消息。大中祥符三年(1010年)四月十四日,李氏生下趙受益(即後來的宋仁宗趙禎),但趙禎一齣生就被抱到了劉娥那裏。因此,皇子雖然是李氏所生,卻只認劉娥為母。   

這樣一來,一切都順利了,劉娥最終被立為皇后。   介入朝政惹非議   與其他妃嬪不同,劉娥在寄居張耆家中時飽讀詩書,加上她本人心思縝密,所以經常幫助趙恒處理朝政,趙恒也頗賴劉娥之力。   

趙恒身體不太好,經常讓劉娥代理朝政。更為糟糕的是,趙恒晚年患有老年癡呆,基本上對劉娥是言聽計從。   

當時的宰相寇準對此感到不滿。在儒家觀念裏,女人干政是亡國之兆。於是,寇準奏請太子監國,也就是讓太子來處理朝政,趙恒十分冒火。加上寇準平時脾氣火爆,得罪了不少人,他很快就被罷相。   

特別要說明的是,寇準被罷相,其實一點都不冤。當時的太子才10歲,哪會監什麼國?只能依靠大臣治理國家,而寇準是宰相,換句話說,大權幾乎都會落到寇準手裏。趙恒即使再信任他的宰相,也不會容忍這種情況發生。   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甲寅,54歲的趙恒病逝于延慶殿。遺詔尊劉娥為皇太后,“軍國重事,權取處分”。   

治國堪比呂武后   

劉娥一掌權,就把飛揚跋扈的丁謂罷相。   當初丁謂正是因為支援劉娥執掌朝綱,才得以取代寇準為相的,而且丁謂是支援劉娥掌權的重要勢力。但在得知丁謂的種種罪狀後,劉娥還是將丁謂罷相貶謫。   

處在權力的頂峰,劉娥也難免為家人牟利。而且,如果沒有顯赫的娘家人做陪襯,對其本身的權威也是一種削弱。不少劉氏家族的人因此加官進爵,連祖宗也跟著沾光:劉娥的曾祖父劉維岳,成了天平軍節度使兼侍中兼中書令兼尚書令,曾祖母宋氏最後被封到了安國太夫人;祖父劉延慶為彰化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兼許國公,祖母元氏被封為齊國太夫人;父親劉通為開府儀同三司魏王,母親龐氏被封為晉國太夫人。   

雖然劉娥偏袒家人,但她不讓他們插手朝政。在治理國家方面,她更倚重的是那些有才能的士大夫,如王曾、張知白、呂夷簡、魯宗道等,都得到了她的重用。劉氏姻族也沒有做出為害國家的禍事,這是劉娥勝過呂后的地方。   

劉娥協助趙恒理政多年,對朝臣結黨、吏治不靖深有感觸。她知道自己年長皇帝年少,這樣的狀況是很容易被有所圖謀的大臣鑽空子的,於是她用了一個計策。   

趙恒下葬後,劉娥挑了一個合適的時機,做出非常懇切的模樣對大臣們說:“如今國事變動,我和皇帝多虧諸公匡助,才能有今日,實在感激。諸位可以將親眷的姓名都呈報給我,我好一律推恩錄用,共沐皇恩。”   

大臣們聽了都高興不已,將自己能想到的親戚名字都一個不漏地彙報了上去。袞袞諸公們這次可算是睜著眼跳坑了——劉太后將這些名字都記錄下來,此後凡遇到有推薦官員的時候,她都拿去核對一下,只有對不上號者,才能得到升遷的機會。這樣一來,就避免了朝臣編織權力網的可能。   

治家有國母之風   

除了對外理政,劉娥對內也一樣將皇宮治理得平平整整。   

鄧國大長公主姐妹入宮拜見劉娥,劉娥見她們年老發落,嘆道:“姑老矣。”遂賜給她們貴重的珠璣帕首(類似頭巾的裝飾),以遮擋日益稀疏的頭髮。消息傳出,潤王妃李氏也想向劉娥索取一份,劉娥婉轉回絕說:“大長公主她們是太宗皇帝的女兒、先帝真宗的妹妹,照顧她們是應該的。我們這些趙家的媳婦,就不用太講究了。”   

從前賜大臣喝茶,所用的茶具上有龍鳳圖樣,劉娥認為這不是人臣所能用的器具,下令全部更換。劉娥偏袒娘家人是出了名的,但是每逢賞賜食物給劉家人的時候,她仍不忘將金銀龍鳳器皿換成鉛器。劉娥說:“不能讓皇家器物進劉家裏,他們不能使用。”   

劉娥號令嚴明,賞罰有度,對仁宗皇帝趙禎呵護備至。平時劉娥忙於政務,就讓楊淑妃照顧趙禎。趙禎體弱多病,劉娥不讓他吃蝦蟹等寒涼之物。可是,越不讓趙禎吃,他就越想吃,只能背著劉娥請楊淑妃偷偷送給自己解饞。   

隨著國家治理得越來越好,劉娥的威名也越來越大。不少大臣都勸劉娥行武則天之事,登基加冕。《宋史》記載:“先是,小臣方仲弓上書,請依武后故事,立劉氏廟,而程琳亦獻《武后臨朝圖》,後擲其書于地曰:‘吾不作此負祖宗事。’”尚且年幼的仁宗趙禎,對此感激不已。   

但是,處在權力中心久了,誰也無法做到清心寡欲。隨著年紀逐漸增大,劉娥感到時日無多,要求穿天子的禮服祭拜太廟。此言一齣,舉朝譁然,最終,除了刪減一些配飾,她的願望還是得以滿足。   

一個月後,劉娥病重。死前,她拽了拽自己的衣服。趙禎哭著問大臣,劉太后是否還有什麼心願未了。參知政事薛奎立即明白了原由,對趙禎說:“太后是不願穿著天子冠服入葬,不想被先帝看見她這個樣子。”   趙禎恍然大悟,下令給太后換上皇后的服飾,以遂她回侍真宗趙恒的心願。   

“狸貓換太子”真相   劉娥死後,借腹生子的歷史,被民間演繹成了“狸貓換太子”的故事。事實上,劉娥並沒有真的做這個缺德事。她與李氏的關係頗為耐人尋味。   

劉娥參政時,依賴的皇帝是別人的孩子,換誰都會有不安全感。呂后可以把爭寵的戚姬做成人彘,劉娥對付李氏也是不奇怪的。劉娥的胸襟的確讓人敬佩,雖然她對李氏談不上喜歡,但也夠仁至義盡了。   

趙恒駕崩後,劉娥把李氏提升為“九嬪”之一的“順榮”,為其正名。此前,劉娥還派人在民間找尋李氏的親屬,最後找到了她的弟弟李用和。徵得趙恒的同意後,封了李用和的官職。李氏也十分清楚自己的處境,終其一生都沒有和她的親生兒子趙禎相認。   

明道元年(西元1032)二月,46歲的李氏患了重病。劉娥連忙派太   

醫前去診治,並晉封她為宸妃。薄命的李氏卻沒有活著享受一天宸妃的待遇,就在封妃的當天,她離開了人世。   

劉娥在呂夷簡的勸說下,以一品禮儀將李妃殯殮,在皇儀殿治喪,並給李妃穿上皇后冠服。李妃的父親被追封,弟弟李用和也再次得到晉陞。事實證明,劉娥的做法是完全正確的。劉娥一死,各種關於她的壞話就傳到了趙禎的耳朵裏。而且,趙禎也知道了自己的生母是李氏。不懷好意的人建議打開李氏的棺槨,看看劉娥給李氏的禮數是否寒酸。結果自然是一目了然,趙禎嘆道:“人言豈可盡信。”劉氏一族在劉娥死後,不但沒有受到打擊,反而更加興隆了。   

後人在評價劉娥時,大多用“有呂武之才,無呂武之惡”10個字概括,這算是一個十分客觀的評價了。   

華西都市報   

本期劉姓稿件採用的資料和現場採訪,得到了四川省歷史學會中華姓氏文化學分會、研究者劉峰廷先生的大力支援。

http://big5.huaxia.com/zhwh/gjzt/2014/07/3975709.html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寸陰是競.

    沒有新回應!
大同世界
counters Flag Counter
咫尺天涯
蜘蛛結網
蜘蛛:能坐享其成,靠的就是那張關係網。 吾人 : 能臥遊天下,靠的就是這張關係網。 《小小諸葛亮 , 獨坐中軍帳 , 擺成八卦陣 , 要捉飛來將 ! 》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