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11938請正視違法問題,依法行政

陳 情 函

懇請委員必將本函意旨親轉周縣長明悉,至為感謝!

主旨:有關臺北縣坪林鄉公所承建之「國中路至北宜公路銜接橋工程」違反都市計畫法、侵佔私有土地、地上物不賠償、破壞坪林舊橋百年古蹟;鄉公所人員違法徵收土地(未遂)、公然洩密、欲違法執行行政罰擾民等,權責單位臺北縣政府(工務局、城鄉局、文化局、政風處等)及經濟部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容忍此工程在違法狀態下持續興建,視法律何物?自95年11月21日開工至今已完成百分之九十八,懇請委員出面,讓縣政府貫徹公權力,不要僅將此事歸類為「私權爭議」,而是要正視「違法違憲」的大問題,即刻下令停工,不准通車,等候違法調查,莫為坪林鄉公所違法人員作倀,以避免官官相護之嫌,至為感謝。

說明:

一、違反都市計畫法:【工務局、城鄉局等】

「新建國中路至北宜公路銜接橋工程」係屬「臺北縣坪林鄉市區道路系統整體改善工程(新建國中路都市計畫道路)【簡稱:北段工程】及(新建國中路至北宜公路銜接橋工程)【簡稱:南段工程】」之南段,整件工程的建築緣由,乃為了「北宜高速公路防災使用」,但實際上只有北段擁有這個功能,因為坪林交流道下來只有一條道路,蓋北段工程即為替代道路。但南段工程就沒有這個救災實益,因為原本就有不只兩條的替代道路,走南段工程所需時程和既有道路[1]根本一樣!所以南段工程「國中路至北宜公路銜接橋工程」是一個「盲腸建設」,可有可無,不過鄉公所至今還在誇大南段工程的實益,已去公文糾正,鄉公所仍在公文上將南段工程故意稱為「國中路至北宜『高速』公路銜接橋」欺上瞞下;縣府網站針對此橋實益的介紹亦北、南段相參雜,似有混淆大眾視聽的嫌疑。南段工程用地位在坪林水源特定區計畫內,係屬兒童遊樂場用地;該工程並侵佔私有建地,該地為商業區用地。以下針對「兒童遊樂場用地」及「商業區佔用地」予以說明:(都市計畫圖參見附件一圖示)

(一)兒童遊樂場用地部分:

自從雪山隧道95年6月16日通車以來,坪林地區已無龐大車流量,全年大部分時間「罕有車輛行駛」,重大假日亦無「塞車」現象,尚不論規劃南段工程時究竟考量何種公共利益,雪山隧道通車後,坪林地區該考量的問題應為如何有效提振觀光及環境保護,而非建一條既破壞環境又無法提振觀光的「盲腸道路」;至於徵收(價購)私有土地,依據司法院大法官409號解釋闡明的「比例原則」[2],「適當性」姑且不論適當與否,「必要性」即無法通過衡量,在當今時空環境下,南段工程已無存在之具體實益,而為了建設盲腸橋花費國家公帑來徵收(價購)土地,亦是資源浪費。原兒童遊樂場用地係竹林、茶園等綠色景觀,能涵養水源,惟該地價購後,仍應變更都市計畫後始能動工。目前這部分違反都計法及釋字409號解釋意旨等。

(二)商業區佔用地部分:

規劃南段工程的坪林鄉梁前鄉長得知水柳腳3-2號地主不願出售該地,故曾向先父和我表示此工程不會使用到水柳腳3-2地號私有土地。然工程自95年11月21日動工後,旋即侵佔水柳腳3-2地號私有土地,並於96年4月間持續將該地毀壞殆盡,致使該地不能涵養水源,檢舉人屢次向上級陳請,未獲妥善回復,坪林鄉公所甚至為避免夜長夢多,遂以「內線作業」模式違法徵收該筆共同持有之私有土地(幸余即時發現舉發,故未遂),顯然違反都市計畫法第52條:「不得妨礙當地都市計畫」,以及司法院大法官513號解釋:「中央或地方興建公共設施,須徵收都市計畫中原非公共設施用地之私有土地時,自應先踐行變更都市計畫之程序,再予徵收,未經變更都市計畫即遽行徵收非公共設施用地之私有土地者,與上開規定有違。」該號解釋理由書亦指出違法問題[3]。權責單位臺北縣政府應依該法第79條予以處罰。然屢次向上級陳請,回復稱係「私權爭議」,而不去正視「違法違憲問題」。依據建築法第58條,權責單位應「勒令停工或修改;必要時,得強制拆除」,余多次要求停工,但迄今施工不斷,將近完工,對余之要求不理不睬。坪林鄉公所曾來文說佔用地要我同意後才能動工,但包商繼續在佔用地上動工,未見坪林鄉公所出面制止,明顯放任違法、瀆職!余未知該建設違法以前,曾無奈地要成全該工程;但知悉違法後,加以有關單位的不當處理模式(把我手植珍貴果樹砍伐殆盡、其餘地上物不予賠償、散播謠言等),遂使余無法忍受,若政府機關帶頭違法是可以的,則人民百姓何須謹守法律?政府機關拆除人民違建之公權與威信,將蕩然無存。

【小結】

工務局應:立即下令「國中路至北宜公路銜接橋停工」。

城鄉局應:依法開立違反都市計畫處分書予坪林鄉公所。

政風處應:調查鄉公所違法徵收土地未遂的情事。(若難以調查,則委由法務部調查局調查並處置)

未知單位:要求坪林鄉公所遵照自己的來文「佔用地未得我同意以前,不得施工」,確實執法並監督。並且再也不能把工程名稱故意寫錯!

縣府單位:不能一律引坪林鄉公所的顢頇話來答覆,尤其是工務局、政風處。


二、破壞坪林舊橋百年古蹟:【文化局】

坪林舊橋建造於民國前二年,雖有整修過,但大抵上仍是原本構造物。為了興建一條盲腸橋,而且還是為了作原有的觀魚步道,抹煞舊橋西岸的旖旎風光不說,還破壞舊橋原有的百年水泥護欄(日本水運來台,彌足珍貴),請文化局依照文化資產保存法來保護舊橋,至少回復95年11月21日以前的樣貌,現在西岸的護欄兩側差距五公尺,非常不對稱,對於古蹟是種污辱和強暴。
※此部份目前認定古蹟之中。

三、鄉公所違法人員之其餘罪行:【政風處】

縣府多次來文要鄉公所好好和我溝通,並且請我「支持與協助」所謂的「重大」建設。但是鄉公所從來不跟我好好溝通,首先是林書宇財經課長酒醉到我家鬧事,政風處不辦,認為兩造說法有出入,要我如果真的有權利受侵害,須逕循法律程序。再來是王健驊秘書為了報私仇,假借病媒蚊、環境髒亂之名,四個月內來我的地上揚言要開單告發處罰共五次,明顯是擾民行為。最近一次的大事件乃公開我的檢舉函,大肆宣傳也就算了,還寄給被檢舉人信鴻營造,政風處竟然回稱:「有關台端本(96)年9月18日向本府縣長信箱陳情所述事項,經調卷並訪查承辦人發現,本縣坪林鄉公所確於96年9月10日接獲檢舉函,該所96年9月12日並以北縣坪財字第0960007251號函,請檢舉人及相關單位到場現勘;因承辦人係認為,檢舉人所指稱之違規地點,與檢舉人所有之土地相當接近,考量屆時若有開挖必要,可能將挖至檢舉人所有之土地,且案件尚屬私權爭議等理由;經簽奉核可後,函請相關單位及檢舉人到場現勘。另經調閱檢舉人所指違規地點相關土地登記資料發現,檢舉人確為所檢舉地點鄰接土地所有權人之一,與承辦人所述案件尚屬私權爭議吻合;核本件檢舉資料非屬應保密文件,承辦人尚無陳情人所質疑未善盡保密責任情形;另查報載資料,檢舉人業為大眾所知悉,尚不難由相關當事人推知。承辦單位:第一科」政風處幫鄉公所狡辯的理由有三:
(1)因為和我的地很近,所以挖垃圾可能會挖到我的地;
(2)私權爭議;
(3)因為聯合報地方記者張祐齊曾來採訪,所以我檢舉的這件事大家都知道,就不用保密了。
但是,我的地和檢舉的地方至少相差五公尺以上,再來這已非私權爭議問題,而是「違法違憲問題」,至於第三點狡辯,檢舉函豈可公開?還寄給被檢舉人!即使對方會猜,他也不能完全確定誰是檢舉人,公家機關公開洩密,該當刑法第132條公務員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證據確鑿,相關判例中,洩漏車牌等即算該當,王健驊秘書故意找我麻煩就沒有犯罪?反正政風處不辦,調查局、檢察官會辦。至於其他縣府的不當、不妥或不佳回文(拆除隊、環保局等等),在此就不予追究和細述。但自從工務局新工課杜進吉先生離開後,縣府的文章開始有官官相護,顢頇無能的感覺,有新的、詳細的請求,不是說已經回過,就是引述鄉公所的鬼話;不然就是你推我推,推不掉就隨便回回等等,讓我對於縣府的信心,從滿腹期待,正逐漸心灰意冷(更何況,坪林鄉長競選廣告和羅文嘉合照)。有時候不僅要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的樹好好的在那,也不礙工程,為什麼要砍?」只能無語問蒼天麼?

四、結論:

原則:請將水柳腳3-2地號恢復原狀,違建依法拆除,盡力恢復坪林舊橋西岸的風光。原兒童遊樂場用地,宜改建成坪林兒童遊樂場生態公園,如此不僅可以增加觀光景點,更可使地目與用途相合,盡量恢復原有自然景觀。

但書:若要不拆除此工程,除非(1)地上物的賠償必須讓我滿意,可以平衡我的物質損害和精神損害;(2)坪林鄉公所違法人員受到應有的應報,可以和他們的不法行為罪刑相當;(3)前兩項都切實達到,整個工程用地依法辦理都市計畫變更通過,余才會勉予同意工程照實際使用面積依法徵收,而那一天才是南段橋通車的日子。

--------------------------------------------------------------------------------

[1] 走「南段工程」(坪林交流道→國中路直走→南段工程→北宜公路)和「既有道路」
(坪林交流道→坪林拱橋→茶博館前水德路→北宜公路)所需時程一樣!

[2] 釋字409號解釋 解釋文(節錄):「土地法第二百零八條第九款及都市計畫法第四十
八條係就徵收土地之目的及用途所為之概括規定,但並非謂合於上述目的及用途者,即可
任意實施徵收,仍應受土地法相關規定及土地法施行法第四十九條比例原則之限制。」

[3] 釋字513號解釋 理由書(節錄):「(都市計畫法52條)旨在管制土地使用分區及
藉由計畫引導建設發展,對土地使用一經合理規劃而公告確定,各級政府在徵收土地作為
公共設施用地時,即應就是否為其事業所必要及有無妨礙需用土地之都市計畫詳加審查。
是中央或地方興建公共設施,須徵收都市計畫範圍內原非公共設施用地之私有土地時,除
法律另有規定(例如土地徵收條例第四條第二項)外,應先踐行變更都市計畫之程序,再
予徵收,未經變更都市計畫即遽行徵收非公共設施用地之私有土地者,與上開規定有違,
此一徵收行為性質上屬於有瑕疵之行政處分,如何救濟,乃另一問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