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50讓人蛋疼的邪惡段子(一)

1、父親問我人生有什麼追求?我回答金錢和美女,父親兇狠的打了我的臉;我回答事業與愛情,父親讚賞的摸了我的頭。2、對付兇惡的人,就要比他更兇惡;對付卑鄙的人,就要比他更卑鄙;對付瀟灑的人,就要比他更瀟灑;對付英俊的人,就要、、、毀他的容!3、上一次戀愛給我的教訓是:不要找一個喜歡吃辣的女孩作女朋友。每一次請她吃完火鍋,我們在一起親熱時,我都會在痛苦不堪中想起一首歌:《燃燒吧!火鳥》。4、想起上大學時,老師出對聯:國興旺,家興旺,國家興旺。班長對下聯:天恢弘,地恢弘,天地恢弘!我被兇狠的趕出了教室、、、我的下聯是:你MA的,他MA的,你他MA的!5、偶然看見書上所謂的當代女子擇偶標準:有車有房,父母雙亡。鬱悶!遂寫下幻想中的選妻標準:家中財產過億,美貌天下第一,賢慧溫柔性感,岳父癌症晚期、、、  6、人生啊,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要在附近幾棵樹上多死幾次試試。7、我才發現,吸引住男人的辦法就是讓他一直得不到;吸引女人的辦法正好相反,就是讓她一直滿足。8、這個世界不公平就在於:上帝說:我要光!——於是有了白天。美女說:我要鑽戒!——於是她有了鑽戒。富豪說:我要女人!——於是他有了女人。我說:我要洗澡!——居然停水了!9、吃了晚飯在陽臺抽煙享受,忽見夜空中一個光點轉瞬即逝的劃過,心裡一激動:流星!於是馬上許願、、、許了六七個願望,睜眼,煙已經抽完了,順手扔出陽臺,忽然聽見樓下一個女孩的聲音:“哇!流星!快許願、、、10、獨守空房,讓人只能浪費;妻妾成群,讓人懂得節儉。可是我現在,卻在終日浪費中嚮往節儉。

(繼續閱讀)

201304101517有一種愛叫做分開以後才明白……

推薦QQ:956252041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心裡很不安,然後我問你,你會不會騙我,你說叫我別問了……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我知道是你有了別人了……如果不是的話,你會直接跟我說沒有,但是你只簡單的回了我一句“別問了”……你轉移話題跟我說你那邊下雨了,我沒回你,你說叫我別不理你,說有時間會回來看我,我說不用了,省得你回來某人不開心。你說在你心裡只會愛我一個,我說你不必這樣講,也許在我面前你會說你只愛我,然後在她面前我不知道你又會怎麼說……你將QQ的密碼改了,還叫我把你拉黑。我問你為什麼,你說這樣對我會好些,其實我還期盼著你跟我說你沒有變心,你也沒有別人,心裡是一直有我的,但是你卻突然叫我把你拉黑,我知道那是因為你不想哪天我發消息的時候是她看見了,你不想讓我或者是她難受,因為連我們特殊意義的密碼你都改了,那就說明也許我們的愛也就不在了吧……但是每次我想要將你慢慢忘記也試著不再去聯繫你;但是你卻一直給我發消息說叫你別不理你,我說你現在都已經另外談了女朋友了,你再這樣找我,你把我當作什麼,又把她當作什麼了。你說你不愛她,連見面都沒見過,純粹是家人介紹的,我冷笑了一聲,我說既然你不喜歡,為什麼要在一起,你只是說我不懂。我說既然是選擇了,那就好好去珍惜她吧。如果你想讓我祝福你們我說我做不到。但是就是因為你每次的優柔寡斷,因為你每次都會有事沒事的跟我發消息說你愛我,即使不能在一起,也會一直陪著我,你讓我死了心的心總是又重新燃燒起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選擇,跟你談的人是她,我卻在中間什麼也不是……為了她你放棄了我,從此我不再相信……她用你的號找我聊天,後來才知道你一直在騙我們。原來在她面前你會說愛著的人是她,在我面前卻會說愛著的人是我,如果不是這次的聊天我不知道我們會被你騙多久……也許是她質問你了,你知道是我在跟她聊天,你發來消息問我是不是想讓你麼分手,是不是我的願望達成了,問我是不是開心了……你知道嗎?當兩個喜歡你的女人同時都知道自己被騙的時候,你卻恨的是我,恨我導致這樣的局面,但是你又是否知道,我呢?我

(繼續閱讀)

201206151408馬的耳朵為什麼總搖動?

馬和人一樣有喜怒哀樂的心情,它只能通過耳朵的動作來表現喜怒哀樂的心情。所以,馬的耳朵總是搖動。文章來源:New Media Musings - 詩詞新說 - 穆濤的BLOG - 雅士 - 醒小C&陳漪璇 -

(繼續閱讀)

201205041014人間的煙火

夏至天,有點小悶熱,天灰濛濛的,樹枝一絲都不晃動,就像無聊的心情。過了一會風過來了,小鳥開始在涼爽的樹叢間跳躍,一隻撒滿黑點的白色蝴蝶從火紅的汽車上翩翩的飛過。沒有閃電,也沒有雷聲,簌簌的夏至的雨就這樣撒落下來。走到門口,一股濕濕的泥土的氣息撲面而來,抬頭,雨絲像萬千條細細的粉絲從麻辣燙的大鍋裡剛拉出來般,晶瑩又滑溜的撲嚕嚕的爭先恐後的向地面飛奔……不自禁的走到院中,和三樓的小不點一起平伸出雙臂,微仰著頭,讓雨點涼涼的柔柔的吻上臉頰,滑過掌心,開心的笑彎了雙眼,你是否此時也抬起了小臉……每天都會出現的那一縷青煙飄過來了,在微雨裡煙火氣愈來愈濃,煙霧也在香椿樹的枝葉間繚繞著,大概是五單元的老大爺開始用剛買的燒水的爐子開始勞作了。小崔發過來短信高考錄取分數線下來了,理科本一581,崔鶴583,超了本一線2分,小崔說:學校不好找啊,我說:這是幸福的煩惱,因為鶴鶴達到了本一線,選好的話可以上一所名氣小;比較偏遠一點的本一的學校,或或是好一些的本二學校。其實我們的大學目標是考研,到時候還有一次新的選擇!崔鶴喜歡藥學和食品安全之類的專業,下面得好好選擇一下了。祝賀崔鶴!光光今天畢業典禮,公安大的最後一天,一定有很多的美好或者稍顯酸澀的回憶,這一切都將隨著時光的流逝,深深地鐫刻在你的記憶裡,每一次翻閱都將有一次新的感受,祝福你光光即將步入身穿帥氣警服威武的警官生活!賈同志早晨對我說:俺家光光明天就到家了,我得到他們的九樓好好收收拾一下,哥嫂沒顧上收拾就坐火車去北京參見典禮去了!哈哈賈同志蹲在臥室裡用小鐵鏟子一下一下地把滴到地板上的油漆刮掉,工程太巨大了,掛著這邊一會兒就麻煩了,馬上又蹲到那邊開始刮,刺耳的刮板聲傳的很遠,我過去:先生你咋不按順序工作尼?賈同志說:太累了,我得自己創造點樂趣,哈哈哈去給我拿瓶礦泉水去!------到十點半,終於大功告成,我們提著兩大袋子垃圾乘著電梯飛馳而下,到十一樓交接那兩套新床去了!寶寶經過連日的苦戰終於可以歇歇了,開心的睡一覺吧!在每一個普通的日子裡,人間的煙火味兒淺淺淡淡的,有你們相伴總是那樣的美好!

(繼續閱讀)

201204271952茶色清香紫茉莉

桌子上凌亂的擺滿了電影書籍,忘記了哪本讀過,哪本還在讀?甚至不知道準備的果汁,牛奶,酸奶還有薯條,曲奇,果凍,是為了什麼?通宵還是?疑惑中,翻閱著曾經寫了無數整本的手稿,從小學三年級的第一篇日記被讚揚,就一直不停的寫,總認為自己可以寫出無數故事,無數的小說,甚至無數的人生。那時候的抱負就遠大到現在聽來都震驚。翻閱的過程,何嘗不是自己在惦念曾經那點事事的過程呢?我承認呢。為什麼不承認呢,寒假翻閱了所有的日記,其實就想找到一點點自己可以回憶起的哪怕是點滴的美好。母親還覺得我是不是曾經把幾十塊錢藏到哪個日記本裡,忘記了,然後忽然就想起來了。我聽了,傻傻的笑了,也許想起來的就是那藏匿的心理吧?茶色系的手鏈被我當作裝飾品掉在桌子角,被我想起的時候,忽然發現,其實那是一種多麼無聊的顏色。當初對它的迷戀是為了什麼呢?今天好友告訴我說,他喜歡紫色的指甲油。我嚇了一跳。那種妖嬈的顏色,怎麼會在他那裡成了一種美?沒有再問,也許是一種直覺的美感。就像一朵紫茉莉的清香,會讓我覺得心情一整天都飄忽在雲裡霧裡。薑糖水的味道,也帶有點點的清香。有一種迷戀是無法用言語解釋的。就像,曾經那段已經是斷代史的史,研究起來麻煩而且無據可考證,從今天的眼光再去回眸,只能穿越中間無從考證的空白,去看之前的那段歷史。眼前恍然存在的,也不過是十幾年前,零碎的片段。說欺騙也好,說不好的好也罷,都是各自的說辭,誰又能在有生之年,對如此沒有據證的故事拿來探究和比較呢?零散的日記中,有他,也有他的影子和故事,但是這些故事的女主角都是別人。我只是不停的在撰寫甚至是幻覺般的祈禱,曾經某個他的故事中,出現我這樣一個哪怕配角也好。春天的氣味越來越濃重,濃重到我慵懶的不想去多想別的什麼。曾經的某個春天,大雪壓住梨花枝頭,讓我們欣喜中帶著對梨花的憐愛。不知道,這樣的春天還會不會在有生之年出現,如若不出現,那麼曾經許下的心願能否一樣實現?他凝望窗外的樣子,讓我記住。傻傻的記了十幾年,不,確切說,還會繼續記住下去。割捨的不是對曾經的懷念和留戀,而是對那段記憶的一次重新規劃。草草的結局,敷衍了我的年輕,敷衍了我對記憶的美好。能不能重新開始一個新的結局,哪怕是如今重新補上?不會,是真的不會。發生過的故事不是電影,可以重拍甚至翻拍。自己的故事,解決的唯一辦法就是讓那曾經的結局在心裡重新換一個再演繹。就像,電影的重拍。慵懶,慵懶到不再去翻

(繼續閱讀)

201204222235回到祖籍觸摸鄉情

因為一個項目。我順便回到祖籍,在汽車起初駛向那個的地方開始,那種探尋的衝動,以及懷舊的感慨竟使我淚水潸然,。那是爺爺奶奶生活過的土地、父親兒時居住的地方,那鄉音似是熟悉而陌生,鄉情卻使我這個不曾在這裡生活過的後人始料不及,它濃烈、淳樸、厚重。侄子輩分的村幹部,已經遠出了五服之外,但依舊親切的喊著我姑姑。安排著我一切行程和留宿。因為跟鎮裡談業務,便是他們作陪與關照,使得我這次唐突的商業造訪猶如“蓄謀已久”般的成熟。幾個遠房叔叔伯伯姑姑,分別都是70、80多歲了,奔走著湧向我這裡,想來是爺爺奶奶當年的結緣,他們跟我講起我們這個姓氏的起源,回憶著家譜。我算這次來這裡僅僅兩次,一次便是20年前隨父母給爺爺奶奶掃墓。父母故去之後沒有葬在這裡,便是僅有父親一個兒子的爺爺奶奶剩下了我這唯一的後人。還是個女的。爺爺奶奶的墓地,記得准的人已經不多了,打聽了相當一段時間,才看見了一個遠房哥哥,據說是專門負責這片墓地的看管,事實上家族墓地分為兩片,這片墓地的住戶大多搬遷了,目前只剩下了33個墳頭。爺爺奶奶和一個沒有子女的大爺爺便是在墓地的最後一角,枯草叢生,倍是淒涼。買了燒紙,磕頭跪拜,了卻了一宗我父親再也無法還就的心願。對我這不肖子孫而言,也是一種情感的洗禮。在並不狹長的小村當街,一個修理輪胎的舊房子,據說是我的祖屋,可惜只是遠遠的看著,並未走進,事後遺憾了很久,那房子聽說早就在爺爺死後被奶奶賣掉了,因為奶奶離開了那裡隨父母一起生活了。對於爺爺我並無記憶,而奶奶是在我上初中的時候去世的,之前識字的奶奶給我啟蒙了《三國演義》和《封神演義》,奶奶是個用她的堅持成就了父親的學業,以至於父親在改革開放初期成為一個地區的企業精英。現在我才懂得了如何的欣賞奶奶,可惜我們失去了交流的機會。還是那間祖屋,門漆早已脫落,據說現在的房主也是一個走出去的人,不知因為什麼回鄉幹起了這個,而且是個毀了容得老人,很孤獨。如何看來這房子風水不好,也未可知。從老家回來,我一直有一種想法,該做點什麼。為了族人。

(繼續閱讀)

201204100855奶奶的嘮叨

 許多人不喜歡老人的嘮叨,可是我不介意。奶奶的嘮叨近來越來越多了,或許是我回去少了的原故。所以每次見了我,她總是不厭其煩地向我回憶起近段時期以來的所有人情世故,大到鄉里、村裡的所謂大事,小到事件中每個人的每句話、每個表情,外加別人的議論和她自己的揣度。我有時候真的挺佩服她的記憶力和想像力,一件事經她的描述,我完全可以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就像在頭腦裡看了一本小說,時間、地點、人物、場景、故事情節,一樣都不少。其實更多的時候,我並不在意她說些什麼,我只是作著傾聽的姿勢,只是在她說完了長長的一段,徵求我「是不是」的時候,點一下頭,對她笑笑,也不置可否。  我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我不知道該跟她討論什麼,該如何討論。或許我根本不需要與她討論,這樣的狀態,讓我很放鬆。因為我不必認真地調整自己的表情,不必搜腸刮肚地尋找合適的表達詞句,我也不必經常注意對方的意見和情緒,同時我的思想可以自由。奶奶總是一次一次地回憶起她年輕時的事,講她姑娘的時候怎樣繞小腳,講她和爺爺的故事,講我的爸爸、伯伯、姑姑小時候的事,講文化大革命時的遭遇,講生產隊時的辛苦。她講她的,我的思想卻可以從中看到歷史、看到生活,可以從中體味人生。我可以從中感悟一個人是如何從一個姑娘走到了白髮蒼蒼,感受每一條皺紋在奶奶臉上刻下的含義,我可以慨歎一個人原來可以經歷那麼多那麼多的事情。  奶奶的嘮叨總是沒完沒了,有時候,我有事走開了,她也不在意,還是自顧自地說著,等我忙完了坐下,她又接著不知道是前面的哪一段故事往下說。她總是重複著,一遍一遍地,而且還有點自言自語,或許她也不在意我有沒有認真地聽她說,只要有個人坐在她旁邊就夠了。每次我跟她坐了很長的時間,我怕她說得太多了累著,就說「我該走了」,她總是拉住我的手說「再坐坐吧,我還沒說完呢」,眼裡充滿了期待。這樣想起來,我也有好長一段時間沒回去看她了。或許此時此刻,她正在說「某月某日走的,應該回來了」,而且我敢肯定地說,她已經就這句話對左鄰右舍或者自言自語地嘮叨了x次了。真的,我也有點想念奶奶的嘮叨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