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301437龍之谷短篇-梅末里亞

  算是臨時起意創作的短篇,關於沙漠之龍札卡德的故事  其實沒玩遊戲應該也能看懂,只是我這次採取的寫作手段一直有場警上的替換,不知道有沒有處理好.....可能會有點難看懂,但是還請各位多包涵

楔子──梅莫里亞Memory

  人類曾喚醒過我,又因為害怕這股強大的力量,將我關在了沙漠的深處。
這片沙漠是我的王國。我對人類那可笑的戰爭不感興趣,便一直在我的王國中安靜地沉睡。
  然後不知不覺就過了很長的歲月,漫長又安靜的一段歲月。我從寶玉的力量中誕生,心中沒有任何的慾望和衝動,而將我喚醒的……

  是一個大膽闖入我巢穴的人類

 

  名為卡西歐斯。
那時他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騎士。

 

  他說他的理想是成為王。
  他還說他將來會把混亂的王國變為一片祥和的淨土……我不知道什麼是祥和,但那年輕人說的大話並不讓我討厭。正好閒著沒事做的我跟他一起上路了。
他那脆弱無比的生命。只要我動動手指就能殺死的可憐生命讓我感到很有意思

 

  沒過多長時間,他便對我告白說愛上我了。
  他說他愛我,讓我跟他一起走

 

  我覺得人類的感情真可笑。就為了那無聊的愛情,他一直在我周圍打轉。他竟然那樣熱烈地愛上了我這不過是模仿人類生成的軀殼……
  ……這實在是個大笑話

 

  可是……他最終是背叛了我。我回到我的王國後,他來找我,要殺了我。
我失敗了。我是一條敗給了人類感情的愚蠢的龍。化身成寶玉的我躺在沙漠中,每當烈火一般的沙礫從我表面上掠過時,我都等待著再次以巨龍的面貌重生的一天。人類會死,但龍不會。只要寶玉沒有消失,巨龍隨時可能重生

 

  到時候這記憶……作為愛紗的短暫記憶會消失的吧。當我再次以巨龍的面貌重生時,會遺忘自己被稱作愛莎時的那些記憶。想到這個,我心裡不由得感到五味雜陳。……就像人類一樣。……就彷佛在那段虛無的歲月中,我真的愛過他,也曾是個被他愛著的女人。

(本段節錄自半糖翻譯)

  □

  「……」無盡的沙海與酷熱的陽光灑下,因為無數劍擊而倒下的巨大奉獻石像,散開的石手跟身體已經不成原型,只剩下零碎的石塊四處滾動,只有頭部還能免強看出它原本是個人型的石像。

  而抬頭仰望著他的是兩個冒險者。

  「吶,凡特姆。」金色短髮的少年冒險者右手提著跟身高相仿的巨劍,左手則是戴著一個比腿還要粗的重型臂鎧,全身包覆著輕甲。雖然看起來重的讓人舉步難行,他卻十分輕鬆地將原先插在地上的劍拔了起來,扛到肩膀上。

  「嗯。」只微微頷首回應的是一名黑髮年,看起來只比金髮的大了幾歲,與金髮少年不同的是他身上的裝束有如特務般的輕便,腿上與手上裝置著輕便的甲胃,手腕上額外追加了類似拳刃的裝備,腰後掛著一把隨時能夠取出與放回的彎刀。

  黑色的低馬尾留至腰部,一身包得緊緊的作戰用裝束,在這片沙海中讓人不禁覺得燥熱。但是他卻臉不紅氣不喘的轉頭望向石像的另一邊

  「看來特里亞娜他們成功了啊?」

  「看來是呢~」金髮少年將巨劍收回背後,原先放鬆的表情再次變得緊張起來

  「凡特姆……你覺得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啊?」

  「少開玩笑了施安。」叫做凡特姆的黑髮少年帶著苦笑回答「因為杰倫特死了結果一個人跑去把賽派特拉擊倒的不就是你這傢伙嗎。」

  (編按:Phantom 幻影之意,因為台版還沒出刺客的真名所以先這樣代替。)

  「海龍賽派特拉……總覺得這次的對手跟他不是同一個等級的阿。」施安搔了搔後腦杓,正想說幾句謙辭的同時,巨大的聲響從祭壇的前方傳出,巨大的沙塵暴以龍捲風的形式在空中呼嘯著,形成龐大的沙之領域。

  「自從九死一生的解決綠龍克拉汗之後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壓力……」凡特姆微微張開手掌,又再次握住,手上的冷汗不停的冒出來。

  兩人只是故作鎮定,要以二人之力面對一條巨龍實在是極大的壓力,即使上次險些喪命的擊倒了綠龍克拉汗,也是和五人之力才得以活著獲得勝利,為了維持精神的鎮定,施安再次出言挖苦

  「還敢說……在跟綠龍對決之前我還不知道你曾經單挑過克拉汗還沒輸掉呢。等會兒靠你啦。」

  「人型態跟龍形態是完全兩回事啊……」還有心力吐槽的凡特姆拔出了腰間的彎刀,巨大的聲響已經在不遠處了,兩人即使不前進也會在這個狹小的祭壇被襲擊,在龍的面前想逃跑大概是不可能的。

  負責處理奉獻之祭壇守護者的夥伴們要趕來起碼也要一個小時以上,意思就是也只能前進了。在寬廣的地方作戰比起狹小的祭壇總是多一絲勝算……

  「沒辦法,看了那段鬼記憶之後還能不來這裡的人大概除了安潔莉卡之外找不到第二個了。」施安依然維持著苦笑,想讓自己不要露出害怕的神情,即使因為怒火面對過一條真正的海龍,因為友情斬殺過一條綠色的地龍,但是害怕是一定的。

  所謂的勇氣,是指能夠面對恐懼,體認到自己的極限而去面對他的行為,並非一昧地胡亂衝刺……這是金龍杰倫特教給他的道理。

  「小心被他聽見阿。」凡特姆大概也是一樣吧,苦笑的表情至今沒有變過,就像強迫自己掛上笑容那樣的表情。「總之都來到這了,也沒有退路了吧。」

  「恩……」施安將巨劍再次取出,穩穩得擺好了衝刺的架式「那東西,你有帶來吧?」

  「完全不必擔心。」凡特姆從腰間的束口袋裡拿出一個泛黃的木盒子,上頭瀰漫著魔法的氣息,還有一個以卡西歐斯皇室印章彌封的蜜蠟。沒有住址,沒有多餘的花紋,只有一行短短的字:致吾之摯愛──愛紗。

  「那麼,上吧。」施安舉起右手向前伸直,而凡特姆也做出一樣的回應。

  「了解。」

  ──跨越物種間的愛嗎……

  暗暗自嘲的凡特姆腦海裡浮現的是那名名為魯娜莉亞的絕美女神。也是他曾經的摯愛,不,應該說此生不渝才是。

  ──我沒辦法獲得幸福,所以我明白那樣的痛苦。所以我一定要把這東西送到才行!

  □

  「開始了……嗎?」望著遠處揚起的沙塵,在馬上奔騰著的是一名白髮的重甲青年,身上的鎧甲比之施安有過之而無不及,以十字架為基調,全身散發著微微的光芒。腰間掛著一面足足有人身一半高度的盾牌,實在很難想像正常人類能夠舉起,而在盾牌下甚至還掛著一把更重的矛槌。

  「看來是呢。」

  「嘎!?」青年因為後面忽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那是一名以雙腳追上馬的疾馳,不見減速且毫無疲態的妖精「喔……是特里亞娜阿。」青年鬆了口氣,還好不是自己沒有處理乾淨的怪物餘黨。

  「這個距離……即便是我也沒辦法及時趕到吧。」妖精特里亞娜以擔心的表情望向沙塵捲起的方向,金色的柔順長髮隨風飄揚著,卻沒有半點沙塵能夠沾上其身。

  她以妖精特有的靈敏耳朵甚至還聽見了沙漠之龍的陣天狂吼,那是戰鬥開始的號角,也是待在那裏的兩人要獨自面對噩耗的訊號。

   「等~等~我~啊!」正當兩個正經派人物暗自苦惱之時,後方傳來了另一陣明顯不搭嘎的聲音,比起特里亞娜妖精特有的銀鈴嗓音,這聲音顯得輕浮且玩世不恭。

  那是一個一首扶著被風沙吹的劇烈震動的帽子,一手扶著身下長形魔杖的紅髮女子

  「嘖嘖嘖,熱血笨蛋施安也就算了,為啥連一向冷靜的凡特姆都無腦一直線的衝向沙龍的巢穴啊……」邊用冰系魔法弄涼周邊邊抱怨的法師叫做安潔莉卡,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她還是面露擔憂,只是故作輕鬆罷了。查覺到這點的特里亞娜也只是微笑著輕聲應道

  「也許凡特姆有著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過去吧。」即使奔馳在風沙之中,她的聲音依然清脆溫和,彷彿只是在耳邊的細語。「施安也有他的優點的……只是這次恐怕凶多吉少……」

  「以阿勒泰雅女神之名,」賢者伊桑緊握手上的盾,稍稍加快了馬匹的速度「我絕對不會讓夥伴在我面前倒下。」

  「好啦我知道你很急,但是這個距離要趕過去一時半刻也……」說到一半的安潔莉卡忽焉停了下來,原先靠著法杖的手收到了下巴處,低頭喃喃自語了起來,這讓另外兩人好奇的轉了過去盯著她看。

  這是安潔莉卡的習慣,一但想到了什麼就會無視周遭進入思索狀態,這股一長的定力也是她之所以平常嘻皮笑臉還能成為佩斯托利數一數二魔法師的原因。

  「也許我無法理解人類的感情……」看著認真思考的安潔莉卡跟全身緊繃的伊桑,特里亞娜稍稍抬起頭回憶了起來

  

  那是前幾天的事情了,國王卡西歐斯忽然從寶庫裡拿出了一個破舊的盒子,說是初代騎士王兼開國國王卡西歐斯所留下的遺物,生前他說過,這個盒子是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在送給正確的人之前絕對無法打開,但是無論經歷了多少時間,這個盒子的歸宿始終無法尋獲,所以也成了塵封的寶物。年幼的現任卡西歐斯王因為好奇心在寶物倉裡找到了這個,於是將盒子交給了冒險者們,希望能夠找到開國王所想贈與的對象。

  「但是,時間過了這麼久,對方應該也……」口直心快的施安在接下委託的當下便提出了這個質疑,不過國王尚且年幼也沒有跟他計較禮儀的問題,只是回答即使對方死了也想知道是誰

  「恩。好的。」這樣一口答應的施安當然是立刻在出城之後被安潔莉卡狠狠念了一頓,但是他們還是去打聽了起來,直到問到了在時空庭院負責掌管時空之門的暗黑女神官為止。

  「對於已經不能稱為人類的我來說……」暗黑女神官瑪德琳這麼一面自嘲一面輕輕撫摸著這個箱子「各種在人類世界中早已被遺忘的故事,我都還記得很清楚……傳說,沙漠龍扎卡德曾經有過其他名字,並和人類一起生活過很短的一段時間。
……也許,你能有機會稍微窺視到這段記憶」

  「札卡德?為什麼會扯到沙漠之龍身上?牠不是早已被杰倫特封印了了嗎?」首先提出質疑的是耿直的伊桑,而緊接著提問的是對於龍有著各種不同強烈記憶的施安

  「難道札卡德又復……」

  「是的。」瑪德琳迅速且直接的打斷了問句,並緩緩的接了下去「

沙漠龍的名字叫扎卡德。這個你已經知道了吧?但它的另一個名字卻不為人知。很久很久以前……

  古代人曾試圖接近沙漠龍,發現他們無法抵抗它的威力後,便將其關在了泰努瑪拉附近​​……沙漠龍並沒有死,直到數十年前金龍將寶玉形態的它再次封印,沙漠龍都沒有在世界上出現過。

  純種血統的巨龍怎麼會無緣無故地甘心被囚禁那麼漫長的時間?就算它被關著,數十年前金龍找到那地方時,它又怎麼會只是以寶玉的形態留存的呢?這其中的故事對人類來說幾乎是個迷。」

  「……」冷靜下來的兩人直直地望著捧起盒子的女神官,盒子上的魔力微微的顫動著,女神官身後原先毫無光芒的門隨著魔力的波動漸漸泛起了漣漪

  「傳說,沙漠龍扎卡德曾經有過其他名字,並和人類一起生活過很短的一段時間。

  ……也許,你能有機會稍微窺視到這段記憶

  是的。如果你到時空庭院那頭被稱作梅莫里亞的門去……可能有機會看見那段被遺忘時期的故事。這就看你是否有興趣去了解了。」

  而等待著他們的故事,卻是始料未及。

  沙漠之龍龐大的軀體倒在地上,周圍的時間有若無物,沙塵呼嘯的聲音彷彿已經不存在,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似的。險些死掉的冒險者一群人以及騎士王卡西歐斯撐著自己殘破不堪的身體站在漸漸變為人形的沙漠之龍面前。

  騎士王英俊的面龐上下起了雨,即便連平常開朗的施安,愛玩鬧的安潔莉卡在此時都沉默不語,只是低著頭沒有說話。只剩下騎士王的喃喃自語

  「他在最後關頭停止了攻擊。

  終究是不願傷害我,如果他猶豫的時候……我停下手的話……

  也許他現在還活著……

  但是我沒有停下手中的劍……我就只是個騙子,一臉了不起的樣子,只懂得宣揚愛情的崇高,卻不懂得實踐。」

  「卡西歐斯……」正想出言卻不知道說什麼的施安才剛舉起手,卡西歐斯卻率先轉過頭來

  「我最終沒有相信她到最後,也沒有愛護她到最後……」轉過來的卡西歐斯硬是逼自己還在下著雨的面容免強露出一絲陽光「謝謝你們追隨我這個沒用的王……謝謝你們沒有因為我而死去。」

  「……」

  「你走吧……這裡的事情都會被我埋藏在我的記憶深處,希望你也能忘了在這裡所看見的事情……」卡西歐斯的影像漸漸模糊,施安等人眼前的影像也轉回了時空庭院,在消失之前,只看見遙望遠方的卡西歐斯口中喃喃念著

  「愛紗……」

  「看來你們的心情很複雜阿?」女神官瑪德琳淡淡的說道「聽說那位騎士王曾經與她有過約定,但是至死都無法達成心願……」

  「沙漠之龍現在在哪裡。」女神官才說到一半,施安就以這句忽然冒出來的話打斷了她。

  「!?」女神官臉上難得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原先以為會被打擊的暫時無法說話的這群人,現在居然一個個的都露出了堅毅的神情。這也讓她臉上浮現了好久不見的微笑「原來如此嗎?那麼……」

  

  聽見了所在地點的眾人因此才會來到此處,尋找自己百年前所曾經來過的沙漠之城。擊倒了守護沙漠之龍的守衛才能夠繼續前進,但是時間有限,在一個一個擊倒守衛的同時,沙龍的力量便會讓守衛再次復活,如果不是一口氣全部擊倒的話是沒有辦法解開巢穴的封印的。

  於是才造成了這個兵分四路的局面。

  「也許,這個辦法可行。」才剛結束回憶,安潔莉卡便爆出了這句話,手上的魔杖正發出冉冉黑氣……

  □

  「人類,給我乖乖的去死吧!!」巨大的咆嘯伴隨著沙龍龐大的爪擊,卻只命中了一塊不知道哪來的沙塊。

  「妳在……打哪裡啊!!」凡特姆早已趁此時移動到了沙龍的背後,彎刀上帶著赤紅的火焰,但是沙龍實在是太過龐大,巨大的尾部早已掃到了凡特姆腰間,一聲巨響,只見施安已大劍免強檔下了致命的尾部攻擊,但是還是被衝擊連人帶劍一口氣飛了出去,但也因此凡特姆才有辦法順利的將彎刀狠狠劃過龍鱗,硬是插進了她的肉身。

  火焰的高溫使札卡德發出了劇痛的咆哮,一個大轉身凡特姆便被拋上了高高的空中,免強落地的他與好不容易站起來的施安面面相覷,這股力量別說是擊倒沙龍了,恐怕要繼續站著都有困難。

  「嘖,沒辦法了嗎?」凡特姆雙手結印,身上爆出凜凜黑氣,以自己為中心爆發出了原先無法想像的力量,這就是他當時以一人之力與綠龍的本體對戰的時候所使用的力量「來自平行未來,是使徒的自己」的力量。

  「喂凡特姆……」施安也不好阻止他,畢竟即使可能被吞噬人格,如果不在這裡賭一賭的話也許連命都沒了。想到此處,施安也再次將劍架回戰鬥位置,同時在這熾熱的沙漠中吐出一口白煙……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只能拚啦!」那是短時間內強迫自己的肉體超越自己的運動極限,即使使用完畢之後身體會脆弱的不堪一擊,但是的確有足以與龍對抗的力量。

  沙龍不屑的重重壓下爪子,卻硬是遭到施安擋了下來,下一秒已經擺出架式的施安猛的一跺腳,身體就像火箭一樣衝了出去,對巨龍來說如此迅速的小點是非常難以抵擋的。同理早已移動到其眼前的黑色影子

  「要控制自己不失去理智還真是……」凡特姆雙手一甩,原本只是拳刃的地方也同樣爆出了加長數倍的漆黑魔力之刃「麻煩啊!」巨大的一擊與施安的衝刺在龍的腹部與背部同時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即使是沙龍也感受到如果不認真的話有可能會被擊殺的危險性……這就是足以擊倒綠龍與海龍的力量嗎?

  但是自己跟那兩隻冒牌的龍是不一樣的,真正的龍才不會這樣就倒下。札卡德再次發出巨吼一口氣飛了上天,這樣即便是力量全開的兩人也沒辦法輕易的追上去,加上札卡德所擁有的掌控沙塵的力量……帶來的就是橫掃整座祭壇的沙塵風暴。

  免強以武器插在地面上抵擋衝擊的兩人漸漸被兇猛的沙塵所吞沒,不做點什麼的話即使沒被銳利的沙塵刮到死掉,也會被漸漸堆高的沙子活埋。但是眼光才一離開天空,巨大的身影就有如砲彈般迅捷的衝擊了地面,帶著龐大魔力的衝擊波重創了以地面為支撐的兩人。

  圍繞在凡特姆身上的黑氣也瀕臨崩解,形勢在一瞬間就被逆轉了,札卡德毫不留情地再次舉起巨爪,對著已經無力反擊的兩人重重砸下……

  「給~我~」熟悉的聲響忽然從札卡德的頭頂傳來,那是拿著足足有龍身一半大小的巨大槌子的重甲白髮牧師……

  「伊桑!」

  「等一下喔啊啊啊!!!」槌子一口氣炸開了足以將祭壇地面震裂的雷光,札卡德首次被連根拔起似的硬是擊飛到了一旁,但是只是外皮上的衝擊並不足以擊倒一隻龍,只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與精神上的震驚罷了,但是還沒結束。

  只見被擊飛的那邊出現了另一個在空中聚集著風的身影……

  「迷幻……」龐大的風已精靈的腳為中心化成龍捲風型態的風之鑽,一口氣已震落之勢鑽進了沙龍被微微撬開的頭部傷口,慘嚎的龍一掌掃飛了自己頭上的精靈少女,但是卻因為受傷的關係並沒有給予對方致命的傷害。

  而已經以女神之力治療好施安與凡特姆的伊桑則是單膝跪了下來……

  「不行……以我的身體乘載女神之力的神聖化身果然還是撐不久……」

  「沒問題的。」施安拍了拍他的肩頭「這樣已經幫上我們非常大的忙了……倒是你們怎麼會從那裏出現?」

  「安潔莉卡用了空間魔法……」扶著大概是骨折的手臂,特里亞娜走了過來「聽她說這個方法很危險,可能會因為傳送的座標稍有失誤就直接掉進地底的深淵直接喪命。」

  「你們……」凡特姆看著願意為了拯救同伴甚至願意冒險受傷甚至拋棄性命的伊桑與特里亞娜,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該死,只能振作了。」

  「喔!」施安再次擺出原先的架式,但是這次更快,更猛……

  「阿什尼德之炎!!」雙手再次點燃了火焰之力的凡特姆與疾衝出去的施安化為兩道光影,對著才剛起身的沙龍頭上的傷口再次補上致命的一擊。那是在騎士王過去曾經造成的傷口……

  「風雷……」凡特姆拉著施安一起躍上高高的空中,一口氣以火焰的魔力下墜,同時將一旁的施安向下拋出,巨劍上纏繞著螺旋的火炎,硬是朝著傷口處直直攻擊。「震落!!!!」

  喔喔喔喔喔喔喔!!

  札卡德的耳邊只剩下冒險者的怒吼。

  ──也罷……就這麼被人類擊倒也沒什麼,人類會死,而龍不會。只要寶玉沒有消散,我就不會死。

  這麼想著的札卡德任命的閉上了眼,卻沒有受到意想中的衝擊,只感到頭上站著的兩人將一個小小,柔軟的物體擺在了自己頭上。不可置信的沙龍睜開了眼,只見兩人早已站在他的眼前。

  「東西已經送到了。」凡特姆拍拍身上的沙塵,施安則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使命必達唷。」

  「……人類?」札卡德愣住了,也沒有對眼前的兩人攻擊,只是楞楞的開啟了魔法,這才發現自己頭上所帶著的是,一個艷紅而美麗的緞帶蝴蝶結。

  「還維持龍的型態阿……」施安搔了搔腦袋「愛紗?」

  「……」札卡德這次真的完全停止了思考。不知為何眼前的這群人與過去自己死前所面對的那群戰士們重疊在一起,回到過去?人類不可能有這種力量才對……但是足以將自己擊倒的這份力量讓她思考起了這份可能性。但那現在都不是重點了……

  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人類的型態的札卡德是名金髮的少女,龍族特有的角也以髮型的方式呈現,此時的她頭上的緞帶已經順著她柔順的金髮綁成了漂亮的形狀……

  緞帶裏頭寄宿的思念之語也漸漸的流入自己腦海之中……

  也許這是她第一次哭吧?在身為龍的漫長一生中,第一次哭泣。

  □

  

  「我說……愛紗?」年輕的騎士王一臉疑惑的望著眼前的金髮少女「你的頭髮留的這麼漂亮為什麼不戴點裝飾呢?」

  「頭髮?」少女冷哼了一聲「我的外表和你們人類是不一樣的,這頭髮對我來說就有如馬的鬃毛。」

  「鬃……鬃毛嗎……咳。」騎士王哭笑不得的抓了抓後腦「妳這傢伙就是沒有一點浪漫細胞,不過這就也是妳的可愛之處。看上去愛紗你沒什麼打算打扮的念頭吧?這麼長的頭髮也很可惜,要不要戴上個緞帶試試看呢?」

  「緞帶?那是什麼?」

  「妳不知道什麼是緞帶嗎?」

  「不知道。」少女果斷的做出完全不少女的發言。騎士王也不以為意,只是一臉可惜的看著愛紗

  「真是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

  「好!決定了!」面對愛紗一臉不解的表情,騎士王握緊了拳頭,一臉開心的下了決定「就送妳緞帶吧!」

  「就憑你這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被稱作愛紗的金髮少女不禁噗嗤的輕笑出來「不過看起來你成為王之前是不會甘心死去的吧。」

  「我不會死的!我會和愛紗你一起天長地久的活下去!等著瞧吧!」

  「我就看你能活到什麼時候。」愛紗的笑容中帶著些許的惆悵「說不定你哪天就忽然掛掉了呢?」

  「等戰爭結束,我當上王就會送給妳了!」

  □

  「什麼嘛。」將雙手放在腦後,深了個懶腰的施安擺出了拇指「這樣不是好看多了嗎?」

  連咽嗚聲都快發不出來的札卡德……不,這時候應該稱之為愛紗吧?望著與當時騎士王卡西歐斯同樣的遼闊天空,但是這次雨已經停了,漸漸豔紅起來的夕陽,有如他的背影……那自己唯一曾經愛上過的背影。

  

  謝謝。

END

算是臨時起意創作的短篇,關於沙漠之龍札卡德的故事  其實沒玩遊戲應該也能看懂,只是我這次採取的寫作手段一直有場警上的替換,不知道有沒有處理好.....可能會有點難看懂,但是還請各位多包涵

 

楔子──梅莫里亞Memory

  人類曾喚醒過我,又因為害怕這股強大的力量,將我關在了沙漠的深處。
這片沙漠是我的王國。我對人類那可笑的戰爭不感興趣,便一直在我的王國中安靜地沉睡。
  然後不知不覺就過了很長的歲月,漫長又安靜的一段歲月。我從寶玉的力量中誕生,心中沒有任何的慾望和衝動,而將我喚醒的……

  是一個大膽闖入我巢穴的人類

 

  名為卡西歐斯。
那時他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騎士。

 

  他說他的理想是成為王。
  他還說他將來會把混亂的王國變為一片祥和的淨土……我不知道什麼是祥和,但那年輕人說的大話並不讓我討厭。正好閒著沒事做的我跟他一起上路了。
他那脆弱無比的生命。只要我動動手指就能殺死的可憐生命讓我感到很有意思

 

  沒過多長時間,他便對我告白說愛上我了。
  他說他愛我,讓我跟他一起走

 

  我覺得人類的感情真可笑。就為了那無聊的愛情,他一直在我周圍打轉。他竟然那樣熱烈地愛上了我這不過是模仿人類生成的軀殼……
  ……這實在是個大笑話

 

  可是……他最終是背叛了我。我回到我的王國後,他來找我,要殺了我。
我失敗了。我是一條敗給了人類感情的愚蠢的龍。化身成寶玉的我躺在沙漠中,每當烈火一般的沙礫從我表面上掠過時,我都等待著再次以巨龍的面貌重生的一天。人類會死,但龍不會。只要寶玉沒有消失,巨龍隨時可能重生

 

  到時候這記憶……作為愛紗的短暫記憶會消失的吧。當我再次以巨龍的面貌重生時,會遺忘自己被稱作愛莎時的那些記憶。想到這個,我心裡不由得感到五味雜陳。……就像人類一樣。……就彷佛在那段虛無的歲月中,我真的愛過他,也曾是個被他愛著的女人。

(本段節錄自半糖翻譯)

  

  「……」無盡的沙海與酷熱的陽光灑下,因為無數劍擊而倒下的巨大奉獻石像,散開的石手跟身體已經不成原型,只剩下零碎的石塊四處滾動,只有頭部還能免強看出它原本是個人型的石像。

  而抬頭仰望著他的是兩個冒險者。

  「吶,凡特姆。」金色短髮的少年冒險者右手提著跟身高相仿的巨劍,左手則是戴著一個比腿還要粗的重型臂鎧,全身包覆著輕甲。雖然看起來重的讓人舉步難行,他卻十分輕鬆地將原先插在地上的劍拔了起來,扛到肩膀上。

  「嗯。」只微微頷首回應的是一名黑髮年,看起來只比金髮的大了幾歲,與金髮少年不同的是他身上的裝束有如特務般的輕便,腿上與手上裝置著輕便的甲胃,手腕上額外追加了類似拳刃的裝備,腰後掛著一把隨時能夠取出與放回的彎刀。

  黑色的低馬尾留至腰部,一身包得緊緊的作戰用裝束,在這片沙海中讓人不禁覺得燥熱。但是他卻臉不紅氣不喘的轉頭望向石像的另一邊

  「看來特里亞娜他們成功了啊?」

  「看來是呢~」金髮少年將巨劍收回背後,原先放鬆的表情再次變得緊張起來

  「凡特姆……你覺得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啊?」

  「少開玩笑了施安。」叫做凡特姆的黑髮少年帶著苦笑回答「因為杰倫特死了結果一個人跑去把賽派特拉擊倒的不就是你這傢伙嗎。」

  (編按:Phantom 幻影之意,因為台版還沒出刺客的真名所以先這樣代替。)

  「海龍賽派特拉……總覺得這次的對手跟他不是同一個等級的阿。」施安搔了搔後腦杓,正想說幾句謙辭的同時,巨大的聲響從祭壇的前方傳出,巨大的沙塵暴以龍捲風的形式在空中呼嘯著,形成龐大的沙之領域。

  「自從九死一生的解決綠龍克拉汗之後我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壓力……」凡特姆微微張開手掌,又再次握住,手上的冷汗不停的冒出來。

  兩人只是故作鎮定,要以二人之力面對一條巨龍實在是極大的壓力,即使上次險些喪命的擊倒了綠龍克拉汗,也是和五人之力才得以活著獲得勝利,為了維持精神的鎮定,施安再次出言挖苦

  「還敢說……在跟綠龍對決之前我還不知道你曾經單挑過克拉汗還沒輸掉呢。等會兒靠你啦。」

  「人型態跟龍形態是完全兩回事啊……」還有心力吐槽的凡特姆拔出了腰間的彎刀,巨大的聲響已經在不遠處了,兩人即使不前進也會在這個狹小的祭壇被襲擊,在龍的面前想逃跑大概是不可能的。

  負責處理奉獻之祭壇守護者的夥伴們要趕來起碼也要一個小時以上,意思就是也只能前進了。在寬廣的地方作戰比起狹小的祭壇總是多一絲勝算……

  「沒辦法,看了那段鬼記憶之後還能不來這裡的人大概除了安潔莉卡之外找不到第二個了。」施安依然維持著苦笑,想讓自己不要露出害怕的神情,即使因為怒火面對過一條真正的海龍,因為友情斬殺過一條綠色的地龍,但是害怕是一定的。

  所謂的勇氣,是指能夠面對恐懼,體認到自己的極限而去面對他的行為,並非一昧地胡亂衝刺……這是金龍杰倫特教給他的道理。

  「小心被他聽見阿。」凡特姆大概也是一樣吧,苦笑的表情至今沒有變過,就像強迫自己掛上笑容那樣的表情。「總之都來到這了,也沒有退路了吧。」

  「恩……」施安將巨劍再次取出,穩穩得擺好了衝刺的架式「那東西,你有帶來吧?」

  「完全不必擔心。」凡特姆從腰間的束口袋裡拿出一個泛黃的木盒子,上頭瀰漫著魔法的氣息,還有一個以卡西歐斯皇室印章彌封的蜜蠟。沒有住址,沒有多餘的花紋,只有一行短短的字:致吾之摯愛──愛紗。

  「那麼,上吧。」施安舉起右手向前伸直,而凡特姆也做出一樣的回應。

  「了解。」

  ──跨越物種間的愛嗎……

  暗暗自嘲的凡特姆腦海裡浮現的是那名名為魯娜莉亞的絕美女神。也是他曾經的摯愛,不,應該說此生不渝才是。

  ──我沒辦法獲得幸福,所以我明白那樣的痛苦。所以我一定要把這東西送到才行!

  

  「開始了……嗎?」望著遠處揚起的沙塵,在馬上奔騰著的是一名白髮的重甲青年,身上的鎧甲比之施安有過之而無不及,以十字架為基調,全身散發著微微的光芒。腰間掛著一面足足有人身一半高度的盾牌,實在很難想像正常人類能夠舉起,而在盾牌下甚至還掛著一把更重的矛槌。

  「看來是呢。」

  「嘎!?」青年因為後面忽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那是一名以雙腳追上馬的疾馳,不見減速且毫無疲態的妖精「喔……是特里亞娜阿。」青年鬆了口氣,還好不是自己沒有處理乾淨的怪物餘黨。

  「這個距離……即便是我也沒辦法及時趕到吧。」妖精特里亞娜以擔心的表情望向沙塵捲起的方向,金色的柔順長髮隨風飄揚著,卻沒有半點沙塵能夠沾上其身。

  她以妖精特有的靈敏耳朵甚至還聽見了沙漠之龍的陣天狂吼,那是戰鬥開始的號角,也是待在那裏的兩人要獨自面對噩耗的訊號。

   「等~等~我~啊!」正當兩個正經派人物暗自苦惱之時,後方傳來了另一陣明顯不搭嘎的聲音,比起特里亞娜妖精特有的銀鈴嗓音,這聲音顯得輕浮且玩世不恭。

  那是一個一首扶著被風沙吹的劇烈震動的帽子,一手扶著身下長形魔杖的紅髮女子

  「嘖嘖嘖,熱血笨蛋施安也就算了,為啥連一向冷靜的凡特姆都無腦一直線的衝向沙龍的巢穴啊……」邊用冰系魔法弄涼周邊邊抱怨的法師叫做安潔莉卡,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她還是面露擔憂,只是故作輕鬆罷了。查覺到這點的特里亞娜也只是微笑著輕聲應道

  「也許凡特姆有著什麼我們不知道的過去吧。」即使奔馳在風沙之中,她的聲音依然清脆溫和,彷彿只是在耳邊的細語。「施安也有他的優點的……只是這次恐怕凶多吉少……」

  「以阿勒泰雅女神之名,」賢者伊桑緊握手上的盾,稍稍加快了馬匹的速度「我絕對不會讓夥伴在我面前倒下。」

  「好啦我知道你很急,但是這個距離要趕過去一時半刻也……」說到一半的安潔莉卡忽焉停了下來,原先靠著法杖的手收到了下巴處,低頭喃喃自語了起來,這讓另外兩人好奇的轉了過去盯著她看。

  這是安潔莉卡的習慣,一但想到了什麼就會無視周遭進入思索狀態,這股一長的定力也是她之所以平常嘻皮笑臉還能成為佩斯托利數一數二魔法師的原因。

  「也許我無法理解人類的感情……」看著認真思考的安潔莉卡跟全身緊繃的伊桑,特里亞娜稍稍抬起頭回憶了起來

  

  那是前幾天的事情了,國王卡西歐斯忽然從寶庫裡拿出了一個破舊的盒子,說是初代騎士王兼開國國王卡西歐斯所留下的遺物,生前他說過,這個盒子是比自己生命還重要的存在。

  在送給正確的人之前絕對無法打開,但是無論經歷了多少時間,這個盒子的歸宿始終無法尋獲,所以也成了塵封的寶物。年幼的現任卡西歐斯王因為好奇心在寶物倉裡找到了這個,於是將盒子交給了冒險者們,希望能夠找到開國王所想贈與的對象。

  「但是,時間過了這麼久,對方應該也……」口直心快的施安在接下委託的當下便提出了這個質疑,不過國王尚且年幼也沒有跟他計較禮儀的問題,只是回答即使對方死了也想知道是誰

  「恩。好的。」這樣一口答應的施安當然是立刻在出城之後被安潔莉卡狠狠念了一頓,但是他們還是去打聽了起來,直到問到了在時空庭院負責掌管時空之門的暗黑女神官為止。

  「對於已經不能稱為人類的我來說……」暗黑女神官瑪德琳這麼一面自嘲一面輕輕撫摸著這個箱子「各種在人類世界中早已被遺忘的故事,我都還記得很清楚……傳說,沙漠龍扎卡德曾經有過其他名字,並和人類一起生活過很短的一段時間。
……
也許,你能有機會稍微窺視到這段記憶」

  「札卡德?為什麼會扯到沙漠之龍身上?牠不是早已被杰倫特封印了了嗎?」首先提出質疑的是耿直的伊桑,而緊接著提問的是對於龍有著各種不同強烈記憶的施安

  「難道札卡德又復……」

  「是的。」瑪德琳迅速且直接的打斷了問句,並緩緩的接了下去「

沙漠龍的名字叫扎卡德。這個你已經知道了吧?但它的另一個名字卻不為人知。很久很久以前……

  古代人曾試圖接近沙漠龍,發現他們無法抵抗它的威力後,便將其關在了泰努瑪拉附近​​……沙漠龍並沒有死,直到數十年前金龍將寶玉形態的它再次封印,沙漠龍都沒有在世界上出現過。

  純種血統的巨龍怎麼會無緣無故地甘心被囚禁那麼漫長的時間?就算它被關著,數十年前金龍找到那地方時,它又怎麼會只是以寶玉的形態留存的呢?這其中的故事對人類來說幾乎是個迷。」

  「……」冷靜下來的兩人直直地望著捧起盒子的女神官,盒子上的魔力微微的顫動著,女神官身後原先毫無光芒的門隨著魔力的波動漸漸泛起了漣漪

  「傳說,沙漠龍扎卡德曾經有過其他名字,並和人類一起生活過很短的一段時間。

  ……也許,你能有機會稍微窺視到這段記憶

  是的。如果你到時空庭院那頭被稱作梅莫里亞的門去……可能有機會看見那段被遺忘時期的故事。這就看你是否有興趣去了解了。」

  而等待著他們的故事,卻是始料未及。

  沙漠之龍龐大的軀體倒在地上,周圍的時間有若無物,沙塵呼嘯的聲音彷彿已經不存在,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似的。險些死掉的冒險者一群人以及騎士王卡西歐斯撐著自己殘破不堪的身體站在漸漸變為人形的沙漠之龍面前。

  騎士王英俊的面龐上下起了雨,即便連平常開朗的施安,愛玩鬧的安潔莉卡在此時都沉默不語,只是低著頭沒有說話。只剩下騎士王的喃喃自語

  「他在最後關頭停止了攻擊。

  終究是不願傷害我,如果他猶豫的時候……我停下手的話……

  也許他現在還活著……

  但是我沒有停下手中的劍……我就只是個騙子,一臉了不起的樣子,只懂得宣揚愛情的崇高,卻不懂得實踐。」

  「卡西歐斯……」正想出言卻不知道說什麼的施安才剛舉起手,卡西歐斯卻率先轉過頭來

  「我最終沒有相信她到最後,也沒有愛護她到最後……」轉過來的卡西歐斯硬是逼自己還在下著雨的面容免強露出一絲陽光「謝謝你們追隨我這個沒用的王……謝謝你們沒有因為我而死去。」

  「……」

  「你走吧……這裡的事情都會被我埋藏在我的記憶深處,希望你也能忘了在這裡所看見的事情……」卡西歐斯的影像漸漸模糊,施安等人眼前的影像也轉回了時空庭院,在消失之前,只看見遙望遠方的卡西歐斯口中喃喃念著

  「愛紗……」

  「看來你們的心情很複雜阿?」女神官瑪德琳淡淡的說道「聽說那位騎士王曾經與她有過約定,但是至死都無法達成心願……」

  「沙漠之龍現在在哪裡。」女神官才說到一半,施安就以這句忽然冒出來的話打斷了她。

  「!?」女神官臉上難得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原先以為會被打擊的暫時無法說話的這群人,現在居然一個個的都露出了堅毅的神情。這也讓她臉上浮現了好久不見的微笑「原來如此嗎?那麼……」

  

  聽見了所在地點的眾人因此才會來到此處,尋找自己百年前所曾經來過的沙漠之城。擊倒了守護沙漠之龍的守衛才能夠繼續前進,但是時間有限,在一個一個擊倒守衛的同時,沙龍的力量便會讓守衛再次復活,如果不是一口氣全部擊倒的話是沒有辦法解開巢穴的封印的。

  於是才造成了這個兵分四路的局面。

  「也許,這個辦法可行。」才剛結束回憶,安潔莉卡便爆出了這句話,手上的魔杖正發出冉冉黑氣……

  □

  「人類,給我乖乖的去死吧!!」巨大的咆嘯伴隨著沙龍龐大的爪擊,卻只命中了一塊不知道哪來的沙塊。

  「妳在……打哪裡啊!!」凡特姆早已趁此時移動到了沙龍的背後,彎刀上帶著赤紅的火焰,但是沙龍實在是太過龐大,巨大的尾部早已掃到了凡特姆腰間,一聲巨響,只見施安已大劍免強檔下了致命的尾部攻擊,但是還是被衝擊連人帶劍一口氣飛了出去,但也因此凡特姆才有辦法順利的將彎刀狠狠劃過龍鱗,硬是插進了她的肉身。

  火焰的高溫使札卡德發出了劇痛的咆哮,一個大轉身凡特姆便被拋上了高高的空中,免強落地的他與好不容易站起來的施安面面相覷,這股力量別說是擊倒沙龍了,恐怕要繼續站著都有困難。

  「嘖,沒辦法了嗎?」凡特姆雙手結印,身上爆出凜凜黑氣,以自己為中心爆發出了原先無法想像的力量,這就是他當時以一人之力與綠龍的本體對戰的時候所使用的力量「來自平行未來,是使徒的自己」的力量。

  「喂凡特姆……」施安也不好阻止他,畢竟即使可能被吞噬人格,如果不在這裡賭一賭的話也許連命都沒了。想到此處,施安也再次將劍架回戰鬥位置,同時在這熾熱的沙漠中吐出一口白煙……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只能拚啦!」那是短時間內強迫自己的肉體超越自己的運動極限,即使使用完畢之後身體會脆弱的不堪一擊,但是的確有足以與龍對抗的力量。

  沙龍不屑的重重壓下爪子,卻硬是遭到施安擋了下來,下一秒已經擺出架式的施安猛的一跺腳,身體就像火箭一樣衝了出去,對巨龍來說如此迅速的小點是非常難以抵擋的。同理早已移動到其眼前的黑色影子

  「要控制自己不失去理智還真是……」凡特姆雙手一甩,原本只是拳刃的地方也同樣爆出了加長數倍的漆黑魔力之刃「麻煩啊!」巨大的一擊與施安的衝刺在龍的腹部與背部同時產生了巨大的衝擊,即使是沙龍也感受到如果不認真的話有可能會被擊殺的危險性……這就是足以擊倒綠龍與海龍的力量嗎?

  但是自己跟那兩隻冒牌的龍是不一樣的,真正的龍才不會這樣就倒下。札卡德再次發出巨吼一口氣飛了上天,這樣即便是力量全開的兩人也沒辦法輕易的追上去,加上札卡德所擁有的掌控沙塵的力量……帶來的就是橫掃整座祭壇的沙塵風暴。

  免強以武器插在地面上抵擋衝擊的兩人漸漸被兇猛的沙塵所吞沒,不做點什麼的話即使沒被銳利的沙塵刮到死掉,也會被漸漸堆高的沙子活埋。但是眼光才一離開天空,巨大的身影就有如砲彈般迅捷的衝擊了地面,帶著龐大魔力的衝擊波重創了以地面為支撐的兩人。

  圍繞在凡特姆身上的黑氣也瀕臨崩解,形勢在一瞬間就被逆轉了,札卡德毫不留情地再次舉起巨爪,對著已經無力反擊的兩人重重砸下……

  「給~我~」熟悉的聲響忽然從札卡德的頭頂傳來,那是拿著足足有龍身一半大小的巨大槌子的重甲白髮牧師……

  「伊桑!」

  「等一下喔啊啊啊!!!」槌子一口氣炸開了足以將祭壇地面震裂的雷光,札卡德首次被連根拔起似的硬是擊飛到了一旁,但是只是外皮上的衝擊並不足以擊倒一隻龍,只是受到了不小的衝擊與精神上的震驚罷了,但是還沒結束。

  只見被擊飛的那邊出現了另一個在空中聚集著風的身影……

  「迷幻……」龐大的風已精靈的腳為中心化成龍捲風型態的風之鑽,一口氣已震落之勢鑽進了沙龍被微微撬開的頭部傷口,慘嚎的龍一掌掃飛了自己頭上的精靈少女,但是卻因為受傷的關係並沒有給予對方致命的傷害。

  而已經以女神之力治療好施安與凡特姆的伊桑則是單膝跪了下來……

  「不行……以我的身體乘載女神之力的神聖化身果然還是撐不久……」

  「沒問題的。」施安拍了拍他的肩頭「這樣已經幫上我們非常大的忙了……倒是你們怎麼會從那裏出現?」

  「安潔莉卡用了空間魔法……」扶著大概是骨折的手臂,特里亞娜走了過來「聽她說這個方法很危險,可能會因為傳送的座標稍有失誤就直接掉進地底的深淵直接喪命。」

  「你們……」凡特姆看著願意為了拯救同伴甚至願意冒險受傷甚至拋棄性命的伊桑與特里亞娜,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該死,只能振作了。」

  「喔!」施安再次擺出原先的架式,但是這次更快,更猛……

  「阿什尼德之炎!!」雙手再次點燃了火焰之力的凡特姆與疾衝出去的施安化為兩道光影,對著才剛起身的沙龍頭上的傷口再次補上致命的一擊。那是在騎士王過去曾經造成的傷口……

  「風雷……」凡特姆拉著施安一起躍上高高的空中,一口氣以火焰的魔力下墜,同時將一旁的施安向下拋出,巨劍上纏繞著螺旋的火炎,硬是朝著傷口處直直攻擊。「震落!!!!」

  喔喔喔喔喔喔喔!!

  札卡德的耳邊只剩下冒險者的怒吼。

  ──也罷……就這麼被人類擊倒也沒什麼,人類會死,而龍不會。只要寶玉沒有消散,我就不會死。

  這麼想著的札卡德任命的閉上了眼,卻沒有受到意想中的衝擊,只感到頭上站著的兩人將一個小小,柔軟的物體擺在了自己頭上。不可置信的沙龍睜開了眼,只見兩人早已站在他的眼前。

  「東西已經送到了。」凡特姆拍拍身上的沙塵,施安則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使命必達唷。」

  「……人類?」札卡德愣住了,也沒有對眼前的兩人攻擊,只是楞楞的開啟了魔法,這才發現自己頭上所帶著的是,一個艷紅而美麗的緞帶蝴蝶結。

  「還維持龍的型態阿……」施安搔了搔腦袋「愛紗?」

  「……」札卡德這次真的完全停止了思考。不知為何眼前的這群人與過去自己死前所面對的那群戰士們重疊在一起,回到過去?人類不可能有這種力量才對……但是足以將自己擊倒的這份力量讓她思考起了這份可能性。但那現在都不是重點了……

  不知何時已經回到了人類的型態的札卡德是名金髮的少女,龍族特有的角也以髮型的方式呈現,此時的她頭上的緞帶已經順著她柔順的金髮綁成了漂亮的形狀……

  緞帶裏頭寄宿的思念之語也漸漸的流入自己腦海之中……

  也許這是她第一次哭吧?在身為龍的漫長一生中,第一次哭泣。

  □

  

  「我說……愛紗?」年輕的騎士王一臉疑惑的望著眼前的金髮少女「你的頭髮留的這麼漂亮為什麼不戴點裝飾呢?」

  「頭髮?」少女冷哼了一聲「我的外表和你們人類是不一樣的,這頭髮對我來說就有如馬的鬃毛。」

  「鬃……鬃毛嗎……咳。」騎士王哭笑不得的抓了抓後腦「妳這傢伙就是沒有一點浪漫細胞,不過這就也是妳的可愛之處。看上去愛紗你沒什麼打算打扮的念頭吧?這麼長的頭髮也很可惜,要不要戴上個緞帶試試看呢?」

  「緞帶?那是什麼?」

  「妳不知道什麼是緞帶嗎?」

  「不知道。」少女果斷的做出完全不少女的發言。騎士王也不以為意,只是一臉可惜的看著愛紗

  「真是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

  「好!決定了!」面對愛紗一臉不解的表情,騎士王握緊了拳頭,一臉開心的下了決定「就送妳緞帶吧!」

  「就憑你這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類……」被稱作愛紗的金髮少女不禁噗嗤的輕笑出來「不過看起來你成為王之前是不會甘心死去的吧。」

  「我不會死的!我會和愛紗你一起天長地久的活下去!等著瞧吧!」

  「我就看你能活到什麼時候。」愛紗的笑容中帶著些許的惆悵「說不定你哪天就忽然掛掉了呢?」

  「等戰爭結束,我當上王就會送給妳了!」

  □

  「什麼嘛。」將雙手放在腦後,深了個懶腰的施安擺出了拇指「這樣不是好看多了嗎?」

  連咽嗚聲都快發不出來的札卡德……不,應該稱之為愛紗吧?望著與當時騎士王卡西歐斯同樣的遼闊天空,但是這次雨已經停了,漸漸豔紅起來的夕陽,有如他的背影……那自己唯一曾經愛上過的背影。

  

  謝謝。

END

 

回應

衷於小寫說的笨蛋一枚,請來踩過我家的人賞個光留下腳印吧(點頭)

喜歡這裡的話可以點選LOGO連結按鈕幫忙做個連結喔OAO

 

 

歌唱系列(請自行選擇)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推推VS社群
創作共筆日誌
微光地帶-御用插畫家 櫻庭,繪圖小站
    艾潔-小圖,語卡製作   夜羽-版型,小圖製作
茯崴-小說連載 魏-日誌小格  茉茉改圖小格 小帕塗鴉小格~

德瑾0.0

咖啡小真♥

LOGO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