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423何妨把花養在別家庭院

記得東晉名將、詩人謝玄有一句名言:“芝蘭玉樹,欲使之生於庭階耳。”意思是說,像芝蘭、玉樹這樣珍美的植物,每個人都希望它們能夠長在自家的庭院。它表達了人們一個共同的心理——希望美好的事物能夠永久地與己相伴。是的!芝蘭吐芳、玉樹臨風,猶如含笑少女、英俊少年,人見人愛,人愛人憐——有誰不生出幾分愛羨而回想自己當年的風采?可是這世上有人願意把芝蘭玉樹養在別家的庭院。我常常看到一個老人每到傍晚時分,便匆匆地從我家住的樓前走過。他是與我同住一幢樓的鄰居,是個退休的教授。他住一單元,我住二單元。他進出必須經過我家單元樓前。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記得他身材不高,身板硬朗,精神矍鑠,神態樂觀,步履穩健——好像是個心靜如水、超然脫俗的老人。有段時間,我有意觀察他,發現他竟然每日如此,風雨無阻。我問一個老太太,那個老爹爹為何每到傍晚就出門?他要去幹什麼?答曰:去看他的花,去看他的樹。我又問,他的花、他的樹在哪?答曰:在他的朋友家。我愕然——竟然有人把花和樹養在別人家!我所住的這幢樓是教授樓,大多數教授已經退休,沒退休的也大多年過五十。我是學校引進的博士,所以享受著與這些老教授們一樣的住房待遇。每套住房面積約在200平米——四室兩廳兩衛,還有兩個很大的陽台。空間開闊,采光充足。為何那老人不把花和樹養在自家的陽台?我很納悶。後來我明白了。他的朋友是個農民,住在離學校好幾公里的郊外,有自己的磚瓦房。我們住的房子雖然寬敞,卻仍似鳥籠,讓人多感侷促;陽台采光雖好,終究比不上他朋友家的後院。花花草草本是自然之物,本該生長在自然的懷抱,可是因為人的貪婪與自私,改變了它的生長環境,以致使它失去了經受風雨襲擊的生存能力。它變得嬌弱、慵懶,也不再淳樸、不再勤勉。花因為人的自私而墮落、而變質。我在想,人又何嘗不是花與樹?我漸漸地懂得了退休老人養花、養樹的道理。他付出的是汗水,享受的是快樂——是付出的快樂。他若是想,我來養花,你來享受,豈有此理!他便不會快樂,他所愛的花和樹也不會快樂。這樣的愛,儘管滿足了自己的私慾,卻毀滅了他所愛的花和樹。我想,這種愛,太殘酷,不是真愛。當你深愛一個人而不得,是把她搶來,置於華屋,奉以美食,還是還她自由,令之

(繼續閱讀)

201304091032十指流沙洩露最美華年

風起,葉兒傾情翩舞,瓣瓣落紅紛飛,伊人衣袂輕揚,醉了眼,亂了心,熟悉的薄涼再一次真切,秋意漸濃。風,越發狂亂。葉兒,因為樹的不挽留和風的無情,在空中無數次留留戀戀、盤盤旋旋,終於告別枝丫來到大地母親的懷抱,從此一場繁華落盡,歸於塵土。只是,風兒仍不肯罷休,肆意地追著葉兒跑,而葉兒隨著風吹的方向一路跌跌撞撞,忽左忽右忽前忽後,不停地追逐那茫然的前方。滿眼憐惜注視著葉兒奔跑的方向,終究無法追趕它匆忙而慌亂的腳步,直至它疲憊的身影消失於一片蒼茫的視野中。而我,站在原地癡癡凝望,盼著那個精靈會被風兒再次吹送回來,盼著再睹它決絕蒼涼的容顏。雨,越下越大,當臉上感到陣陣冰涼,才恍然回過神來。也許,這場雨,可以阻擋風的魔力,讓葉兒不再辛苦地追逐,得到片刻的停歇。紅塵紛擾,人世滄桑,時光如錦,心若琉璃。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頭,看著那匆忙的腳步和急弛的車輪,大腦突然一陣短路,竟不知該如何追趕那飛速的節奏。瞬間,秋雨飄飄灑灑,落在眼角眉梢,浸潤心靈深處的柔軟。曾經是否完美地綻放過那一季?黃葉隨風舞舞動的是誰人的相思?紛飛的落紅又是誰人的血淚?風過無痕,只是那一片暗黃和滿地殘紅,要如何收拾?走過平淡流年,沒來得及感知幸福的花開,心卻彷彿如佛般禪定,習慣了聽葉落依依不捨的惆悵,習慣了聽馨香瓣瓣怦然心碎的聲音,習慣了感月缺時投射的那一地清冷如霜。也許表面看似平靜內心暗藏洶湧,但至少學會了不動聲色地掩飾。小心翼翼拾起滿地的殘紅捧於掌心,馨香縷縷微醉於心。將雙手高高拋過頭頂,想要再見一次瓣瓣馨香翩翩起舞,將最美的身影在眸中定格。這一刻,竟然忘了冰冷的城市容不下太過美麗的故事,也沒有永不凋零的神話。那些如詩如畫的情懷,那些滑如錦緞的時光,那些刻骨銘心的美麗,早己消散在那虛無的彼岸,只能感覺,無法觸碰。蕭瑟的季節裡,落痕無數,心碎點點,荒涼片片。風兒,吹拂著孤獨的飄零,也吹送著那些決絕的過往,擦肩而過,卻不敢回眸。執拗的女子,喜歡純粹簡單的東西,黑與白、愛與不愛、離開與繼續,都是絕對。猶豫與徘徊於自己是一種沉重的負擔,更是一種殘忍的糾纏與折磨。所以極不喜歡人生的狡詐與虛偽,那樣的世界容易讓人疲憊,更別指望我能如他人般完全地掌控游刃有餘,我承受不來。最喜歡溫溫軟軟真真切切的心靈,即使脆弱被傷害也有一種清淺溫暖的美麗,讓人疼惜,惹人憐愛。我甚至願意在被傷害後心碎痛哭,也不願意看見那一張張不可一世冷漠不

(繼續閱讀)

201206151117d

Diligence dismisseth despondency. Don't pamper damp scamp tramps that camp under ramp lamps. Double bubble gum bubbles double.Dust is a disk's worst enemy. Ww文章來源:棒棒「唐」的BLOG - 趙永久 情感教練 - 傳媒老王(志勇)的BLOG - 嚮往陽光的房子 -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

(繼續閱讀)

201204291415家鄉情節

臘肉吃完了。那還是去年剛進入臘月我就吵著鬧著要老婆給我醃製幾塊臘肉,它讓我想起了家鄉臘肉炒紫菜薹那道菜,回城後儘管吃遍了美味佳餚,可怎麼也吃不出來經過灶台大鍋,柴禾燻煙爆炒出來的那個味道,它含著家鄉春天泥土的芳香,犁鏵的銹色,還有那扯不斷的情節,再美的稀世佳餚也吃不出來我心中那絕美的味道。“你別醃多了,有那麼三、四條豬肉就行了。”“買後臀尖肉就行,不要太肥,也不要太瘦,肥瘦各佔一半最好,千萬要帶皮的。”“對了,你抽空再到紅橋市場買塊狗肉,買一個後大腿就行了,再買條四、五斤的草魚,可要活的。”老婆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老家也是黃陂,知青下放時算是投親靠友下放在那裡,我這家鄉的一套講究,她是心領神會的,再配上絕好的輔料把它們醃製在一起,經過太陽光的自然風乾,掛在陽台上,還別說烹飪了,就是那色澤,就是那各具特色的味道,就會讓你垂涎三尺。我喜歡那種味道,含著家鄉山水的味道。三月六日的驚蟄過去多日了,二十一日又將迎來春分的季節。臘肉爆炒紫菜薹、青菜薹也讓我吃了個夠,再想吃這道菜就是明年的事了。窗外的河柳都長出了小嫩葉,遠處可見的紫、黃色的迎春花給人一花獨放的感覺,在春寒料峭的北方著實讓人感到快意,也平添了春天的氣息,從某種意義上說,才讓我們真正感到春天的到來。這不得不讓我又思念起我的家鄉,也讓我隱約看到家鄉春耕的影子,詩意也在思想中張揚:早春夜,似無聲,隱約蟲叫匯榻中。微雨銜接天地顫,風鳴撼,呼萬物生靈蠕動。合衣立,雨淒淒,念鄉間舊舍酸窮。斗笠蓑衣牛兒駕,揚鞭起,冰水犁鏵春意濃。姍姍來遲的春天,雖說誘人的綠一時還不能成為主色調,可春色卻在悄然中變的濃郁了。腳踏在郊外鬆軟的泥土上,沿著湖堤看成群的野鴨和鴛鴦戲水,呱呱的叫聲就像身後有鵝在追逐,突然有赤著腳在灣子裡走動的感覺,是種衝動讓我的思緒隨著藍藍的天空在瞬間就滑向千里之外的家鄉,那是我青春拋灑的地方,在當年這塊貧瘠的土地上讓我飽嘗了人世間的辛酸,也正是當年家鄉還透著涼氣的陽光讓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讓我們全家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歲月。幾十年過去了,還惦記著那棟石屋,不再記恨過去的一切,心中只剩下對家鄉的思念,還有感恩之情。想當年,這個日子口上正是春耕大忙的季節,現在的同事們哪知道我當年在家鄉磨練的也成為了一名種田能手,是當時我們生產隊在縣農技站註冊的唯一

(繼續閱讀)

201204271432珍惜身邊人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但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這句電影中的台詞的確很精彩,也是人失去感情後,後悔莫及的內心真實寫照。在擁有的時候,往往不知道擁有的可貴,不知道原來尋找的美好感情就在身邊,一旦失去的時候,才發現失去的感情是那麼美好。人世間最貴為情,最美為緣,兩個人能走在一起就叫緣份,既然有緣就要好好珍惜。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喜歡習慣眺望遠處的風景,卻不肯低頭環視身邊的美景。我們總是喜歡去追尋看不到的感情,卻學不會珍惜身邊的那份真情,總認為得不到才是最好的,殊不知身邊的才是最好的。也許身邊的人不會像情人那樣送你玫瑰,給你浪漫。但會一直的在你身邊守護你,不讓你有一絲的委屈;不會說許多愛你的話,卻會做許多愛你的事。不知你是否發覺往往我們已經擁有的東西,很少會再去追求,而且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只有還沒得到的東西才會拚命地去追逐,有了追求和渴望,就會有快樂和幸福,也會有沮喪和失望。經過了沮喪和失望,我們才學會了如何去珍惜。面對失去的東西,我們總以為會有大把的時間去彌補,總以為親近所以不會受傷,卻忘了受傷是因為在乎,而在乎你的是最身邊的人。所以總是在想去珍惜的時候,才發現找不到身邊的那個人了。好好珍惜身邊的每個人,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真正懂得去珍惜。Nittany Lines |愚記的BLOG | lucky的BLOG |步非煙的華音閣 | 寶寶的BLOG |楊志軍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1724就算是留個紀念

有時候特想和某某誰嘮幾句嗑,可是這個某某卻不理我了。我以前的很多個某某女生朋友,好朋友、普通朋友、砸鍋賣鐵都要替朋友兩肋插刀的朋友,他們都不知道去了哪裡?於是,我連一個可以嘮嗑的朋友都沒有了。他們都去哪裡了呢?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就在三年前和我在同一個路口分別,至今未再相見。我甚至已經記不得他們的樣子,怎麼笑,怎麼哭,難過的時候會不會想到那個像我稱呼你們一樣,那個某某她現在在哪兒呢?對了!還有那個,無論是長相打扮都那麼好看的男生他還是像從前一樣喜歡打籃球,現在還有沒有人偷偷的暗戀他。終於找到對方聯繫方式之後,手機號碼存在電話薄裡,幾個月都不會想要打電話問候一下,偶爾會在扣扣上寒暄幾句,某時也會問及對方的近況,大致都是問同一類問題:你最近過的怎麼樣啊?在哪兒混呢?交男女朋友了沒有呀?對方只是淡淡的回應,“還好。在哪兒混還不都一樣。沒呢,你呢?”然後就沒有了可以接下來的談話。於是,很多時候我甚至會被他們的沉默潛移默化,開始不和任何聯繫。相隔很長一段時間,又一次有老同學或者老朋友在扣上和我打招呼,我便用上這幾句話。其實有時候我特別想和他們說幾句心裡話訴訴苦什麼的。最後對方的回答卻是,“得了吧!少來了!咱們都這麼長時間沒見了,你會想我才怪!”或者,“哎,看開點兒,現在這社會,每天花錢跟倒水似的,哪兒還有那閒工夫難過悲傷去。”我突然想起來很久以前聽歌的樸樹的一首歌,(傻子才悲傷),每一個人都是一樣於是我就忘記了自己隨風擺動這副身體隨它怎麼去再不介意都是我的也是你的故事不很漫長等你來講看我笑得燦爛就算留個紀念

(繼續閱讀)

201204092254大師的學生

一位音樂系的學生走進練習室。鋼琴上,擺放著一份全新"超高難度"的樂譜。  他翻動著,喃喃自語,感覺自己對彈奏鋼琴的信心似乎跌到了谷底,消磨殆盡。已經三個月了,自從跟了這位新的指導教授之後,他不知道,為什麼教授要以這種方式整人?  勉強打起精神,他開始用十隻手指頭奮戰、奮戰、奮戰,琴音蓋住了練習室外、教授走來的腳步聲。指導教授是個極有名的鋼琴大師。授課第一天,他給自己的新學生一份樂譜。"試試看吧!"他說。樂譜難度頗高,學生彈得生澀僵滯、錯誤百出。  "還不熟,回去好好練習!"教授在下課時,如此叮囑學生。學生練了一個星期,第二周上課時正在準備中,沒想到教授又給了他一份難度更高的樂譜,"試試看吧!"上星期的功課,教授提也沒提。學生再次掙扎於更高難度的技巧挑戰。  第三周,更難的樂譜又出現了,同樣的情形持續著,學生每次在課堂上都被一份新的樂譜剋死,然後把它帶回去練習,接著再回到課堂上,重新面臨難上兩倍的樂譜,卻怎麼樣都追不上進度,一點也沒有因為上周的練習而有駕輕就熟的感覺,學生感到愈來愈不安、沮喪及氣餒。  教授走進練習室。學生再也忍不住了,他必須向鋼琴大師提出這三個月來、何以不斷折磨自己的質疑。教授沒開口,他抽出了最早的第一份樂譜,交給學生。"彈奏吧!"他以堅定的眼神望著學生。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連學生自己都訝異萬分,他居然可以將這首曲子彈奏得如此美妙、如此精湛!  教授又讓學生試了第二堂課的樂譜,仍然,學生出現高水準的表現。演奏結束,學生怔怔地看著老師,說不出話來。"如果,我任由你表現最擅長的部份,可能你還在練習最早的那份樂譜,不可能有現在這樣的程度。"教授,鋼琴大師,緩緩地說著。  人,往往習慣於表現自己所熟悉、所擅長的領域。但,如果我們願意回首,細細檢視,將會恍然大悟,看似緊鑼密鼓的工作挑戰、永無歇止難度漸升的環境壓力,不也就在不知不覺間、養成了今日的諸般能力嗎?  因為,人,確實有無限的潛力!有了這層體悟與認知,會讓我們更欣然樂意,面對未來勢必更多的難題。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