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230一路風景無覓處

準備好了好幾個月想出遠門,可每到關鍵的時候總是要被一些無聊的事情給打攪了。好在前不久身體有恙,而且大夫說的也很邪乎,我一時間也亂了方寸。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倒也從中悟出了一些生命的道理。就在這時,在南昌讀書的兒子突然打來電話告訴我,說他們那裡有治療我這病的醫院,聽廣告說療效還不錯。本來對於廣告來說我是從來不信的。不管是明星露臉的,還是絞盡腦汁把好詞用盡的,在我覺來都是當您市場經濟留下賺錢的東西。可這次兒子一說我倒是動了心。不是為了去瞧病,覺得出外走走也許能給被污濁了的生命一個清爽的交代。於是我決定在中秋之前趕到南昌。因為去年去南昌想在滕王閣上賞明月,結果天公不作美,秋風裡夾著秋雨讓我在瑟瑟縮縮中感受了一回贛江的淒涼。我想這次老天總該給我留點機會,讓我還了心願。去年是八月去的南昌,當時酷暑還沒有散去,加上我從新華書店裡買了一本盜版的地圖冊,照著上邊劃定的路線去走,結果沒出陝西就被不通的高速公路攔住了。一打聽才知道,通往武漢的高速要到十月一日才能開通。原來我拿的地圖冊是做了預先處理。高速不能走了,只好走省道。我原想這些年國家總是把大批的資金投放在修路上,省道我想也不會太差勁。可是我錯了,走上省道我才知道自己不是走上了難於上青天的蜀道。我是在秦嶺山裡下的高速,按說出陝西也不過不過就一百公里的路程。可是我在秦嶺山裡繞來轉去,走了整整六個多小時才算到了陝西和湖北交界的漫川關。因為去年就因為地圖讓我吃盡苦頭,這次我就特意在省城最大的新華書店裡買了一本最新版本的地圖冊,我想這回總不該再出問題了。本來有兩天的時間我就可以到南昌的,可是為了保險起見,我按照三天來規劃自己的行程。原定第一天歇息到湖北襄樊,第二天走到九江,第三天早早就到南昌和兒子會合了。所以啟程的那天我沒有可以起的很早,七點鐘從家裡出發。走了二十幾公里的省道,我就上了高速。從地圖上看,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就一直是走在福銀高速公路上。一年多沒有出門了,突然出來趕到一切還就是新鮮。特別是走到去年讓我遭罪的地方我發現去武漢的高速已經通暢了,不由得心裡鬆了口氣。去年開的是越野車,今年我駕駛了一輛德系轎車,因為是新車,所以一路上我們放開速度,不過走在高速上不知不覺走的還挺快。到下午三點多鐘的時候我發現高速公路上的標牌已經顯示離武漢再有不到二百公里的路程了。這時我的心又開始盤旋起來。去年進了一回武漢,本來是衝著黃鶴樓去的,可

(繼續閱讀)

201508040154海星等動物影響海洋碳循環 能從海水中吸收碳

德國萊布尼茨海洋學研究所日前發表公報說,最新研究發現,海星等棘皮動物在海洋碳循環中起著重要作用,它們能夠在形成外骨骼的過程中直接從海水中吸收碳。  棘皮動物是生活在海底的無脊椎動物,分為海星綱、海膽綱、蛇尾綱、海參綱和海百合綱等5類,其身影遍佈各大洋。  研究發現,棘皮動物會吸收海水中的碳,以無機鹽的形式(例如碳酸鈣)形成外骨骼。它們死亡後,體內大部分含碳物質會留在海底,從而減少了從海洋進入大氣層的碳。通過這種途徑,棘皮動物大約每年吸收1億噸的碳。  此前已知,燃燒化石燃料產生的溫室氣體進入海洋後,海水酸性會上升,傷害珊瑚礁和貝類。此次研究人員發現,酸性海水對棘皮動物的侵害也非常嚴重,令這類生物無法形成牢固的含鈣外骨骼。

(繼續閱讀)

201304111114站在季節深處的母親

在我的記憶裡,母親樸素的身影,總是站在季節的深處。每天,如默默耕耘的老牛,伴著晨光晚霞,打理著古老但卻溫馨的庭院,以及一家老小感知幸福的吃穿住行。不管風裡來雨裡去,都沒有片片刻刻的停息,好像從來不知道疲倦。即使在最貧窮的年代,也因為有她勤勞的雙手和慈愛的關懷,衣不遮體的生活,也充滿了歡聲笑語和濃濃的暖意。金秋十月,我背著離開家鄉二十二年的相思,又一次回到母親的身邊,感受她博大、無私、寬厚的愛。在收割豐收喜悅的空當,與母親嘮著久別的家常,一股無言的感動,漫布我每一寸肌膚,讓我的心靈在母親柔柔的目光中,飄逸著一抹空靈的清爽和酣透。讀著母親被無情歲月滄桑的容顏,我心中的淚水,已經淋濕了時間愈久情愈濃的思緒。【一】初春風,依舊有些涼意。淅淅瀝瀝的小雨,好像要給這個萌動的季節,增添幾行潤潤的詩句。田野裡,三三兩兩的身影,正在盤算著心中的渴望。一匹白馬,拉著一車農肥,愜意地行走在鄉間寬寬的土路上。那是即將播種的莊稼,最需要的美味,沒有這些滋潤生命的營養,即使風調雨順,秋後的收成,也會大打折扣。雨後,陽光以溫暖的姿勢,擁抱著散發淡淡香氣的土地。一株小草,踏著青青的韻律,用生命的頑強,拱破泥土肆意的芬芳,怯生生地露出嫩嫩的小芽,豎著靈動的耳朵,認真地聆聽著犁鏵滾動波浪的聲音。而此時的母親,定會伸出結滿老繭的雙手,牽著那頭讓全家人都感恩的老牛,在流溢芳菲的田野裡,耕耘著一壟壟柔情滿懷的希望。那種如同悟禪般的虔誠,我想就連佛教徒見了,都會自歎弗如呀。沿著犁鏵翻出的一條條壟溝,把精心挑選的種子,小心翼翼地投下去,然後再用腳踩了又踩,讓它深深地接近肥沃的泥土。記得母親說過,撒下的種子,只有踩上一踩,或者用石滾壓一壓,才能避免留有空隙,讓不多的水份流失,從而正常地發芽兒、吐綠。母親這是這樣,每一件事情,都做得認真、細緻、精到。整個春天,就是播種的那幾天比較忙碌。因為,如果不抓緊把種子埋下去,即便錯失了一場小雨,也會錯過最佳的播種時間。除了播種,還要照顧一家人的飲食起居,所以,母親在那幾天特別地辛苦。而那時,我們五個兒女年齡還小,不諳世事。每天總是跟在母親的身後,戲嬉著玩耍。有時,還會搞一些惡作劇,拽著老牛的尾巴,讓它拖著我們前行。抑或騎到老牛的脖子上,揮舞著折來的柳條,抽打著老牛的屁股。對於我們的頑皮,母親即使再苦再累,臉上也總是掛著甜甜的笑。但有一點不行,就是我們抽打老牛的時候,母親

(繼續閱讀)

201206151457花為什麼到一定時候就要落下來?

  花瓣落下來是為了結果實。雌蕊(ru□)受粉之後,底部的子房慢慢膨脹變大,這部分就要長成將來的果實,但是果實只有等花瓣落下來之後才能開始生長。 文章來源:水晶寶貝的家 - 張者的BLOG - 陳浩 - 愛生活,愛小懶懶 - 小魚兒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301042殘缺的完美

這一日從日頭高照到日光漸逝,只在我讀書的偶然抬眼間恍然而過。身體內的動感元素蠢蠢而動,我穿戴整齊準備在夕陽西下的時間出去溜躂溜躂。週末的晚間處處透著閒適,採買歸來的人們行為言語從容宛然。街道間車馬如龍,遠處的天際隱隱氤氳著一層淡淡的灰藍色,這傍晚籠罩在一片祥和安寧的美麗當中。我步速不快,左右觀望,獨享這傍晚旖旎的夜色。忽而,前方“砰”的一聲炸響,所有人都屏息靜氣,目視前方。一輛黑色的車子,在自行車道上疾馳而過,刮蹭到路邊一行人,然後一甩尾巴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有人輕輕唏噓,但是僅此而已,這男子顯然沒受什麼大傷,因為他已開始慢慢爬了起來,貓著腰撣掉褲子上的塵土。所有人的視線都收了回來,這不過是一場最平常的機動車野蠻行駛事件,在這世風日下的社會裡早已少見多怪,不足為奇。好奇心驅使,我盯著那名男子,幾乎目不轉睛。我發現他的行為十分遲緩,慢到常人難以置信,他站起來的瞬間好像積攢了全身所有的力氣,就連撣土的瞬間都好像時間放緩。在他的身側,是一個巨大的破了的塑料袋,周圍散落著一些廢棄的飲料瓶子。他貓著腰,想要去夠那些地上的瓶子,那動作好像用了他全部的力氣,他只能嘗試蹲下,緩慢的伸出手,開始揀拾地上的瓶子。我這才發現,他有嚴重的腿疾,手似也有點問題,總而言之行動非常之緩慢,好像慢動作,甚至比慢動作都慢半拍。一個,兩個……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奔上前去,把他手裡的袋子撐開,一手抓倆開始往裡裝。他嘴裡嗚嗚的發出聲音,我有點害怕,抬頭看他。沒想到,他的語言功能也有問題,他伸出沾滿塵土和流著血的傷口的手,擋在我前面,用了很大的力氣,嘴裡嗚嗚擠出來幾個字:“我來……髒……”他口齒不清,可他的力氣很大,伸過來的手帶著血跡,裹著塵土,好像還有個手指頭有點短,總而言之有點畸形,可是他嘴裡一直重複著那句“我來,髒”,一遍又一遍,一遍比一遍清晰。他一直想伸手阻止我,可是在他嘗試的時間裡,我已經迅速把瓶子都裝好了,為了防止再次散落一地,我將袋子的封口緊了緊,遞給他。他低著頭,緩緩伸手,“謝……謝……,謝……謝……&rdqu

(繼續閱讀)

201204272117安靜的日子

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感觸,一天中,沒有什麼著急的事物紛擾,沒有寒風從頭頂吹逐,沒有冷雨自肩頭飄落,更沒有什麼人藉著理由尋找,就覺得這一天過的很安靜,很悠然,很愜意。在路上,將自己藏進溫暖的車裡,任風的手在窗外掙扎,一張張冷色的面孔匆匆掠過。車內,暖氣徐徐環繞,流淌起溫暖的音樂,彷彿初春的田野正漫生著無邊的小草。車內是一個世界。我是這個世界的主人。方向盤在手上,路在心上。想像著自己,正獨自追隨著大雁的翅膀,趕往江南水鄉。繞過一條靜悄悄的石板雨巷,繞過草色煙光的堤岸,飄著輕愁的丁香纏綿心房,蕩著軟語的烏篷船採蓮南塘……就這樣,讓自己溫潤在一首詩裡,眼眸柔軟地融化成一支小令,不必想有沒有那位衣著青衫,俊雅風流的男子,不必想有沒有一葉扁舟為你繫在水岸……一個人駕馭的車子就是一條流動的船。命運已經注定,不論做出怎樣的選擇,只要活著,都會飄蕩在時光的河流中,途經的夾岸,或峰巒起伏,或桃花妖然,珍惜每一個緣分和造化,種植滿川的幸福與溫馨。最喜歡關上房門,只留下滿窗的陽光,聽陽光悄悄行走在髮絲,肩頭和心田的聲音,輕聞陽光一束束盛開的芬芳。君子蘭說陽光是金紅色的,吉祥木說陽光是綠色的,你投遞過來的微笑說,陽光是愛情色的……所以,只要用心體察,就一定會找到陽光的顏色和味道。沿著陽光的明媚,坐在安靜的深處,坐在笨拙的文字裡。沿著文字,一個人,回到從前,村邊的那棵老柳還站在黃昏裡,托著夕陽,默默擦亮那條回鄉的小路。風一陣陣地吹,斜彎的柳樹,就像母親召喚的手臂,執著而蒼老。一群快樂的小夥伴,如今已各奔東西。我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散落田間了。他們一年四季沿襲祖先流傳下來的農諺,一輩子用深深淺淺的腳窩叩問田陌,褐色的額頭,盛滿了風風雨雨。我不敢與他們久作攀談,我的雙手和我的心靈一樣早已空洞而蒼白。這麼多年,儘管我一再努力,塵俗還是迷惑了我的雙眼。坐進難得的屬於自己的安靜裡,喜歡慢慢回味那座遠山。遠山的風景那麼美,滿坡的綠,滿嶺的花,小鳥,羊群,和飄著白雲的溪水,我只去一次,就永遠地鐫刻珍藏內心了。對於我,整座山中,就只住著你。你才是遠山全部的風景。你用如山一樣的執著和真誠打動了我,我因此忍不住自己,心不停地朝著那個方向奔跑。沉默的如同大山一樣的你,無論什麼時候,無論我是否閒下來,你都會浮現在我的眼睛裡,腦海

(繼續閱讀)

201204222331陌生,說不出的痛

曾經,我喜歡那麼一句話:因為曾經相愛過,因此分手後不會成為敵人;因為曾經相愛過,因此分手後也不會成為朋友。相愛過,分手後,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忽視了愛情的力量,我們也看輕了回憶留給我們的思考。翻開過往,撫過曾經,原來,那些回憶,甜似密、痛如刀割。憶過往,濃濃的話語恰似解不開的心結。憶過往,濃濃的思念恰似溫柔的撫摸。憶過往,淡淡的哀愁幾多傷痛?憶過往,淡淡的思緒只為你飄蕩。擁有時的你儂我儂分手時的痛徹心扉原來,愛情真如一把雙刃刀,割痛的——不止是心,還有那扯不斷的思念。親愛的,偶爾的偶爾,可曾想過——那份只屬於我們倆的甜蜜?陌生,竟似一種說不出的痛、道不明的傷。如果,只做陌生人,那麼我寧願——我們從未愛過。其實,我們糟踐了愛。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