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345你走後,我走在你的影子裡

我在你曾走過的路口尋找,尋找著你留下的足跡。只是,當這一切都變為回憶時,你便成了我筆下的文字,化作了兩行相思的淚。——題記我該怎樣抹去你在我腦海裡的浮影,又該怎樣用我惆悵的文字去書寫你的過去?當我漫無目的地獨自一人漫步在街頭,回想起和你在一起的記憶,卻總是在不經意間觸痛我心中的殤。也許,命運無法眷顧我,那就讓你在我回憶的美女圖片篇章裡老去,我願意為你打下那傷痕纍纍的伏筆。身在異處的你,讓我明白了距離的含義,那在地圖上咫尺的線,卻是心頭中無言的傷。我知道,我在你的心裡只是一顆一閃而過的流星,是一位素昧平生的過客,而如今,物是人非,而你,卻再也不是那曾經能容我閃爍的星空。於是,我又來到我們彼此都熟悉的地方,那裡似乎還存有你的餘香,只是那氣味不再濃烈,周圍的空氣依舊那樣的熟悉,不同的是——你已遠走。無論流年的記憶是如何的蒼白,我都不會任荒蕪佔據心間,倘若記憶可以折疊,我寧願將有你的記憶裝進口袋。曾經以為,你走了,我的內心將是一片野草,然而,你走後,我的內心,卻繁花似錦,因為,你用你一袖的芳香撒在我的心底,那裡有你的氣息;那裡,有我們共同的記憶,即使那種記憶是點滴的,也能驅除我心中的野草,畢竟,你曾流過我的心田。夜色早已褪去,透過塵世的燈紅柳綠,我宛如看見了你在淺淺而笑,可是我無法觸到你的美女圖片,像是水中的月亮,一觸即碎,而我,真的不忍心伸手去打破這場美麗的夢,卻只能用支離破碎的語言向自己傾訴。我們不過是世間的匆匆過客,彼此在彼此的影中走過,多少年之後,我們又回到這裡,是終點,亦是起點。你走了之後,我一直走在你的影子裡,那裡,有你曾經的腳步……

(繼續閱讀)

201508040244協和廣場

地理位置:巴黎市中心、塞納河北岸,香榭麗捨大街東端。  建設時間:始建於1775年,於1840年形成了現在的規模。  廣場規模:面積約8.4萬平方米廣場名稱的由來  說起「協和廣場」這個名字,有著一段並不合協的歷史,甚至是血腥的歷史。協和廣場原名為「路易十五廣場」,中間鑄造的路易十五的騎馬雕像,顯示著其在位時期的威勢。但在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期,雕像被革命人民推倒,並改建了斷頭台,易名為「革命廣場」。國王路易十六及其王后就是在這裡被送上了斷頭台,其後也亦有數千人在此被處決。有個傳說:當年由於這裡血腥味道太濃,以至於一群牛從這裡經過時都嘎然止步,不欲經過此地而改道繞行了。直到廣場被重建,為了紀念戰爭年代的結束,滿足人民祈望和平的願望,「革命廣場」更名為「協和廣場」。[編輯本段]協和廣場的歷史  協和廣場是在十八世紀由當時的法國國王路易十五(Louis XV)下令營建的,是為了向世人展示他的集權統治以及皇權的至高無上,但在之後的法國大革命時期,它又被法國人民當作摧毀王權的舞臺,在此上演了一出出 廣為世人所知的人間悲劇。  在1792到1794年間的恐怖統治時期,共和軍曾在此廣場處決了國王路易十六(Louis XVI),皇后瑪麗·安托瓦耐特(Marie-Antoinette)等大約1100名皇室成員及保皇派。結束了他們性命的這座曾設在協和廣場上的斷頭台,據說還凝聚了被它斷頭的國王路易十六的「智慧」。它起初的設計是為了「以人道主義精神,迅速、無痛地處決死囚」。路易十六在為斷頭台的設計出謀劃策時絕對不會想到他也是在為自己設計死亡方式。   宣判路易十六死刑的18世紀法國資產階級革命時期雅各賓派政府實際首腦羅伯斯庇爾(Robespierre),也是個法國歷史上極具戲劇性的人物。他曾因反對極刑而辭去法官職務,後來在大革命時期又是他強烈主張以極刑處死國王路易十六。處死路易十六後,他不再滿足於對王黨分子的審判,一切不能與他保持絕對一致的人都成為了他清除的對象。丹東(Danton)就成了這場清洗運動的犧牲品。同樣在羅伯斯庇爾的主張下,這位新共和國政府首腦於1794年 4月5日在協和廣場上被處死。   在路易十六被處死一年多之後,1794年8月,為法國大革命作出傑出貢獻的羅伯斯庇爾最終也被推上了協和廣場的斷頭台。是否冥冥之中真有因果報應?如同路易十六設計斷頭台時的狀

(繼續閱讀)

201205050153七月,走在銀川的雨夜

已經二十多天了。突然感覺這座城市一如當初那樣陌生。陌生的心情,陌生的人,陌生的雨夜。燈光冷冷清清,破碎在積水之中。感覺離那段時光已經遙遠,甚至已不可觸及,然而我卻問自己,遺失的心情是否真的回來?無法回答,太多的事,模糊不清,我給不了自己答案。也許本不需要所謂的答案,只是放不下而已。因為放不下,因為念念不忘,所以不斷的質疑。許久以前,我告訴自己,要簡簡單單生活。可惜,我一直不明白,生活是什麼?屬於我的生活該是怎樣的?這二十多天,又茫然的度過。難道這就是生命的內容?我在懷疑自己還是在懷疑生命?當殘夜將盡,當虹燈熄滅,雨落了一夜。這一夜,窗外的風很冷。這一夜,沒有星光。我知道,我曾迷失在這樣的夜裡,也許至今還未走出。我懂得,離開是沒有盡頭的。所以,今夜,我不會回來,也沒有人等待。等待的人,是自己,等待那片土地消盡煙火,消盡足跡,寂靜荒蕪。或許在那一刻,才會明白,人世間的溫暖和寒冷,牽掛和背棄。七月,這座城市沒有給我特別的回憶。平凡的到來,還要平凡的離開。七月,雨下的沒完沒了。我獨自走在雨夜,不停地尋找。七月,我決定離開你,離開這段背負沉重的感情。七月,當淚水滲透心底,原野已近黃昏,燈下的思念隨風熄滅。終於懂得,不在乎所有,才會不覺痛苦。人生難得糊塗,那就糊塗一次,麻木一回,不幸福也不會煩惱。你看那徹夜的雨,多麼別緻,多麼煽情,只是這一程,不是他鄉,亦不是原鄉,而是夢境。倘若夢裡經歷的可以當真,我就不會難過,就不會歎息流年逝水。原來,我從未走遠,還在徘徊……七月,雨夜……

(繼續閱讀)

201205010242老媽媽的紅色記憶

媽媽老了。眼前的事兒似乎離她很遠,卻時常毫無來由的想起過往,想起過往那些久遠了的故事,就像老照片、老電影,絮絮叨叨地從她嘴邊滑過,雖然聽起來遙遠、陳舊甚至囉嗦,卻分明透著感人的親切,親切的如數家珍。媽媽的老家在牙山深處。那是一個玲瓏剔透的小村落,周圍崇山掩映,峻嶺環繞,若不是有時時的炊煙升起,外來人怎麼也不會想到,半山上會有近百戶人家,在綠蔭叢中,雲霧腳下,過著神仙般的日子。當年,鬼子的據點就在山腳下的集鎮裡。偶爾的槍聲,會讓山裡人齊刷刷的盯緊那條彎彎曲曲的小路和隱約可見的炮樓。因了地勢的險要,日寇竟然輕易不敢走進這座小村落。鬼子知道,山裡是共產黨八路軍的天下。更有意思的是,小村裡竟從未誕生過地主。當年土改劃成分時,縣裡派來的工作隊好不鬱悶:這村子好像是馬克思筆下的“烏托邦”,怎麼會沒有壓迫與被壓迫,剝削與被剝削呢?其實是山地的貧瘠,讓階級在這裡變得模糊。從老媽媽的絮叨裡,我漸漸理清了她記憶的脈絡。她的故事,總是沿著一條固定的思維模式娓娓道來——十七歲入黨,18歲“入伍”,率領青婦隊站崗放哨埋地雷,然後隨著大部隊打鬼子,打老蔣,然後迎解放,去海島,進省城……幾十年來,她始終固執地認為,只要拿起了槍,就算是隊伍上的人了,她不顧我們的反對,堅持稱自己是老八路。大概在她這個年齡有著她那種經歷的老戰士,都會不自覺地把是否穿軍裝,有意無意的忽略掉?現在生活好了,媽媽再也不用為生計去掰著指頭算計日用支出。但她也似乎習慣了這樣日日有魚蝦,天天有酒肉的幸福生活,不再像我小時候那樣,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對我們進行革命傳統和憶苦思甜的教育。我總是在想,媽媽應該是在那種既不貧困又不富裕,完全是在憑著自家的勤勞耕種而自給自足的環境裡度過了她的童年和少年,那麼,究竟是種什麼樣的動力和召喚,驅使她毅然拋棄豐衣足食的生活而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媽媽儘管老了,絮叨了,卻還是保留著她從老一代的衣缽裡傳承下來的傳統觀念和思想意識。她始終對僱用保姆持否定態度,依據是自己有兒有女,為什麼要花錢請外人進家?她堅持認為,照顧老人就是贍養老人的具體體現,不容置疑。媽媽的固執,有時候會表現得近乎偏執。她排斥已經認準了的某種著名品牌以外的一切同類食品。往往在這種時候,她會深深地陷入對當年她的廚藝、她的女紅、她的所有

(繼續閱讀)

201204230921些許感傷

此刻的時鐘已經指向了晚上10:34,心情有些許的低落。也許是因為白天一連串“倒霉事”給弄的,也許是因為剛剛一個朋友提到感情的事給弄的,自己也說不清此刻到底什麼心情,有點亂亂的,有點想家,想這世界上最不可能欺騙我的兩個人——我的爸爸和媽媽。這個社會太花哨,從我即將畢業,走入社會的那天起,我就漸漸的瞭解,隨著入世時間的加劇,越發覺得這個社會可怕,可怕到我想隱居,過著陶淵明一樣的生活,但是這個社會又充滿了太多的誘惑,弄的人矛盾著,存在著……剛剛的一片文章勾起了我無限的回憶,裡面的一句“生活就是這樣,最終相守到老的人,也許並不是那個曾經許下山盟海誓、承諾白頭偕老、暗自發誓這輩子只愛她一個人的人”,是啊,相愛的兩個人未必一定就會走到一起,會因為社會、家庭的種種牽絆,弄的最後以有緣無份草率收場,也看多了對愛情不忠貞的例子,讓我更加恐懼愛情,我覺得愛情對於我來說,有點意味這是奢望,我害怕擁有,又不得不擁有,每天身邊的人在不斷的感歎,“你到底要什麼樣的啊,挑來挑去”試問自己,我真的有麼,我的貌似苛刻的要求,不也就是最簡單的要求麼,誰不想要一份簡單的幸福,但是我到現在也未能遇到,出現的人不喜歡,喜歡的人不出現,想想即使出現了,也會由於自己孤獨慣了受不了兩個人的約束,所以還是會剩下自己一個人。朋友前幾天和我說明年要結婚了,發自內心的由衷的祝福她,但是同時她也明確且直觀的告訴我,“你啊,難”,我說,“為什麼呢?”她說,“因為他們是同學,他們的愛情是以感情為基礎的,而我就不一樣了,我將要尋找的另一半,因為沒有感情基礎,所以要以現實為前提,所以就難了”,想想好似真是那麼回事,但說到現實,我未像其他女生一樣要求他一定要有車、有房、有存款等等,但是,是不是這個首要的房子要有啊,沒有房子怎麼成"家",提到家,我們都會想像到那個融洽、溫馨的地方,但是如果沒有這個家,怎麼會有歸屬感、怎麼會有幸福感,怎麼會有家的味道……老爸老媽始終是最懂我的,他們說可以為了我放棄很多東西,我知道他們真能做的出來,但是我作為他們唯一的女兒,從小不懂事也就算了,此刻長大成人了,不能在那麼不懂事,伸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