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51626水返腳VS呂赫若



觀察此份老舊刊物上的呂赫若畫像,覺得跟偶像明星劉耕宏神似,若要拍攝「台灣第一才子呂赫若」,主角非劉耕宏莫屬吧!

 

呂赫若,對年輕人來說,很是陌生。

 

他出生於民國3年,歿於民國39年,享年37歲,國中小學的「台灣歷史」課本裡並沒有提及他!所以,年輕人對他是很陌生的。

 

但,在台灣史上,呂赫若──這名男子,卻有個很嗆的綽號──他是「台灣第一才子」、「台灣美男子」,多麼特別啊!您怎能不知呢?

 

呂赫若本名呂石堆,1914年一次大戰爆發不久後,在台中豐原潭子鄉栗林村出生,祖籍廣東饒平,曾祖父原居桃園龍潭,後遷居台中做糧食買賣,父親呂坤霖是小地主,曾任庄協議會會員,家道興盛時田地有五、 六十甲 。

 

聰明的他,1929年(日據時代)考取台中師範學校,唸到1934年年滿21畢業,就進入新竹峨眉國小任教,並迎娶林雪絨為妻,後來兩人育有六子三女,但四女不幸夭折,令多情的呂赫若傷心不已。

 

隔年,年僅22歲的呂赫若完成了他人生第一部小說──「牛車」(以日文創作),登載於日本的「文學評論」雜誌上,「赫若」是他的筆名,從此聲名大譟,「石堆」本名已不為人知了。

 

1943年,他又創作「財子壽」,獲得第二屆的「台灣文學賞」。對於淪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人來說,呂赫若的文章能夠擠身於了不起的「皇民」之中,那還不能稱為「台灣第一才子」嗎?

 

呂赫若不僅面貌姣美,又風流倜儻,除了對文學有相當的造詣外,對歌唱及表演藝術也有著極高的天分。1940年,他大膽辭去公學校教職,帶著妻兒遠赴日本東京學習聲樂。

 

為了供給一家人的生活所需,精通日文的呂赫若,很快地被日本出版社聘用,負責編輯字典,同時還兼職參與劇場工作,三步五十在東京寶塚劇團演出。這樣的美男子,在劇場裡出現,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酷似他的劉耕宏也名響華人圈)

 

兩年後(1942年),他不幸患上肺病,只得回台灣,定居在台北士林。以他的高知名度和才華洋溢,很快地就被北部文藝界人士認同及接納,在文化圈裡活躍起來。

 

當年日本人西川滿主編「文藝台灣」,在台灣文壇上的地位,很是風光,台灣人張文環不認輸,也奮力主編了「台灣文學」與之相抗衡,造成一場外來與本土的文學大戰,很是熱鬧!

 

得過日本大賞獎的呂赫若適逢盛會,毅然參與了張文環的本土陣營,成了對日的首號戰將!另外,活潑的他,更是加入了「厚生演劇研究社」,熱衷於劇本寫作及演出,而且以台灣第一男高音的身份,開過個人演唱會。

 

經歷豐富了,呂赫若的創作細胞全開,他乾脆進入「興業統制會社電影公司」工作,成了職業創作人,也因此結識了公司同事蘇玉蘭,倆人譜出戀情,蘇玉蘭又為他生了一子一女。才子總是風流!

 

呂赫若雖然出生世家,與殖民政府走得親近,算是經過皇民化的家庭,但他的民族意識相當強烈,日式教育並沒有改變他對家鄉的認同,所以他積極進入「興南新聞」社擔任記者一職,盡情撰寫他眼見的殖民社會現象。

 

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日本慘敗,台灣由國民黨政府接收,對於渴望自由民主的呂赫若來說欣喜不已,他一度參加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台中分團籌備處股長,漸漸走向了有理說不清的政治迷網。

 

當年這群有識的台灣知青,因被殖民了半世紀,所以對自由民主的尺度要求,高過於因內戰失利想穩固政權的國民黨政府,兩相拉扯下,他們竟成了國民黨政府的眼中釘、肉中刺!

 

國民黨政府無視於此,為了穩定政權,手段越來越強硬,方法越來越殘酷……呂赫若從創作中驚醒,1946年進入「人民導報」,重拾新聞記者的筆桿。適巧高雄大港發生農民抗租事件,呂赫若下筆如刀,直書警察是地主的走狗,與日本人有何兩樣?

 

這篇報導得罪了當權者,「人民導報」受到了牽連,社長(也是省參議員)王添燈請辭,呂赫若也跟著出走。後來王添燈另組「自由報」,呂赫若也轉入該報任職記者,那時正時1947年,爆發了纏擾至今的二二八事件,台灣陷入混亂!

 

依李敖的「你不知道的二二八」一書記載:「當時殺人情況可分四大類:一、外省人誤殺一個本省人;二、本省人開始濫殺外省人;三、引發外省人跟進濫殺本省人;四、在外省人濫殺本省人時,許多本省人參與殺本省人。」

 

在這樣大家殺紅眼的時局裡,懷抱著理想的台灣知青,對有權勢卻無能解決亂象的領導人陳儀失望透了,進而對國民黨政府的期待徹底瓦解,有人開始籌組獨立組織,有人傾靠共產主義,希望藉對岸的武力來驅趕國民黨政府。

 

事後依國安局資料顯示:此時的呂赫若轉向社會主義,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除了主編中共地下黨機關刊物「光明報」之外,並且開設由中共地下黨直接領導的大安印刷廠,印製社會主義刊物與宣傳品。

 

但親近呂赫若及理念相同者並不是這樣認為的,他們承認呂赫若接觸過馬克斯主義,又在經歷二二八事件後,他的思想明顯左傾,但堅決否認呂赫若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如對鹿窟事件研究很深的學者張炎憲說:「檔案上沒有証據。」

 

呂赫若的思想左傾是有証明的:如1949年他擔下「光明報」的主編一職,專門討論當時土地分配不均、地主剝削農民等問題。他在任職建中及北一女中的音樂老師時,與建中校長陳文彬過從甚密,而陳文彬是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會的成員,這又讓他戴上的台獨的帽子!

 

「光明報」是基隆中學校長鍾浩東籌辦的,但因疑似中國共產黨員的呂赫若是主編,「光明報」就成了中共的地下機關刊物?而呂赫若變賣家產開設的大安印刷廠,因印刷內容反動,所以又成了中共為解放台灣所安置的設備?

 

國民黨政府擁有「軍警」,呂赫若等人擁有「媒體」,一場因政治理念不和的戰事開打,呂赫若等人的筆桿必定敵不過政府的槍桿,在二二八事件的強硬掃蕩下,呂赫若遁逃到水返腳(汐止)和石碇交會的山區裡。

 

那兒,就叫「鹿窟」,隸屬汐止管轄,呂赫若因此進入了水返腳的歷史。

 

曾任國史館館長的張炎憲表示,當時國民黨政府大力追殺二二八事件的左翼份子,其中確實有在台活動的共黨成員。而像呂赫若這樣的「頑固」青年,也混在這些人中四處避難,最後尋到鹿窟這個偏遠的山間。

 

據住在鹿窟的居民李石城回憶:他記得這個氣宇非凡的青年,但他不叫呂赫若,鹿窟居民叫他「王仔」。這是有道理的!逃難的人,誰會報上真實姓名?其餘的異議份子亦然,鹿窟居民沒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只知道村裡來了些陌生人,但他們深居簡出,並沒有妨礙到居民的生活,就沒人管他們了。

 

被中共惡整到有如驚弓之鳥的國民黨政府,19521228日 接獲線報追到鹿窟,將小村莊團團包圍,於29日清晨開始抓人,見一個抓一個,見一雙抓一雙,也不管被抓的人是農夫還是礦工,他們承受的命令,就是寧可錯抓一人也不能誤放一人!

 

就這樣村上的無辜百姓中夾雜著異議份子,約莫有200人被逮進當地的菜廟(後來改稱光明寺)監禁。張炎憲說軍隊當場打死1人,35人被判死刑槍決,自首無罪和不起訴者12人,其餘98人被判有期徒刑,刑期合計865年

 

可是,這些人當中並無呂赫若的縱跡,而呂赫若被傳說他在鹿窟基地負有重要職務,他是僥倖逃脫了,還是………大家都在找他!

 

據呂赫若的紅粉知己蘇玉蘭表示,有人告訴她說呂赫若想下山自首,所以被鹿窟的組織暗殺了!但「有人」是誰?為何提及「鹿窟的組織」?此語始終沒被眾人採信。

 

其一為,「鹿窟的組織」是否為真?官方記錄肯定左翼份子在鹿窟基地不僅有組織,還有槍械彈藥等武器,這樣有叛國之嫌,是軍警逮人的正當理由。

 

但反對者卻認為,至鹿窟避難的異議份子,不過是二二八事件下被粗暴驅散的知青,怎會有組織?怎會有槍彈?咬定了就是不可原諒的白色恐怖。

 

其二為,有鹿窟居民表示,「王仔」被毒蛇咬到不治死亡。呂赫若的長子也說,曾經跟一位鹿窟的陳先生到山間尋找父親的遺體,而父親正是那位陳先生親手埋葬的,只因事隔數十年,已經找不到了!

 

第二種說法,比較為人採信,官方也因此結案,最後拍案確認呂赫若在鹿窟山區被蛇咬死了!

 

一代才子,令人不勝唏噓……

 

意外被捲進這場歷史糾紛的鹿窟百姓,令人不勝痛心……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