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00441翻譯理論有什麼用?

祖尼語翻譯

起首從學院的概念動身,翻譯學者如Toury。-> 翻譯社|,-> 翻譯公司|的-> 翻譯Chesterman就認為翻譯理論沒必要然需要研究實務的翻譯方法來協助譯者,猶如說話學不見得是教人善于利用語言或社會學也不是要讓每一個人都成為社會的良民 翻譯社Toury乃至主張翻譯實務是屬於譯者和翻譯教師要商量的事,翻譯理論學者沒有為其理論找出現實用途 翻譯義務,也就是說,理論並非為了指導實務而存在。可見有些翻譯理論一最先就與實用劃清界限,而只專注其本身 翻譯價值;這些翻譯理論的價值並非依附在現實用途上,有如文學、哲學、藝術等人文學科一樣,可能不太適用,但卻很有價值。 

可是弗成否定,很多學者精心建構出來的翻譯理論並未遭到譯者歡迎,個中一個主要緣由就是術語系統繁複,分歧學派都自創一套專用系統,一般人若未習得這些大量術語以進入該套系統的脈絡內,就難以理解這些學者 翻譯抽象論述。而且專業術語離開平常說話用法愈遠似乎就顯得理論愈純粹,最後致使只限於少數學者在象牙塔內自命不凡,自絕與外在翻譯市場實際對話,理論和實務幾乎完全脫鉤。這就難怪會引起職業譯者 翻譯不滿或甚至不放在眼裏,因為這些學者的闡述自始從未把譯者工作上的需求斟酌在內 翻譯社不過並不是所有 翻譯翻譯理論都是脫離實務,也有很多理論是從說話功能或文本分析比較 翻譯角度來檢視翻譯活動,理論與實務 翻譯關係就十分緊密,二者可彼此印證分析而互惠,例如翻譯功能理論學派(functional theories of translation)就具有高度指點翻譯實踐的意涵,值得翻譯工作者參考利用。 簡言之,不是所有翻譯理論都與現實譯事無涉,部分理論仍是與實務互相關注,更是相輔相成。 

廖柏森 

本文同時登載在台灣翻譯學學會網站: http://tati.org.tw/?cat=4

        很多現職譯者心裡或多或少城市質疑:「翻譯理論有什麼用?」許多人不懂理論照樣會作翻譯;相對地,懂了理論後就會翻譯了嗎?沒有現實操作經驗 翻譯話還差得遠呢 翻譯社就像只會把游泳 翻譯道理和姿式講得井井有條的人,一旦下了水可能很快就沒頂了 翻譯社就因為許多專業譯者曆來沒有學過任何翻譯理論,卻仍然可以在市場上生計活躍,所以翻譯理論對翻譯工作者有何價值呢?這個問題一向是翻譯實務工作者與翻譯理論學者之間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乃至是彼此曲解乃至於相輕 翻譯本源。筆者以過去從事職業筆譯和今朝傳授翻譯理論的配景,認為以上譯者 翻譯質疑和視察並沒有錯,只是不夠周全,並且對於翻譯理論恐怕有不妥的期待和預設。 

        別的把翻譯理論和實務之爭回過甚來檢視國內的翻譯教授教養,今朝翻譯研究所已有六所之多,別離為台灣師範大學、輔仁大學、彰化師範大學、高雄第一科技大學、長榮大學和文藻外語學院,此中台師大還設有博士班。各校在翻譯課程的設計計劃上也常墮入理論與實務課程比例間的兩難,究竟結果口筆譯都是高度專業的技術,為了應付就業市場的嚴厲考驗,長時間的實務練習和實踐操練勢不成少,相對就會排擊理論課程的時數,而學生也常回避或疏於修習理論課;可是翻譯研究所若一昧向實務市場傾斜,名為研究所卻缺少理論研究之實,即使是高度專業的工作,也不免被學術社群譏為職業練習所。象牙塔外的翻譯理論和實務之爭延長至學院以內就成為翻譯教育(education)和訓練(training)之別,解決之道也許可以如目前師大譯研所設有理論和實務兩組劃分施教,或像中國大陸把翻譯學位辨別為專業學位(Master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和學術學位(Master of Arts)都是可行的作法,不外後效還有待長期觀察。

而且就算翻譯理論應當要指點翻譯實踐,但除此以外,翻譯理論也有需要描述、注釋、展望和評估翻譯的進程和制品,譯者對於翻譯理論不宜只有指點「如何翻譯」的等候和要求,翻譯理論還要處理「翻譯是什麼」和「為何需要翻譯」等問題,和翻譯對於目標語的說話、心理、社會、歷史和文化等各層面 翻譯影響等,都長短常主要的研究議題。換言之,指點翻譯實踐只是翻譯理論的部分目標,不是所有、也不一定是最主要 翻譯目標 翻譯社  



本文引用自: http://blog.udn.com/trjason/3543700有關翻譯的問題歡迎諮詢華頓翻譯社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HiNet部落格背景音樂功能下架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